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十将军就钓鱼岛联合发声:做好收拾日本准备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时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70票  浏览67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13日 16:43

狭路相逢勇者胜、智者胜

罗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少将):钓鱼岛之争不仅涉及中国民族情绪,还涉及中国核心战略利益,更重要的是涉及维护二战胜利果实。近年,日本的军事战略加速调整,由专守防御战略转为动态威胁战略,防御重心由北面转向西南方,主要对付中国。日本要把自卫队升格为自卫军,已把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严重违反二战后对它的限制,悄悄发展大型进攻性武器装备。在社会层面,日本民族情绪也加速右转。

现在中日双方在钓鱼岛上狭路相逢。狭路相逢勇者胜、智者胜。目前马上使用武力解决的时机还不成熟。钓鱼岛问题的核心是对其实施实际主权管辖。拿回来是硬道理。现在我们要造势,主动出招。到国际社会中把日美告上国际法庭,在琉球问题上与美日博弈。军事也要有所准备,必要时,把钓鱼岛列为军事演习区、导弹试射区。下一步,等到战略力量积累足够的时候,再最终夺岛。

彭光谦(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副秘书长、少将):近期日本社会有四种感觉极度高涨,即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扩张战争的惨败在日本右翼势力内心留下的耻辱感;被美国长期占领和控制的压抑感;经济长期停滞不前的焦虑感;对中国快速崛起引发的失落感。为此,日本为了找到一个发泄口,对中国采取了一系列挑衅行为,我们不能听之任之。现在全国13亿人要万众一心,团结起来,拿出决心、意志和能力,果断实施对等反击。在这场反击日本右翼势力的反攻倒算中,中国不是孤立的,我们要团结全世界一切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力量,痛击日本对国际正义的挑战。

杨运忠(济南军区教授、文职将军):在当前特定时期,中日钓鱼岛争端爆发有其客观必然性。从日本自身原因来看:一是日本国力的长期衰退极大助长了极端右翼势力。从日本在应对去年“3·11”大地震中表现的“无能、无力、无奈”来看,日本运行机制出了大问题。二是日本政治生态和国民情绪发生扭曲,集中体现为“帝国式狂躁”、“石原式狂热”。中日力量对比关系发生利我的长期变化,对此日本心存不满。这种政治生态和国民心理决定了日本必须要对外找茬,才有可能凝集民心,稳固政权。日本现在背离了战后确立的和平发展轨道。从国际大背景看,美国战略重心的东移,为日本撑腰。只要上述情况不变,中日钓鱼岛之争就不会平息,且很可能日益升级和恶化。

加强东海执法,争夺实际控制

乔良(空军指挥学院教授、少将):必须看到,钓鱼岛问题背后主要是中美博弈。美国试图在中国周边制造麻烦,让中国自顾不暇,丧失战略机遇期。如果中国接招,全力以赴跟日本、菲律宾等国周旋,就会失掉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的大目标。孰轻孰重,心里要有数。领土问题当然重要,但不是一出现领土争端,当下解决就是最好时机。面对中华民族千年复兴的大战略、大问题,钓鱼岛和黄岩岛是战术级问题。我们不能让战术问题影响我们的大战略问题。现在,中国该怎么办?既要看到仅靠外交抗议不起作用,也要掂量眼下打仗是否是最佳选择?如果两者都不是上选,就要在其他方向想辙。我们可让钓鱼岛归属地方政府,然后再通过招牌挂的方式,把该岛卖给中国的某家房地产开发商,用这样的方式宣示我主权,合情合法合理。解决国际问题一定要冷静,多动脑子。强硬不等于可以不冷静,越冷静的强硬才越有力量。

张召忠(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南海争端中的三条经验,值得钓鱼岛借鉴。第一是外交斡旋,阐述中方原则立场,我们已这么做了。第二是国家必须进行执法,东海这方面应加强。过去我们巡逻执法的行动没做到位,主要存在三个法律上的盲区:日本实际控制钓鱼岛我们不敢进去;日本在钓鱼岛周围划了12海里领海,我们不敢进入;日本划了中间线,我们也不敢突破。海军和海监是国家的武装力量和执法力量,就应该严格按照国家法律去做。我国法律明确规定,如果碰到对方违法,我们可根据199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连区法》采取拦截、临检、扣押、司法程序审判等措施。这些法律都是按国际法标准制定的,为什么不执行?我们这次宣布了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领海基线,表明这就是我们的主权范围。领海基线以外12海里是我们的排他式主权。有人登岛就可抓捕,舰船进入就可击沉。国家明确主权范围,执法部门就要执法,要维护法律尊严,否则人家就笑话你。这是一条红线,一条法律底线,一条主权线,一条尊严线,也是一条战争线。我们要学法、懂法、用法,以法治海。

王海运(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少将):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必须找到产生的根源,从战略高度谋划“治本之策”,不仅解决岛争问题,而且从根本上消除东北亚的“乱源”。建议借明年《开罗宣言》签署70周年之机,发起一场彻底清算日本百余年来特别是二战中侵略罪行的“战略性战役”。清算日本侵略罪行是和平手段中成本最低、风险最小的选择,同时又能占领道义制高点,便于操作。采取经济手段两败俱伤,采取军事手段很困难,会破坏中国整个和平环境。而只有通过清算,才能恢复历史公正,压制日本的翻案风。只有抓住历史问题,重新推动履行当年中美苏惩治日本的安排,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岛争问题。

中日摩擦不排除擦枪走火

郑明(原海军装备技术部部长、少将):这次中日关于钓鱼岛的冲突有两种含义:其一,这是中国保卫自己主权的一场斗争;其二,从国际范围看,这也是一场维护国际公理的斗争。钓鱼岛冲突关乎当前,又关乎历史,更是关乎未来。解决这个问题要把维权和维稳、亚洲和世界大局很好地统一起来。不能单纯强调某一方面。我们现在理解的战略机遇期就是要保持稳定,创造良好的国内和外部环境。但战略机遇期绝对不是只求稳定,我们可以通过维护主权,来解决长期制约我们的问题。如果对方一味激化扩大矛盾,我们要有应对。日本人在某些方面夸大中国威胁,夸大中国海军威胁,实际上很看不起中国,认为我们不经打。如何展现我们的实力,用什么来换取对方平等对待,是现在和长期要考虑的事情。

黄林异(原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少将):中日目前双方都不想采取军事手段来解决争端。解决钓鱼岛争端,如果双方都不让步,对抗肯定会进一步发展,最终采取军事手段。但现在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可以肯定的是,我们决不退让。如果日本归回“国有化”,维持老一辈领导人确定的“搁置争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日本在“国有化”等步伐上越走越远,对抗进一步加剧,那么我们只能采取更有力反制措施。如果外交协商手段解决不了,发生小规模的军事对峙是有可能的。我认为,唯一避免中日摩擦进一步扩大化的可能,就是日本退让。如果日本不退让,中日摩擦还将进一步恶化。

赵英富(原南海舰队政委、中将):国内民众纷纷在网上表达爱国心,让我很受鼓舞。对这种爱国情怀和民族主义情绪,我们要肯定,也要因势利导。我们的东西被人夺走进行买卖,这是对中国人的欺负。寸土寸金的国土,不能丢。我们捍卫领土主权的意志坚定不移。我在海军干了50多年,深感有海无防的日子一去不返了,但历史教训要汲取,决不能任由日本人胡来。我认为应从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上多管齐下。

如今政治上,我们高层领导人表明了坚定意志和决心;但经济上也应出招,不打疼日本,它便会得寸进尺;外交上我们要多拉朋友,争取外部支持;军事上,海军的三个舰队:北海、东海和南海舰队都要建设好,国家的财力要用到正事上。我们的领海基线划定后,这就意味着钓鱼岛已不是有争议的问题,钓鱼岛就是中国领土。我们可先派渔船去打鱼,然后海监船和海事船跟进,第三步则是出动海军。我们不怕走火,但尽量避免擦枪走火。不妨在钓鱼岛问题上与台湾进行第三次国共合作。总之,国家要强大,还得要有坚强的国防作为后盾,这是钓鱼岛最终解决的基础。

徐光裕(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理事、少将):此次事件完全是由于日方挑衅而引起的。中方初期出于维护中日关系大局,使事态处于民间活动阶段。如今由于日本政府“购岛”行动使事态升级为政府民事处置阶段,中方外交部表示抗议、海事部门等相关部门提出划定领海基线,增派海监船只强化巡逻及多种监察手段等,事态进入第二阶段。我们的反制措施意在表明我方护卫主权的决心和意志,并向日方施压,迫使对方承认争议,坐下谈判。如果日方拒绝,事态有可能进入第三个阶段即军事处理阶段。钓鱼岛一旦发生军事冲突,日本认为美国会帮它忙,我认为这是日方的一厢情愿,原因有二,一是美国在钓鱼岛的主权问题上模棱两可,不持立场,这与日方咬定主权在日的认识不一致,美若帮日底气不足。二是美国也不会因助日占岛而冒中美正面冲撞的大风险。如果我们由民事部门给日方加压到一定程度,有可能促成日方坐下来谈判。当然不排除出现擦枪走火的可能,但中日立即爆发大战的可能性不大。不过,我们还是要做好最严重事态的充分的准备。▲(本文由段聪聪、杨婷婷采访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