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海军首次营救被劫商船细节:已准备开炮

热度58票  浏览6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6月09日 11:26

第六批护航编队首次让特战队员登临被护商船演练。图为隐蔽靠近,架设挂梯。

第六批护航编队首次让特战队员登临被护商船演练。图为快速实施攀爬。

5月10日,海军“徐州”舰完成第七批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任务归来。“徐州”舰堪称“护航明星舰”,因为它出色地完成了多起重大任务:首次武力营救遭海盗登船袭击的船舶、转战数千海里为撤离我国驻海外受困人员船舶护航等等。

对于该舰的全体官兵而言,荣誉光环背后却隐藏了太多的惊险和压力。近日本报专访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政治部主任韦建华和“徐州”舰舰长王宏民,讲述背后不为人知的细节。

部署

反海盗 兵贵神速

经过上千次训练摸索后,时间从6分钟缩短到2分钟

已经先后两批参加护航任务的“徐州”舰从发现可疑小艇到进入一级反海盗部署只需要2分钟。

2分钟,120秒,要做的工作如同好莱坞大片中的快速镜头。

韦建华介绍,“2分钟内需要各个战位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直升机的状况调试好,随时做好出发准备;直升机组上的特战队员要全副武装,枪和子弹准备好;两艘战斗小艇待命,随时准备载人下水,攀登到被劫的商船上面,进行武力搜索、营救。”

与此同时,巡逻警戒、火力掩护、兵力投送运输也各就各位。“医务人员要把手术器械,医药品准备好。”韦建华说,“有战斗就有伤亡的可能,最理想的是没有,但准备工作必须有。”

然而,初次在亚丁湾上执行任务时,“徐州”舰第一次面对可疑小艇,展开一级反海盗部署用时长达6分多钟。

6分多钟相当于给海盗留下了3海里的机动余地。

为打破这个时间“瓶颈”,舰长王宏民与全舰官兵展开艰苦攻关。为提高侦察预警速度,各部门反复操纵各型侦察设备,寻找默契配合、相互印证的最佳方案。

经过上千次训练、摸索,发现、跟踪、判明目标的时间缩短到10秒。为缩短火力组反应时间,火力小组成员将全舰大小通道跑了上百个来回,将每一名同志的每一个动作都做了明确规范,压缩就位路线近1公里。经过反复练、反复学,时间终于缩短到2分钟,为接下来历次应急情况的处置提供了有力保障。

营救

中国商船被劫 紧急备战

21名船员向外发出求救信号后,全部撤至“安全舱”,等待救援

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是新时期军队肩负的重要使命。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成为“徐州”舰执行多样化任务的新战场。

根据护航行动的特点,“徐州”舰探索各种形式下的解救商船训练方法,制定了详细的反海盗作战方案、预案。

所有的方案、预案只有在实战中才能得到检验,与平日的假象演练不同,真正的战斗是无法预估,无法设计的。

2010年11月20日上午11时,中远公司“泰安口”轮遭1艘海盗母船和2艘快艇攻击,4名海盗登船。

21名船员向外发出求救信号后,全部撤至“安全舱”,等待救援。

“徐州”舰接到救援命令后全速赶往事发地点。“因为情况不明,我们做了多种方案。首先要抵近侦察、驱赶,最后是武力营救。”韦建华说。

与此同时,直升机突击队、两艘小艇突击队做好战斗准备。

同时对舰上火力点进行了部署,准备好炮弹随时可以进行武力进攻。

连夜部署火力 吓退海盗

向海盗发射了闪光弹、爆震弹进行警告

后来,这次营救经历被冠以“首次”的概念:中国海军首次实施武力营救被劫持商船。

韦建华有一个细节的描述可以回溯当时的紧张气氛。

“我们把会议室做成临时手术室,安排医务人员准备好医疗器械。我们对作战人员连夜进行临战的实弹体验性的训练,特别是特战队和直升机组战队的,还有轻武器支援的人员。”韦建华说。

他表示,“这方面主要解决舰员紧张的心理,用实弹进行体验、训练,也是对他们心理的缓解。”

次日凌晨1点40分, “泰安口”轮被雷达发现。全舰进入一级战斗部署,准备作战。随即,直升机起飞,在“泰安口轮”的安全距离进行盘旋、侦察、喊话,没有发现船上有海盗的迹象。

与此同时,“徐州”舰继续前行。凌晨5点,距离“泰安口”轮600米左右的位置,直升机归舰。舰艇用探照灯对“泰安口”轮舱面进行了照射,同时也发射了闪光弹、爆震弹进行警告,也没有动静。

“我们基本确定没有海盗,但是也不能完全消除就真的没有海盗了。”韦建华对这场战斗记忆犹新。

经过上级同意,开始登船进行武力营救。

9时53分,经过紧张的战斗搜索,特战队员确定登上“泰安口”轮的海盗已经全部逃离,21名船员全部安全获救。

任务

来不及补给就接受利比亚撤侨任务

海上航行6昼夜,克服蔬菜补给不足等困难,圆满完成任务

对于“徐州”舰而言,最吸引眼球的是为撤离我在利比亚人员的船舶实施首次护航任务。这是一次载入史册的行动,海军第一次赴国外参与撤侨任务,创造了我军非战争军事行动新纪录。

不过,幸运与风险总是相携而行。

“徐州”舰舰长王宏民说,接到任务的那刻摆在他面前的是一系列不确定:这是突发的任务,舰员对地中海的情况不是很清楚,特别是航行的区域怎么样,附近海域是否有恐怖分子,会不会受到威胁。

另外,当时“徐州”舰正准备靠港进行补给,特别是新鲜蔬菜已经没有了,“我们要克服这些不利的因素去完成任务。同时不知道这个任务需要持续多长时间,心里没底。” 王宏民说。

最终,一切都有惊无险。经过连续6昼夜的航行,当地时间3月1日10时30分,“徐州”舰抵达利比亚班加西港外海的任务海区,与搭乘我2142 名从利比亚撤离人员的“威尼泽洛斯”号商船顺利会合,开始为撤离我在利比亚人员的船舶实施首次护航任务。

遇“险”

设备进入疲劳期 需停机检查

设备“罢工”,不能自动起锚,手动起锚,心都快跳出来了

从2月24日出发再回到亚丁湾总共历经了17天的时间,“徐州”舰经过曼德海峡、红海,穿越苏伊士运河,到达地中海,这个过程里,舰员们原本的五菜一汤变成四菜一汤,然后再变成三菜一汤。新鲜蔬菜不见了,动用的都是舰上以防万一的干货,比如蘑菇、黄豆、海带等等。

王宏民说,这算不上什么,补给环境更恶劣的时候也熬过来了。

在执行第三批护航任务中,“徐州”舰突然接到连夜紧急补给,准备武力营救被劫商船“德新海”号的命令。“徐州”舰在无补给的情况下,克服诸多困难,坚守39天,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的接护“德新海”号前期任务。

尽管无法按时靠岸休整,全舰官兵的精神状态并没出现让王宏民担忧的情况。让王宏民满头冒汗的事情出现在装备上。

当时“徐州”舰在海上4个多月了,装备也进入疲劳期了。“主机在海上24小时昼夜不停地工作,它需要进行维护保养。装备工作一段时间后,必须停机进行检查,该拆检的拆检,该清洗的清洗,该紧固的紧固,这是海军的规矩,可这些工作在海上都做不了。”王宏民说。

一次在苏伊士运河外锚地待机,发现锚机出现故障,无法起锚。“平时我们起锚是自动的,结果设备罢工了。最终选择手动起锚,听着咣咣一下一下的声音,心都快跳出来了。”王宏民描述。

“徐州”舰先后圆满完成第三批、第七批护航任务,累计护航347天,成功解救和护送中外船舶81批746艘次。

顶:5 踩:10
【已经有43人表态】
9票
感动
5票
路过
6票
高兴
5票
难过
3票
搞笑
4票
愤怒
7票
无聊
4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