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网上热传南京保姆“黑名单”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扬子晚报   发布者:微雨清晨
热度53票  浏览4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11日 17:39

  近日,在南京某家政论坛,一篇原是网友们分享请保姆窝心事和控诉“极品阿姨”的帖子,被热心者根据其中出现的当事人姓名,整理出一份“南京保姆黑名单”,且广为流传。记者粗略统计,目前上榜的阿姨达五六十人。采访中记者发现,对于保姆黑名单,不少人拍手称好,也有人质疑此举过于粗暴,毕竟“保姆们都不容易”。而法律界人士认为,“保姆黑名单”可能侵犯保姆的隐私权与名誉权,尤其是足够确认保姆身份的信息。

   名词解释

  拉黑:通常来说就是拉到黑名单、屏蔽某人言论,适用于腾讯QQ等聊天软件,也适用于一些网络游戏。作为时尚表达,可引申为实际生活中对一段事、某个人永远割裂的情感拒绝。

  网帖直击 想找保姆?先看黑名单

  昨天,记者在西祠胡同上这家颇有名气的家政版看到,一篇题为《黑名单,经历的黑心中介和黑心保姆》的帖子被设为长期置顶,点击率已达数千。在发帖者的呼吁下,数百网友分享了自己请保姆时遇到的那些窝心事,以及各位让他们哭笑不得的“极品阿姨”。

  “xx,被中介公司称作明星育儿嫂,不靠谱也是明星级别的。”“xx,求你回家修炼几年,不要再出来祸害小宝宝们了。”“xx,最大的特点是能睡能吃。”类似的开场白后面,总能引出一位被发帖者们戏称为“极品”的月嫂或住家保姆。记者注意到,雇主们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不会带孩子,弄得宝宝浑身长疹子”,“不勤快,眼里没活,算盘珠一样你拨一下她动一下”,“喜欢嚼舌根,把家里的是非到小区里乱讲”,“挑拨我和婆婆的关系”,“经常请假,不守信用”,“贪小便宜,找理由找机会要求涨工资”等几宗罪。

  随着跟帖者越来越多,有热心网友索性根据大家的讲述整理出一份《南京保姆“黑名单”》,凡在帖中被点名的阿姨全部上榜。“后来的版友注意了,找保姆时别忘了带着名单。”记者数了一下,截至目前这份不断更新的名单已经收录了五六十位南京保姆的姓名,甚至有的还被附上了照片。

  网友反应 有人欢迎,有人觉得欠妥

  这则人气超高的帖子除了吸引网友前来爆料,旁观者也是络绎不绝,其中不乏欢迎的声音。“对那些干嘛嘛不会的保姆,就应该指名道姓曝光,提醒大伙以后找阿姨避开这些‘极品’,让更多的宝宝少受罪。”

  可也有网友觉得这种“黑名单”的方式太过粗暴,“但凡有点办法,谁愿意出来找份伺候人的活干?将心比心,对她们我还是觉得应该宽容一些。”在网友“芙蓉几片”眼里,除了个别小偷小摸已经有违法嫌疑的保姆,“大多数只是小毛病,多点沟通和耐心去教去说,让她改正就是,没必要因此全盘否定吧?”

  事实上,还有人站出来为几位被点名的保姆辩护,比如一位被“黑名单”描述为“懒、馋而且难缠”的中年阿姨,因为被具体注明的姓名和所属中介公司而被前任雇主认出,她大为震惊,“这里面有误会吧?xx在我家干了一年半,很勤快带娃也很好啊,和我们家所有人都关系融洽,离开后还从老家带草鸡蛋专程来看孩子……”

  受《黑名单》启发,还有网友炮制出了《南京保姆红榜》,罗列出自己遇到的几位阿姨,同样是“极品”,却是“极品能干,极品善良”,不过可惜,网友们根据姓名到家政公司打听,无一例外,“红榜”成员们全部“名花有主”了。

  记者探访 “黑名单”影响力有限

  昨天,记者带着打印好的“黑名单”来到家政行业最为集中的南京市妇幼保健医院门口。这里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数十家家政服务公司,大多提供月嫂、住家阿姨、钟点工供求的中介服务。

  显然,无论是记者以雇主身份打听或者直说采访意图,中介公司们大多对这份诞生于网络世界的《南京保姆黑名单》并不知情。

  “没听说啊。”南京爱意多家政公司的葛老师对记者说。而当记者如实告知她,其实在网帖中,爱意多也曾随同几位从这里走出的“黑榜阿姨”一起被网友点名时——“有这回事吗?我再仔细看看。”很快,葛老师果然在名单里发现了熟人,“哦,这个仇xx我认识,的确在我们这儿干过,可就给她接了一次活,没几天就被投诉,查明确是她的问题后解雇了。”

  另一家同样被网友点名的乐斯家庭服务公司创办者章丽萍则再三表示,黑名单里没有一个阿姨是从她这儿走出。“但我在这行10多年,有几个人名还真见过,东家换西家,确实混得不咋地。”

  采访几家中介公司时,记者发现前来雇用保姆的市民也大都没听说过这份“黑名单”。在爱意多,市民秦先生很感兴趣地接过名单看了又看,“这是个好东西啊。保姆请回去等于把孩子交她手上了,半点马虎不得,网友们的评价我还是要宁信其有。”

  律师说法

  无证据情况下“拉黑”涉嫌侵犯名誉权

  昨天,记者就黑名单一事采访了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她告诉记者,如果在无法提供实据的情况下,公开传播有损他人名誉的信息,甚至这种做法还会给他人带来不良的社会影响,确实是侵犯了对方的隐私权、名誉权。

  “不管怎样,这种根据主观判断采取单方面行动的做法是欠妥的。”唐律师表示,雇主保护自己利益的正确做法是:如果掌握确实证据证明保姆不称职,可以根据协议约定的内容,要求保姆道歉、改正或者赔偿;也可以向家政公司或者行业协会投诉;当然,雇主也可以直接采取法律手段,起诉保姆。

  唐律师认为,“保姆黑名单”的出现,是一个法律问题,也是一个社会话题,“保姆行业长期以来缺乏事前监督机制,政府部门或行业协会应该通过设置相关的资格认证制度,来规范雇主和保姆之间的关系。”

  好消息是,唐律师口中的“资格认证制度”和相关评价体系正在江苏处于落实阶段。昨天,江苏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张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协会对网友自发总结的“保姆黑名单”不好多做评价,但可以将之视作消费者对家庭服务行业的一种期望和监督。张乔表示,江苏家协从行业自律的角度正在逐步启动和完善家服企业管理体系,其中在本行业评价体系版块里设置了黑名单,通过身份核查、档案记录、考核机制、保险等方面规范家政服务的市场秩序,同时配套开展家政服务员职业技能和职业道德培训,提升服务水平和加强服务意识,通过规范家政公司经营行为,树立品牌形象,配合政府相关部门建立完善的行业规范和标准,逐步形成完整的行业制度规范体系,在源头上建立消费者对我们这个行业的信任感。

  对话

  “黑名单保姆”女儿:

  这样的名单是在侵权,是违法的

  昨天下午,记者辗转找到了一位被列入黑名单的黄姓保姆的女儿笪小姐。其实此前她曾经因为母亲被雇主发帖数落而在网上留言反击,甚至还在版内掀起了一场小小的论战,不过最后不了了之。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笪小姐接到记者的电话后很意外,她说自己自从那次论战后,已经很久没看这个家政版了。对于往事,此时的她已很淡然,“雇主说我妈妈不会带孩子,又吃他们家草鸡蛋,还不做卫生什么的,24小时不到就把我妈解雇了,然后还到网上指名道姓发帖数落。那是我妈哎,我当然要生气要开骂了。其实事实跟她说的有很大差距,都是些鸡毛蒜皮,我也不想再讲。对这位雇主我很无语,谁是谁非不提,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她不懂起码的宽容、理解和对长者的尊重……”

  笪小姐再三强调自己的母亲是位多么慈祥善良的老人,和邻里乡亲包括前几任雇主都关系融洽,“那次事搞得老人心里很不痛快,后来索性不做保姆回老家了,现在过得很开心。”

  说起黑名单,笪小姐表示并不知情,“如果知道,我肯定会要求版主删除我母亲的个人信息。虽然她已经不做保姆了,但当年谁是谁非根本没弄清楚,凭什么因为一个雇主几句主观的话就在网上当成事实公开?这是在侵权,是违法。”

  其他保姆:

  因为一些小事,何必砸人家饭碗

  “雇主和保姆出现矛盾不可避免。一方面我们作为中介要加强培训教育,我看网友们说的许多问题,都属于育儿操作尝试、生活习惯等,我相信只要经过系统训练,遵守一些起码的家政服务规范,我们的保姆绝不会进这个名单……”说这番话时,章丽萍的视线很威严地从店内数位等活的保姆脸上扫过。

  昨天,这些保姆对记者手中的“黑名单”同样大有兴趣,两张打印纸在她们手里传阅着,不识字的会低声打听,“都写什么啊?”大家关心的,无非是名单里有没有自己,或是熟悉的同行,以及究竟犯了什么大错,这些榜单上的同行会被这样点名批评,名誉扫地。

  记者眼里,这些阿姨们大都非常质朴,又或许是对着章丽萍这位老板,无论说话、笑还是仅仅坐着,都透着一丝拘束和局促。而不管记者问什么,她们大多只是笑而不语。

  只有一位姓陈的阿姨,身材胖胖很喜欢笑。她看着纸上网友们对“黑名单保姆”的描述,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一条,我好像也这么干过,嘿嘿。”记者看到,那条是某网友描述一位标签为“懒惰”的阿姨,“宝宝睡她就睡,宝宝不醒她也不醒。”

  再三追问,陈阿姨说她第一次给人家当保姆,“让我负责带孩子,我就24小时陪着宝宝呗,他睡觉我睡觉,他起来我起来。我带孩子认真,主家一直没说什么,后来听小区里其他阿姨说宝宝睡觉时,应该起来洗衣服、拖地,我想想也是,中午宝宝睡觉我就干活。主家为这个还主动给我加了工资。”

  “保姆也是人,为自己想着一点是人之常情。就说这个睡午觉,有的雇主还会鼓励,这样更有精力带孩子,可有的就完全不能忍受,心想着我花钱雇你,你就得满负荷动起来……”章丽萍为几个因为多睡一会多吃一点就被列进黑名单的保姆叫屈,“这个也就是随口一说就能解决的事嘛,何必弄到名单里砸人家饭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