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东征山西: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热度143票  浏览32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36年1月19日,中央军委发出《东进抗日和讨伐卖国贼阎锡山命令》,以红1方面军组成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彭德怀为总司令,毛泽东为总政委,准备东渡黄河,进军山西。

红军东征分为左右两个纵队行动。红1军团为左翼纵队;红15军团为右翼纵队,75师为右翼纵队第一梯队,78师为第二梯队,81师调归军委直接指挥。

红15军团在延川文安驿接受毛泽东的检阅,并进行整编和东征动员。75师以223团特务连、225团特务连和陕北少共青年营为基础,补充解放战士,组成224团,韩先楚为团长,王集成(少将)为政委。

223团抽调40多名作战勇敢、身体健壮、水性较好的党团员组成渡河突击队,由团参谋长韦杰(中将)带领,提前十几天到达河边,详细侦察地形,选择渡河场和登陆点。

韦杰目睹:

 

这里是黄河上游,两岸都是高山、陡壁,黄澄澄的河水在高山陡壁中间急流直下。时值初春,河两岸的冰冻已经开始融解,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冰块顺流而下,河水的吼声和冰块的碰击声,在两岸山中回响。

对岸,阎锡山利用自然地形,从河边山头,隘路构筑了蜂窝似的地堡群,地堡与地堡之间以交通壕连结,通往纵深的道路都被切断,并将山崖、地坎都切得壁陡壁陡。阎锡山派了重兵,配置了步重炮(专用来防御的、口径一二0毫米、射程600米的迫击炮),自吹为“攻不破的黄河防线”。

 

2月20日22时,223团突击队乘5只小船,从无定河口进入黄河,1连的两只大船随后跟进。突击队员衣服后背上钉着正方形的白布,1连战士的左臂扎着白毛巾,作为联络标志。

突然,前面传来木船碰击声。韦杰在黑暗中隐约看到三个小白点在前边移动,两个小白点落在后边,他猜想:“糟了!一定是撞在大冰块上了。”

这时,对岸晋绥军阵地上空升起一红一白两颗信号弹,几个五节电池大电筒向河中沙滩上集中照来,机枪、步枪、迫击炮一起开火。

一只小船中弹,晃了几下,被急流冲走。其余船上的战士把所有能舀水的东西都用来划水,甚至用手划,伤员仍坚持划。船体被子弹穿透,涌进水来,有的战士用帽子堵,有的干脆背靠在弹洞上。

突击队和1连在山西石楼的贺家窳西北登岸,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河边到山脚下的地堡大部被解决。21日拂晓,223团全部过河。

75师参谋长毕士悌来到223团,韦杰汇报:山脚下在我们前面100多米处,还有一个大地堡和一个小地堡没有打下,正在围攻;我们准备打下后继续往前发展。

毕士悌到火线观察,小地堡里的敌人正在缴枪,有个敌兵不出来,从枪眼向外打冷枪,毕士悌中弹牺牲。毕士悌是朝鲜人,于25年加入中共,曾任叶挺独立团3营营长,参加过南昌起义,随红1方面军到达陕北,调到红15军团任职。

天亮后,红15军团各部从20里宽的正面渡过黄河。军团司令部参谋叶建民随周士第走近贺家窳西北的路口时,不约而同停下脚步。叶建民自言自语地说:“贺家窳,贺家窳……”

“记住吧!”周士第意味深长地说:“不只是在地图上标出,更要做为历史的见证刻进心里!”

22日拂晓前,223团进至石楼城下。县城三面临川,依山筑城,易守难攻。徐海东等将领决定:主力团还是223团,绕开石楼城继续向隰县方向冲锋开道,留下224团包围石楼城内的敌人。

红军飞渡黄河,深入晋西,进逼同蒲铁路。山西军阀阎锡山一面向蒋介石求援,一面调兵在孝义的阳泉曲(兑九峪西10公里)南北一线展开,企图阻止红军东进。

3月7日,红15军团进至交口县大麦郊(今桃红坡镇),与红1军团会合。方面军决定红1军团位于阳泉曲以北的眼头村,红15军团位于阳泉曲以南的仲家山,向敌军发起进攻。

10日拂晓,兑九峪战斗打响。晋绥军依托工事、山崖、窑洞坚守,并集中炮火轰击红军,肖华(上将)认为:“炮火之猛,是五次反‘围剿’以后少见的。”

战前,红军估计敌人不过四、五个团。结果,晋绥军增加到13个步兵团另1个炮兵团。红军撤出战斗,晋绥军乘势向水头、石楼方向推进,企图压迫红军退回河西。

方面军决定:以75师224团和新成立的红30军及山西游击队为中路军,继续包围石楼,控制黄河渡口,维护后方交通,吸引箝制敌人;红1军团和81师为右路军,南下洪洞、临汾、襄陵(襄汾),向曲沃、闻喜、运城前进;红15军团主力为左路军,乘虚北上文水、交城,威胁太原,尔后挺进晋西北,调动分散敌人。

224团团部率1个营负责吸引和箝制敌军5个团,并担负保卫方面军指挥部安全的任务;另以2个营参加包围石楼县城一个多月。

一天,224团团长韩先楚发现约1个营的敌人将红军一部压制在路边沟里,马上率部跑步前进,将敌击退。当他冲到近前时,惊讶地看到毛泽东、彭德怀――原来解救的是方面军指挥部。(张正隆:《战将》)

25日,红15军团骑兵连进至距太原仅10多公里的晋祠。太原城中风声鹤唳,阎锡山命守卫部队在绥靖公署大门前堆积麻袋,跺成掩体,架设轻重机枪。阎锡山在公署中和斋彻夜办公,举止失常,逢人便骂。

红15军团在省城门外潇洒走一回,随即直插晋西北。4月初,红15军团在临县白文镇与刘志丹率领的红28军会师。11日,红15军团、红28军进至中阳的金罗镇,晋绥军20多个团围了过来。方面军命红15军团绕道南进;命红28军单独行动,相机袭击三交镇。

红15军团以223团为前卫,向大麦郊方向前进。223团进至右峪村,从俘虏的敌军侦探口中得知,驻汾阳的敌66师196旅奉命开往中阳,迎击红军。

12日7时,敌196旅前卫392团进至孝义县大石头村。该村的地形是东西一条沟,北面是一条山梁。392团看到村西有红军活动,便以1营去北山截击。

1营副官贺庭芝留在村里组织做饭,他听到枪声越来越近,觉得有点不对头,跑出房门向北一看,只见该营士兵顺着山梁往回跑。贺庭芝把行军锅灶推倒在地,架起驮子准备逃跑。可是,已经晚了。

红15军团以223团1个营占领师庄西的龙天庙高地,防止中阳守敌出援;以223团另两个营跑步从大石头村北山发起冲击。225团及时赶到师庄,插至大石头村南侧的麻子山,形成合围。战至黄昏,红15军团全歼敌392团,毙伤敌500余人,俘敌团长郭登瀛以下450余人。红225团团长徐行德牺牲。

战后,红15军团释放俘虏,每人发给白洋5元作路费。红军干部对俘虏们说,我们的生活不好,尽吃小米饭,请大家原谅。

14日,红15军团进至大麦郊,进行为期一周的休整。根据方面军指示,以75师223团基础扩编为73师,3个营依次编为217、218、219团,张绍东为师长,赵凌波为政委;225团扩编为新的75师,3个营依次编为223、224、225团,陈锦秀为师长,常玉清为政委;原75师224团分别编入73、75师;78师番号不变,232、233团各抽一部编为234团,骑兵团直属军团部指挥(后调归方面军指挥),田守尧为师长,崔田民为政委,韩先楚为副师长。81师调离红15军团。调整后的3个师,均为小师编制,各团均下辖4个步兵连、1个重机枪排。

4月,蒋介石已调集的近10个师先后入晋。中央军委决定回师陕北。5月2日,程子华率75、78师在铁罗关西渡黄河。徐海东率73师完成掩护全军西渡任务后,于5日最后渡河。

方面军总部在延长县大相寺召开团以上干部大会,会场两边柱子上有两条大字标语:

“顾全大局,反对本位主义!”

“提高党性,反对自由主义!”

杨尚昆回忆:“会议开了十几天,分几个会场,一军团一坨,十五军团一坨;一军团又分成两坨讨论。大家有什么讲什么,没什么顾虑,除肯定成绩外,对暴露出来的问题也开展了批评和自我批评。突出的事例是批评一军团的本位主义。一军团在洪洞、赵城一带扩兵比较多,筹款也多,而十五军团在北线牵制敌军,主要是在山区活动,伤亡比较大,而扩兵和筹款都比较少。中央要一军团分一部分新兵给十五军团,林彪坚决不答应,强调自己的编制也还不足,表现出严重的本位主义。大相寺会议上,毛主席每个会场都去了,听后作了个结论,批评了一军团,聂荣臻同志出来承担责任,说他是政委,没把好舵,应该由他负责,并且作了自我批评。”

聂荣臻回忆:“那时,毛泽东同志打电报来,要我们拨点兵给十五军团。林彪气呼呼地把电报一摔,说:有鸟的几个兵!我拿过电报来,找到下边一些同志了解了一些情况。下边的同志也都反映有困难。一军团有的连队也不充实,有的连应有的班的建制都编不全。我当时也想不拨或少拨一点,也有本位主义思想。后来我们打了电报给毛泽东同志,请求免拨。所以在大相寺会议上,我作了自我批评。而林彪却一声不吭,一点自我批评精神都没有。”(《聂荣臻回忆录》)

毛泽东作东征总结报告后,干部们以师为单位进行讨论。78师的十几个干部坐在一颗老榆树下,有人说毛泽东讲得好,有人不以为然,摆出一些错误和问题。

双方正在争论,毛泽东走过来,大家继续发言、辩论,田守尧、崔田民、韩先楚照样说好、说不好,毫无顾忌。

毛泽东面带笑意,跟大家坐在一起,不时在本子上记录几笔,自始至终只见点头,未见摇头。(张正隆:《枪杆子1949》)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