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杂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探访排雷工兵:意外多在工作开始或结束时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北京晚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63票  浏览6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5月03日 18:34

排雷工兵

  每50个人就能分摊到一颗地雷

  目前,大约有6500万到1亿1千万颗地雷遍布于世界各地,它们是多年战争的残留物。全球大约平均每50个人就分摊到一颗地雷。

  作为一名排雷工兵,首先要进入布雷区,他们要使用一切探测地雷的工具和手段,来发现并拆除这些地雷。如果稍微踏错了方向,或者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致残或者丧命。要排除地球上所有的地雷大约需要一千多年,需要动用成千上万的排雷者。所以在排除所有地雷以前,排雷者将继续冒着生命危险工作。

  意外发生在

  开始或要结束时

  在战争期间,排雷工兵是战地工程师,尤其是受过训练的陆战队,他们要扫清雷区道路,以帮助部队顺利行军。战争一结束,排雷者便开始清理战争遗留下来的地雷。

  排雷者工作时必须非常谨慎、一丝不苟,否则他们会被意外炸伤,因此,集中注意力非常重要。

  排雷工兵迪克·怀特说:“大部分意外都发生在排雷刚开始或者要结束时。因为在开始时,人们还没做好准备,还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在快结束时,他们看到了希望,以为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排雷进程

  45度角 5厘米间距

  由于地雷的形状种类各有不同,威力也不同,排雷者必须使用不同的方法来探测。比如受过训练的狗,还有电子探测器。但每一种方法都有它的危险性。

  一般情况下,如果地雷的金属含量很低,探测器可能发现不了它,排雷者一旦踩到地雷,将其引爆就会因此失去一条腿或者丧命。

  排雷工兵以45度角、5厘米的间距进行探测,有些地雷的尺寸甚至小于5厘米,所以用45度角探测就不容易引爆地雷。如果出差错的话,你可能会因此丢掉性命,尽管你穿着防护服,也可能受到碎片或者冲击波的伤害。

  讲述

  捕蟹渔夫

  与大自然斗争时 自然常是赢家

  中国渔船船东互保协会副理事长孙颖士说,中国渔船捕捞业船工年死亡率为万分之十四,比煤矿工人死亡率还高。与中国煤矿工人类似,中国海洋渔业船工也从事着最辛苦劳累的职业,可以设想为了生存而选择远离陆地,一旦发生事故的危险与无助。这个职业如此危险的原因是,渔民们经常在非常恶劣的天气情况下出海打鱼。绞盘、渔网、笼子等非常笨重的工具也是渔民们的主要杀手,因为一旦海上波涛汹涌,这些工具很可能击中渔民。

  您可能很难想象,捕蟹渔夫也从事着最危险的工作,为了捕蟹,他们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调查结果表明,渔业和捕蟹业遭受致命伤的几率是其他工作的30倍到40倍。

  在捕蟹季节,白令海的渔民们每星期都会有人伤亡,在捕蟹船上的小小失误就有可能让人丧命。

  捕蟹最危险的时候是在船上,船在离海岸很远的海里颠簸,与大自然作斗争时,多数情况下,大自然是赢家。海上的温度有时会达到-5℃到-10℃,这还不算风的因素,如果一阵冷风袭来,你会感觉气温像是零下五六十摄氏度。

  捕捞开始时,船员必须先解开堆放在船上的大蟹笼。往这些大蟹笼上爬,就像在立体方格铁架上攀爬一样,你得抓牢了,可别滑下来,否则会掉进水里。甲板上的水手在放下蟹笼时,他们承担着风险,重新将蟹笼拉回到甲板上,他们面临着更大的危险。

  船员让·罗伊德说:“我们看到的是将一个大约700公斤重的东西,在不伤到任何人的情况下,从海里放到倾斜的船上。”捕蟹渔夫需要一遍一遍地放下蟹笼、拉起蟹笼、挑选螃蟹。在捕蟹船上,渔民们不能睡觉,夜晚显得格外漫长。在捕蟹的黄金季节,工人们每天得工作21个小时,有时候全天24小时都在工作,甚至连续两天不睡觉,这时候人会变得昏昏沉沉,无法集中注意力,危险也因此加大。

  船员们在三个月时间里可挣六万美金,这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人们在享受捕蟹渔夫的劳动成果时,他们却仍然在与冰冷危险的海水作斗争。金钱是他们的回报,但是生命也是他们可能付出的代价。

  野外消防员450米高空蹦极

  插图吴薇

  这个危险的工作也跟“跳”有关,他们是训练有素的野外消防员,在接到电话后的10分钟内便可以整装待发、飞到空中。在空中观察片刻后,他们会从飞机上跳下去,力争在火势失控前将火扑灭。空降消防员要经过严格的训练,他们必须熟练地掌握各种技能,以备躲避火苗之需。

  消防员平时使用训练模拟器训练,有点儿像蹦极。它让你径直落下,教你如何翻滚,如何安全着陆。

  消防员德里克·哈特曼说:“风是很关键的因素,因为它分为好几个阶段,我们从450米高的空中跳下,在150米高的地方,风也许会改变方向,因此我们要考虑很多情况。” 空降消防员还必须忍受三四天火焰的熏烤。空降消防员埃里克·西普克清晰地记得惊险一幕:“当时我把安全帽倒过来戴着,保护着我的脖子和面部,不过我还是被烧着了一点点。热气从后面袭来,如果我再慢五秒钟,现在我就不能在这说话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