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打得藏独鬼哭狼嚎:“佛光将军”张国华

热度87票  浏览3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35岁就首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军长的张国华,在新中国成立后,率部走进了雪域高原西藏,把红旗插上了世界屋脊,给如今人们称为“天堂”的地方带去了曙光。由此,人们送给他一个美丽的称号――“佛光将军”。

“地主”张国华受命领军进藏

邓小平称张国华为“地主”是在1950年1月。当时,新中国成立才三四个月,毛泽东提出“进藏宜早不宜迟”,进军西藏的任务最后落到了西南局身上。西南局领导人刘伯承和邓小平接到出访在苏联的毛泽东发回来的电报:“西藏人口虽不多,但国际地位极重要,我们必须占领,并改造为人民民主的西藏。由青海及新疆向西藏进军既有很大困难,则向西藏进军及经营西藏的任务应确定由西南局担负。”

西藏是个很特殊的地方,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交通极其困难,素有“世界屋脊”之称。再加上清末民初中国外侮不断,内乱频频,西藏上层的一些分裂主义者与内地中央政府离心离德,国民党南京政府建立后虽派官员驻拉萨,但不驻军,行政事务由其地方政府自治。新中国成立之前,西藏一直受到外国势力的渗透。如今,要进军西藏,由谁领军进藏,非同一般,得慎重考虑。刘伯承和邓小平开始商量进藏人选问题:二野老部队有3个兵团9个军,可目前占领西康省会雅安的是六十二军,不属于二野的部队,从地理位置来看,六十二军进藏是最合适不过了,但最艰苦的工作还是由自己的老部队去执行妥当一些;十军战斗力不错,是二野的老部队,派他们去,适合,但遗憾的是军长杜义德身体近来差些,进藏有困难。

邓小平吸着烟,深思许久,对刘伯承说:“让‘地主’去吧!”

刘伯承被这句“怪话”说糊涂了,忙问:“谁?”

“张国华。”

刘伯承笑了:“我也正打他的主意。好,就叫他去!”

此时的张国才36岁,可谓身强力壮。那么,张国华怎么成了“地主”呢?

张国华,1914年10月22日出生于江西永新,1929年3月在井冈山袁文才、王佐的部队当兵。毛泽东上井冈山后,张国华任红四军第二师五团连队指导员,长征途中任红一军团政治教导大队政委,到达陕北后任河东游击支队政治部主任,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第二团兼运西军分区政委、鲁西军区第七支队政委、教导第四旅政委。他所从事的工作,就是为部队输送兵员。

1949年2月18日,豫皖苏军区部队及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二十旅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由豫皖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出任军长,谭冠三任军政委。张国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首任军长时,才35岁。然而,就是这么年轻的军长,却培养了一大批干部。当年,二野、三野发起渡江战役后,南京很快解放了。因多数部队还需要打仗,去解放全中国,南京解放后需要一批干部去接管,一时抽不出那么多干部。刘邓决定抽各军的随营学校的人员来接管南京。部署会上,当张国华报出十八军随营学校人员有4500多人时,全场一片哗然,因为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二野其他各军随营学校人员的总和。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张军长如此富有,真是个‘地主’!”

张国华“地主”的绰号自此落地生根,就连邓小平也戏称张国华是“地主”了。

1950年1月8日,张国华被召到重庆曾家岩西南局临时办公地。刘伯承首先向他传达了毛泽东的电报精神。邓小平则说:“杜义德不去西藏,可让十军部队受你指挥去西藏。”显然,邓小平是想让二野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配备最强有力的军长,进军西藏。

张国华对于去西藏是乐意的,但思想还是一时转不过弯来,原先十八军是要去天府之国的川南的!张国华沉默不语。

刘伯承见张国华不言语,问:“二野所有部队你任意挑选三个主力师,组成3万人的一个军,你的意见如何?”

张国华思考了许久,终于下了决心:“我还是带十八军担负进藏任务。”

35岁就首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军长的张国华,在新中国成立后,率部走进了雪域高原西藏,把红旗插上了世界屋脊,给如今人们称为“天堂”的地方带去了曙光。由此,人们送给他一个美丽的称号――“佛光将军”。

“地主”张国华受命领军进藏

邓小平称张国华为“地主”是在1950年1月。当时,新中国成立才三四个月,毛泽东提出“进藏宜早不宜迟”,进军西藏的任务最后落到了西南局身上。西南局领导人刘伯承和邓小平接到出访在苏联的毛泽东发回来的电报:“西藏人口虽不多,但国际地位极重要,我们必须占领,并改造为人民民主的西藏。由青海及新疆向西藏进军既有很大困难,则向西藏进军及经营西藏的任务应确定由西南局担负。”

西藏是个很特殊的地方,面积120多万平方公里,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交通极其困难,素有“世界屋脊”之称。再加上清末民初中国外侮不断,内乱频频,西藏上层的一些分裂主义者与内地中央政府离心离德,国民党南京政府建立后虽派官员驻拉萨,但不驻军,行政事务由其地方政府自治。新中国成立之前,西藏一直受到外国势力的渗透。如今,要进军西藏,由谁领军进藏,非同一般,得慎重考虑。刘伯承和邓小平开始商量进藏人选问题:二野老部队有3个兵团9个军,可目前占领西康省会雅安的是六十二军,不属于二野的部队,从地理位置来看,六十二军进藏是最合适不过了,但最艰苦的工作还是由自己的老部队去执行妥当一些;十军战斗力不错,是二野的老部队,派他们去,适合,但遗憾的是军长杜义德身体近来差些,进藏有困难。

邓小平吸着烟,深思许久,对刘伯承说:“让‘地主’去吧!”

刘伯承被这句“怪话”说糊涂了,忙问:“谁?”

“张国华。”

刘伯承笑了:“我也正打他的主意。好,就叫他去!”

此时的张国才36岁,可谓身强力壮。那么,张国华怎么成了“地主”呢?

张国华,1914年10月22日出生于江西永新,1929年3月在井冈山袁文才、王佐的部队当兵。毛泽东上井冈山后,张国华任红四军第二师五团连队指导员,长征途中任红一军团政治教导大队政委,到达陕北后任河东游击支队政治部主任,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独立第二团兼运西军分区政委、鲁西军区第七支队政委、教导第四旅政委。他所从事的工作,就是为部队输送兵员。

1949年2月18日,豫皖苏军区部队及中原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二十旅组成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由豫皖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出任军长,谭冠三任军政委。张国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首任军长时,才35岁。然而,就是这么年轻的军长,却培养了一大批干部。当年,二野、三野发起渡江战役后,南京很快解放了。因多数部队还需要打仗,去解放全中国,南京解放后需要一批干部去接管,一时抽不出那么多干部。刘邓决定抽各军的随营学校的人员来接管南京。部署会上,当张国华报出十八军随营学校人员有4500多人时,全场一片哗然,因为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二野其他各军随营学校人员的总和。有人开始窃窃私语:“张军长如此富有,真是个‘地主’!”

张国华“地主”的绰号自此落地生根,就连邓小平也戏称张国华是“地主”了。

1950年1月8日,张国华被召到重庆曾家岩西南局临时办公地。刘伯承首先向他传达了毛泽东的电报精神。邓小平则说:“杜义德不去西藏,可让十军部队受你指挥去西藏。”显然,邓小平是想让二野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配备最强有力的军长,进军西藏。

张国华对于去西藏是乐意的,但思想还是一时转不过弯来,原先十八军是要去天府之国的川南的!张国华沉默不语。

刘伯承见张国华不言语,问:“二野所有部队你任意挑选三个主力师,组成3万人的一个军,你的意见如何?”

张国华思考了许久,终于下了决心:“我还是带十八军担负进藏任务。”

原来,十八军多数指战员是愉快表示服从进藏的,但个别不想去的“逃兵”私下捣鼓,讲了许多去西藏的坏处,开始没有及时发现苗头,因此,逃兵数量猛增起来,严重的一天一个班只剩下班长、副班长,急得连队干部夜里都不敢睡觉,轮流把门,营团干部天天追问逃兵数量。

尽管师团指挥员胸脯拍得很响亮,表示无条件入藏,但张国华还是发现了下面的实际情况。张国华想,十八军是一支打日军、打老蒋的光荣部队,即使是在挺进大别山那样艰苦、残酷的环境中,也没有出现逃兵现象,今天去西藏完成更光荣的任务,却发生了逃兵事件,难道这支队伍变了?

张国华气得虎眼圆睁,恨不能亲自去把逃兵抓回来:“去,把他们统统给我抓回来!”

军长的话就是命令,部队立即成立了“抓兵队”,四面出击,绑回来了许多逃兵。

这边把逃兵绑回来,那边又出现了干部队伍里的“逃兵”。十八军第五十二师一五四团副政委刘结挺写信给张国华和政委谭冠三,提出“因身体不好,不愿进藏”。

张国华拿信的手开始发抖,气得对着政委谭冠三不知是问还是答:“这刘结挺太坏了,想不到他这样坏!他为什么这样坏?我这一辈子不想再见到他!”

“不!”谭冠三也失去了当政委的沉稳,“他不去,就不能这样便宜他,给我把他捆来!捆也要把他捆到西藏!我到哪儿,就叫马把他驮到哪儿!”

张国华被政委嘴里的“捆”字一刺激,倒是把自己的思路激活了:进藏是件光荣的事儿,不能让这些人败坏了十八军的名声。于是,张国华决定:凡是逃兵一律不准去西藏,就地转退地方。

这一招还真管用。想当年,谁敢不把“荣誉”举过头顶!再说,“思想有问题的人”,到哪里都不受欢迎。开小差的人急了,生怕被裁减,在自己的历史上留下污点,今后翻不过身来。这样一来,“写血书”的人纷至沓来,干部们只好倒过头来做那些留地方工作的人的思想工作。但张国华一言九鼎:逃兵一个都不要!

1950年1月24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批准了中共西藏工委领导名单:十八军军长张国华任书记,政委谭冠三任副书记,副政委王其梅、副军长昌炳柱、参谋长李觉、政治部主任天宝为委员。至此,进藏的人事工作就绪。为了策应十八军进藏,刘伯承和邓小平命令第十四军抽一个精干团,从滇西北经德钦、科麦溯雅鲁藏布江西进,作为十八军解决西藏问题的后备力量。

3月18日,十八军先遣队由副政委王其梅、参谋长李觉率领,如期从乐山出发。出发前,张国华一再提醒王其梅和李觉:“部队进藏一定要坚决执行毛主席‘进军西藏不吃地方’的指示,‘特别要尊重当地人民的宗教信仰、风俗习惯,保护寺庙,不住寺庙,不住藏民家中的经堂,即使风雨交加,冰雹乱舞,也不要进寺庙干扰喇嘛诵经,最多到寺庙的房檐下暂避一下’。”

王其梅和李觉严格执行民族政策,受到了当地族人和活佛的拥护。后来邓小平给毛泽东汇报进藏情况时说: “连康区藏族头人夏格刀登都说,下大雨,不让进就不进,不让住就不住,你们的政策太宽了。”毛泽东听完汇报后,久久不语,最后决定批准购买30架高空运输机,支援进藏的十八军。

7月初,张国华率领的十八军部队全部抵达甘孜。部队所到之处,秋毫无犯。这一切,都看在格达活佛的眼里。于是,格达活佛主动接待了张国华。他说:“我认识西藏地方政府和三大寺的人,如果张军长需要,我本人愿意去拉萨劝和。”

张国华觉得此事非同小可,立即报告西南局,建议格达活佛以西南军政委员、西康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身份,前往拉萨谈判。

刘伯承和邓小平接到张国华的电报后,立即请示中央。中央很快复电同意了。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格达活佛抵达西昌后,在英国特务福特的唆使下,西藏当局软禁了他,并于8月22日将其杀害。消息传来,张国华立誓:“坚决把五星红旗插到喜马拉雅山上,让幸福之花开遍西藏!”为此,张国华向西南局和中央军委建议,进行昌都战役:“只有打开昌都的大门,才有可能和平解放西藏。”

昌都是进军西藏的必经之地。中央军委接到电报后,十分重视。毛泽东认为,“解放昌都有助于和平解放西藏问题”。9月初,张国华正式接到中央军委有关昌都战役的作战命令。

接令后,张国华立即进行了“对昌都南北两线钳形作战”部署:南线由十八军五十三师一五七团担任,北线由五十二师担任。整个作战重点放在北线,主力部队分为左、中、右三路:中路部队正面进攻,左路部队迂回昌都以南,配合中路作战,右路由一五四团和师骑兵侦察连、炮兵连等组成,由师副政委阴法唐指挥,直插昌都西面20公里的恩达,对昌都实施千里大包抄,断藏军退路。

昌都战役在张国华的指挥下,于10月7日发起。

10月18日,右路部队如期抵达并抢占了恩达,封死了昌都的藏军退路,正面部队快速进攻昌都,于10月 24日拿下昌都,歼灭了藏军6个代本(相当于团)全部、3个代本各一部,计5738人,其中毙伤180人,俘虏898人,争取一个代本投诚起义4317 人,活捉了英国特务福特。

进军西藏的大门被打开,和平解放西藏的曙光突现。刘少奇称赞说:“昌都战役是解放西藏的淮海战役。”西藏地方政府终于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的建议,派出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和谈代表团到北京谈判。1951年5月15日,张国华奉命回京参加谈判。5月23 日,在中南海勤政殿,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张经武、十八军军长张国华和西南军政委员会秘书长孙志远三人,以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的身份,参与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的签字仪式。西藏地方政府参与签字的代表是:阿沛阿旺晋美、凯黑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桑颇登增顿珠。

签字后的当天,毛泽东单独接见了张国华。当得知张国华曾在井冈山的袁文才、王佐的部队当过3个月兵的经历时,毛泽东说:“袁文才、王佐都是对革命有贡献的同志。”当然,毛泽东不会过多地回忆过去,但这次接见,留给毛泽东更多的印象是,张国华是“井冈山的兵”,以至于多年后,毛泽东还多次称张国华为“井冈山”。对于西藏问题,张国华谈了筑路的重要性。毛泽东点点头,说:“要筑路与生产并重。部队要很快进入拉萨,为实行‘十七条协议’而努力。”

5月25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主席的名义下达了《关于进军西藏的训令》,要求西南军区和西北军区进藏部队分路进驻西藏。

西藏和平解放协议签订后,扫清了进军西藏的障碍。1951年10月,进军西藏的部队在张国华和谭冠三的率领下全部部署到位。红旗顺利地插到了世界屋脊上。1952年2月,以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为基础,成立了西藏军区,同时撤销十八军番号。西藏军区为军级级别的军区,归西南军区管辖。司令员由张国华担任,政委由谭冠三担任。1955年5月,西藏军区由军级上升为大军区级,直接归中央军委领导,张国华、谭冠三分别升任大军区司令员和政委。1955年9月,中央军委授予张国华中将军衔。至此,人们开始称张国华为“佛光将军”。

“佛光将军”坚决“保卫菩萨”

虽然部队顺利进军西藏了,但西藏高层在外国势力的支持下,不断筹划叛乱,一而再、再而三,直到1959 年3月发生了西藏大叛乱。3月19日,拉萨叛乱分子聚集了7000余人,在罗布林卡成立了叛乱指挥部,并形成对西藏军区机关及其部队分割包围之势,打出来的口号是:“同中央决裂!为独立而大干一场!”

此时,张国华因心脏有病在北京医治,但他密切注视着西藏。政委谭冠三在电话里对张国华说:“达赖和主要官员及家属都化装逃出拉萨了。”

张国华清楚,部队早已在拉萨周围布置好了,只要谭冠三和参谋长李觉一声令下,不要说达赖离开不了拉萨,叛乱分子一个个都将粉身碎骨,但毛泽东有指示,“如果达赖及其一群逃走时,我们一概不要阻拦,无论去山南、去印度,让他们去”。于是,张国华说:“这就对了。你们在西藏要注意安全,坚决落实毛主席的指示,‘先不要开第一枪’,因为兵力有限。明天我就按中央军委的命令,带五十四军三十师、三十一师和兰州军区的十一师入藏平叛。”

然而,形势发展令人不安。3月20日凌晨4时许,叛乱分子指挥部认为西藏解放军无能,为庆贺胜利,组织叛匪包围了军区大院。这时,偏偏西藏军区与外界失去了一切电讯联系。军区指挥机关危在旦夕。谭冠三在忍无可忍之下,于当天上午10时下达了反击命令。6个小时后,张国华与谭冠三终于联系上了,他向谭冠三通报了自己已带上部队向西藏进发的消息。谭冠三这才松了一口气。

至4月14日,平叛作战结束,捣毁了盘踞在山南地区的叛匪老巢,封锁了亚东以东、米林以西的边境线,切断了叛乱分子与国外陆上联系的重要通道。因在这次武装叛乱中,许多寺庙与叛匪有瓜葛,正在火头上的指战员们主张扫平它。张国华说:“不能。划叛乱寺庙要有确凿的、足够的证据。”

西藏地方政府官员向张国华将军敬献哈达

一句话,避免了寺庙的毁损。“‘佛光将军’保护菩萨”的事儿就传开了。

平叛结束后,西藏并没有就此安定下来,印度又盯上了这块佛土。1959年8月,印度政府悍然挑起一场大规模的侵略中国领土的战争,中国政府被迫进行了一场短促而有限的自卫反击战。

8月25日,在西藏东段的朗久发生了双方军队的第一次武装冲突。10月,印度又在西段挑起了空喀山口冲突。

开始,为了避免边界冲突,中央军委命令部队,单方面从实际控制线上后撤20公里。

如此一来,印度认为中国软弱可欺,加快了武装入侵中国的速度。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中央政治局在1962年10月18日召开了扩大会议,就藏南问题作出重大决策,研究对印度的军事方针问题。

毛泽东说:“多年以来我们采取了许多办法想谋求藏南问题的和平解决,印度都不干,蓄意挑起武装冲突,且愈演愈烈,真是欺人太甚。既然尼赫鲁非打不可,那我们只有奉陪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俗话说,不打不成交,也许我们反击一下,边境才能安定下来,和平解决边界问题才有希望实现。但我们的反击仅仅是警告、惩罚性质,仅仅是告诉尼赫鲁和印度政府,用军事手段解决边境问题是不行的。”

会上,毛泽东问张国华:“听说印度的军队还有些战斗力,我们打不打得赢呀?我的西藏军区司令员同志!”

张国华肯定而自信地回答:“打得赢,请主席放心,我们一定能打得赢。”

与会人员在对形势作了一番分析研究之后,一致认为战胜印军是有把握的。但毛泽东提醒大家:“我们没有同印军作战的经验,千万不可麻痹大意,一定要精心布置,打好这一仗。至于反击作战的方案,同意总参和张国华司令员共同拟制的计划。”

会议结束后,中央军委任命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为前线总指挥。很快,一个代号为“419部队”的作战指挥机构组成了。

10月19日,张国华进驻前方指挥所。

围绕第一仗如何打,指挥所里出现了两种意见:一种意见属于保险型的,即吃掉印军一个营。一个军区部队,去吃掉一个营,自然没有什么难度。另一种意见是属于激进型的,即吃掉印军一个旅。在高原上吃一个旅的兵力,难度显见,因为连走路时空气都不够的地方,你拿枪拉炮去吃一个旅的兵力,谈何容易。

两种意见,张国华只能选其一。自古就有“慎重初战”的说法,谁也不敢马虎。是的,“慎重初战”这是每个指挥员必须考虑的问题,初战必胜又是对指挥员最起码的要求。因为,初战打赢了,以后如虎添翼;初战打输了,那要好一阵子才能恢复自信啊!张国华考虑再三,决定要吃就吃它一个旅!吃掉一个营,不痛不痒,没意思。

作战方案报到了北京。中南海有领导觉得张国华是在冒险,但毛泽东不喜欢墨守成规。毛泽东说:“他是前线指挥员,让他打嘛!打不好重来!”

10月20日7时30分,张国华一声令下,人民解放军的炮火便铺天盖地地向入侵克节朗的印军阵地倾泻。两个小时后,印军的第一个据点被攻下。到晚上8时多,克节朗战役即告结束。张国华笑了:“这么容易取得的胜利,我当兵33年,还是头一次!”

10月23日,中央军委连电致张国华,称赞:“作战部队在高原严寒的困难条件下,斗志昂扬,艰苦卓绝,勇猛作战,干脆地歼灭了敌人。”“捷报频传,中央、军委极为高兴。”

看着感情色彩特浓的后一封电报,张国华觉得这很像是“毛主席亲自加的两句话”。于是,张国华手一挥,高兴地说:“把电报转发部队,就说是毛主席亲笔写的电报,鼓励鼓励前线士气。”

前线士兵确实被鼓舞起来了。在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张国华又指挥部队打了两次大战役和一些零星战斗,取得了骄人的战果:歼印军3个旅,生擒印军王牌旅长达维尔和另一名准将旅长辛格,共毙、俘印军7000余人。

1963年2月,张国华回京参加中央工作会议。这是一次常规会议,但张国华接到通知:“会议增加一个议题,毛主席要亲自听张国华汇报工作。”

张国华有些发怵:“汇报什么呢?”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2月19日下午,汇报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当张国华走上怀仁堂主席台时,原来泰然自若的神情忽然间又变得紧张起来,好像所有的目光都向自己射来,都对着自己笑。张国华左看看,右瞧瞧,自己的座位竟被安排在毛泽东和刘少奇中间!张国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到座位上去的,显得非常拘谨。

会议是由毛泽东亲自主持的。毛泽东也看到了张国华的拘谨。他说:“今天的会议议题只有一个:由张国华同志汇报刚刚结束的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情况。”接着,他幽默地说:“‘井冈山’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仗打胜了,你还紧张么子哟!今天是你唱主角喽!”

经毛泽东这么一讲,大家哄的一声,笑了起来,会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起来。

张国华想,也是,前线的事都是亲身经历的,照直说,不会错的。

实话实说是毛泽东的最爱。当张国华谈到有些部队参战太仓促时,毛泽东插话说:“那个五十五师,从青海的西宁出发,用卡车送,就是在路上动员的,差不多一到就打。一三○师在四川是个生产部队,放下锄头就上车,一到就打,就在汽车上做动员工作,很仓促。”毛泽东用手指了指张国华:“就是你这个将军也是临时派去的嘛。”

毛泽东插完话,对张国华说:“你继续说。”

张国华接着说:“中央军委和总部在作战中的每一重大转换时节,都给我们作了及时、具体而又详尽的指示……”

张国华刚说完“指示”两个字,毛泽东又插话说:“我这次是参战了的,还有少奇、总理、小平。”

张国华没有等毛泽东发话便接着说:“印度国防部长恰范说,中国军队在背后刺了他们一刀。”

毛泽东说:“工人、农民的军队,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为什么不能打胜仗呀!日本,蒋介石,美国,印度都被整下去了嘛!印度说抓了我们的人,又交不出来,好啊!没有抓到我们一个嘛!”

张国华说:“我们战胜敌人的法宝,靠的就是我们的战士‘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

毛泽东立即给予了肯定:“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说完,毛泽东又用手指了指张国华:“这是你的发明权。”

张国华赧然一笑,连连摆手说:“不是我,发明权是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毛泽东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过去岳飞说:‘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矣。’‘饿死不抢粮,冻死不拆房。’前句有片面性。那时金兀术说,撼山易,撼岳家军难。今天我要说,撼山易,撼解放军难。”最后,毛泽东高屋建瓴地评价了中印边境之战:“打了一个军事政治仗,或者叫政治军事仗。这一仗,至少可以保持中印边境10年的稳定。”

历史证明了毛泽东的预见。从1962年至今,中印边境稳定局面的取得,与张国华指挥打的这一仗有着紧密的关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