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空中董存瑞”:志愿军第二次轰炸大和岛纪实

热度63票  浏览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1年11月30日,位于朝鲜西部海域的大和岛上空,发生了一场彰显我军魂、血染蓝天的激烈空战我志愿军空军9架活塞式轰炸机英勇抗击美军30多架喷气式战斗机的一场殊死搏斗。在这次战斗中,“空中董存瑞”的名字响彻了全军。

当时,朝鲜停战谈判正处在僵持状态,“联合国军”代表无理声称:若要他们从西部海域诸岛撤退,朝鲜必须割让开城地区的相当土地来交换。志愿军总部决定,收复这些岛屿,打掉敌人谈判桌上的筹码。经研究,确定由志愿军某师夺取大和岛及其周边诸岛,由志愿军空军某轰炸师对攻占大和岛的部队实施航空火力支援。11月6日,笔者李清扬曾在我空军某团二大队参加了对大和岛实施的第一次轰炸,炸弹命中率90%,使岛上敌军驻地及军事设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执行第二次轰炸大和岛任务的我空军某团一大队,与我们二大队同驻沈阳于洪屯机场,同样装备有9架图-2式轻轰炸机,每架飞机有两台1850马力活塞式发动机,巡航时速360公里,最大载弹量3000公斤,乘员4人:飞行员、领航员、通讯员、射击员。这种机型是二战末期苏联生产的战机,与已经出现在朝鲜战场上的美军喷气式战机相比略显逊色,但我飞行人员个个具有卫国为民、舍生忘死的英雄气概,高昂的士气弥补了装备性能上的不足。

一大队有36名成员,除大队长高月明是东北老航校毕业的飞行员外,其余都是两年前从各野战军、华北大学、华东军政大学及地方院校招收进入空军的新同志,年龄都在20岁上下,个个血气方刚,报国心切,经过两年的刻苦学习,已成为我军迈向现代化进程中轰炸航空兵的首批中坚力量。

11月30日战斗实施当天,空地勤人员准时完成了各项战斗准备,9架飞机各悬挂7枚100公斤杀伤爆破弹、2枚100公斤燃烧弹,严阵以待。虽然出现了大队“楔队”改为中队跟进必然会节省编队集合时间的情况,但仍按原定时间下令开车起飞,在通过航线起点奉集堡及进入航线的时间均处于提前状态。带队长机曾收油门减小速度,试图消磨时间,但却增加了僚机编队困难,只得恢复原定空速飞行,加之在该高度、该航向飞行刚好是顺风,地速自然增大又未采取其他方法(航线机动或原地盘旋等)消磨时间。轰炸机编队未能在草河口至凤凰城地段的铁路上空与护航编队如约会合,直到轰炸机编队飞过凤凰城接近安东时,护航编队才追赶上来,组成混合编队。我轰炸机群刚刚通过龙岩浦,就与30多架美军F-86喷气式战斗机遭遇。

据战友陈忠纯从美军战后出版的资料中得知:负责迎击我轰炸机群的是驻扎在南朝鲜水原机场的美国远东空军第四联队。该联队由塞恩格上校率三三四、三三六两个中队为第一梯队(攻击梯队),联队长普赖斯顿率三三五中队为第二梯队(掩护梯队),选定了便于迷惑对方判断的迂回航线,从水原机场起飞后,不取捷径直飞大和岛,而沿半岛中轴向北飞,且采用F-80常用的高度速度航行,以隐蔽真实机型和伏击企图。高月明大队起飞后约20分钟,水原机场的美空军两个梯队31架F-86随即倾巢出动,按照佯动航线绕开平壤来到安东东北方向的预定空域待战。戴维斯(少校中队长、“王牌飞行员”,1952年2月10日被张积慧击毙)的敌三三四、三三六中队首先发现了飞越鸭绿江向东南飞来的我轰炸机群,遂迂回到其编队的右后方开始了第一波攻击。随后,敌三三五中队相继投入战斗。

当我机上成员发现有几架飞机从远处飞来时,大队长高月明一面迅速向地面报告“发现敌机”,一面向全队发出“把队形靠紧,沉住气,坚决地打!我们一定要完成任务”的命令。他的8架僚机飞行员迅即调整好战斗队形,向着轰炸目标奋勇前进,领航员则专心致志地投入到搜索轰炸目标、调整投弹装置、订正瞄准数据等紧张的投弹准备中去。而各架飞机后舱的通讯员、射击员,则操起各自的枪炮开始英勇反击。机内通话器里战友们相互鼓励提醒:“同志们,勇敢、沉着,就是胜利!”“狠狠地打,小心自己的飞机!”就这样,一场飞机数量悬殊、性能悬殊的空中拼搏开始了。

当时,因我机为大队纵队,为便于中队长机瞄准投弹,前后中队相距约500米。而敌人非常狡猾,从右后方(阳光在右方)开始了攻击。有的敌机仰仗其喷气式飞机速度快的优势,猖狂地窜到我前后两个中队之间上下穿梭攻击。有架敌机竟然向着二中队左僚机杨大方径直冲来,妄图冲散我机队形,各个击破。时年19岁的杨大方毫不畏惧,驾驶着负伤的飞机,紧紧保持战斗队形纹丝未动,倒是怕死的敌人在逐渐接近中自己先行退出了。在我机进入海域前,后面三中队的左僚机宋凤声、右僚机梁志坚首先被敌击中,发动机起火,冒出浓浓的黑烟。但是,他们依然紧紧保持编队,飞向目标。进入海域后,二中队的右僚机张孚琰也被敌炮火击中,当中队领航长吴清江打开弹舱,照例回顾左右僚机队形时,看到右僚机已冒烟,并出现火苗,又过了一两分钟,他再次回头时,发现火苗已经很长,并看到射击员王道哲正露出半个身子准备跳伞,吴清江速将情况报告中队长柳文瑞,随即俯在ОΠБ-1Д轰炸瞄准具上集中精力去瞄准了。此时三架负伤飞机后舱的通讯员、射击员均勇猛地向敌机还击,坚持了约4分钟,直到飞机无法操纵,才先后从轰炸航路上坠入大海。

此时,三中队长机邢高科在失去左右僚机后,独自成了敌攻击目标,飞机严重受损,方向舵面被打坏,操纵拉杆几乎被打断,后舱座舱盖被打碎,通讯长刘绍基的面部被座舱玻璃划得鲜血淋淋,却依然顽强地朝着两架正向自己瞄准的敌机猛烈射击,在敌我双方几乎同时开炮的情况下,他一阵长连发将其中一架敌机打得凌空爆炸,另一架敌机见此情景,吓得急速转弯逃跑。此举开创了活塞式轰炸机击落喷气式战斗机的先例!这架飞机虽然身负重伤却成了编队后方的一座坚固堡垒,直到接近目标、投下炸弹后才加大油门赶上前面的飞机,与之组成“楔队”继续前进。杨大方的后舱通讯员侯重建连连射击,打得敌机无法靠近,在机枪突然故障的情况下继续佯动射击,使拥有速度优势的敌机不敢靠近,成功地保住了本机安全并支援了友机。

在我编队已接近轰炸目标时,大队长突然发现本中队右僚机(毕武斌驾机)的飞机发动机燃起熊熊大火,飞机状态已不稳定。于是,大队长命令毕武斌紧急跳伞,毕武斌却未做回答,依然紧跟编队。大队长机投弹后,右僚机的9枚炸弹也同时投下,飞机则摇摇晃晃地冲向目标,在离目标2000-3000米处坠海爆炸。机上毕武斌、李祥华、周先余、何国基等4位战友光荣牺牲,为中朝人民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据大队长机上的通讯主任吕凤彩直接观察和判断,该机早已负伤,部分成员(领航员、通讯员)已经重伤或牺牲,飞行员毕武斌是在重伤情况下勉强保持编队,因此一直未与长机通话,到达目标上空时是他代替领航员拉动机械手柄一次扫下了全部炸弹,在飞机再也无法正常平飞的情况下,他强忍伤痛毅然操纵飞机冲向目标,表现出一名志愿军战士应有的英雄气概。

由于敌F-86机群是沿着迂回航线以较低高度进入待战空域后才投入战斗的,剩余油料已经有限,加上他们被我军飞行员的顽强精神和高超技术吓破了胆,空战仅持续约5分钟就首先退出了战斗。空战中,我轰炸机虽有4架被敌击落、4架受伤,但我飞行员将生死置之度外,没有一架退出轰炸航路,直至抵达目标区域投弹,接到大队编成5机楔队,左转返航”的命令后才退出战区,按预定方案降落在安东浪头机场。

这次战斗中,我方共有4位同志跳伞,最后,只有三中队左僚机领航员陈海泉在右腿被打断的情况下跳伞,单腿降落在海边沙滩后获救,而另外三位同志通讯员曹新广、陈以德和射击员王道哲均坠海牺牲,随机坠海壮烈捐躯的同志共有15名。

在我轰炸机对抗击敌F-86的空战中,担任护航的16架拉-11活塞式歼击机,面对数量、性能均占优势之敌,也当即投入了与敌机的殊死搏斗中。团长徐兆文在轰炸机编队长机的周围上下翻滚、左攻右打,使敌机无法接近,以致大队长高月明的飞机始终安然无恙(唯一未负伤的飞机),保证了空中指挥连续、畅通。徐兆文是这次战斗中立下大功的无名英雄;大队长徐怀堂在我轰炸机周围1000米范围内与敌机反复格斗,击落敌F-86敌机1架;副大队长王天保在不远离轰炸机的前提下,发挥活塞式飞机转弯半径小、动作灵活、炮火威力强等优势与敌勇猛周旋,先后向敌攻击6次,击落敌机1架、击伤敌机3架;中队长刘卓生、副中队长王勇各击伤敌F-86机1架。战斗中我军损失了3架拉-11歼击机。

担任战区掩护任务的我空军某师24架米格-15型喷气式歼击机群按原定时间起飞,且直接爬升至8000米高空进入战区。当越过安东上空时,即已被逼近安东的美军F-86第二梯队领队普赖斯顿发现,该梯队正由航向西南转向东南时,发现右前上方有两批米格-15径直向南飞去。经观察,米格机群毫无反应,说明未察觉F-86的存在,遂下令三三五中队也向轰炸机投入攻击。三三五中队马歇尔在其回忆录中写道:我中队逼近中方图-2机群时,戴维斯的三三四中队已经打了两个回合,只见机炮的橘黄色火焰闪烁,曳光弹到处交织飞舞,起火的发动机曳着浓烟;中方拉-11与我军F-86之间的追逐穿插在中方图-2机群之内他还以称赞的语气说:但见拉-11奋勇拦截,阻挡了F-86对中方图-2飞机的进攻;中方图-2编队在遭受我军飞机的攻击下,丝毫没有慌乱的迹象,反而队形越打越密。虽然接连有飞机起火坠海,但是依旧保持队形,对于一切外来的干扰,处变不惊,沉稳不移。

大和岛上的敌军官兵被上空敌对双方80架飞机的激战场面震慑得发呆,正向敌岛进发的志愿军渡海部队指战员则被上空的悲壮情景所激励、所鼓舞,在震天动地的冲杀声中,一举登上大和岛,全歼了守敌。敌人在谈判桌上的筹码被清除,停战谈判得以顺利进行。

在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指挥所内,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已得知空战概况,特意赶到浪头机场迎候我战机的归来。他对刚刚落地的飞行员们说:"这次你们与美军最精锐的F-86遭遇,做到了打不垮、冲不散,飞机着火仍坚持编队,英勇顽强地完成轰炸任务,这要给你们记功。以往美军B-29轰炸机遇到我机拦截时,十有九次都是未到目标就逃跑了。”当他听到毕武斌的英雄壮举后,当即称赞他是“空中的董存瑞”,号召全空军向他学习。自此,“空中董存瑞”的名字迅速传遍全军,成为鼓舞我空军官兵的一面旗帜。

战后,在为15位烈士举行的追悼大会上,全师指战员受到一次活生生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这次空战以及“空中董存瑞'英名,极大地激发了飞行员们求战的积极性。会后,我们每个人都自发地向师党委写了请战书,要求再战,要求杀敌立功,为战友报仇雪恨。

根据战斗中的表现,一大队被命名为“高月明大队”,荣立集体二等功;大队长高月明荣立一等功,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王天保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刘绍基荣立一等功,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二级战士荣誉勋章;杨大方荣立二等功;其他同志也分别记了一、二、三等功。毕武斌被追授“空中董存瑞”、“二级战斗英雄”称号。

在这场激烈的空战中,我军痛失8架战机,有15位同志英勇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给我空军建设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将永远载入中国人民空军建设发展的史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