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腾飞-2011”航空应急输送部队装卸载演练见闻

热度29票  浏览5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7月23日 07:59

原文配图:部队弹药装卸载。

  7月16日,哈尔滨。

  “按民航局国动办通知,命南航军事运输第13大队派遣一架A320客机,将一支轻装作战部队及战地医疗分队紧急运送至某某地域。”

  上午9时,沈阳军区在某机场举行的代号为“腾飞-2011”航空应急输送作战部队装卸载演练拉开了帷幕。

  这是一场以实战为背景的演练。130余名部队官兵和医护人员乘坐地方航空公司的飞机向数千公里外的某地紧急机动,执行应急作战和战地救护任务。

  沈阳军区联勤部军交运输部冯志超部长介绍:“根据国家交通战备办公室年度训练计划,军地联合组织了此次演练,旨在探索提高民用航空运力紧急调用、军民一体保障、成建制连队应急投送能力,为军队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提供支撑。”

  据了解,这是沈阳军区首次与民航部门组织实兵实装输送规范化演练。

  军地8家单位组成联合“中军帐”,登机前必须验枪

  记者在演练现场看到,空管局、航空公司、机场管理机构、油料公司、沈阳军区机关、航空军代处、乘机部队等军地8家单位迅速成立军地联合指挥办公室,召开联席会议,协调装载计划,筹划行动方案,实施一体指挥。

  航空公司立即启动紧急军运预案,传递军运信息,协调机场地面保障设备和专业保障队快速到达指定地域,迅速做好起飞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机场根据军代表提供的装载数据,研究选定装载位置;

  沈阳军区军交运输部几名助理正在利用军区自行研制的战场投送体系信息平台,计算相关数据,辅助航空投送组织指挥;

  空管局快速设计规划航行路线;

  乘机部队指挥员指挥部队携带战斗装具向装载机场快速开进;

  ……

  9时15分,10余辆军车通过快速通道驶入机场,在一架A320客机前停下。全副武装的官兵下车后,迅速整理武器装备,组织验枪。

  据分队指挥员、沈阳军区某团三营营长王力臣介绍说,验枪是作战部队组织实施航空输送登机前的必须动作,以确保乘机安全和人员自身安全。

  “注意,装载登机。”9时30分,现场指挥员下达装载登机指令。

  此时,飞机前后货仓同时打开,监装员会同航空军代表指挥搬运员将各种装备和物资器材进行特殊处理后装入货仓。

  据南航黑龙江分公司副总经理顾勇介绍,南航在开展紧急军运输送的训练和演练时,立足最复杂、最困难的环境条件,从实战出发,要求配载员在没有离港系统的支持环境中,在监装员的配合下,以手工作业方式准确、有效地完成配载作业。

  物资装备装载完毕,参演官兵迅速按照预定位置全部就位。据王营长讲,在训练中他们总结出了快速登机、下机的方法,大大提高了部队地反应速度。

  演练领导小组副组长、沈阳军区军交运输部陈海峰副部长说,此次演练,军地双方共同探索了组织应急机动力量航空投送的方法、程序;积累了航空投送中各类武器装备物资捆绑加固数据;摸索了军地组织应急航空投送的协调机制和指挥程序,为提升部队战略投送能力提供了有力支撑。

  手枪套的重量也需在计划内,携行物资称重精确到0.1千克,登机、下机要单独培训

  尽管参加此次演练前,王营长组织登机官兵学习了有关航空知识。但到了现场后他们发现,与机场的要求差距还是很大。

  出发前,部队官兵按照通知要求,将武器装备、物资器材的名称、体积、重量、数量和照片提供给航空公司。然而,第一次组织登机训练时,王营长却被航空公司的员工拦下了,原因是他没有提供所佩带手枪套的相关数据。

  “还不到半斤重的东西,有必要这么较真儿吗?”更令官兵没想到的是,每次训练时,机场人员都对携行装备、运行物资等逐一称重,一纸表格将人员物资精确定位。细心的六班长姜国峰瞅了瞅记录单,嗬,精确到0.1千克!

  班长李小群坦言:原来听说登机、下机也要单独培训,一些官兵颇感不屑——在部队每天都是集合站队,就这还用教?经培训并经实践检验后发现,真不一样,每一个动作都有规范:后舱登机,要晚于前舱登机,以保持航空器的静态平衡;按照单兵左右交叉和三人左右交叉法快速就座;下机采取单兵交叉串位离座前行运动、单排离座交叉前行运动、单兵或单排离座交叉滚动式等3种方式。

  “还有我们的随身武器和装备携带方式被民航部门重新规范统一,轻武器都是挂在胸前,怀抱着枪口冲上,携行具上的战备锹、战备镐都被要求用布包扎起来,防止在登机过程中发生碰刮,这样确实提升了登机和下机速度,避免了客舱通道拥挤和堵塞!”班长任礼军总结说。

  电台兵张春天受到了“非常礼遇”,因为他携带的通信电台电池属于航空运输中的第8类危险品,需要先做好绝缘保护,防止电池在运输过程中因意外移动、短路而过量放热造成航空安全隐患。

  小张发现,航空公司对危险物品的包装、检查,简直是细得不能再细。医疗急救器材的医用酒精、碘酊等消毒药剂,属于航空运输第3类易燃液体。枪、炮弹和火箭弹,货运部在收运时,已经按照国际航协危险品运输规则的要求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包装和检查。装载前,货运部一支联合检查小组还对货物再次进行检查,核对危险品运输文件。

  官兵不吃喝连续训练7小时,地方参演人员特别能吃苦

  列兵刘晓明是个农村长大的孩子,凭着不怕吃苦的劲头,入伍不到半年便成了连队的训练标兵。可是,参加这次演练活动还是让他尝到了苦头。机场有一个苛刻的规定,训练时间内不能喝水、不能上厕所、不能吃东西、不能随意走动。正午的日头炙烤着大地,地表温度近摄氏40度,渴得刘晓明嗓子冒烟,只好咽唾沫止渴。

  就这样,小刘每天凌晨三点起床,三点半与战友进入机场,背着几十斤的装具连续训练7个小时,不吃不喝。他跟战友开玩笑说,就当是生存极限训练了。有时,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他一口饭不敢吃、一口水不敢喝。

  “官兵们都不了解飞机的基本构造和登机的程序,因此,除了合练,我们每天还要单独训练在6个小时以上,干部骨干要张罗开会协调,警戒哨卫每天都要站岗执勤,炊事班等公勤人员就更辛苦!官兵每天睡觉就3个多小时!”参演连队指导员张冬秋说。

  士官班长李小群患有严重的病毒性庖疹,治疗刚刚有些效果,听说要组织演练,把“病休一个月”的医嘱悄悄放进衣兜。有人劝他先把病养好,身体是大事。可他却郑重其事地说:“这样的机会我的军旅生涯可能只有一次,其他的都是小事!”

  参演官兵不怕吃苦的精神令地方参训人员直竖大拇指,可地方参演人员表现也不差。一些机场工作人员、空姐住在市区,为了按时参加训练,只能凌晨二点多钟起床赶班车。几位女性工作人员笔直站在那里,通常一站就两个小时,一动不动。

  6名装卸工人年龄最小的39岁,最大的53岁,他们的任务是把6.1吨的物资器材装上车,运到机身一侧,抬到传送带上,再在机身内将其分类堆好,最多的一天这样装卸4个来回。

  作为这次演练的主要协调人,南方航空公司国运办主任郭继军几乎每天都是口干舌燥,金嗓子喉宝一天服用好几袋。这位1969年入伍的老兵,当过连长、营长,任多年的野战部队大机关作训参谋,对部队非常熟悉。虽然临近退休,老郭依然保持部队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

  外军经验值得借鉴,演练暴露出的问题需在不断的联合演练磨合中化解

  随着作战节奏加快和行动空间拓展,战略投送越来越成为战略家投棋布子、快速机动、克敌制胜、实现战略意图的关键环节。

  据有关媒体报道,美军军事打击阿富汗,20天内海空并举,将18万部队投送、部署于阿富汗周边,构成了长达900公里的半月形包围圈,确保了作战行动的顺利进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先后动员军民用运输机1100多架,大型船舶70多艘,向战区投送兵力约28万人,装备物资约300万吨,直升机700架,坦克1500辆,形成了压倒性的战场优势,为其实施快速决定性作战创造了条件。

  “而我国在这方面的实践较少,组织航空应急输送作战部队装卸载演练,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完全靠摸着石头过河,整个行动如何协调,每个单位具体该干啥,这些曾一度困扰着参演指挥部的各单位领导。”陈海峰副部长说,演练准备初期,各参演单位责任分工不明,像是没头的苍蝇乱飞乱撞,结果可想而知。

  “参加演练的单位多、部门杂,缺乏统一领导,各自为战,协调起来难度特别大。”郭少军主任指着长长的一串人员名单说,仅南航黑龙江分公司参加人员就有值班领导、值班经理、运行指挥部经理、国动办主任、客舱部值班经理、飞机维修厂值班厂长、地面服务部值班经理、货运部值班经理等8个席位,这还不包括机场及航空军代表、乘机部队指挥员。

  资料显示,南航按照国家交通战备需求,于2007年编组了“航空军事运输总队”,2011年整组,这次执行任务的13大队是南航军事运输总队的一支新生力量,其中涉及的10余家单位,基本上都没有隶属关系,平时很少往来,协调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

  为加强军事交通运输保障,美军设有完善的便于统一组织筹划军事交通运输的领导机构。在总部一级设有专门的军事运输司令部,隶属于参谋长联席会议,负责对美军的战略机动和各联合司令部、特种司令部提供战略运输保障,对陆军的军事交通管理司令部、海军的军事海运司令部和空军的空中机动司令部的运输业务实施指挥,是运输力量统一指挥系统的中枢。空中机动部,受空军部和运输司令部的双重领导,行政上受空军部领导,执行任务时接受运输司令部的指挥。其主要任务是实施快速的全球机动和为三军提供持续的全球性战略空运和战术空运保障。

  “航空应急输送急待建立一个统一的协调机制,明确责任分工,规范行动程序。”冯志超部长告诉记者,针对这个问题,此次演练,他们重点探索总结了应急航空输送协调机制,明确领导小组各成员的职责,研究应急突发任务的指挥程序,拟制保障预案和相关保障措施。冯部长认为,随着与地方航空公司联合演练机制的完善,上述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建议国家给航空公司、机场以更合理的经济补偿,调动他们参与演练的积极性

  近年来,沈阳军区以加强航空应急输送保障能力建设为突破口,制定了发展民航运力作为部队战略投送力量的建设策略,先后制定了《应急航空输送保障组织实施方案》、《部队空中输送预案》,他们相信,只要继续加强军地联合演练,应急航空投送能力一定会成为完成多样化任务的重要支撑。

  此次演练,根据民航部门的计划安排,乘机分队部队接连几天都是半夜1点多钟起床摸黑参加训练。对此,营长王力臣心里总有点想不通。为啥非得凌晨起来训练呢?

  “这是出于经济效益的考虑。”据知情人士透露,眼下正值航空运输的旺季,停飞一架飞机将对民航部门、机场带来很大的经济损失,摸黑训练,就不影响飞机白天的航班了。

  对此,冯志超部长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都是掰着手指头算利益,划不来的事,谁都不愿干。据了解,地方航空公司、机场参加此类应急演练,国家都会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但冯部长建议国家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建立更完善的补偿机制,根据实际情况,给航空公司、机场以更合理的经济补偿,调动他们参与演练的积极性。

  航空应急投送的广泛应用使其社会关注度日益提高,网友建议航空应急输送演练年年搞

  此次演练,国家财政部国防司、民航局和国航、东航以及华北、东北、华东、中南、西南、西北、新疆等地区民航管理局国动办的领导,总部、沈阳军区机关领导,都主动要求到现场观摩。

  民航局的一位领导说,近年来,在抗洪抢险、抗震救灾中,航空应急投送被广泛使用。2008年1月,中国华东、华南以及西南地区遭受特大雨雪冰冻灾害,同年5月,四川发生汶川地震,许多人被困孤岛,断粮断水,国家启动应急机制,调用直升机空投食物和水等日常物资,征用民航客机转运抢救人员和受困群众,把很多老百姓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航空应急输送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针对此次演练,很多人在网上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网友认为,航空应急输送演练应该像部队演习一样,年年搞,不断提高应急输送能力,这样,即使出了问题,老百姓心里始终有希望。

  一位参加观摩活动的地方民航管理局领导告诉记者,航空应急输送能力关系国家安危,与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息息相关,作为职能部门,有责任、有义务落实好国家的相关政策法规,为提高航空应急输送能力作贡献。他表示要将这次演练取得的成果进行梳理,为未来本单位参与类似演练积累经验。

  “履行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对我军应投送能力建设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冯志超部长说,近年来,他们以加强航空应急输送保障建设为突破口,破解了军交运输系统成建制部队应急投送能力建设的一系列课题,航空应急输送能力不断提高。

(责任编辑:UM04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