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都没想到的胜利: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

热度53票  浏览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71年10月25日,联大通过决议,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消息传来,举国欢庆,就连毛泽东主席也认为这是个没有想到的胜利。

三十多年后,当年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中国代表团的代表熊向晖,在他撰写的《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一书中回忆了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的经过。

“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不进联合国。”

1971年5月,巴基斯坦方面转来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口信,说他准备来北京同中国领导人交谈中美关系以及彼此关心的问题,为此先派他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进行预备性会谈。毛泽东主席决定,以周恩来总理的名义经巴方转告美方,表示同意。

基辛格于1971年7月9日至11日秘密访华。周恩来总理在同他会谈中,就两国关系正常化问题全面阐明我国的原则立场。基辛格表示,中美关系正常化需要一个过程,美国明年大选,尼克松将会连选连任,在他第二届总统任期内,将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在此以前,美国将维持和台湾的现有关系,同时将采取一些有利于而不是有损于中美关系正常化的措施。

基辛格告诉总理,尼克松已经决定,美国今年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和安全理事会的席位,但不同意从联合国驱逐台湾的行动。总理马上正告基辛格:你们要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一定公开批驳。

在向主席汇报此事时,主席说:“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不进联合国,中国照样生存,照样发展。我们下定决心,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不进联合国。”

经美方提议,我方同意,基辛格一行14人定于10月20日乘专机抵达北京,为尼克松访华作具体安排。

10月20日中午,基辛格一行到达北京。下午,总理同他开始会谈。当晚9时许,毛主席约见总理、叶帅、姬鹏飞以及我、章文晋、王海容、唐闻生。

主席说:联合国大会前天开始辩论中国代表权问题。为什么尼克松让基辛格在这个时候来北京?

叶帅说:大概他认为美国的两个提案稳操胜券。

主席问:大会提案过半数赞成就能成立,过半数要多少票?

章文晋答:现在联合国会员国总数是131。如果不出现弃权票,过半数就是66票。

主席问我: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合法权利的决议草案”的提案,你们叫“两阿提案”,能得多少票?

我说:今年“两阿提案”内容和去年一样。去年得到的赞成票是51。从去年联大表决到现在,同我们新建交的联合国会员国有9个,加上很快就要建交的比利时,一共10个。他们都会赞成“两阿提案”。这样,今年“两阿提案”可能得到61张赞成票,这是满打满算。

主席问:联合国哪天表决?

章文晋说:今年的辩论,发言的人要比往年多,大概要辩论十几天。估计10月底、11月初进行表决。

主席问:基辛格哪天走?

总理说:10月25号上午。

主席说:联合国的表决不会那样晚。美国是“计算机的国家”,他们是算好了的。在基辛格回到美国的那一天或者第二天,联合国就会表决通过美国的两个提案,制造两个中国的局面。所以,还是那句老话: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今年不进联合国。

当电子记票牌表明美国的建议被击败时,大厅里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

总理与基辛格的会谈到10月26日晨8时才告结束,总理向基辛格告别后离开。

叶帅与我方有关同志同基辛格一行共进早餐后,分乘汽车到首都机场。“空军一号”起飞后不久,派驻机场的同志跑来报告说:外交部值班室来电话,说联大通过了“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席位的决议”。叶帅说:“刚才基辛格在汽车里还对我讲,美国的两个提案肯定能得到半数以上的赞成票,中国进入联合国还得再等一年。基辛格这时也一定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知他作何感想?”

不久,我收到外交部送来的特急件。其中有联合国秘书长吴丹给“北京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长”的电报,内称:“先生,我荣幸地通知你,10月25日举行的联合国大会第1976次会议上,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了下述决议:(略)顺致最崇高的敬意。”电中引述的“决议”,与“两阿提案”的“决议草案”完全相同。

外国通讯社的有关报道,则详细描述了中国获得在联合国的代表权的过程。

1971年10月18日开始,联大进行“关于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的专题辩论,24日辩论结束,约80个会员国的代表发了言。发言的情况表明,支持“两阿提案”和支持美、日等国提案的代表基本上旗鼓相当。10月25日上午,美国召集它的联合提案国举行最后一次战略会议。美国大使表示,为阻止把国民党中国从联合国驱逐出去而作的努力将会成功。

10月25日晚,在大会主席马利克主持下进行表决。马利克接受一些会员国的要求,今晚对所有的动议都采取唱名表决的办法。

在正式表决前几分钟,美国指使某国代表提议,推迟表决有关中国代表权的一切提案,以便说服一些仍然动摇的国家支持美国提案。然而,大会以56票对53票、19票弃权否决了推迟表决的动议,使美国受到严重挫折。

此后,大会听取了17个国家的代表在正式表决前解释他们将怎样投票的发言。马利克主席宣布每人发言限于10分钟。最后3个发言的人依次是阿尔巴尼亚副外长马利列,“国民党中国外交部长”周书楷,美国大使布什。联合国宽敞的、黄色的大厅里挤满了代表和观众。

美国代表和日本代表要求首先表决“规定驱逐国民党中国需要三分之二多数票通过的'重要问题'提案”。表决结果是:6l票赞成,53票反对,15票弃权。“重要问题”提案获得先议权。

马利克主席宣布对“重要问题”提案进行唱名表决。在点名过程中,大厅里气氛紧张。当电子表决记票牌上表明,美国的这一提案快要被否决时,代表们高喊支持。最终,大会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否决了“重要问题”提案。当电子记票牌上表明美国的建议被击败时,大厅里立刻沸腾起来,挤得满满的会议厅里响起了长时间的掌声。联合国代表们击败了美国为保住台湾在联合国的席位而作的努力,从而为北京进入联合国铺平了道路。他们在走廊里高声欢笑、歌唱、欢呼、拍桌子。

此时,周书楷为了挽回一点面子,在马上就要对阿尔巴尼亚等国驱逐台湾的提案进行表决之前,跑上讲坛宣布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周和他的手下一帮人离开会场,在匆忙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周的助手向记者散发了用打字机打的一项很长的声明,这表明他们本来就作了表决结果对他们不利的准备。

随后,大会主席宣布对阿尔巴尼亚等国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的“决议草案”进行唱名表决。美国代表布什跑上讲坛,要求从这一“决议草案”中删去“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驱逐出去”一段。在代表们的反对声中,大会主席马利克裁定,这个要求不合议事规则。

最终,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3票缺席的压倒多数,通过了这一“决议草案”。美国的一项与此对立的关于“双重代表权”的提案就自然而然被击败了。

主席风趣地说:“我对美国的那根指挥棒,还有那么多的迷信呢。”

下午5时许,我接到通知,让我晚上7点半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会。7时15分,我到达福建厅,外交部的有关同志也先后入座。叶帅来后不久,总理和参加完伊朗使馆招待会的姬鹏飞、乔冠华、韩念龙到达。大家都喜气洋洋。总理召集大家开了个短会,接着,王海容就通知我们一起去主席那里。到了中南海主席住处,已是晚上9点多。主席坐在沙发上,满面笑容。他指指在美国出生的唐闻生说:小唐呀,密斯南希唐,你的国家失败了呀,看你怎么办哪?

总理说:“我们刚才开过会,都认为这次联大解决得干脆、彻底,没有留下后遗症。只是我们毫无准备。我临时想了个主意,让熊向晖带几个人先去联合国,作为先遣人员,了解情况,进行准备。”

主席说:“那倒不必喽。联合国秘书长不是来了电报吗?我们就派代表团去。”主席指指乔冠华:“让乔老爷当团长,熊向晖当代表,开完会就回来,还要接待尼克松嘛。派谁参加安理会,你们再研究。”

主席说:“对联合国,我的护士长(吴旭君)是专家。她对阿尔巴尼亚那些国家的提案有研究。这些日子她常常对我说:联合国能通过。我说通不过。你们看,还是她说对了。”主席风趣地说:“我对美国的那根指挥棒,还有那么多的迷信呢。”

在大家的欢笑声中,主席拿起联大对阿尔巴尼亚等国提案表决情况,一面看,一面说:“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都当了'红卫兵',造美国的反,在联合国投我们的票。葡萄牙也当了'红卫兵'。欧洲国家当中,只有马耳他投反对票,希腊、卢森堡和弗朗哥的西班牙投弃权票。除了这4国,统统投赞成票。投赞成票的,亚洲国家19个,非洲国家26个,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只有古巴和智利同我们建交,这次居然有7个国家投我们的票。美国的'后院'起火,这可是一件大事。131个会员国,赞成票一共76,17票弃权,反对票只有35。那么多国家欢迎我们,再不派代表团,那就没有道理了。”

(摘自《我的情报与外交生涯》,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