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试探俄战略底线,中国高层亮出军事底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华盛顿邮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239票  浏览911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8月11日 03:20

  问:《华盛顿邮报》消息称,美国即将在南欧启动一个导弹防御系统,这是其加强区域防御措施的一部分。华盛顿8月1日宣布,很快将会签署在保加利亚或土耳其部署强力陆基反导雷达的协议,从而促使计划在欧洲建设的反导系统率先启用,保护欧洲大陆南部地区免遭伊朗潜在的导弹威胁。

  答:美国近日来在东南欧和土耳其快速推进反导计划,几乎不顾俄罗斯的任何感受。

  注意,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官员还煞有介事地宣称俄罗斯忠实地实施了START(美俄战略武器裁减协议),而在此之后几天就迅速宣布在捷克,东南欧,南欧,土耳其等国通过这样那样的方式推进反导计划。

  俄罗斯此时不敢在START上做文章,因为那样俄美将斗破,回到布什时代的俄美关系

  奥巴马上台后“重启”俄美关系的实质是给了俄罗斯一些利益(如核裁军就是对俄罗斯的财务和现实意义更大),让俄罗斯在俄美较力时有所顾忌,不再是一个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光脚者。

  实际上,有心人可以注意到美国的欧洲反导计划比布什时期相比是更加推进了一步,而一旦成熟的反导系统被成功布置在欧洲,那么俄美之间的战略平衡将被打破,这对俄罗斯将十分不利。

  美国正在一步步试探着俄罗斯的战略底线。

  估计过不了多久,美国就又会通过某种方式继续忽悠俄罗斯了,以此来对冲在反导问题上的强硬推进。对俄罗斯来说,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一味地让步则无异于温水煮青蛙。

  问:俄罗斯到2013年将增加60%国防预算。

  答:俄罗斯要注意不要被美国拉入新冷战,将过多的资源没有必要地放在维持“帝国运作”上,这是苏联犯过的战略错误。

  而另一方面,现实的威胁又就在眼前,不应对是不行的。若油价大跌,俄罗斯将如何呢?

  也许,给与俄罗斯支持的时机正在悄悄地逼近,9月梅氏的访华值得期待,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期待着俄罗斯在一些问题上的让步。

  问:俄新网RUSNEWS。CN索契8月3日电俄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暂时并不知道,谁将参加2012年的俄罗斯总统选举,不过他指出,国家应当按照可预见的蓝图发展,并且他表示不希望"亲密势力"相互竞争。梅德韦杰夫在会见记者时说道:“我不知道2012年会发生什么,不知道谁将参选。”“可能是梅德韦杰夫,可能是普京,也可能是第三个人。”“需要让国家稳定发展,应当按照可预见的蓝图发展。”“普京想过这个问题,我也在想这个问题,那个在我之后上台的人也应当想这个问题。”“我不希望政见一致的势力内部展开斗争,这对国家不好。”

  在谈到与普京目前的关系时,梅德韦杰夫说,一方面他们都没有改变,另一方面,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他说:“我们都曾经相互称呼‘你',不过当他成为总统后,我开始称他为‘您',同样他在我当上总统后也开始称我为‘您',这是简单的礼仪规则”。“一方面讲,我们的关系完全没有变化,另一方面讲--有了重大变化。”“他从前告诉我说,一个人在总统的职位上会发生变化,我当时并不明白,但现实情况是,(我)对待生活的态度正在发生重大的改变。”“因此我们目前的关系是总统与前任总统的关系,不考虑这点是不可能的。”

  答:让我们仔细看一看梅氏到底说了些什么,上面是俄新网的报道,比之前新华网的报道更加直接,没有删减。

  这里梅氏说的一些话很诚恳也比较敏感,应该说不多见,这样的坦诚个人认为只能在稳定,宽容,安全,人性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才能从总统嘴中听到,当然这也与梅氏的个人性格和俄罗斯比较直接的民族性格有关。梅氏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梅普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而且个人认为这也说明了梅氏目前应该有了一定的控制力。

  梅氏的讲话说明了如下几点:

  1。 梅普政见一致。尽管个人认为普京扮演了维护改革派与保守派关系的作用,但普京个人却与邓公一样是个改革派。

  2。 梅普之间的私人关系依然良好,这种信任的关系没有改变。

  注:在俄罗斯(包括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下,顶级政治人物政见的大方向一致,并且私人关系良好,互相信任对政治稳定来说很重要。俄罗斯内政具备了这两点,应该还是稳定的。

  3。 非常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梅氏最后说的几句话:

  a:“他从前告诉我说,一个人在总统的职位上会发生变化,我当时并不明白,但现实情况是,(我)对待生活的态度正在发生重大的改变。”

  b:“因此我们目前的关系是总统与前任总统的关系,不考虑这点是不可能的。”

  a说明梅氏在当上总统之后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换句话说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之前的他了;

  b说明了梅氏认为普京是前总统,自己才是现总统,而且不考虑这点是不可能的。

  果然,在俄罗斯现行的政治体制和政治安排下,合法性极强,有着很大政治抱负的,名义上的最高国家元首梅氏已经明确了自己与普京的关系:即梅氏是现总统(最高权力的合法拥有者),普京是前总统,而且梅氏不希望“政见一致者(即普京与自己)”在大选中竞争。

  考虑到二人私人关系依然不错,且政见一致,个人认为不能排除梅氏在这个表态前是与普京商量过的。

  个人认为,梅氏正在向外界发出微妙的信号,看来俄罗斯人也意识到了此时需要给外界信号:俄罗斯的内政现在是稳定的,2012年前会是稳定的,2012年之后同样会是稳定的。

  问:俄一网民在博客中怒斥消防设施不完善普京亲自回复

  答:这场大火影响着实不小,如果处理不好甚至会影响到政权稳定。普京在这个时候很注意民众的情绪,压抑住了自己烦躁的情绪,适时地进行了安抚。

  问:据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8月5日报道,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即便是防护森严的机密军事设施也无能为力。8月5日俄媒体披露,在莫斯科郊外的科洛姆纳区,除了俄海军仓储基地之外,俄军总参谋部秘密通信中心也被大火烧毁。

  答:这几天,俄罗斯军方颇有些焦头烂额的味道,之前海军司令还被警告了。出这么大的事,可能会影响到俄罗斯内政走向。

  按照东方文明的传统此时先稳住阵脚最重要,就是不知道梅氏会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有什么惊人的举动。

  问:俄罗斯全球武器贸易分析中心总经理伊戈尔·科罗琴科3日向俄新社透露,俄罗斯如放弃与伊朗进行军事技术合作,遭受的损失或将达到110亿至130亿美元。

  答:俄罗斯在算账了,在伊朗问题上的得失账,呵呵。在伊朗核问题有望解决的情况下,俄罗斯可能要放眼长远了。

  问: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报道8月4日称,尽管俄罗斯拒绝交付S-300地对空导弹系统,伊朗已从其他渠道获得4套S-300导弹系统。

  答:俄罗斯似乎在通过伊朗向美国人表示不满。由此看来,昨天俄罗斯的那笔伊朗账算得就很巧合了。

  问:俄罗斯驻华商务代表谢尔盖·齐普拉科夫3日在北京表示,2010年上半年俄中贸易额同比增长51。6%,达到257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双边贸易额经历了恢复性增长,在一定程度上超过了预期和预测。今年上半年俄中贸易额的增幅高于中国对外贸易的总体增幅。他表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的对外贸易额增长了43。1%。今年上半年的两国贸易中,俄罗斯对华出口总额为139亿美元,同比增长45。6%。同期中国对俄出口总额为118亿美元,同比增长59%。

  答:呵呵,在这个当口,俄罗斯似乎也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

  实际上,早在去年,俄罗斯就非常直白地表达了愿意与中国发展经贸往来的意愿,中国也在去年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俄罗斯的愿望,与其签署了数十亿美元的贸易大单。

  毫无疑问,莫斯科在经济上更加需要北京,这很可能将是俄罗斯作为交换条件的利益诉求点。

  问: 8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获悉,历时十余年建设的中俄原油管道有望在10月底贯通投产,管道建成后俄罗斯将实现向中国年供原油1500万吨,以后将进一步增加供油量。此举标志着作为中国四大原油进口通道的东北油气通道正式打通。不过,在1500万吨原油供应上,中石油与Rosneft仍存在一些分歧。Rosneft希望这条管道输送的原油全部供应给双方合资的天津炼油厂,但是中石油却希望将部分原油供应东北各省。

  答:分歧应该不是原则性的,这对中俄两国来说是双赢。这件事本身应该与当前世界局势关系不大。

  问:伊朗石油部长米尔卡赛米(Massoud Mirkazemi)周三(8月4日)访问中国,以期为伊朗的能源行业筹资,包括寻求对其新建炼油厂的投资。已有部分中国企业计划投资伊朗国内的炼油厂发展项目。 在伊朗的斯吉德?苏莱曼、北部阿扎德干、南帕斯等地,中国和伊朗在油气领域的联合投资已达到150亿美元。在当前不利的局势下,伊朗开始游说中国购买他们的原油,并将收益投资于能源部门。最近数年中国渐成伊朗的主要经济合作伙伴。中国在伊朗的原油与天然气行业已经投资了400亿美元,同时中伊两国即将开始新一轮能源合作谈判。2009年,中伊双边贸易额达212亿美元。

  此外,美国高级官员7月29日在华盛顿表示,他们将在8月底访问中国,推动中国加入制裁伊朗的行列。美国国务院负责不扩散核武器和核军控顾问埃因霍恩(Robert Einhorn)称,届时他将告诉中方官员,“在其他国家为了制裁伊朗而离开伊朗市场的时候,中国不应该去填补这样的贸易和投资空缺。”中国外交部则发表声明,“希望有关各方坚持外交解决方向,通过对话与谈判妥善解决伊朗核问题。”

  答:注意之前中国外交部明确反对了欧盟对伊朗的“严厉”制裁,潜台词就是我会去填补你因为制裁而留下的任何空白。

  中伊美三国之间的关系其实远比表面上的“泾渭分明”要复杂得多,中伊之间同样存在谁更需要谁的问题,美国很清楚这一点。

  问:据印度亚洲通讯社报道,印度安全部队4日上午在东部切蒂斯格尔邦与纳萨尔派武装发生激战,大约70名安全部队人员失踪。

  答:从安全问题上看,印度的纪录很糟糕,也确实不像一个“大国”。

  问:内贾德车队遭手榴弹袭击多人受伤凶手已被抓获,对爆炸事件,伊朗国内却宣称,爆炸并非手榴弹引起,而是爆竹。而就在本周一,内贾德在一次演说中说,相信是以色列“雇佣凶手暗杀我”。

  答:谁摆了这么一招神经刀啊?“以色列”雇人使用一枚自制手榴弹袭击一个区域大国国家元首的护卫车队?以色列人如果是这个水平恐怕早就在地球上被抹掉了,

  更像是场内部“意外”或者其他,内贾德正好可以以此获得一些国内民众的支持和同情,应该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问:据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正与越南就分享核燃料与核技术问题展开深入谈判,包括允许越南在本国境内进行铀浓缩。报道称,美国国会内的批评人士认为,这一作法将削弱美国对其中东伙伴国在核开发方面更严厉要求的法理基础。

  报道引述美国官员说,美方谈判人员已向从前冷战期间的敌人——越南提出一项全面的核能合作建议,并开始向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对外关系委员会通报谈判情况。美方报告说,这一协议的达成将使美国通用电气和贝泰公司等美国企业得以向越南出售核零部件和核反应堆。

  据悉,美国与越南在2001年曾签署谅解备忘录,同意在民用核电开发方面展开合作。

  答:值得注意的消息。如果属实,则:美国的思路渐渐清晰了:在越南这里寻找核问题的战略资源。这显然与伊核朝核问题有所对应,饱受核问题困扰的美国这次想在越南方向打破核问题的口子,并且想借此与越南组成区域联盟,抗衡中国。

  但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如果越南真的有拥核的趋势,那么越南周边的国家应该比中国更急,这包括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等一系列国家,甚至连南边的澳大利亚可能也不会感到舒服。越南如果在这个问题上真的走钢丝的话,可能会招致难以估量的后果。如果属实,美国似乎在试探中国:出现这样的事,韬光养晦30年的中国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应对?暴力的还是相对温柔的?强硬的还是玩太极?

  如果这里真的出现核问题,那么伊核,朝核问题将会如何发展呢?个人看,越南应该仔细地思考此时是否有必要介入大国游戏呢,毕竟这容易成为炮灰。越南这里的事情值得深度思考,核武器以及其可能带来的安全伞是唯一可能会使越南去做战略冒险的诱惑。一旦美越在这里冒险,则中美关系将面临真正的考验。

  中国自古有军人不怕战的传统,职业军人对可能的战争也应该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这是由军人的职责决定的。在决策者的桌面上,应该永远保留着军事行动这张底牌,职业军人的职责就是时刻准备着,在这张牌被启动时能够实现战术或战略目标,

  但军事终归是政治的延续,面对具体问题如何应对,军事手段虽然是一张举足轻重的牌,但必须意识到它只是应对方式之一,而且是一种成本较高的应对方式,其副作用也将在战后被长久地感受到,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就是眼前典型的例子。当然,这不意味着军事行动这个选项被放弃,否则何来军事威慑?

  显然,在南海问题上,美国是有多重考虑的,如试探,挑衅等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在挑战中国决策者的神经期待中国决策者做出错误的决策,但却给自己留了可调整的灵活空间:到目前为止,美国在东南亚并没有让东南亚各国信服的资源投入。

  最近媒体有报道,美国与印尼即将重启中断多年的特种部队合作,在此之后市场有消息称中投将在未来加大在印尼的投资,据说将在未来几年达到250亿美元,随后韩国商界立刻表态将在印尼有大规模的投资。显然,这些消息都是有政治含义的。

  个人认为,如果越南真的做了战略冒险,那么在中南半岛对越南产生恐惧愿意做大国代理人的国家可能不只一个。越美如果敢在核问题上冒险,那么这将是美国人的一步臭棋,因为这不符合目前政治整体稳定,经济高速增长的周边国家的利益,这步臭棋将在未来几年内带来后果。

  如果我是美国,那么我一定会在南海问题上努力保持占有所谓道德高点的位置,与此同时做一些让中国难受却不好管的事情,激怒中国,期待中国出昏招,届时美国人就可以合理合法地成为一个区域秩序维护者。

  实际上,经营多年的中越关系不会那么脆弱,越南政府内部还是有很多亲华派的,这里可出牌的空间不小。

  呵呵,目前的南海,个人看,美国同样要小心了。不要陷进去拔不出来,落得个威信和道义尽失,进退两难。

  南海还不一定是谁给谁设的局呢。

  问:越南比较着急主要还是国际法上50年管辖权的问题,越南1965年开始主张对南沙的主权,并且占领了不少岛屿,如果到16年前仍然没有解决,就有了法理依据,虽然国际政治上国际法就是张草纸,但是毕竟tg也是比较喜欢道德制高点的,此外,航母即将成军,解决南沙问题现在军事力量已经比较成熟,海军强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控制战争的规模,上一队海上城管就把岛屿拿回来了

  答:有道理。另外,中国之前一年一度的南中国海休渔令好像在8月1日刚刚结束,这是一个比较强硬的措施,可能越南也有一定的反应。

  如果我们不谈法理,只看区域局势的话,南海问题的实质还是一个成长中的大国在寻求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在之前采取模糊或者说边缘政策的区域寻求坐实,而这触动了一些周边国家的神经,与此同时与现有超级大国产生了矛盾甚至可能的冲突。

  此外,南海问题与东亚局势有重要关联。尽管这里不是东亚各国通向亚洲,非洲,欧洲的唯一航道,但却是最近和最经济的航道,中国在这里做实,将进一步影响东亚局势。想必这也是日本人着急的原因吧。

  问:2010年7月27日,吉尔吉斯斯坦政府与世界银行共同举办《紧急援助吉尔吉斯共和国—和解与重建》南方重建工作捐助方高级别会议。26个国家和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等15个国际组织代表出席此会。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王开文代表中方出席会议并发言。

  王开文表示,中吉两国是友好邻邦,中方高度关注吉局势,乐见吉局势稳定,社会安宁,民族团结,经济发展,支持吉政府为恢复吉局势稳定所作的努力。3个多月以来,中方为此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已宣布向吉提供约9200万元人民币的援助。为帮助吉人民克服吉南部地区骚乱事件的影响,中方在上述援助项下,迅速向吉南部奥什市运送了总价值约800万元人民币的紧急人道物资援助,其中包括食品、药品和医疗器械等物资。

  王开文表示,中方高兴看到,吉局势正在趋于稳定,南部地区重建工作业已启动。中方认为,吉南部地区重建工作对稳定吉局势,促进地区形势稳定健康发展意义重大。中方对此高度重视,将积极支持吉南部地区重建工作。中国政府将再向吉方提供3000万元人民币无偿援助。欢迎吉方使用中方向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提供的100亿美元信贷资金,用于吉南部地区重建和基础设施建设。中方愿与吉方和国际社会保持密切沟通和协调,共同参与吉南部地区重建工作,为当地民众创造正常的生产生活条件,推动当地局势稳定发展。

  答:有人说,在吉尔吉斯问题上中国最佳的立场是中立。

  我同意这种提法,但要加个定语,那就是有条件的中立。

  这个世界上几乎每一个非当事国都可以在这里保持中立,但能够有条件中立的国家却不多,中国是有能力在这里有条件中立的国家,因为中国在这里的存在。

  如何实现有条件的中立?似乎不容易,因为当事国都是大国,一些事情需要时间,也只有时间才能改变别国的立场,但是个人认为中国在这里已经具备了有条件中立的实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