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专家称中国应促进国际社会和平解决利比亚争端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者:李千
热度113票  浏览590次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5月05日 16:32

手举武器利比亚民众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 185 期 4 版“对策”文章之一。

  编者按: 一个多月来,北约超出联合国设立“禁飞区”的授权,直接对利比亚这个主权国家实施持续的猛烈的军事打击。但是,北非地区的动荡局面不仅没有缓解,反而继续恶化。应该如何看待和研判利比亚局势?一些专业人士对此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随着利比亚局势陷入外交学上所说的“伤害性僵局”,调停介入成为必须。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参与前期军事行动的国家,比如俄罗斯、中国等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就具有了作为公正的第三方进行调停的机会空间。面对这一外交机会空间,中国要敢于做劝谈促和者,在联合国安理会的框架内,推动利比亚局势向着对话、谈判和协商的轨道发展。

  第一,接触争端的当事方。

  作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中国具有宪章授予的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特殊权力和特殊责任,包括对任何争端或可能引起国际摩擦的任何情势进行调查,为争端的和平解决提出建议,决定采取武力以外的手段到采取必要之海陆空军行动,以维持或恢复国际和平与安全。面对利比亚出现的复杂局势,中国具有全面了解掌握事情真相的权利和责任,并根据《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作出客观公正的判断。

  为此,中国就需要和利比亚争端的当事方保持密切接触,全面了解利比亚的情况,在不干涉内政的前提下,对相关事实真相展开调查,充当争端当事方之间的桥梁和纽带,积极进行劝谈促和和增信释疑的外交,减少因不信任而造成的恶性循环。尤其是当利比亚争端双方伤害到了中国和其他第三国的利益时,中国有权要求争端双方停止伤害行为,并拥有追溯伤害责任的权利。

  第二,恪守调停的公正性。

  鉴于目前利比亚政府军和反对派属于极端冲突的双方,相互之间没有基本的信任,倾向于将让步视为示弱。中国和俄罗斯的调停所做的是尽可能让他们坐在一起,防止不欢而散。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奉行不偏不倚的中立立场,尽可能为会谈提供服务,承担秘密谈判所需的设备物资,频繁地奔波于两个代表团之间,从预定机票、秘密接送谈判代表,从安排食宿到制定议事日程等,只要双方坐在一起,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同时,确保公正调停是中国开展利比亚调停的重要前提。作为调停者,中国的作用主要体现在撮合相互对立的争端当事方,提供间接谈判的渠道,或提供场所以促成直接谈判,调停者自己不直接介入基本的谈判过程,而是采取行动以帮助争端各方开始或继续他们之间的直接接触,谈判各方可以自由发表意见并为对方所听取,以逐步在谈判方之间确立信任。

  第三,倡导维稳的至上性。

  作为中立公正的第三方,中国应在国际社会大力倡导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呼吁争端各方保持克制,反对一切将争端升级的行为。维持现状,实行立即停火,符合争端各方的共同利益。因此,维持稳定是地区和平与发展的最高利益,是一切谈判和对话的前提。

  为了将维持地区局势稳定落到实处,中国可以联合国际社会其他国家共同提出一项照顾双方利益的公平解决方案,帮助谈判者达成协议。在提出协议草案后,继续征询当事方的意见,提出修改方案,如此反复进行,直至找到令当事各方都能够满意的调停协议文本。同时,推动联合国安理会向利比亚派出监督停火的观察员,对联合国安理会划定的停火路线图实施立即停火,压住利比亚局势稳定的阵脚,为争取和平对话创造稳定的前提条件。

  第四,尊重地区治理机制。

  在全球化时代,很多地区性问题要更多诉诸地区治理机制,通过地区利害攸关方之间的对话和谈判,达成解决问题的制度和机制。在利比亚问题上,非盟和阿盟是两个重要的地区治理机制,尽管非盟和阿盟对解决利比亚问题的思路和前景期望并不一致,但相比地区外的干预,地区内的治理机制更了解地区各方的实际情况和政治吁求。因此,尊重非盟和阿盟的立场和态度,是中国决定对利比亚问题态度和立场的重要参照物。

  第五,尊重利比亚主权和领土完整。

  无论国际调停还是地区治理,都必须恪守尊重利比亚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的前提。欧美国家前期对利比亚军事干涉的结果,再一次证明武力介入已越来越行不通。鉴于此,中国政府在推行利比亚局势调停外交的时候,也必须坚定地恪守不干涉内政和尊重利比亚主权及领土完整的原则,无论谁上台执政,都应该由利比亚人民根据本国国情和人民的意愿独立解决。当然,利比亚人民自行解决也并不意味着否定国家的保护责任,利比亚争端各方都不能以任何理由对平民实施缺乏审判的袭击和伤害,各方都具有保护平民的责任,不能逾越这一界限。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可金 单位: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 185 期 4 版“对策”文章之一。

  我们需要充分考虑到中东北非局面继续恶化甚至失控的可能性,立足当前,尽快缓解利比亚紧张局势;着眼长远,全面谋划维护我国战略利益的长效对策。

  第一,促请联合国出面政治解决,避免偏袒任何一方或者将任何一方逼上绝路。

  目前,政治解决的努力只能加紧不能松懈,中国应充分利用金砖国家这一平台。《三亚宣言》提出,“金砖国家5个成员国在2011年同时担任安理会成员,有利于就和平与安全问题紧密合作,加强多边主义,促进就安理会审议的有关事项进行协调。”

  “促进就安理会审议的有关事项进行协调”的建议,就是在现有国际格局下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在联合国框架内解决因为北约歪曲和滥用联合国授权带来的问题,不仅理所应当,而且是对《联合国宪章》的“和平解决国际争端”原则的遵守,因此最具合法性。利比亚的未来应当而且只能由利比亚人民作出决定,而不应当由任何外部政治势力和军事势力肆意干涉或施加影响。促请联合国出面政治解决的关键在于,为争端各方搭建平等对话的谈判和协商平台,而不是偏袒任何一方或者将任何一方逼上绝路。

  第二,成立能源部,增强能源风险管理能力。

  北约空袭利比亚不仅导致国际能源、金融与大宗商品市场的异常波动,而且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新的不确定性,对中国的战略利益和能源安全构成威胁。

  我国应以此次中东北非乱局带来的能源风险为鉴,尽快建设多层次能源储备体系,以期改变进口源单一造成的能源供应脆弱性。将现有国家能源局的职能加以扩充,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升格行政级别,组建能源部。作为我国的能源主管机关,能源部应立足本国、放眼全球,致力于增强能源的供应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增强对国际能源市场的影响力,广泛参与全球能源开发,塑造有利于我国发展的全球能源与投资格局。

  第三,争取学术话语权,展现中国的独立立场。

  当前中东的动荡有着极为复杂的历史和现实原因。但利比亚战事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历史的重演——西方国家打着“人道主义干预”科索沃旗号空袭南联盟,以“反恐”名义入侵伊拉克、阿富汗。对中东能源、战略地位的争夺,对穆斯林民族与文化由来已久的偏见,都给当地民众带来长久的灾难,同时日益暴露出了西方所谓 “人道主义行动”话语体系的困境。中国可以此为契机,加快推动国家软实力建设,提升概念化能力,构建自己的学术话语体系,向中东北非国家民众展现独立立场。

  第四,完善海外投资的风险评估和保障机制。

  过去15年,中国与非洲贸易额每3年翻一番。预计随着“十二五” 规划的实施,在未来5—10年,中国在海外的投资可能会超过中国吸收的外资。此次利比亚动荡局势使人们意识到,我国欠缺严密的、专业化的风险评估体系。我国的海外投资风险评估和保障机制亟待完善。全球许多资源存在于潜在不稳定的国家,对有可能对我国投资者产生不利影响的政治、政策、制度等非市场因素都需要进行专业的预估和预警,在此基础上,尽快建立起全球性的战略预警机制。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林兰)

  本文系《中国社会科学报》第 185 期 4 版“对策”文章之一。

  当前,利比亚战争进入各方短期内均无法获胜的胶着状态。利比亚政府和其他两方政治和谈立场大相径庭。这表明,政治与和平解决利比亚问题也陷入僵局。北约国家内部分歧难以化解,处于进退两难境地。

  当前国际社会的主流呼声是政治与和平解决争端,国际社会对利比亚战争应持客观、公正、合法理念。

  要发扬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保护人权,保护平民;同时要尊重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二者是《联合国宪章》和有关国际法对联合国成员作出的强制性规定,均不可偏废。

  设立“禁飞区”,不等于对某国实行军事打击,更不等于消灭某国家政府军队、摧毁其作战武器和军事设施,以及推翻其政权。当前,少数由美国组织的北约国家部队,将此三类不同级别的制裁概念混为一谈,同等看待,显然其真实目的不是为了设立“禁飞区”,而是对主权国家发动战争,要推翻一个国家的政权,大大超过了联合国的授权范围,联合国应对其加以有效限制和禁止。

  保护平民是保护一切平民。保护一些平民、屠杀另一些平民,也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特别是,当这种保护和屠杀行为,使一个国家政治、经济陷入混乱,国家政权受到颠覆,大批平民沦为难民,广大平民正常生活秩序被破坏,这实际上是以实行人道主义、保护人权和保护平民为借口,制造更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派遣地面部队,必将扩大战争事态,造成更多的人员伤亡,不利于保护平民。有关运送人道援助物资问题,应委托国际红十字会等国际组织完成。

  当前少数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部队明显在参与利比亚内战,践踏民族自决权,干涉利比亚内政。利比亚反政府派筹集向政府夺权和进行武装对抗的武器,这是任何国家和政府不能不管的。而按美国意愿行事的少数北约国家所谓设立“禁飞区”、实行军事打击和保护平民,实际上是支持利比亚反政府派打内战,赶卡扎菲政府下台,推翻卡扎菲政府。这不仅大大超出联合国授权,而且涉嫌违反《联合国宪章》和有关国际法关于侵害国家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民族自决权、干涉内政等强制性规定。多国部队误伤和城市争夺造成了越来越多的平民伤亡,大量流离失所的难民期盼尽快结束战争返回家园,甚至反政府组织也表示“利比亚问题由利比亚人自己解决”。

  为此,国际社会有必要在联合国和安理会层面,磋商政治与和平解决利比亚冲突的方案,特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呼吁联合国依据《联合国宪章》和有关国际法发布特别声明:政治与和平解决利比亚争端。

  第二,建议联合国立即召开会议作出特别决定,约束和规范联合国授权的军事打击行为。类似利比亚问题过去、现在已经发生,未来还可能发生。为了依据国际法公正解决此类问题,防止扩大战争事态和伤及无辜平民,建议联合国应立即召开会议作出特别决定。即任何国家、任何国际组织和国家集团对其他国家实行军事打击,不仅要有联合国明确授权,而且必须接受联合国对该军事打击进程的不间断评估。为此,应立即组成以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为主,随机抽取各大洲一定比例等额国家代表参加的利比亚战争评估委员会,公正评估利比亚战争态势。

  第三,建议联合国安理会成立临时调查组,赴利比亚开展客观、中立和公正的调查。该调查组以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为主,随机抽取各大洲国家一定比例等额代表参加。同时,接受利比亚交战国各方提供的申诉文件和资料。

  第四,建议联合国成立利比亚问题临时法庭。该法庭由随机抽取各大洲非参战国一定比例等额法官组成,依据《联合国宪章》和有关国际法、联合国安理会调查和交战各方申诉请求等,作出公正裁决。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千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新加坡网友
2011-05-06 01:02:43
西方国家对利比亚政府军的空袭和对卡扎菲的斩首行动显然事倍功半,政治上的合理性和合法性都受到质疑,由非参战国家(特别是中俄主导,德国,土耳其,印度,阿盟及非盟参与)推动利比亚交战双方和平解决纠纷,双方定期实现停火,由有关国家通过联合国派遣维和部队执行停火令,政治解决可以包括在反对派控制的地区实现自治,西方国家与利比亚政府签署不追究对方误杀平民的责任等。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