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朝鲜战争中,一支失踪在敌后的志愿军游击经历

热度33票  浏览3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1年6月1日以后,随着五次战役的结束,整个战局趋于稳定,至6月10日,敌我双方均转入防御相持状态。

五次战役的收获及胜利是大的,但是,在战役后阶段,从汉江北岸回撒过程中,60军180师由于各种原因,惨遭重创,全师8000多人,包括负伤,阵亡,失散及情况不明的,达7600多人。彭德怀在战后一次会议上,气得立马要把仅带着几百人回来的180师师长枪毙,在志司其他将领的劝说下,总算以立即撒职查办了事。

那些失散,情况不明的志愿军官兵,有大部是弹尽粮绝后被俘了,有一些没有被俘的志愿军战士,却滞留在南朝鲜地域内,后来慢慢地招集起来,在180师政治部主任的带领下,在三八线以南冰天雪地的崇山峻岭间,开始了长达300天的敌后游击战。

这艰难困苦的处境是难以想像的,语言不通,搞不到粮食,弹药无处补充,美韩军还四处追捕围剿。

180师的政治部主任,带着这支越不过三八线的残余官兵,利用美韩军怕打夜仗的心理,不时地在夜间,主动偷袭一些美韩军的哨所或单个哨兵,得以补充弹药和一点食物。180师政治部主任,他当时知道的是第六次战役很快就会发起的,鼓励官兵们要有信心,只要第六次战役一打响,就可以归队了。但是,他那里想得到,因为板门店的谈判桌上巳经签下了停战令,第六次战役是不打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也猜测到了有停战的可能,怎么办?只有突围一条路好走,否则不是被俘就是战死。做俘虏?这一点他想都不去想它。他把这些情况向一起的(当时有近百名志愿军官兵在一起)干部,战士说了这个情况。大家认为宁死也不做俘虏。

于是,这支游击队开始寻找时机,准备突围。可是,在这四五十公里方圆的赤根山下的平原上,巳没有村庄了,本地的老百姓在五次战役一打响时,就被美伪军赶走了。山下美伪军的封锁线驻有重兵,看来一时想要突围出去的话,还是不可能的。于是他们返回了山林,一面派人四出侦察,哪里有可以突围的地点。一面派人到山里寻找朝鲜老乡,设法搞粮食。就这样这支志愿军敌后游击队,暂时地山林里住了下来。

但是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他们又不得不四处寻找机会,下山截击敌人的运输队,围歼一些小股敌人,以伺机突围。这一来,引起了美伪军的注意,他们知道这赤根山上还有志愿军残余部队,就开始对赤根山进行了围剿扫荡。

所幸的是这些被截止在敌后的志愿军官兵,都是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对在敌后打游击战,有一套办法。美伪军的几次围剿与扫荡,都避了开去。

时间很快到了十月份,在国内大部份地区还是秋高气爽的时期,而朝鲜巳是寒风凛冽,严寒刺骨的冬天了。他们身上衣服单薄,又没有充足的食物,一个个瘦骨嶙峋,在山林中的茅屋里,哪里能抵抗得了这零下三,四十度的长长的严冬。于是,他们选择了两个相距十公里左右的向阳山坡,挖两个山洞,为的是防备美伪军突如其来的扫荡。

当他们山洞挖好后,随即大雪就封山了。齐膝深的大雪,使得他们难以下山,也同样使得美伪军难以上山扫荡,因而这个冬季出乎意料地非常平静。但为了解决吃的问题,他们不得不下山去截获小股的美伪军运输队,以坚持生存下去。游击队的不断地,出其意料的行动,使得美伪军十分不安。他们以为在如此严寒冰雪中,这些残余的志愿军人员在没有给养,没有补充被服的情况下,早巳冻死在山林里了。这一下可成了他们的心腹大患。于是在来年三月间(1952年),美伪军请来了曾侵略过中国的日军作顾问,采用了在中国使用过的“铁壁合围”战术,出动了三千美伪军,将赤根山口边的所有村庄都烧光,然后向山上扫射,轰炸了一阵,接着便大呼小叫地冲向山林间。

志愿军游击队在这次突围中中,仅冲出了二十来人。集拢后,迅速地转移到其他的山林间,继续坚持下去。

1952年4月中,天气转暧,志愿军游击队慢慢地在山林间,向敌人的前沿阵地摸去。这天早晨,派出去侦察的回来说;离敌人前沿阵地不到二十公里了。领队的政治部主任说;我们分两步走,天黑前靠近敌前沿阵地两公里处潜伏下来,天黑以后伺机冲过敌封锁线,成败在此一举了。

志愿军游击队就这样小心翼翼地在丛林间,向敌前沿阵地行进。

当太阳快要下山时,志愿军游击队在山下小道上,慢慢向敌人前沿阵地走去时,突然发现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有一小队人在跟着他们。游击队立即钻进小道边的丛林中,潜伏了下来,等待着这一小队人的到来。

后面跟着走的那一小队人,见志愿军游击队突然钻进了山林,便一边走一边向志愿军游击队叫喊着;你们是不是志愿军东木(同志),我们跟了你们好久了,我们是人民军敌后侦察队,请志愿军东木不要误会。

志愿军游击队一声不啃地趴在山林间,没有回答。那队人一看志愿军不回话,知道他们不相信。于是站在小路中间解开外面的伪军衣服,露出了里面的人民军制服说;我们巳经完成任务,路过这里发现了你们。你们衣衫缕烂,蓬头垢面,我们就知道你们不是当地老乡,更不会是美伪军的人,只是不明白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等到临近时才看清你们穿的是志愿军的服装,所以就一直跟下来了。我们也是要从这条道穿插过美伪军的封锁线的。

丛林中趴着的志愿军游击队,一听对方话说到这样的程度了,何况距离不足五十米,要是美伤军早就打上了。于是先走出去两个,到了路上,那个带队的人民军军官干脆脱下了南朝鲜伪军的军服,露出了一身人民军军官的制服。这时志愿军游击队才纷纷地从丛林中走出来,和人民军的侦察小队会面。

这是一支朝鲜人民军第三军团的敌后侦察队,完成任务后返回路过这里,偶然发现了这一队带着武器,可穿着缕烂,长发盖脸的一小队人,于是便悄悄地跟了下来。等到跟近时才发觉这是一支被美伪军围困在山上的志愿军同志,于是放心大胆地跟了上来。

朝鲜人民军侦察队长扑正林和志愿军敌后游击队领头的180师政治部主任,经过协商研究,决定一起冲出封锁线。人民军侦察队有15个人,志愿军游击队有18个人。扑正林说;我们地形熟悉,把部队分为三个小组,第一组由我们和志愿军东木中还能打得动的编成混成组。第二组由我们派几个领路的和志愿军东木中负伤有病的编为一组。第三组填后。由于人民军语言通,地形熟悉,志愿军游击队的官兵们也一致同意了扑正林的意见。

4月11日深夜,中朝两队官兵开始向敌封锁线运动,在通过第一个前沿敌人哨所时,没有被敌人发现,很快越过了敌人的第一道封锁线。但是在穿越敌人的第二道封锁线时,被敌人发现了。经过约半个多小时的激战,仗着人民军地形熟悉,终于冲出了敌人的封锁线。

在冲过封锁线时,志愿军游击队牺牲了三名战士,人民军侦察队除扑正林为掩护大家,最后一个离开时胳膊上受了伤,其他的一个也没有受到枪伤。

就这样15名志愿军敌后游击队和15名朝鲜人民军侦察队,在扑正林的带领下,回到了朝鲜人民军三军团总部。

在人民军三军团总部,军团首长看着我志愿军游击队的同志们面色枯槁,骨瘦如柴的样子,感到特别地激动。立即给以最好的住房,洗热水澡,理发,并按级别换发了人民军军官服和战士服。

过了几天后,志愿军敌后游击队的15名官兵,巳有点恢复了体力,便要求回到自己的部队去。人民军三军团首长立即接通了志愿军司令部,通报了15名志愿军敌后游击队的情况。

数日后,志愿军总部派人来接了他们回去。

本来大家回到了各自的部队,有一种如归娘家的感动,但是,他们所听到的是,凡是突围出来的营以上干部普遍受到处分时,这些在敌后度过了300天的游击队员们,个个心里沉闷了下来。是啊,谁相信你们在敌后是怎么活下来的?这不是一天两天,一月两月,这是整整300天啊……

他们心里感觉到,从此组织上不再会信任他们了…………

(当我在1979年离开北大荒时,来接任我的就是58年朝鲜战争结束后换回来的战俘。他是连级干部,不想回老家了,觉得丢脸,就转业到北大荒农场,也就是后来的生产建设兵团,现在又是农场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