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自卫反击战:“间谍”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

热度43票  浏览2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79年的世界还是个冷战的世界,当时的苏联和美国两大超级大国对立,形成东西方阵营。中国自命为第三世界弱小国家的代言人,但在国际政治中的影响力还远不足以与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匹敌。相反,由于中苏交恶,苏联又拼命拉拢中南半岛小国越南,从战略上对中国形成了一种合围的态势。

在苏联的支持下,越南开始在中南半岛扩张势力,推翻柬埔寨的红色高棉政权,试图建立印度支那联邦。这当然为中国所不能容忍,中国政府当时是支持红色高棉政权的。越南越来越疯狂的排华活动更是火上浇油,使中越边境越来越充满火药味。

1979 年初,海外媒体开始报道了大批中国军队向中越边境集结,并对此表示关切,其他国际舆论的报道也对此作出种种分析和猜测。

1979 年1月28日,邓小平访问美。抵达美国后,中越问题成了各国记者关注的热点问题。面对这些疑问,邓小平是快人快语,直言不讳。当问到中国军队向中越边境调动时,邓小平说:"必要的军事调动是有的,这点你们很清楚。" 问军队可能采取什么行动,他说:"我们得等着瞧。"最后,邓小平强调说:"我们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

我们每天也都很关注媒体报道,从报上报道的情况分析,认为这一场非打不可。

对这次自卫反击战,中央考虑了三个月,才决定打的,提出了打的规模要小、时间要短、纵深要浅的作战原则,时间不超过一个月,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十公里。在军事上,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杀鸡用牛刀",每次战斗,人员、武器、弹药都要超过越方好几倍。在政治上和外交上,一开始就宣布是有限的,达到目的就撤,不要一寸越南土地。

我所在部队早就接到参战的预告命令,全师整装待发。但具体出发日期一直在变化,差不多有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每天晚上从车上卸下床板和被褥回宿舍就寝,第二天一早又把它装上车,作好随时出发的准备。家属在部队驻地附近的,纷纷来队为丈夫出征壮行。我的妻子身怀六甲,也赶来为我送行,在部队住了十来天,直到我出发后第二天由部队留守人员用车送回家。

邓小平访美结束,我所在的部队就立即开拔。据说,邓小平已经跟美方打过招呼,美方默认我们的行动。这一天是2月12日。

那天晚上,我团离开福清龙田,经福州东街口,在杜坞车站上了火车。一路上经过四个省,走了4天。第一梯队一到广西前线,马上占领阵地,构筑工事,进入战斗状态。团部机关驻扎在龙州下冻。我随第一梯队到达后,放下被包又返回龙州下石火车站接应第二梯队部队。第二天早上,也就是2月17日早上6点20分左右,我们还在火车站忙着卸载,突然我广西、云南前线用炮火向越南齐轰,大概打了半个小时左右,炮火映红了半个天,那震耳欲聋、惊心动魄的场面至今难忘。

我全师各团分布在广西水口至凭祥友谊关一线。我团原先任务是随某军部开进,掩护军部指挥所,并在必要时对敌山地工事进行平射。到达战区后,改为当任掩护步兵集结、进攻、休整地域和龙州至水口公路及龙州大桥、水口大桥的对空作战安全任务。全团部队到齐后,在龙州至水口一带展开。水口处在边境,有一座桥,桥南是越南的,桥北是我们的。第一天反击开始后,我团四连阵地距水口大桥只有800米,遭到敌人火炮袭击,炮弹打到阵地指挥所附近,幸好人员都躲在战壕和猫儿洞里,无一伤亡。

由于离边境很近,我们还要随时准备应付越南小股特务的骚扰。团部机关驻扎在一个小山包的坡地上,人员全部住在帐篷里。机关每天晚上都要站岗,由机关干部负责带岗,荷枪实弹。白天下连跑面,大家都是脚穿防竹签鞋,身背手枪、防毒面具,头戴钢盔,随时作好一切战斗准备。我在团政治处当组织干事。有一天晚上,我带岗时发现有一个黑影,冒着倾盆大雨突然窜到我们驻地,躲进山腰上一幢早已无人居住的破屋里,我们立即追过去,怎么喊怎么叫,他就是不出来,没办法,我只好带着警卫排的战士冲进去,把他抓住。他一看我们一个个把枪对着他,怕得直发抖。由于语言不通,无法沟通,只好连夜送到村子里去。他还以为把他拉出去枪毙,开始死活不肯走。后来,通过查实是本地人,喝醉酒了。不过,那天晚上把这家伙送到村里去,可是经历了一场惊险。夜里黑灯瞎火,又下着大雨,满山遍野都驻扎着友邻部队,走几步就要对口令,对方一见人影,总是先拉开枪栓喝令我们站住,熄灭手电筒。我们很小心回口令,生怕他们不小心走火造成伤亡。直到深夜回到驻地后,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在这场战役中,我军仍然依赖队形密集的步兵,用"人海战术"冲击敌人的阵地。从广西方向来看,这次反击战是分两个阶段的。第一个阶段是向高平进攻的,第二个阶段是向谅山进攻的。打高平时,损失比较大,因为至少缺乏经验,打谅山时就比较有经验,也打得比较顺利。第一天炮击之后,基本上把敌人第一道防线摧毁了。然后,坦克打先锋,步兵跟进。有些地段,敌人早已埋下地雷,我们就赶了一大群水牛去踩地雷。越南地形很复杂,山高、谷深、林密、路窄、洞多、雾大。这些给部队造成了一些困难。后来,我们采取小部分人员分散作战的办法,一个洞一个洞地消灭敌人,打得它节节败退。

据当时战报称:在16天的反击战中,我军在越南高平、谅山、黄迩山、莱州以及广宁、河宣等边境省区,一举攻破了他们经营多年的北部地区的设防工事,攻克了敌人重兵驻守的高平、老街、谅山三个省会和17个县市,重创敌军四个正规师(三师、三一六A师、三四五师、三四六师)另10个团,消灭了一批经过长期训练、专门对我进行破坏的公安、特工部队。截止3月16日,毙敌3万7千余人,俘敌2千2百余人,伤敌不计其数。击毁各种火炮三百四十多门,坦克四十五辆,汽车四百八十多台。缴获各种枪支一万一千余支(挺),各种炮八百六十多门。

听步兵同志讲,中法战争时期,法国人在谅山修过一个大碉堡,后经越南人加固,比较现代化。碉堡分两层,下层是生活区,可住一千多人,上面架设三七高炮和轻重机枪,四周还与火车站、339高地等火力点相接应。部队打上去以后,先用喷火器向洞里喷火,然后用了220吨炸药给炸毁了。听说里面有700多敌人,包括三师十二团--飞虎团指挥所人员,都闷死在里面。几天以后,老远都闻到臭气,附近苍蝇很多。

我军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部驻地附近就有一个烈士接收站。开战头几天,我亲眼看到许多牲牺的烈士一车一车地运回到烈士接收站处理。牺牲的战士们都很年轻,他们为国捐躯,长眠在中越边境荒芜的土地上。

在这次反击战中,福州军区调了两批老兵14000人到前线参战,表现都很出色。其中,立集体一等功的连队一个,个人18名;立集体二等功的连队一个,排一个,班5个,个人140名;立集体三等功的营2个,连队8个,排18个,班10个,个人1430个;火线入党的176人,提干的82人。出了3名战斗英雄:马国民、丁顺茂、刘勇。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地方也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全力支持。仅广西方面就动员民兵、民工27万人,直接参战的有6.6万人。龙州县人口21万人,支前上前线的就有4万多人。

3月5日,第55军等部队攻克谅山,同一天,中国政府发布声明,对越作战目的已经达到,解放军开始从越南撤军。这是中央军委早已安排好,有计划有组织的回撤,绝非战场形势对我不利而被迫撤出。

其实,越南北部地区军事设施基本上彻底摧毁了。谅山过去,50公里丘陵,70公里平原,基本没有工事,两天就可以打到河内。但是,我们不能打,一打河内,就不是边界自卫反击战了,那就打成民族战争了。据说,我们打下谅山北区后,本来不想打到南区去,但越南当局死皮赖脸不承认我们已打到谅山。于是,部队就向总部请示,总部同意打过奇穷河,夺取谅山市南区,但不要超过三公里。我军一个晚上就过去了八个营,很快攻占了谅山南区。

我反击战打响后,苏取骂是骂了,吓是吓了,但一直不敢向我们动手。苏联知道,我们早有准备,对中国出兵小搞、中搞得不到什么便宜;大搞就要从欧洲抽调兵力到东方来,这就意味着改变它在欧洲的战略重点。苏联不会这样干。越南盼望苏联在北边动手,曾向国内宣布注意听重要新闻,等了三天苏联发表了一个软绵绵的所谓声明,说越南"有能力保卫自己"。越南没有办法,只好生气。范文同和他的外长还跑到苏联吵架去了。

从2月17日反击战打响,到3月5日宣布撤军,我部作为高射炮兵基本上没有战斗任务。越南一共只有204架战斗机,它是不会轻易来的。我空军力量很强,以十倍于敌的兵力对付敌人,只要敌人飞机一起飞,空军就迎上前去,不让它飞越边境线。 3月7日,我团机关撤到龙州县城附近的一个华侨农场里,离水口边境32公里。正是这一天,在前沿阵地的一连发现敌飞机临近边境,开了一炮,发射炮弹97发,把它轰走了。这可能是广西云南边境唯一一次的高射炮开火。

宣布撤军后,前方作战部队边撤边把敌人的工事炸毁,把山洞炸毁,把桥梁切断。我军在奉命撤离谅山市区时,把接连谅山南北市区的奇穷河上的铁路桥炸了,谅山周围的各要点的工事和一切军事设施,也全部摧毁了。谅山这一仗,我军打了5万多发炮弹,但建筑物还没能完全摧毁。怎么办?只好靠工兵了。工兵很有办法,比如炸工厂大烟囱,只把它炸弯,这样我们省了炸药,又叫越南不能用。他们要再弄倒它,还得叫他们自己用炸药炸。

在越南边境三十公里内,有好多山洞仓库,各种物资都放在里面,不少都是我们过去援助的,这次都被我们缴获。仅在广西方向就缴获敌人大米200多万斤,其它物资不计其数。这些东西都被我们拉回来。如在友谊关方向,就把缴获的过去援助他们的火车头开回来,每节车厢也都装满了战利品。我团几次派车入境去拉,收获不小。

不久,中央慰问团,由方毅、王震率领,共六千多人,分别到广西、云南慰问,部队张灯结彩迎接,情绪高涨。

4月3日我部接到命令,作好返回福建的准备。这是我们完全没有估计到的。原先以为我们这个部队有可能就这样留在广西了,加强中越边境的对空作战力量,隶属广州军区;就是能回原驻地,也至少在中越边境呆上一年半截,以维护边境安宁,防止撤兵后越方空袭骚扰。

不久,全师部队全部返回福建原驻地。我们在战区呆了54天。

宣布撤军和回到原驻地后,部队内部忙于作战总结和庆功表彰。我花了半个月时间为团里起草了一份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总结报告,并作为团史资料存档。驻地政府和群众也掀起了拥军慰问热潮。广西区革委会为我们每人发了一件背心,上写:"自卫反击保卫边疆"八个大字,福州军区为每人发了一套棉夏装,福州军区、福建省革委会、江西省革委会联合为我们每人发一支钢笔、一条背心,一本笔记本。全国各地慰问信多如雪片,部队很受鼓舞。

6月初,我应邀到福州八中作了一场对越自卫反击战英模事迹报告。

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中越边境打打停停,停停打打,冲突不断。中国各大军区轮流派兵参战,中越边境成了练兵场。

彦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