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第二次世界大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百岁老兵忆抗战经历:饿着肚子轰炸日军用机场

热度288票  浏览70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24日 14:38

  他是个身材瘦小,举止儒雅,沉默寡言的老人。年近百岁的他是早期中国空军的佼佼者,曾经东渡太平洋赴美深造,然后向东飞越驼峰,绕行地球一圈回到祖国。鲜有人知道他曾参加过著名的滇缅公路保卫战,亲历过东京大审判。

  他叫尹士悦,离休前任西北工业大学副教授。昨天是“九一八”事变81周年纪念日,面对如今的钓鱼岛争端,98岁的他显得格外愤怒,“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回忆过去,他从一个亲历者的角度,讲述了中国抗日的点点滴滴。

  尹士悦1914年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76年前,他投笔从戎参加国民革命军,后来放弃做文官的机会,主动要求担任空军轰炸员,但在国民党撤离大陆时,悄悄脱下军装,躲进一家汽车修理厂。

  9月12日,在西北工业大学一间员工宿舍里,尹士悦讲述半个多世纪前的那段历史。思维清晰,记忆力惊人,人名、地名和具体的时间都能够脱口而出。

  近来,从电视上看到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起争端,老人显得格外愤怒:“日本从一百多年前就欺负中国,当年侵华战争最后以战犯身份站在被告席上接受审判,如今狼子野心不死,我们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九一八”事变后

  他沦为流亡学生,和哥哥一起参加军训

  1931年9月18日,“918”事变揭开了日本对中国、进而对亚洲及太平洋地区进行全面武装侵略的序幕。那天晚上,尹士悦所在的东北大学附中刚刚结束一个演讲会。闻知日本人炸了南满铁路,同学和老师群情激愤,有同学提出像印度甘地那样抵制日货,用“软”方法抗日;有的同学主张用武力抗日,因为那时在东北有很多日本侨民和军队。

  “从前,沙俄占领了东北,日本鬼子把沙俄打跑了,东北就沦落为日本的半殖民地,在‘918’之前就有很多日本移民和驻军。”尹士悦说。

  “918”事变之后,东北大学迁到北京,尹士悦和上大学的哥哥成为流亡学生,跟哥哥在一起军训,聆听过校长张学良的训话。

  1935年年初,尹士悦考取了山东齐鲁大学化学系。入学第二年,航校招生,他被录取。

  1936年9月5日,他到位于南京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报到。按照要求,空军学员必须在陆军学校特设的空军伍生营学习一年军事知识。“当时我被分配到三连二排一班,营长叫李仕奇,连长叫曹舜生,排长叫张博,班长叫肖振戈。”老人至今记忆犹新。

  黄埔军校由广州迁到南京之后,更名为中央陆军军官学校。“77”事变后,空军伍生营迁到南昌梅岭军事基地,继续进行陆军训练直到1937年年末。

  1938年年初开始,尹士悦先后在广西柳州和云南昆明学习飞行,两年后前方需要领航和轰炸员,尹士悦又被安排到“侦炸班”学习,结业时被留校,拟委任做教育副官。但尹士悦认为好男儿就应该奔赴抗日最前线,于是主动请示去空军部队,成了一名轰炸员。

  蒸饺吃了个半饱 饿着肚子轰炸日军机场

  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1938年修建的滇缅公路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在国外购买运送战略物资的唯一通道。日本便在中缅边境附近修建机场,驻扎大量兵力,妄图掐断这条生命线。1942年5月2日清晨,尹士悦和战友们接到命令,前往缅甸腊戎轰炸被日军占领的机场和军火库。

  因为急于起飞,当天早上厨房准备的蒸饺大家只吃了个半饱。当时他们驾驶的是苏制CBⅢ型轰炸机,航速慢,从昆明到腊戎往返飞行需要六个小时,而昆明机场又没有夜航设备,因此必须在天黑以前回到昆明。尹士悦说,他们饿着肚子完成了轰炸任务。

  尹老说,执行任务的有9架CBⅢ型轰炸机,另外,美国飞虎队的8架P-40型战斗机做掩护。“我们这些年轻的空军战斗队员,个个都抱着为国牺牲的决心,打起仗来无所顾忌。一想到日本鬼子在中国的国土上横行霸道、无恶不作,大家的心中充满复仇的火焰,豁出去跟鬼子拼啦!”尹士悦说,这是他第一次与日本鬼子真枪实弹地战斗。

  1997年8月14日,《中国青年报》题为《814空战:抗日不死鸟》的报道中提及了这次轰炸行动:“张彪的第一次空战经历是轰炸日本人占领的缅甸腊戎机场,他当时飞的是苏联造的轰炸机CBⅢ,同机负责轰炸的是中学和航校的同学尹士悦……”

  在尹老收存的一份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的档案资料中记载:“1942年5月2日我CBⅢ飞机9架由美P-40飞机8架掩护,由昆明出动轰炸缅甸腊戎敌机场,敌被炸起火,机场被破坏。高度2000米,载弹:50kg×6枚×9架=54枚弹,全部安返保山、昆明。”

  他敬重的飞行队长让日本遭受有史以来第一次外国军机的空袭

  但战争终归是残酷的。1942年秋,尹士悦的大队长佟彦博在的一次飞行中失事遇难,年仅33岁。佟彦博也是东北人,早年从东北大学机械系毕业后投身于空军,航校第三期学员。

  佟彦博是尹士悦眼中的英雄,不仅仅因为佟曾担任蒋介石专机驾驶员,更因为他早在1938年就曾驾轰炸机远征日本,和战友实施了日本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受外国军机“空袭”的行动,就是抗战史上著名的“纸片轰炸”,亦称“人道远征”行动。尹老说,那次行动也是中国空军有史以来第一次跨境“远征”。

  1938年5月19日子夜时分,宁波栎社机场停机坪上的两架马丁B-10B型轰炸机呼啸着腾空而起,向八百多公里外的日本本土飞去。

  据当时《大公报》报道,20日凌晨2时45分许,机组飞临日本九州岛沿海。“我机突低飞海面,略事侦察。是际,数艘敌舰似有所觉,慌乱以探照灯照射。我机轻移翼身,于敌舰迷离不清半信半疑中”,已直飞抵长崎上空。徐焕升队长率先环绕一周,侦明情势,然后指挥调整编队,鱼贯低飞;机上那些憋足了劲的空投手,纷纷“乘这地面街灯明晰,以最迅速的动作,向通衢小港遍撒传单”;随即,朝着九州岛北部的佐贺、福岗、久留米等城市挺进了。此次空袭前后散发传单总数不下百万份,传单上用日文清晰地印着中国军民对日本强盗的严正警告:“尔再不训,则百万传单,将一变而为千吨炸弹,尔再戒之!”

  5月23日,周恩来、吴玉章分别代表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亲赴武汉国民党航空委员会政治部,向空中的勇士们赠送了锦旗。佟彦博心潮起伏,饱含热泪接过了锦旗,锦旗上书“德威并用,智勇双全”八个大字,周恩来说:“你是英雄,抗日英雄,爱国的英雄……”

  旁听东京审判顾不得听内容,只在看那些战犯

  1943年8月中旬,尹士悦被选为第二批赴美进修深造的学员起程赴美,学习并接受B—24重型轰炸机,先是乘飞机到印度,然后乘船经澳大利亚东渡太平洋,历时35天到达美国洛杉矶。

  历时20个月系统学习后,1945年5月3日,他们由美国东北部的帮哥机场出发,经百慕大群岛、卡萨布兰卡、突尼斯城、开罗、伊朗海港城市阿巴丹抵达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此时接到国内传来的命令,让他们在卡拉奇原地待命,暂不回国。直到9月下旬才接到命令,他们驾机飞越驼峰降落在四川彭山机场。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到此结束。

  1946年5月16日,空军第八飞行大队33中队队长通知他说,本月20日要飞往日本东京,担任一次重要的运输任务。5月18日接到命令,全机组人员从大场机场乘车前往上海江湾机场航空站,“这时我才知道,我们的任务是送我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到东京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公审。”

  5月20日上午9时,代表团团长、国民党陆军中将朱世明及其随行人员十余人来到大场机场,登上B-24重型轰炸机。机组由5人组成,钱祖伦担任正驾驶员,尹士悦担任领航员。

  后来尹士悦得知,有记者问朱世明,为何不坐客机而坐军用轰炸机?朱回答说,我们是以战胜国的姿态去的,我们乘坐的B-24轰炸机,除不携带炸弹外,机关炮是不能拆卸的,以显示国威军威。

  经过6小时的飞行后,轰炸机平稳地降落在东京西南郊的厚木机场。这是美军登陆时修建的机场,设施十分简陋,跑道是用漏孔钢板铺设而成,飞机起降时钢板发出哗啦的响声,震耳欲聋。

  5月23日,机组5人随着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人员一起,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参加庭审。法庭设在原日本陆军省,即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亦即东条英机发号施令之处。法庭布置如同剧院,法官席与战犯席遥遥相对,大厅中央设有辩护律师席,听审席在两侧,座位并不多,但都配有耳机可以选择不同语种的同声传译。

  开庭时,我国法官梅汝敖坐在法官席位中央,与他同坐一排的还有美国、苏联、英国、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亚等国的法官。28名战犯由美军宪兵押进法庭,他们并没有戴刑具,依次入座。土肥原、南次郎、东条英机等人在最前排,重光葵、松井石根、本庄繁、冈村宁次、广田弘毅、板垣等人坐在后排。重光葵的腿有病,拄着拐杖。

  当天的旁听只有两个多小时,尹士悦顾不得听内容,他就只在看那些战犯。尹士悦注意到,坐在前排中间的东条英机中等身材,面容黄瘦,戴着一副眼镜,留着一撮小胡须,头戴耳机仔细听审,还不时地做笔记。而南次郎留着长胡须,闭目养神,故作镇静,摆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

  “看着这些战犯个个犹如丧家之犬,恐怕连他们自己也万万没想到,当年逞凶作恶、不可一世的自己落得如此可耻的下场。”尹士悦说。

  飞越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后广岛变焦黑废墟

  几天后,尹士悦所在的机组回国。当时大家都想看看广岛和长崎被原子弹轰炸的情况。经请示上司同意,尹士悦根据返航路程和飞机的耗油量,选定的回国航线是:东京-广岛-长崎-南京。

  1945年8月6日早,为了报复日本偷袭珍珠港的行为,同时也是迫使日本迅速投降,美军派遣一架B-29轰炸机飞临日本广岛市区上空,投下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原子弹。广岛市的建筑化为废墟,三分之一的人当日死亡。8月9日,美军又出动B-29轰炸机,将代号为“胖子”的原子弹投到日本长崎市。长崎市多半建筑物被毁,伤亡8.6万人。

  6月2日上午9时,B-24轰炸机从日本厚木机场起飞,按预定的航线先向广岛飞去。来到广岛上空,看到整个城市被原子弹轰炸后已经面目全非,留下的是一片片焦黑的废墟,只有三条河流依旧穿过城市流向大海。据说原先广岛大部分都是木制建筑,被炸后这里成了火海,所有建筑就这样变成了一堆堆焦炭。离开广岛后他们又飞到长崎。长崎市一部分在山沟里,一部分在海边。在山窝里的那部分因为有山的阻挡,所以受原子弹冲击波的影响较海边那部分稍小,而且长崎市钢筋水泥建筑物很多,遭受破坏的程度较广岛稍稍轻一点。

  “当时的飞行高度大约6000公尺,都是通过望远镜,看得非常清楚。我们飞的飞机是轰炸机,除了有机枪还有照相机。”尹老说起67年前的经历,那神情仿佛还历历在目。

  因为有了这次飞行日本的经验,1946年7月2日,他被临时“借调”到32中队担任领航员,再次飞往日本东京,这次的空运任务是送我国驻日军事代表团赴任。这年7月7日是“七七事变”9周年的日子,中国军事代表团特意选择这个日子在驻日馆址举行了升国旗仪式。当中国国旗高高飘扬在日本东京上空时,尹士悦的热血沸腾起来。“我们在这一天能站在那里举行升旗仪式,这是一个多么有历史意义的日子啊!作为一名抗日战士和执行这项历史性任务的一名成员,我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尹老说。

  尹士悦个人简历

  ◎1936年9月5日,投笔从戎,入南京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空军伍生营;

  ◎1937年年末,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学习期满,进航校学习飞行;

  ◎1941年5月,空军航校举办侦察轰炸班(简称侦炸班),被录取到侦炸班学习;◎1942年5月2日,赴缅甸腊戎轰炸被日军占领的机场,任领航兼轰炸员;

  ◎1943年10月-1945年5月,赴美国接收30架轰炸机并学习飞行领航;

  ◎1946年5月23日,在日本东京旁听东京大审判;

  ◎1948年冬,逃离国民党空军,藏匿在上海;

  ◎1949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华东航空参谋处第六科;

  ◎1950年8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防空司令部警教科任教;

  ◎1952年10月,调到华东军区空军军事政治干部学校编写领航学讲义;1954年10月转业到南京华东航空学院任《机械制图》教员;

  ◎1955年,随华东航空学院迁往西安,学校改名为“西安航空学院”。1957年暑假,高等教育部有意将西安航空学院与西北工学院合并,成为“西北工业大学”。此后,在西北工业大学任讲师、副教授,直到离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