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媒披露美国安全官员夜生活:睡眠是奢侈品

热度102票  浏览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19日 10:13

资料图:中情局局长帕内塔

资料图:美国防长罗伯特盖茨

中国新闻网7月18日报道 有谁能够想象,美国政府的很多高官每天深夜都在紧张工作。这些人都是围在总统身边负责国家安危的“夜猫子”高官:中情局局长利昂帕内塔、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詹姆斯琼斯、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国土安全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美国国家反恐中心主任迈克尔莱特等。

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最近采访了这些“夜猫子”高官,并于7月4日刊发重磅文章对细节进行了独家披露。

20时40分 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

美国中情局局长帕内塔

在一个雨夜,美国空军C-40运输机即将从马里兰州安德鲁斯空军基地,起飞至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浑身被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的中情局局长莱昂帕内塔登上飞机,和国家安全顾问詹姆斯琼斯将军挤在一起。他们将飞行16个小时,然后在深夜与巴方讨论巴基斯坦的恐怖主义网络问题。对帕内塔来说,睡眠是奢侈品,“我们睡不起觉。我们就像夜鹰一样,不得不在空中盘旋。”

每周总有两三天,他必须在晚上行动。“当年我是白宫幕僚长,比尔克林顿经常半夜打电话叫醒我。但依我现在的职务,我晚上接到的电话,决定着某人的生与死。”

乘务人员此时要求他们坐下来。琼斯坐下,将手表调成巴基斯坦时间。帕内塔则将时间调成他的家乡加利福尼亚州的时间。琼斯解释说:“我们的工作没有时间规律。我们的工作时间也不相同。”白宫紧急状况室每周都会有那么两三天,半夜给琼斯打电话。

22时52分 堪萨斯城洲际酒店的走廊

美国国防部长盖茨

国防部长盖茨在这里的房间号为718,在那里,空军中士们正在测试安全线路。为了这一晚,先期抵达的团队成员付了125美元,让人将718室的家具移了出去。接着,他们在室内安装了15个通信设备,在阳台上安装了一个卫星接收器。床的位置现在支了一个帐篷,在里面可以阅读机密电报,以防间谍摄像头偷窥。一天24小时,国防部长必须随时待命:白宫下达命令,他负责传达给五角大楼。“我从来没有真正休息过。在我房间的地下室,有安全和通信人员。他们不断来敲门。”在他卧室的隔壁,有一个隔音间,他称之为“蝙蝠洞”。

给人的感觉是,盖茨充满自信,但实际上,他的压力挺大。他的嘴唇一直干裂,经常不断用润唇膏来抹一抹。每到夜晚,他心里也是狐疑不定。盖茨的家在华盛顿的一个军队大院,半夜11点之后,盖茨会换上牛仔裤,带上棒球帽,出去散步。他心里却一直惦记着美国面临的威胁。“最让我感到责任重大的是,我知道我们的孩子们正在外边负伤、被杀或遭到攻击,而他们都是我派出去的。”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论盖茨身在“蝙蝠洞”还是在堪萨斯城,“有人被杀”的报告都会如影随形地到达。它们通过加密的传真机传给他。

23时45分 家中会客厅

美国土安全部长纳波利塔诺

国土安全部部长珍妮特纳波利塔诺在会客厅中说:“这台陈旧的传真机老是卡纸。”她敲着一台加密的打印机,说着说着,又卡纸了。“噢,天哪!”她惊叫道。每天晚上,只有接收到了一份机密传真后,她才敢睡觉。

最近一段时间,国土安全部试图加强防止日益增长的本土极端主义,超强的工作压力也让纳波利塔诺的家庭生活走向极端。她独自生活,但一名特勤局特工在她的寓所外值班。她的反恐协调官兰德比尔斯接了她的电话,她问道:“没有嫌犯或目标?我们要告诉副部长这个情报。”在深更半夜,接到有关恐怖主义调查情况的电话,那是再正常不过了。有一次去亚洲,纳波利塔诺的高级助手将自己的黑莓手机整个晚上都定时,每小时响一次。这样,助手就可以每隔一小时检查一下电子邮件。

睡觉前,为了使脑子平静下来,纳波利塔诺看《基督教的第一个三千年》这本书。有无数次,她醒来时,发现这本书不知什么时候在她睡着时滑落在脸上。

零时01分 家中厨房

美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

司法部长霍尔德夜里工作时,周围很安静。晚上11点,儿子已经睡着了,霍尔德会关掉儿子房间的灯,拔掉已入睡的女儿耳朵里的耳机。他的妻子是妇产科医生,多年来也是经常在半夜被电话叫醒。“现在,我都可以给她接电话回答了。”在司法部办公室,他会放音乐。但在家,他却很安静。司法部长跑到厨房,摊开文件研读。之所以这么做,是防止影响家人睡觉。这里静得可以听到冰箱的声响。白天,各种声音让他烦不胜烦,比如,让他修改有关恐怖主义的法律等。在他看来,很多国家安全方面的问题都被政治化了。只有在晚上,他才能够沉思:“最好的情况是什么?怎么才对国家有利?”

在所有的“夜猫子”高官中,霍尔德是最孤独的一位。他是奥巴马总统的朋友,也负责法律的执行情况,他不得不冷静以对。

零时35分 华盛顿白宫

“紧急情况室”值班官员

一名夜里的值班官员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见,因为一名白宫女清洁工正在使用真空吸尘器。“你能不能别捣乱?”他把一个手指塞在耳朵里,嘴紧对着加密的黄色电话:“这里是紧急情况室。请连线琼斯将军,让他与他的俄罗斯同行通话。”电话的另一端,是琼斯的通信官员。此时,琼斯他们正在飞往巴基斯坦的C-40上。在琼斯睡觉前,他需要与克里姆林宫的外交政策顾问谢尔盖普里霍季科会谈,要求后者对伊朗持更强硬立场。此时,普里霍季科正在乌克兰首都基辅旅行。

作为总统特使,琼斯很多晚上都与莫斯科方面通电话。还是儿童的时候,他就不怕暗夜,但怕俄罗斯(当时是美苏冷战时期)。在他看来,现在的世界更让他感到忧虑,因为现在的威胁是非对称性的,也更复杂。

凌晨1时 弗吉尼亚州 国家反恐中心作战中心会议室

美国家反恐中心主任迈克尔莱特

美国国家反恐中心主任迈克尔莱特现年41岁,在这些“夜猫子”高官中,他算年轻的一位。他将高价值的恐怖主义分子都列在卡片上。“我将已经死去的放在上面。这有点恐怖,但这确实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当国家反恐中心的电话半夜响时,他经常处于半清醒状态。国家反恐中心在“911”之后成立,每日会进行威胁评估,平均每天会有15个以上的对美国目标的恐怖威胁,这还不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这两个战场。自从去年圣诞节劫机未遂案发生后,他经常做噩梦。“(梦中)有人打电话给我,说又有另一起袭击。啊,我的上帝――”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