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俄媒:中国海军令美军无法在中国沿海耀武扬威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环球网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300票  浏览364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2月27日 19:35

俄罗斯军工综合体新闻网2月26日报道,俄罗斯《生意人报-权力》周刊2月25日专题评论指出,有史以来世界主导权都由控制商道必经关键海域的国家掌握,19世纪的海上霸主是英国,20世纪由美国夺得。现在海洋控制权争夺战依旧没有停止,而且21世纪的主要战场将在太平洋展开中国将成为美国的强劲对手,实力迅速增强的解放军海军的反介入系统至少已经使美国失去了在中国沿海耀武扬威的能力。

俄媒称,去年9月中国东海爆发冲突。几十名台湾渔民驶入油气资源丰富的钓鱼岛水域,9月25日与日本首次发生冲突,遭到日本巡逻舰的水炮攻击。去年以来钓鱼岛成为中日激烈争夺的目标,两国军舰经常在此地区机动。在此问题上台湾坚决站在中国大陆这边,时常向钓鱼岛派出渔船,并提供军舰护航。近期钓鱼岛事件日益升级。2月7日日本防卫大臣指责中国军舰火控雷达瞄准日本军舰,企图使用武力威胁。俄战略与技术分析中心专家卡申认为,此举如同一个人持枪瞄准另外一个人。但是中国政府坚决驳斥了日方指责,外交部官方发言人华春莹强调称,日本散布虚假信息,企图增加危机局势,蓄意制造紧张气氛,误导国际舆论,抹黑中国形象。

实际上,中国在东海亮出肌肉,展示武力,只是围绕太平洋影响力的龙争虎斗的首个征兆。而且实力日益增长的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不是日本,而是现在的海洋霸主美国。自中日钓鱼岛争端开始再次升级4个月以来,全世界的观察家惊讶地看到美国对此冲突竟然没有前后一致的反应。根据日美安保协定,美国似乎有义务立即站到自己的地区盟国一边,但是美国官方仅在1月19日国务卿希拉里访日时才在形式上声明支持日本,随后再也没有类似表态,结果令日本惴惴不安。奥巴马的国内反对者甚至认为,当前局势是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的首次负面后果,似乎引发了亚太地区大国之间的分化。

为了理解亚太地区力量平衡的变化,应当注意美中日三角纯军事领域的相互关系,特别是近年来发生的重大变化。主要问题在于,美国海军正在迅速丧失自己在中国附近海域自由行动的能力。参与拟定美国当前海军战略的海军大学教授拉贝尔承认,美国海军如今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中国出现了强大的反介入系统,而且拥有了一支能在领水之外海域行动的强大海军。

俄媒称,中国领导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前不是特别重视海军的发展,转折点是1996年的台海危机。当时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之前,中国在台海进行大规模实弹教学射击演习,展示武力,威慑台独分子。作为回应,美国海军向此地区派出战舰,显示准备不惜采取一切手段阻挠大陆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此后中国领导人提出了阻止美国干涉纯属中国内政的台湾问题的原则性任务。中国通过在此方向的各种努力,已经建成了有效的全面反介入系统,研制了能在各个方面威慑敌方战舰,迫使其尽可能远离中国海岸线的先进武器装备,包括高精弹道导弹、反舰巡航导弹、陆基飞机直升机潜艇、高速导弹艇和威力强大的水雷障碍等。在完成围绕台湾地区集中建设反介入系统的首要任务之后,中国开始沿整个海岸线建设类似系统。根据美国专家掌握的情报,中国在沿海大量部署弹道导弹和反舰巡航导弹的同时,还建成了跟踪美国固定式(航空基地、港口、指挥所等)和移动式(水面舰艇、潜艇等)海上目标的强大的侦察系统,综合使用卫星、超视距雷达、无人机和水下传感器网络。另外,中国还准备攻击美国海军指挥系统,破坏水下光缆,摧毁通信卫星,实施网络空间攻击等。

尽管中国在对抗美国海军可能干涉中国沿海军事冲突方面的成果非常明显,但是暂时仍旧没有迎来海军革命性的发展,无法突破所谓的“第二岛链”在远海执行任务,或者切实保护印度洋上对中国经济来说生死攸关的海上交通运输线。中国显然正在这个方向积极努力,但是近年来只是增加了多用途潜艇数量(5艘核潜艇和48艘柴油潜艇)。去年正式服役的中国唯一一艘航母是在从乌克兰采购的未完工的“瓦良格”号航母基础上改装而成的。根据军事专家的评估,这艘航母仍需很多年才能在近海之外的地区具有实际作战意义,因为它暂时既不具备必要的舰载机,没有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也没有舰员已经掌握的其他作战能力。

俄媒称,中国在形式上并没有提出建设远洋舰队的任务。中国海军专家表示,无论是在目前,还是在长期前景内,中国战略的主要任务是保证中国沿海安全。中国海军之所以必须突破“第一岛链”,只是为了建立中国沿海的战略防御纵深。美国国防部根据自己掌握的中国情报预测称,到2020年中国海军可能至少拥有10艘能在远海进行低强度作战的军舰。与此同时,中国当前的海军实力及其反介入系统,已经能够保证中国海军有把握地控制沿海局势。

美国军事专家被迫承认,冷战结束后20年来,已经习惯于完全主导世界大洋的美国海军对中国反介入系统如此有效地发展壮大没有做好准备。特别令美国感到不安的是,习以为常的美军航母编队自由活动空间,以及所谓的“高价值作战单元”,特别是航母和能在尺寸、装备水平上与其相提并论的大型两栖登陆运输舰的生存率开始受到挑战。它们不仅被迫越来越远离中国仍在不断扩大的反介入海域,而且甚至在远洋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特别是在中国研制出专门用于杀伤航母的“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之后。另外,美国在日本和韩国的最为重要的军事基地也已被中国导弹瞄准。这种局面令美国非常难堪,使其在今后,特别是在中国沿海出现冲突局势之后,履行自己对亚太盟国和伙伴的义务方面的能力发生问题。另外,五角大楼专家认为,中国在研制反介入系统武器,特别是高精度反舰导弹方面的经验和技术,非常有可能转让给地区大国,首先是拥有相当强大财力的伊朗和其他国家。美国海军前任司令拉夫黑德曾经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他的任务是尽量做到美国的海上行动不被禁止,保证美国海军行动能力不受限制。

美军专家指出,在当前业已形成的局势下,美国最坏的选择是采取消极防御立场,只是为了保证美国海军在能够生存的海域和亚太前沿部署基地自由行动。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2012年7月在应五角大楼的请求进行的专题研究报告中指出,美国的盟国和伙伴,以及中国,都不应当怀疑美国在一旦发生冲突后取得胜利的能力。美国应当展示自己准备并有能力参战,甚至是在反介入条件下,在美国海军在西太平洋的军事行动面临其他威胁的情况下。报告同时强调,考虑到中国军事实力的迅速增强,美国与中国直接军事冲突的后果难以预测,因此应当尽一切可能避免这种冲突。但是报告认为,如果美国不能创造机会压制中国反介入系统,那么就无法把当前中国与邻国的复杂关系逐步演变成更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俄媒称,美国海军认为,既能通过军事技术途径,也能通过战役战术途径解决上述问题,但是多数途径的落实都会受到国防预算削减的限制。在战役战术层面上,美国应对中国反介入系统发展的方式空海一体战。五角大楼2011年底制订出了空海一体战构想,规定使用新形式协同发挥美国空军和海军的作战能力,同时尽量利用美国在太空和网络信息空间的优势,从而确立对近海地区及其航空空间的控制,并且消除中国导弹发射装置,强调协同使用更加有效的多用途潜艇、飞机、隐形舰艇、近海作战新型舰艇、舰基反导防御系统、新型反潜设备等。迄今为止,美国为战舰配备“宙斯盾”反导系统的工作进展最快,这也是拉夫黑德在任时积极推动的。目前已有21艘美国军舰配备了“宙斯盾”系统,到2024年其数量应当增加到94艘。但是军事专家质疑这些系统的效能,特别是在没有得到其他能够对抗导弹攻击的手段支持的情况下。比如,美国海军大学教授霍勒认为,中国不会费心计算美国任何一艘战舰携载了多少枚拦截导弹,只会在“宙斯盾”系统能够拦截到之前发射大量反舰导弹。至于落实空海一体战构想必须配备的其他武器系统,暂时没有得到足够的财政拨款支持。而且美国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预测,今后几年美国军费预计会进一步削减,海军发展项目同样会受到影响。在此情况下,美国海军司令部将被迫考虑改变海上力量编制体制,考虑投入巨额资金建造大型航母和两栖登陆舰的合理性。拉贝尔教授就曾谨慎地指出,海军有必要削弱对“高价值战斗单元”的发展定位。前任防长盖茨则更加明确地提出了美国海军今后30年是否确实需要11只航母战斗群的问题。

对于来自中国的新挑战,美国国内发生了争论,激烈辩论今后到底是应当花费有限的预算资金,少量建造拥有较为昂贵的武器系统的大型舰艇,同时面临可能被敌方导弹兵器摧毁的不断增加的风险,还是应当建造更多数量的不太昂贵的战舰。从每年都会适当调整的美国海军30年造船计划来看,这些争论虽然暂时没有导致美国海军建设计划的重大调整,但是一些变化已经发生。比如2012年的调整方案确认减少大型两栖舰的建造数量,延迟对第二艘“福特”级航母的拨款期限,由两年增至4年。但是同时坚定了用新型多功能近海战斗舰替换护卫舰和扫雷舰的决策。近海战斗舰是美国专门为压制可能对手沿海反介入系统而研制的,计划在15年内投入140亿美元建造55艘。正是多亏这种相对不贵的多用途战舰的出现,美国才有可能组织稳定生产自己需要的、价格上可以接受的、规模适当的新型战舰。

俄媒称,美国海军在其他方面适应海上军事新形势的努力同样也会遇到财政问题。美国海军地理部署重心开始调整,由大西洋向太平洋倾斜,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压制中国的反介入系统。为此,美国还计划通过更加紧密地协调本国海军与地区盟国,首先是日本和韩国的行动来解决这项任务。但是美国专家指出,目前总体上已经形成了美国并不习惯的局面,更加重要的、显而易见的军事战略任务不可能得到必要资源的支持。之所以出现这种局面,不仅有财政原因,还有政治原因。在重返亚太的政策下,重新平衡发展美国与亚太国家相互关系的同时,奥巴马政府非常不愿意采取能够引起中国负面反应的举措,五角大楼发言人甚至在正式场合谈论亚太地区新战役战术构想和计划时,被迫千方百计地避免提及中国。美国海军大学内部刊物甚至推测称,五角大楼可能会用更为温和的说法,比如海上作战构想,来代替空海一体战构想,从而避免美国政治领导人在发展对华关系时可能遇到的问题。因此可以断定,五角大楼今后在为自己夺取中国沿海控制权的行动计划争取政治和财政支持时,仍将遇到较大的难题。

由于突破中国反介入系统的举措不够有效,美国军方被迫请求外交援助,承认摆脱当前局面的最好方法是避免地区武装对抗的出现,甚至避免可能导致引发这种对抗的条件。显然,美国新政府1月17日公布了布鲁金斯研究所专家提出新建议,支持紧急建立政治外交机制,防止中国南海和东海爆发武装冲突,绝非偶然。布鲁金斯研究所的专家强调,美国对因为某些礁石和岛屿,为了保护朋友和盟国的荣誉而卷入战争,绝对不感兴趣。况且,这些地区冲突局势的出现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华盛顿将会被迫选择到底和哪些国家发展正常关系。因此美国政府近期的任务应当是敦促地区国家建立防范冲突的集体机制。为此不仅要与暂时消极对待建立这种机制的中国合作,利用与中国关系密切的柬埔寨政权分化东盟国家的统一立场,还要影响日本的立场,鼓励日本在与中国的岛屿争端上采取更为灵活的立场。这种灵活性体现在立场本身的两面性上,一方面不放弃在法律上承认钓鱼岛是日本领土的观点,另一方面则要承认他国坚持自己观点的权利,准备与其进行谈判。而在以前,在美国海军无论是在远洋,还是在亚洲沿海,都占据绝对优势时,美国很少表现出这种政治灵活性,只是一味强硬地坚决利用本国海军解决尖锐的政治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