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对越作战:滚雷英雄用血肉之躯开辟进攻之路

热度54票  浏览2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这是一场血与火,主义与邪恶较量的战争。当伟大祖国的领土被侵占,人民遭屠杀的时候,她忠实的儿子必然会挺身而出,用不可抗拒的力量,去维护民族的尊严、领土的完整。

    

 五十年代初期,在抗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朝鲜战场,黄继光用胸膛堵住敌人的枪眼,为战友开辟前进的道路:六十年代初期,在卫护我国领土完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罗光燮舍生滚雷场,用年轻的生命迎来胜利的曙光;今天,八十年代的青年军人,为了反击越南小霸的蚕食和挑衅,保卫边疆各族同胞的安宁, 毅然以血肉之躯滚向敌人层层敷设的雷场,用鲜血和生命为祖国谱写了一曲时代的壮歌。青年战士方忠诚,就是这首歌曲中一个前有力的音符。

    

 方忠诚,贵州息烽县人。一九八二年一月,他怀着保卫祖国社会主义四化建设的决心,来到云南边防部队某工兵营舟桥连当战士。舟桥兵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整天同沙石泥水打交道,是个又苦又累的差使,有些同志不安心。但方忠诚认准了一个理,一只能征善战的部队如同一架机器,少了哪一个零件也开不动。现代化战争进退迅速、机动性强,如果战争中没有舟桥兵架桥铺路,部队开进、补给就会遇到困难,甚至贻误战机。他以"既当兵就要当个好兵"的劲头,干舟桥就爱舟桥、专研舟桥,虚心学习技术,争干苦活累活,多次受到领导表扬。一九八三年十月,他加入了共青团。

    

 一九八四年春天,越军加剧了对我国边境的骚扰挑衅,在我国领土上构筑永固工事,埋设地雷,向我军民开枪开炮,搅得边境人民有地不能种,有家不能回,孩子们连课也上不成。方忠诚气得直咬牙,恨不得冲到前边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正在这时,他所在部队接到了战斗任务。当时工兵连缺遍,需要从别的连队抽调补充,方忠诚非常高兴,他知道如果能到工兵连去,打起仗来就比舟桥连更能接近和消灭敌人,他当即给连队写了一封决心书似的请调报告:

    

    "敬爱的连支部:

    

 我是一名解放军战士,决不能容忍越南侵略者在我国边境犯下的种种罪行。为了使祖国神圣的领土不受侵犯,边疆各族人民不受欺凌,我请求党支部把最危险,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

    

    连首长看他决心最大,就批准他到工兵连八班当战士。

    

 在进攻作战中,工兵的只要任务是配属担任穿插或主攻的部队,率先扫除敌军埋设的地雷和障碍,为步兵冲锋开辟道路。也就是说,在进攻开始前,他们将是步兵的前锋,先一步冲向敌阵。要完成这样的任务,不仅要有一身过硬的排雷破障技术,更重要的是,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常言道:"隔行如隔山",方忠诚在舟桥连是一把拿的起,放的下的好手,但对工兵连的埋雷,排雷技术一窍不通。为了尽快适应实战需要,实现自己杀敌立功的愿望,他争分夺秒,苦练排雷、埋雷,开辟通路等工兵专业技术。在训练场上,他常常一练就是几个钟头,热辣辣的太阳晒得背上脱了皮,汗水流得抹一把手上粘一层涩拉拉的盐粒,但他懂得"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道理,把苦累根本不当一回事情。为了熟悉地雷的结构、原理,他把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绊发雷、胶壳雷、定向雷一个个像解剖麻雀一样拆开来,仔细分析、观察,掐着秒表练习提高拆装速度。晚上,同志们都睡了,他还捧者工兵技术教材深思苦想和记笔记,常常一直学到深夜。按军龄讲,他应该算个老兵了,但他总把自己当成才入伍的新兵一样,不懂就问,不会就学。通过刻苦努力,他很快掌握了工兵专业技术,成了一名合格的工兵战士。

    

     临战前夕,方忠诚受命配属侦察大队深入边境侦察。那里山高林密,沟深雾大,天气变幻无常,经常淫雨连绵,同志们在山林中露宿,睡不好觉,吃不上饭,加上蚊叮虫咬,生活异常艰苦。由于越南侵略者埋地雷的手段阴险狡诈,除了大面积敷设雷场外,还在树枝上挂雷,树叶下放雷,树根、草棵上系绊发雷......很难识破和掌握其规律。方忠诚凭着胆大心细和练就的一身过硬排雷本领,圆满的完成了为侦察兵排雷开路的任务。

    

    四月二十八日凌晨,收复老山、还击入侵之敌的战斗即将打响前,方忠诚和全班战友怀着无比激动、兴奋的心情来到配属的某步兵三连,参加攻打662.6高地的战斗。在三连副连长命令下,工兵八班班长毕天富带领全班摸索前进,为步兵冲击开辟道路。拂晓时分,我军强大的炮火急袭开始了!在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敌人盘踞的662.6高地上硝烟弥漫,烈焰冲天,变成一片火海,敌尸和工事飞上天空。敌军知道他们的末日到了,慌忙用炮火还击,妄图阻拦我军步兵的进攻。在敌军炮火的疯狂拦击下,方忠诚和副班长罗定军于全班失去了联系。怎么办?作为一个真正的战士,枪炮声就是命令,前进就是方向。方忠诚和副班长不迟疑,不停步,更不后退,他俩冒者敌炮飞蝗般横飞的弹片,踏着还在燃烧的树丛茅草,急速向前冲去。

 这时,三连一班班长孙昆富带领全班同志冲了上来,方忠诚和罗定军立即加入了一班的战斗行列。当他们冲到一个山包下的时候,发现敌人敷设着密密麻麻的地雷。方忠诚和罗定军立即和一班同志一起迅速架好了开辟器,准备把导爆索发射出去,引爆地雷。由于这里草深林密,导爆索打不远,打出去的都挂在树枝上,悬在半空中,引爆不了地面上的地雷。眼看冲击时间到了,导爆索用光了,道路还是没有打开。孙昆富急红了眼,抓起一根两米多长、装着炸药的爆破竹竿用力投出去,随着一阵轰鸣,一连串地雷引爆了,打开了一段通路。战士们跟着班长,把爆破竹竿一根根投出去,一连投了九根,炸出了一条长约二百米的通道。方忠诚和战士们紧跟着孙昆富向前跃进,冲上山包。这时,一条又宽又深的防步兵壕挡住了去路。他们跳入壕内,按方位运动了几十米,然后相互帮助着翻到壕外。这时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与敌人占领的662.6高地遥相对峙,只要冲下这个山坡,就到了662.6高地主峰的山脚下,那时侯,将是一场枪对枪、刀对刀的攻坚战。方忠诚早就盼望着有这么一天,能和步兵战友们一起,端者冲锋枪,一声怒吼冲上去,亲手击毙几个敌人,缴他几只枪!要是能这样,就是退伍回去也甘心了。可是不行!脚下山坡又是一片雷场!敌人太阴险狡诈了,这片雷一颗连一颗,一层压一层,有的狰狞地从泥土里露了半截,有的干脆全身亮在外边。敌人真是不惜血本了,这敷雷的密度,简直不像是一颗颗埋的,而是一箩筐一箩筐倒的!

    

  方忠诚长长的眉毛立起来,那双英俊大眼睛瞪圆了,倒吸了一口冷气,汗水刷刷地沿着面颊淌下来。他并不怕。从要求到工兵连起,不,确切地讲,从穿上军装来到边防部队起,就把生死二字置之度外了。从某种程度上讲,战场上的英雄与死亡是离的很近的。怕死鬼当不了英雄,想当英雄就别怕死!方忠诚是很急,心里急的火爆火燎。凭他的经验,一眼看出这是好几种地雷混合埋设的雷场,是个连环阵。只要动一颗,就会牵枝动叶,引响一片。这些雷他都认识,摸过、拆卸过,他有把握把他们一个个开膛破肚,像废铁一样一块块扔到一边。但是,时间,要命的是时间!指挥部的命令,人民的期待,战士的责任都不容许延缓一分一秒!

    

  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一班长孙昆富和战士们都在紧张地开动脑筋,苦思通过方案,没有人特别注意方忠诚。方忠诚却觉得所以人的眼光都射向自己,你不是工兵吗?派你来到这里是为了让你大睁两眼对着地雷发愣吗?!他觉得满身的热血往上冲,快要把整个脑袋憋炸了。这时,我军急袭的炮火已转为延伸射击,似乎在招呼着,步兵战友们,在我横扫过的道路上,勇敢地向上冲吧!这时,敌人也作垂死挣扎了,从662.6高地主峰上居高临下,用轻、重机枪、火箭筒对发起进攻的三连进行疯狂射击。冲锋部队在敌人火力的压制下被迫停步了,几名战友牺牲在山坡上。这时,冲击的时间到了,三连的战士们不顾敌军火力的阻击,一跃而起,奋不顾身地冲来,很快就要冲到方忠诚他们的身边,冲到横在前面的雷场了。这是火烧眉毛,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每耽搁一秒,就会给战友增加伤亡,给敌人以苟延残喘的时机。什么办法也没有了。什么应急措施也来不及了。这几个手中没有任何引爆器材的战士,有的是搏动着一颗颗红心赤胆的血肉之躯!孙昆富--这个尖刀班的一班之长,此时的最高指挥官,深知自己角色的分量,在他肩上,压着全连冲击顺利与否的责任,也许还有若干青年战友的鲜血和生命......他猛地挺起身来,大喊一声:"同志们,用身体向前滚雷!就是全班都牺牲了,也要为连队冲锋打开通道!"

    

    一班长说出了方忠诚想说的话,喊出了方忠诚想喊而没有喊出的声音。

    

    "豁上了,冲啊,滚也要滚出一条路来!"方忠诚和同志们异口同声地喊着,争先恐后地冲进雷区。

    

  在战争史上,在战争最严酷的关头,不少国家曾把最勇敢的士兵组织起来,集结成"敢死队"、"决死队",用士兵的生命向对方做殊死拼搏。我们的军队不这样做,也不必这样做。我们的战士深深懂得他们是为祖国,为人民,为自己而战的,是正义的,因此,他们自然从心底喊出了:"宁可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宁让自己鲜血流,不让祖国寸土丢"的钢铁誓言,因此,在生死的关键时刻,他们不彷徨,不悲伤,胸怀坦荡,义无返顾。

    

 方忠诚的左脚在冲击的道路上扭伤了,钟点、肿得把防刺鞋也胀得鼓鼓的,走一步钻心似的疼。此时,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脚痛?!他一个箭步冲到副班长罗定军的前面,向雷场纵深傥了过去。突然, "轰"地一声巨响,一颗压发雷在他脚下爆炸了!他倒在地上,整个右脚被炸飞了,鲜血喷涌着,侵红了身子下的草地。罗定军连忙跑过去想为他包扎伤口,一迈脚也猜响了一颗地雷,受伤倒下了。这时,一班长孙昆富、新战士代付文......都抱着枪向坡下翻滚,随着勇士们身躯的滚动,地雷的一声声爆炸,夹着战士血肉和肢体的雷片向四下横飞,鲜血铺成的路,一尺一寸地向前延伸。高地上的敌人吓慌了,集中机枪、小炮向雷区猛烈射击,妄想阻挡这些用身体滚雷的英雄。

 方忠诚猛地一下坐起身来,由于失血过多而变的苍白的脸上滚动着黄豆大的汗珠。战友们有的受伤,有的已经牺牲了,但活着的仍然向前螳,向前滚,同向胜利的路还没有打开啊!我有什么权利躺在这里?!他咬牙圈起左腿,用那只肿胀的脚登者一丛草根,拼尽全身所有的力气,猛力一蹬,向坡下滚去。刚滚出不远,又一颗地雷爆炸了。弹片穿透他的腹部,肠子随着鲜血涌出体外。

    

    副班长罗定军惊呼一声,拖着受伤的身体向他一步步爬去,一边急切地呼唤着:"方忠诚,方忠诚!"一边取出急救包要为他包扎。

    

 方忠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感激地摇了摇头,用颤抖的手推开他的副班长,吃力地从地上抓起一把茅草捂住腹部的伤口,用劲最后的力气,继续向满是地雷的坡地下滚去......随着方忠诚躯体的滚动,敌人的地雷在他身体下一颗颗爆炸了,一条用血肉之躯开辟的道路打通了!

    

    攻击部队的战友含着热泪,踏着烈士的血迹向662.6高地冲去。他们以压倒一切敌人的气概,仅用二十多分钟就冲上主峰峰顶,击毙守敌二十名,收复了祖国神圣领土上的一座山头。

    

 方忠诚牺牲了,牺牲得这么英勇、悲壮!当战友们收俭他的遗体时,望着这位头部和胸部全被炸烂,四肢残缺不全、肠子拖在地上的工兵战友的遗体,许多人忍不住哭了。他是临战前刚刚配属来的,许多人不认识他。但如今都认识了他--从他那无言的行动、凛然的壮举和无畏的献身精神之中认识了他。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昆明军区授予荣誉称号的十九个人当中,有三位战斗英雄是在一班长孙富昆指挥下的滚雷战斗中先后牺牲的,他们是潘相安、代富文、方忠诚。在一个小小的班的战斗集体中同时涌现三位战斗英雄,在我军光荣的战史上是不多见的。

    

    它反映了新一代青年军人的风貌,也是新一代青年军人的骄傲和光荣!

    

    年青的战士啊,虽然你躯体粉碎了,但你和你的战友,为全民族赢得了一个完整的祖国。

    

    你和祖国永生!

xnz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