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古今战场话敌我识别演变 高技术系统粉墨登场

热度113票  浏览1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8日 12:48

  去年冬天以色列军队对加沙地带发动的“铸铅行动”,图为1月13日(“铸铅行动”第18天),加沙地带南部的拉法遭以色列空袭后浓烟滚滚。

  2009年1月6日,在加沙“铸铅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坦克部队误击了己方一个旅级前敌指挥所,造成包括旅长在内的25名官兵受伤、3名士兵死亡。随着信息化作战的速度明显加快,战场情况瞬息万变,敌我目标犬牙交错,依靠目测和经验来识别敌我,越来越困难。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关键在于提高战场态势感知能力,而态势感知技术的核心就是敌我识别。只有有效地分辨敌我,才能正确判断战场态势。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DARPA)正在研制开发一种无人飞艇,该飞艇在高约20公里的平流层利用高性能雷达监视战场、可高精度识别敌人。据DARPA透露,飞艇预计将在2012年秋开始飞行试验,并编入美国空军。其特点是在大部分地对空导弹的射程外飞行,监视对象为地上方圆6公里。在现代战争中,识别敌人能力是掌握胜负的关键,新型飞艇可以用比侦查卫星更高的精度观察森林和市区内的敌人。该新型飞艇还想定在空中追踪小型巡航导弹和无人侦察机。飞艇的开发工作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承担,合同额约为4亿美元。

  为了防止误伤事故,早在古代,人们就想出各种方法来分辨敌我。当然,当时敌我识别方法还比较简单,如一面旗帜、一种饰物,甚至一条毛巾都可以派上用场。我国古代兵书《尉缭子兵法》中的《经卒令》篇,记载了大兵团作战识别敌我的方法:左、中、右3军以不同颜色的旗帜和帽沿上不同颜色的羽毛加以区别,各路军的纵队之间以不同颜色的记章加以区别,各纵队的列与列之间以把记章佩戴在身体的不同部位加以区分,这样就可以避免自相残杀。汉代时的“赤眉军”把眉毛染成红色,东汉末年的“黄巾军”头上围着黄色头巾,元朝后期的“红巾军”以红巾、红袄、红旗为标记等,也是为了与敌区分。人们印象深刻的还有在南昌起义中,革命者脖子上系着鲜红的飘带和左臂上系着雪白的毛巾。这些简单的方法解决了白天的敌我识别问题。为了在夜间也能分辨敌我,人们发明了声音识别法,如最常用的是“口令”。

  二战中,由于英国驾驶员史密斯被自己的学员误认为敌机而击落,引起了世界对敌我识别技术的重视,1935年英国空军司令部首次提出攻击飞机前要用无线电手段识别是“友”还是“敌”。后来在发展中,敌我识别系统自成一枝。而对敌我识别系统重要性的认识,是通过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得以加深的,当时战争的第一天,埃及防空部队在击落以色列89架飞机的同时,也击落了自己的69架飞机,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敌我识别系统未能很好地发挥作用。美国在上世纪的50年代研制出了第一代战场敌我识别系统———MK型敌我识别器。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武器装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飞机上天、军舰下海、坦克入地,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人类的视觉、听觉已经无法认清敌友,误伤误炸随之而来。1944年诺曼底登陆战中,盟军飞机误炸美国第30步兵师,造成814人伤亡和指挥官麦克尔死亡。此类事件数不胜数。后来,为了解决敌我识别的难题,科学家发明了一种叫“马克”的雷达询问———应答系统,包括一台询问机和一台应答机。这种系统是模仿“口令”,一方发出询问信号,被询问方如果是友方,应答机就会自动按密码发出回答,询问方再接收。“马克”解决了视距外甚至更远距离的敌我识别问题。

  然而,现代战争中单靠人自身的感官和思维去判断敌我,已远不能满足作战需求。于是,伴随科技进步便出现了用电子技术产生“电子口令”来实现远距离敌我识别的先进方法。“贝雷帽”是各国官兵作战、训练中通用的国际标准服饰之一。由于一些举世闻名的特殊部队长期佩戴固定颜色的贝雷帽,从而形成一种敌我识别的象征。1945年10月25日,联合国诞生了一支世界性联合部队,因为这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士兵作战时都戴着蓝色头盔,平时戴蓝色贝雷帽,所以人们又称其为“蓝盔部队”。英国皇家陆军第五空中机动旅的官兵都戴一顶红色贝雷帽,所以人们称其为“红魔鬼”部队。头戴黑色贝雷帽,并在贝雷帽上别着前苏联时期的红星及早期英国MK1战车的徽章、身着新式三色沙漠虎纹迷彩服、肩章上挂着红星,这就是美国陆军第117旅的官兵装束。一枚箭与剑交叉的浮雕徽章,一顶绿色贝雷帽,这便是美国陆军特种部队队员的象征。

  一、自相残杀频繁发生,战场更加难以分辩敌我

  近年来,随着高新技术在军事上的广泛应用,战场上误袭误伤事件频繁发生。据有关资料统计,海湾战争期间,美军共发生28起误伤事故,美军共伤亡614人,误伤就占了17%。147名阵亡士兵中有35人是被美军自己打死的,占阵亡总数的24%。北约盟国的士兵也是美军误伤的受害者。战争中,美军共给多国部队造成了9起空对地误伤事故,打死11名盟军士兵。这些数字和美军从二战到越战不到3%的误伤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1991年1月29日,一架美军A-10攻击机发射导弹,误中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辆LAV-24轻型装甲车,当场毙伤9名美军海军陆战队员。一个月之后,美军的A-10故技重演,轻松击毁两辆英军的“勇士”装甲车,车上英军9死12伤。1994年4月,两架美军“黑鹰”武装直升机载着联合国工作人员在伊拉克禁飞区低空飞行。在此执行巡逻任务的美军两架F-15C战斗机误判为伊拉克的武装直升机,发射导弹将其击落,机组人员和乘客在内的26人无一生还。2001年12月5日,美军B-52轰炸机在轰炸阿南部重镇坎大哈时,投下一枚重约2000磅的制导炸弹。结果偏离目标,落在距当时正在地面作战的美军和反塔利班武装约100米的地方,造成3名美军士兵死亡,20人受伤。反塔武装方面也有5人丧生。2002年4月18日,在一次实弹演习中,美国空军国民警备队的一架F-16战斗机将激光制导炸弹投在了加拿大军队的营地,结果当场炸死4人,伤8人。

  二、武器装备越先进发生误伤概率就越大,新型高技术敌我识别系统粉墨登场

  随着武器装备的发展,信息化战争具有高速度、大纵深、快节奏的特点,给武器操作者的反应时间越来越短,一方面造成误判的隐患,另外一方面也导致武器操作者越来越依赖武器的自动化。正所谓高处不胜寒,这些高度自动化的杀人机器本身一旦犯错误,结果往往是致命的。例如,2001年美军B-52轰炸机误炸美军事件的起因,就是一名美军士兵在更换所属部队激光和全球定位系统(GPS)的电池时忘记重新设置坐标,这就意味着(从美军飞机上发射的)炸弹直接投向他而不是附近的敌人所在的位置。高科技使“前线”的概念变得越来越模糊。美军压倒一切的军事优势,使其可以利用准确的情报和高技术装备,躲在敌人武器的有效射程之外,对敌方实施“超视距打击”或“远距离打击”。这种“零接触”战术使敌方在战场上对美军造成的伤亡大大减少,但也由此造成了新的问题。用美国华盛顿全球安全协会会长约翰?派克的话说就是:“这样发生误伤和其他事故的机会就增加了。”

  美军战机先进技术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飞行员有时根本无法完全驾御,这包括机舱内的驾驶和对外部环境的把握等。曾是美国海军F-18“大黄蜂”攻击机联队首任队长的一位海湾战争老兵回忆说,他曾经力争将这种飞机改成双座,因为多一双眼睛就多一分保险。结果被那些自以为可以单独驯服这种飞机的同行们否决了。敌我识别器的使用非常严格,必须特别小心,特别是密码绝不能被敌方破译,在战斗机发生坠毁时,安放在应答机密码晶体处的惯性引信炸药会自动炸毁密码晶体,以防落入敌手。敌我识别系统不可靠、不过关,还会给作战部队造成巨大的恐慌,使人心神不定,造成秩序紊乱,甚至人人自危。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炸弹从天上掉下来,纵使在己方的所谓严密保护之下,也不得不担心万一出现疏漏,而直面“乌龙”。同时,误击还会严重影响装备操作使用人员甚至指挥员的自信心,使指挥员对自身装备系统的可靠性始终心存顾忌,从而严重影响正常的思维判断与决策,或因犹豫不决而降低反应速度。

  所以,就兵家战法而论,战场误击的确让人看到了信息化战争中,可以采取信息干扰手段,在敌方信息识别系统中打上楔子,以干扰敌人的敌我识别系统,甚至“诱导”敌人,牵着敌人的鼻子走。如,运用信息或者其它手段,使敌我识别系统的某个节点出现偏差,该回答时不应答、缓应答,甚至认敌为友,给出相反的识别信号,进而为己方提供更多的生存和作战机会,从而创造有利战机。采取电子干扰手段,使其错判,进而乱打。引导敌人认敌为友,或认友为敌,使其误判误打。当然,利用误击来发展新的武器装备系统,在军事实践中还是有许多路要走的,而且实施起来也并非易事,需要不断适应时代发展创新战法,并努力寻求新的科技突破。敌我识别系统通常由地面询问系统和应答系统及其天馈线系统三部分组成。

  伊拉克战争后,美军非常关注敌我识别问题,在2006年版《联合作战纲要》中,提出从技术手段与交战规则两个方面解决敌我识别问题。其他西方军队也开始大量斥资致力于新一代敌我识别系统的研发,把“通用性、标准化、抗干扰”作为未来发展的基本趋势,并将技术发展路线确定为:一是不断改进密码技术,使敌我识别系统能够迅速更换密码组合,以确保系统的安全性。二是开发数据融合技术,融合敌我识别系统与战场探测系统,确保多种传感器获得的信息,能够在敌我识别系统上做出相关的判决处理,进一步增强敌我属性的识别力。三是采取扩频与时间同步技术,使敌方不易接收和干扰。进入21世纪,信息战、网络中心战、非接触作战、精确打击等作战样式异彩纷呈,复杂的新战场呈现在人们面前,敌我识别装备也随之不断改进。

  一是红外夜视技术敌我识别系统。最简单的方法是在车辆外部贴上一种能反射红外光的特种胶带。胶带可以组成字符和图形,利用红外夜视设备很容易识别。“红外灯”则是另一种防误伤装备。它只有打火机般大,可以发射红外光,在夜视镜里看来是一个明亮的闪烁点。1991年海湾战争中,美国防部又针对误伤提出了热成像、红外成像、激光、射频、目视等五大技术领域的41种解决方案。一种被称为“达帕之光”的防误伤识别仪很快问世,并被送往沙特。它是一种以蓄电池为动力的信标,能发射红外信号,在正常的夜晚,用标准夜视镜从大约8公里远的地方就能看到,较好地防止了陆军误伤。

  二是单兵敌我识别系统。海湾战争结束后,美军就将研制新型敌我识别系统视为当务之急,并试图将其装备在坦克、装甲车、飞机甚至单兵身上。经过10多年的努力,用于陆军的单兵敌我识别系统已经基本成型了。目前,美军正在研制两种单兵敌我识别系统,包括“徒步式单兵作战识别系统”和“陆地勇士作战识别系统”。前者是提供给未装备“陆地勇士”系统的普通徒步单兵使用的。它包括武器系统和头盔系统。头盔系统含有4个激光探测器、1个射频发射机和4副平面阵列天线。武器系统含有一个激光询问器和一个射频接收机。该系统装在枪管上,与武器的瞄准线同轴,启动开关装在左边,不会影响士兵射击。战斗中,激光询问器发出激光询问信号,被询问方头盔接收到询问信号后发出应答信号。如果双方信号一致,询问开关便自动停止发信,同时询问开关振动,将询问结果传达给士兵。而“陆地勇士”系统则采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光电成像技术,敌我识别力更强。此外,“GPS”全球定位系统的使用也能提供部队所在地的精确坐标。

  美军战场指挥官希望单兵和海军陆战队员能够利用诸如激光询问机、头盔面板以及步枪上的望远镜瞄准器等设备识别友军部队。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部分技术已经得到使用,但是大部分技术只是处于试验阶段,在其成为主流作战装备之前还需改进。

  三是“模式5”新型敌我识别系统。消除误伤事故已成为美军一项重点工作。美军在某海军航空站飞行测试靶场进行的一次联合测试飞行向这一目标前进了一大步。测试中,美海军、空军和联邦航空局共同测试了名为模式5的新型敌我识别系统。美军和北约盟军目前使用的模式4敌我识别系统存在几个关键问题,新系统将解决这些问题。新型系统将更为安全和有效,可大大降低友军被误伤的可能。模式5系统具有询问器和发射机问答器两个关键部件。装有询问器的军舰或飞机能够发射只有携带发射机问答器的平台才能解码的安全信号。随后这些平台通过应答可以对友军目标做出正确识别,这将极大提高战场空间态势感知、降低误识别友军目标的可能性。

  四是空中敌我识别长剑系统。英军长剑敌我识别系统询问器,是能实现敌我识别功能的主要武器系统,未来5年里将在超过1000个水面、空中和导弹平台上得到应用。这种新系统可以提供先进、可靠的敌我识别以最大限度降低误伤的危险。在伊拉克发生的一次友军间误伤事故中,一枚美国爱国者导弹将一架英国空军的狂风战斗机误认为是伊拉克的反辐射导弹并予以击落,造成两名飞行员丧生。美国中央司令部一份针对该事故的报告显示,飞机敌我识别系统是导致惨剧发生的一个因素。长剑系统是少数能够询问其他英国和北约敌我识别系统的敌我识别系统之一。

  五是星光导弹发射器的新型敌我识别系统。目前,英国为高速导弹系统研制后继敌我识别系统。此种新型敌我识别系统能够对飞机进行更加迅速、可靠的识别,无论目标是否是潜在的威胁都能够更早地向操作人员提供目标图片。该导弹系统是一种近程防空系统,商业上称其为“星光”导弹系统,可用于支援陆军机动部队,并攻击武装直升机和进行低空飞行的飞机。该系统是联合快速反应部队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既可安装在装甲战车上也可由单人携带,是一种高机动性防空系统。该导弹系统有三种配置:安装在“突击队员”装甲车上并采用自行式发射、安装在轻型多功能发射器上以及采用肩上发射。

  六是舰载敌我识别系统询问器。最近,美国诺思罗普-格鲁曼公司的导航系统部门与美国海军签定了一份价值1400万美元的新合同,由诺-格公司为美国海军生产10套AN/UPX-24(V)舰载敌我识别系统的询问器。UPX-24是一种很早就已经研制问世的舰载产品,它是作为舰载敌我识别系统的一个配套部分投入实际应用的,负责接受舰载武器系统的询问、回答和控制命令,同时负责向舰载武器系统提供目标情况报告。该系统能够通过一个数字界面为军舰上的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系统(即C4I系统)提供相关目标的最新数据资料,并对目标识别方面的询问作出应答。自1970年代中期以来,UPX-24先后在CG-47提康德拉加级“宙斯盾”巡洋舰、DDG-51阿里?伯克级“宙斯盾”驱逐舰和LHD-1瓦斯普级两栖攻击舰三艘美海军舰艇上投入实际应用。

  七是AN/APX-113型敌我识别系统。英国宇航公司的通信、导航、识别与侦察系统集团将用5年的时间,为美空军第25、30、32批F-16C战斗机加装AN/APX-113型敌我识别系统,替换目前装备的AN/APX-101型。合同价值约为1亿美元。AN/APX-113型是专为F-16飞机开发的敌我识别系统,目前已经装备在第15批A/B、第20批A/B和第50批C/D上。该型系统具有较高的通用性,美反潜/监视直升机和日本的F-2战斗机也装备了该系统。

  八是改进E-2“先进鹰眼”敌我识别系统。该型系统结合升级的雷达和天线阵,构成了E-2的决策系统,进而把战场看成一个3维棋盘,探测敌人飞机和导弹,分配海面舰船数据,引导飞机进入目标并把敌方图像纳进相关整体内。

  九是通用型敌我识别器。小型化、拥有加密能力的APX-118通用型敌我识别数字转发器已被证实可为美空军和陆军提供重要作用。最近,AN/APX-118采用数字化技术以提高老式敌我识别器的可靠性和可维护性。这套设备目前用于美国海军和陆军的潜艇、水面舰、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上。

  三、敌我识别技术未来发展趋势,敌我识别系统将在战争中大显神威

  未来的敌我识别技术,将是各种体制、各种技术、各种设备的综合使用。但由于这些系统仍然要靠人来操作,所以其可靠性也与人密切相关。正像美国战争历史学家和军事战略家所指出的,“战场误击的风险依然存在,因为再先进的技术也不能永远完全地消除战争风险”。从战争对敌我识别系统的要求和作用来看,其主要发展趋势是:

  一是宽工作频带,功率谱分散,使敌方截获概率和干扰的能力大大降低。

  二是密钥量大,密码随时隙自动变换,有效期短,安全性大为提高。

  三是强调快速、可靠识别,且有扩充能力。

  四是三军通用,军民兼顾,平战结合。

  五是工作稳定可靠,操作简便,维护性好,适应未来作战环境。

  六是设备组装灵活,交联接口通用,具有信息传输及与航管兼容的扩展能力。

  七是逐步淘汰MK型敌我识别系统。MK型战场敌我识别器,属于“协同式敌我识别系统”,它通过电子应答方式来达到识别敌我的目的。其工作过程是:当目标进入雷达的覆盖范围后,识别系统发出一串脉冲询问信号,目标需回答一编码信号。若回答信号正确,则为“友";若回答信号不正确或不予回答,则被判为“敌”。这种系统虽在性能和结构上经过多次改进,但在现代战场上仍暴露出许多弱点,已不适应现代战场的要求,将逐步被淘汰。

  八是广泛应用毫米波敌我识别系统。毫米波敌我识别系统也属于“协同式敌我识别系统”,是对MK型识别系统的重大“改进”。该系统由一个采用扩频技术的毫米波发射机组成,并与武器的火控系统随动。其工作过程是:当发现目标后,射手按下激光测距按钮,毫米波发射机同时启动,对目标发出询问信号,若接收机接收的是当日的数字代码以及唯一的识别信号,则为“友”,否则为“敌”。此系统作用距离为16~18公里,在烟、雾、雨、雪等恶劣战场环境中仍具有很强的识别能力。美陆军1994年度订购45套地对地识别系统和10套空对地识别系统,1995年第三季度小批量生产1600套,1996年开始正式装备部队。

  九是全力发展数字化敌我识别系统。为了适应数字化战场建设的需要,美军正在研制一种“非协同式”数字化敌我识别系统。它没有询问和应答信号的交互过程,目标的真伪判定由己方直接做出。其工作过程是:射手把在瞄准具中看到的或经信息处理机提取的目标特征输入电脑,与目标固有的信息参数相对照,初步作出目标性质的判定;然后再与数字化信息网作信息交换,作出“敌我”性质的二次识别。

  虽然敌我识别系统在战争中的威力必须依靠其它武器装备才能形成最终的杀伤力和破坏力,但如果没有准确的敌我识别系统发挥作用,就必然会像没头苍蝇瞎碰瞎撞打乱仗了。那么,如何体现和发挥出敌我识别器在现代战争中的威力呢?一般离不开以下几个方面:具有高识别概率。敌我识别信号为武器系统发出打击命令所依靠,错误的识别信号会产生“助纣为虐”的效果。因此,有人说在战争中有效地使用敌我识别系统,就如同有了力量倍增器。具有高保密性、抗截获性、抗干扰性能、战场再生能力。当敌我识别信号被敌方破译后,能够很快生成新的密码。当敌我识别系统形成网络、形成体系后,只要有敌方的力量渗透进入,均能够很快地识别其本来面目,不给敌方以可乘之机,且具有威慑作用。美国TRW/马格纳沃克斯研制成功一种“战场作战识别系统”。该系统正确率为99%,具有良好的抗干扰能力,并开始列装。另外,海湾战争后美陆军已开始实施一项单兵敌我识别系统装备的研制计划,据悉,其“陆地勇士作战识别系统”采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光电成像技术,使敌我识别能力大增。法国推出了一种新型毫米波敌我识别器系统,其应答器完全独立,带有定向天线和电瓶,能迅速装到装甲车上。据称,美国和法国还研制出一种兼容波形,并采用猝然发射的方式,识别距离为6千米,识别概率达99%。英国国防研究局与GEC—马可尼雷达和防务公司联合研制出一种通用识别设备,号称是成本最低的敌我识别系统,其接收机不会辐射信号,以便于隐蔽,大大提高了战场态势感知能力。(魏岳江) (来源:中国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