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一“对”一《表》见文心

热度105票  浏览21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诸葛大名垂宇宙”,诸葛宏文亦垂宇宙――从古到今,诸葛亮的“草庐对”和《出师表》为多少人所品评激赏。但是人们多从其内容的认识价值着眼,很少从文章写作的角度进行具体而系统的分析,据此以认识诸葛亮的文学成就。这不能不说是诸葛亮研究中一点小小的阙漏。故笔者不揣浅陋,陈管见于兹,请方家指教。

  我国著名的文学批评家刘勰在《文心雕龙》的文体论中,对“对”和“表”作了明确的解释:“对策者,应诏而陈政也。”“表以致禁”。意思是说:对策,是奉承着诏命陈述政治问题。表,是用来送到宫禁陈述政事。按这个解释,“对”与“表”有其特定的范围对象――臣对君;特定的内容――议论政事,实用性是显而易见的。那么。臣于们为了使自己的政见为人主接受,必定要在措辞行文上颇费斟酌,诸葛亮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他的情况和一般臣子又有不同,公元207年,当刘备“三顾茅庐”拜请诸葛亮时,二人还不是君臣关系。于是,不是君臣,又近乎君臣,就成为此时刘备与诸葛亮的特殊关系。227年,诸葛亮上《出师表》于刘禅,其时二人名分上为君为臣,实际上刘备白帝城托孤,已交代刘禅“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刘禅后来也果真对诸葛亮以“相父”称之。所以,既为君为臣,又为子为父,即是这时刘禅与诸葛亮的特殊关系。先后处于这两种特殊关系中的诸葛亮,他的一“对”一《表》,就打着鲜明的个性印记,显示出独特的表达技巧。

  (1)高屋建瓴的立论。众所周知,草庐对策,诸葛亮为刘备制定了宏观的战略部署,这一部署,切合当时的实际形势,有着极大的实现的可行性,因此刘备欣然接受,点头称“善”。而作为一部署的核心思想――对“人谋”作用的重视,其实早在开论伊始诸葛亮就明确提出来了。他说:“自董卓以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力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以曹操在群雄并起中脱颖而出、迅速崛起的实例来说明“人谋”的重要,应该说对刘备是一个重大的启示,全篇由此立论,即便于对现实形势和发展前景作居高临下的宏观把握,客观上也促使刘备对自己几番猖獗的原因作深刻的反省,犹如纲举而目张,下面诸葛亮的头头是道的分析,才能使刘备听得字字人耳,句句动心。刘禅和他的父亲刘备截然不同,他一无治国之才,二无统一之志。出于对刘备的“忠贞之节”,诸葛亮勉力辅之,其实内心对他是有看法的。现在要“远离”成都率军北伐,诸葛亮头一条不放心的就是刘禅的头脑昏庸,贤愚莫辨。但是又碍于君臣之分,有些话不能直说或尽说,于是“先帝”就被屡屡“请”出――“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具体的人才使用上,“侍中,侍郎郭攸之……先帝简拔以遗陛下”,“将军向宠……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宏观的组织原则上,“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朱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至于说到他自己,“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分”,“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殷殷嘱托刘禅“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一篇之中竞达12处之多。这除了具有一唱三叹之致,寄托了诸葛亮对刘备的深情追恩外,更直接的用处在于告诫刘禅,要继承刘备遗德,完成刘备遗愿。在特别讲究孝道的中国封建社会里,还能有什么语言比“先帝”的遗德和遗愿对刘禅有约束力?所以,此时的“先帝”就成为立在刘禅面前的一面镜子,挂在刘禅身边的一口警钟,甚至可以说是悬在他头上的一把尚方宝剑。在“先帝”的圣灵面前,诸葛亮以父辈的语重心长的口吻,谆谆教诲刘禅“宜”如何如何,“不宜”如何如何,不惟别有一种威慑的力量,而且还显示出披肝沥胆,推心置腹的亲切和赤诚。话至此,不论于理说,还是于情说,刘禅只能对诸葛亮的表文心悦诚服,信而用之。

  (2)条分缕析的论述。乍读“草庐对”,有一气呵成、浑然一体之感,再俺卷而思,又见条分缕析,层转句进之妙。全文分三部分,第一,回顾历史;第二,现实形势分析;第三,瞻望前景。回顾有略有详。略从汉未董卓作乱及豪杰并起的总形势,勾画出一幅“乱世英雄起四方”的大致轮廓。详从曹操的崛起,强调说明“人谋”的作用,突出历史经验的总结,这就首先达到了背景明确,主体突出。现实形势分析,分别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先秦时代,兵家相争,已注意到天、地、人三方面的因素,孟子更从儒家“仁政”观念出发,强调“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诸葛亮不是坐而论道的儒生,他当然不会对前人的言论进行机械呆板的套用,但也不排除他从前人的言论中受到启发。所以,他言曹操,于强调曹操“拥百万之众”的兵力强盛外,特意突出其“挟天子而令诸侯”的政治优势;言孙权,于肯定孙权“贤能为之用”的同时,又指出他“据有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的地理优势。为刘备划策,他着限于刘备独有的“帝室之胄”的身分和“信义著于四海”的声望,昭示他占取“用武之国”“而其主不能守”的荆州和“民殷国富”其主却“不知歼恤”的益州,而后“西和”“南抚”,“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以充分实现可与曹操的“天”时、孙权的地利相抗衡的人和优势。这样,摄精举要,明晓短长,天下三分的形势已清晰如绘。在此基础上瞻望前景,非常明确地为刘备制定了两步走的战略方针,一是“跨有荆、益”,积蓄实力,二是北伐中原、兴复汉室,前者为近期目标,后者为终极目标,枝干分明,主次判然。《出师表》亦然如此,从整体结构上看,全文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总论国事,对刘禅提建议。第二部分专述自己的出身经历,表达对刘氏蜀汉政权的耿耿忠心。在第一部分中,诸葛亮开宗明义,指出蜀汉政权当今危急存亡的严峻形势,具有震聋发聩、催人警省的作用,而后以之为前提,建议刘禅宜开张圣听,不宜妄自菲薄;宜赏罚公正而严明,不宜偏私;“宫中之事”,悉咨“良实”,“营中之事”,悉咨向宠,最后再总体论述,要求刘禅以史为鉴,以先帝为念,“亲贤臣,远小人”以达“汉室之隆”。有前提,有分述,有总论,使这段文字义理明确;有形势概观,有具体措施,有前景目标,使刘禅不容置疑。第二部分,诸葛亮依据时间,事件顺序,叙述自己的出身经历,怀抱和志向。“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一段重点叙说自己的出仕,感念先帝之情溢于言表,这是过去。“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托臣以大事”一段,叙述自己受命以来的忠心王事,提出代伐中原的势在必行,这是现在。“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一段,给刘禅交代具体的治政方针,这是以后。过去――现在――以后,有条不紊,情理并至,真是表尽“两朝开济老臣心”。

  (3)简练劲捷的语言。古人云,“言之不文,行而未远”,如果我们不对“文”做狭义的理解,那么,也就是说文章的语言表现力对传达文章的意旨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诸葛亮这一“对”一《表》,虽然其时,其地,其论说对象各有不同,但是简练劲捷的语言风格却一以贯之。这首先表现为多用四字句。如:“自董卓以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等。四字句最突出的好处是音节匀称,读来整饬而凝重,简短有力或用于判断,斩钉截铁,不容辨驳;或用于叙述,练达流畅,旨明气足;或状地理形势,“关中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如历历在目;或言政事安排,语重心长,给人造成鲜明而强烈的印象。其次表现为善用方位词,如说荆州,则“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方位词的明确指向,清晰地勾画出荆州独特的军事优势。为刘备指点江山:“若跨有荆、益,保其岩阻,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给刘禅讲形势:“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由南而北,展示了实现统一大业的恢弘蓝图,起到了总揽形势的概述作用。再次表现为用词精炼,如言“将军向宠”、“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这一“能”字,宛然以“先帝”的口吻出之,言词极简短,赞赏却极肯定。正因为诸葛亮用词精炼,富于表现力,所以经他使用的一些词语已凝结成成语传用至今。如“三顾茅庐”,“思贤如渴”,“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作奸犯科”,“苟全性命”,“感激涕零”,“斟酌损益”,“不知所云”等。

  宋代大文学家苏轼评价《出师表》,认为其“简而且尽”其实,“简而且尽”也可借为对“草庐对”的品评。所谓“简”,即文字简,所谓“尽”,即意旨尽,言简与意尽之间,就显出诸葛亮表达技巧的精妙:高屋建瓴的立论,使他的论述总有深入人心的力度,条分缕析的论述,使他的论点易于让人理解和接受,简练劲捷的语言,使他的表达往往产生强烈的感染力。人说:“诸葛一生唯谨“慎”,若将“谨慎”作“认真慎重”解,那么,我们也尽可以说:诸葛文章亦谨慎,因为从他的这一“对”一《表》中,我们明显感到他的文心运筹,感到他的尺幅短章中蕴涵的理、事、情交汇的丰富内容。

  (河南省南阳师专讲师 黄丽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