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志愿军老兵回忆志愿军溃败 目睹战友被烧成黑炭

热度214票  浏览264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15日 19:28
核心提示:张泽石:我那次看到一个,是被凝固汽油弹打死的。那次是炮兵,他一身都着火了,他就在地上打滚,打滚想把这个火弄灭,结果那个一摊呢,全是凝固汽油弹的凝固油,全是火。他滚到哪儿沾到哪儿,他又站起来抓,把衣服脱掉,我们谁都救不了他,因为他那团火太大了,最后就看着他喊呀叫呀,就完了,烧光了。火灭了以后你看他什么样子?是一个黑炭,焦黑的卷曲的,像个猴子一样的那么一个骨架,一个黑炭的骨架。这个真是这一生都经常在梦里面出现这种景象。这是我们战士,就是那样的为了自己国家,把自己的生命献出来了。
      解说:2010年6月14日,正当中国抗美援朝老战士赴朝祭拜烈士访问团在板门店内,对着韩国方向高唱志愿军战歌时,他们和许多中国人一样,并不知道越过眼前这道军事分界线再往南不远的地方,有一批中国志愿军烈士,60年来孤独地长眠在韩国的土地上,无名无姓,被世人所遗忘。
    板门店在韩国的一侧,属于京畿道坡州市,从首都首尔来到坡州市中心开车只要40分钟。这条高速公路被命名为统一大道,代表着韩国人对南北韩统一的期盼。沿着统一大道往北行驶,获得特别允许的车辆可以直通板门店。
      在往北走多一百多公里,就是朝鲜的首都平壤。一座象征南北统一的巨型雕塑,横跨在高速公路上,两个分裂的国家希望这条公路的存在能实现和平手段达成国土统一的共同理想。
      然而,不仅从平壤南下要经过重重哨卡,沿途戒备森严,从首尔北上,一座接一座的哨岗也密布在公路两旁,军车和军人随处可见。这条象征和平包容的公路上,韩国和朝鲜却高度防范着对方,时刻准备着兵戎相见。
      就在这诡异的氛围中,统一大道旁边一条泥泞的小路弯弯曲曲地伸向田野深处,它的尽头矗立着一块由韩国国防部矗立的简陋的牌子,上面写着“北韩-中国军墓地”,在韩国军人的口中,这里被称为“敌军墓地”。
      几经周折,凤凰卫视摄制队在当地农民的指引下,才找到这片荒凉的坟堆。在这里,所有的坟墓都不是按照韩国传统向南安放,而是朝着死者家乡的方向,北方。
      韩国统一大道旁矗立朝鲜战争中国军人墓地
      记者:这个仍然是无名氏,然后这一侧和刚才不同的是,它有了军队的名字是中国军。这个仍然是中国军。然后这个是中国军。最后的这个是北韩军。
      解说:志愿军在1950年10月25日打响抗美援朝战争后,先后发动三次战役,一路把联合国军从鸭绿江畔逼退到三八线以南。此后,在三八线以南进行了第四次、第五次战役等多次战斗,相当一部分志愿军战士牺牲在韩国境内。仅第四和第五次战役志愿军伤亡人数已经达到几十万多人,许多尸体在战场就地掩埋。
      卢琛:1954年9月,中朝联军和联合国军根据停战协议,大量移交在各自占领区内发现的敌军尸体,被接回朝鲜的志愿军遗体共1万余具。此后,陆续发现小数量的敌军遗体,都通过停战军事委员会移交给对方。但是到了1991年3月,美军委派韩军将领担任停战委员会首席代表,由于韩军并非停战协议的签署方,朝鲜愤而杯葛停战委员会。中国7名志愿军代表也全部撤回国内,从此,寻找、挖掘和掩埋志愿军遗骨的工作完全结束。其后在韩国境内发现的志愿军遗骸,只能由韩国军方草草埋葬。
      徐诚义(韩国坡州市农民):这个大概是在金大中总统时期,1997年-2002年设置了这片墓地,那时是南北关系稍微好转之后。具体的时间我也不是特别清楚,这个墓地在设置之前是杳无人烟的地方。
  韩国农民与遗骨为伴 称数十年从未有人祭拜
  墓地的周围全都是农田,韩国农民对于和“敌军”遗骨为伴,丝毫不觉得不自在。
  徐诚义:当然,不管他们是不是我们的敌人,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都已经是过去的,已经去世的人,给他们建一块墓地是很正常的事。
  解说:看着这些流落异国他乡的外国孤魂,从未有人来这里祭拜过他们,韩国农民也十分不忍。
  徐诚义:中国和韩国都死了很多人,应该把他们的遗骨都送回去,各自的家乡。这样对双方都是好事,不能让他们老留在这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军人死了,但应该很多。
  解说:当年为了保家卫国,远赴朝鲜半岛英勇作战的志愿军官兵,如今成为异国他乡的孤魂。60年来,他们的父母、战友或者妻儿子女对他们的下落一无所知,也没有人来看过他们。这些英雄,他们有什么故事,他们的家乡在哪里,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拍摄完毕后,我们为他们献上一束鲜花,并期盼中国和韩国能克服历史造成的障碍,早日让这些英雄儿女的灵魂得以安息,并获得应有的尊严。

    张泽石:1951年3月20号,我们3月21号入朝的,他是一个师分了几天入朝,我任务调到了宣教股去任,叫见习宣教干事,干吗,就是办团的快报,战斗快报。专门去写好人好事,行军路上的好人好事,战斗阵地上的好人好事,实际上是一个记者,战地记者。

    张泽石回忆志愿军溃败 目睹战友被烧成黑炭

    解说:4月22日,志愿军第3兵团、第9兵团、第19兵团连同朝鲜人民军3个兵团,总兵力60万人,在三八线附近对联合国军发动第五次战役,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计划乘胜追击,扩大战果。

    但对于刚刚入朝参战的180师来说,这是一个溃败的陷井。

    张泽石:问题是在哪儿呢?我们没有想到,现在是知道了,美国军队撤退得太快,因为他撤得太快我们就得追呀,那么我们用十五天的时间,一共要追一千五百里路,这样就很艰苦了。

    解说:由于后勤补给落后,志愿军每次出击只能携带7天弹药和口粮,洞悉这一罩门的美军司令李奇微在每次战斗的前几天,一边让地面主力部队边打边撤,一边利用绝对空中优势对追击的志愿军进行猛烈轰炸。到第六、第七天志愿军准备撤退时才大举反攻,遭受美军轰炸的惨烈场面是所有志愿军战士的噩梦。

    张泽石:我那次看到一个是被凝固汽油弹打死的,那次是炮兵,他一身都着火了,他就在地上打滚,打滚想把这个火弄灭,结果那个一摊呢,全是凝固汽油弹的凝固油,全是火,他滚到哪儿沾到哪儿,他又站起来抓,把衣服脱掉,我们谁都救不了他,因为他团火太大了,最后就看着他喊呀叫呀,就完了。烧光了,火灭了以后你看他什么样子?是一个黑炭,焦黑的卷曲的像个猴子一样的那么一个骨架,一个黑炭的骨架,这个真是这一生都经常在梦里面出现这种景象。这是我们战士就是那样的为了自己的国家把自己的生命献出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