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娱乐大众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观点1+1:国企普通职工提前发“14万元年终奖”暴露什么?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人民网   发布者:微雨清晨
热度102票  浏览16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28日 22:49

开栏的话:

  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国企普通职工提前发“14万元年终奖”暴露什么?

  背景:

  北京要求国企将年终奖提前发,因为北京市今年定的目标是2011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幅为7%,可是现在初步核算后只有百分之六点多,于是有关部门想出一招,提前发放年终奖,对收入增幅能拉多少算多少。

  湖南红网发表刘义杰的文章:

  老百姓可以提早拿钱,政府还能完成既定的任务,看似一举两得。但现实却是两者难以两全。如同新闻里的张威,提前发年终奖会导致他至少多交2万块的税费,而当政策只是为了政绩而无视老百姓的利益时,我们只能说这是盲目的政绩冲动。北京市要求提前发年终奖,以完成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与传统的“政绩透支”是一样的,都不过是为了满足当前的政绩,而无视经济规律,寅吃卯粮。对提前发年终奖不能“只是就事论事”,况且,年底之时也是一些部门“制造成绩的冲动时刻”,因此趁机为各部门提前“打打预防针”也是必要的。当然,要真正解决“政绩透支”还需要改革官员考核制度,做到不以数字论英雄。与此同时,建立责任追究制度,不管某一项政策是以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实施的,不管涉事者是否已经凭此平步青云,只要其带来恶果,都应该加以责任追究。可以说,只有机制完善了,各种各样的“政绩工程”才能得以遏制。

  小蒋随想:

  无心插柳,柳芽却冒尖尖角。上述新闻是以北京一家国有地产公司的一名普通职工举例。该职工表示:如果按照去年14万的年终奖发放额,提前发年终奖会导致他至少多交2万块的税费。新闻的焦点是“多交2万元税费”,真正的草根劳动者则会将目光落到“14万元年终奖”上。税务机关规定“年收入12万元以上的纳税人自行申报个税”,12万元年收入实际被设定为高收入与中低收入的分水岭。北京这名国企普通职工年终奖金额高达14万元,再加上平时的月工资,其全年收入之高令人感叹。这也令前两年盛传的“抄表工年薪十万”小巫见大巫。普通职工的薪酬尚且如此之高,领导的薪酬更是令人浮想联翩。该职工属于地产行业,进一步证明了房地业蕴含的惊人暴利。而且,房企高额的年终奖还是在去年国家推出“史上最严调控”、房地产业一路降温、交易总量与价格走低的背景下实现的……提高普通劳动者收入,是收入分配改革中的环节之一。收入分配改革的一大核心则是,体现社会的公平公正,减少社会的马太效应。面对暴利行业与吃“皇粮”的部门的收入都在“稳步增长”、许多民营与私营企业的职工薪酬却数年“原地踏步”,有关部门在“完成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目标”时,真的不感到脸红吗?将垄断者与高收入者的收入增长“平摊”到草根与中低收入者的头上,后者的“被增长”质疑怎能化解?

  

  “去公益”的银行“存折荒”该由谁叫停?

  背景:

  很多市民反映银行办卡容易办存折难,记者走访多家银行发现,部分银行甚至出现“存折荒”,变相强制客户使用银行卡似乎成为银行潜规则。

  东方早报发表吴兰友的文章:

  推广银行卡而限制存折服务,从商业银行业务创新角度,有其必然性:银行卡承载更多金融业务创新型服务功能,而存折仅能提供存取款等基本服务;存折服务成本相对高,且无法收费,而银行卡办卡时可收费,随后服务行为也有多种收费项目。“限折推卡”已是心照不宣的统一行动。目前部分银行的“存折荒”,实际在明确告诉客户:“我行不提供存折服务,请办理银行卡或到其他行办业务”。商业银行坚持“一切围绕效益转”的经营理念,服务对象调整为可带来显著效益的中高端客户,即便监管部门明令提供的零残币兑换等基本金融业务也消极对待,更不要说存折等不纳入监管范围的服务。但据调查,服务复杂、效益偏低的存折服务,在部分低收入人群,主要是老年人中,还有相当大的需求。市场经济天然倾向于效率,但金融的普惠服务原则也应坚守。“存折荒”现象反映出银行商业化转型后的金融普惠服务缺失。因此,国家金融政策应考虑对服务中小客户的银行予以支持,如支持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使之更注重这类居民的金融需求,或支持在城市社区、乡镇设立社区或村镇银行,同时对服务中小客户的银行在税收上给予优惠等。

  小蒋随想:

  这大体属于强买强卖。以“存折荒”为借口,强迫储户开办银行卡。银行卡的附加值是不是每个储户都需要,不是银行关注的焦点;每张银行卡每年都会收10元年费,才是银行打的“保底”算盘。另一方面,银行卡可以通过自助柜员机与网上银行办理各种业务,也能为银行节省下巨大的人力服务成本。对银行而言,相对于存折,银行卡显然是事半功倍的摇钱树。的确,市场经济天然倾向效率与利益,商业银行也肯定会以逐利为目标,但这就能成为“打压”存折的挡箭牌吗?说到底,面对包括“限折推卡”在内的各种银行“去公益”举措,金融监管机构必须对银行划定底线性的服务范围,约束商业银行的经营行为,保障储户的基本选择权。尤其对于国有商业银行而言,“国有”二字蕴含着特殊的义务那就是,必须面向并服务于所有国民。因为,国民是国家的主人。国有商业银行必须具有一定的公益属性,这不是“讨价还价”的问题,而是必须承担的义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