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国民兵教训越南特工:马崩哨所反偷袭战

热度84票  浏览5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马崩哨所反偷袭战

1984年9月12日,马崩哨所民兵击退越军1个特工加强排的偷袭,毙敌1名,伤4名。缴获定向地雷4枚,松发雷5枚,导火绳64米及部分物资。民兵伤4人,荣立集体一等功。

马崩哨所位于麻栗坡县董干区大火焰村东北侧无名高地,距中越边境约1公里。该地区谷狭坡陡,多为石丛林地;哨所西侧1公里处,一条马路通往两国浅近纵横。1979年战后,麻栗坡县人民武装部奉命在马崩乡火焰村东北侧无名高地设立哨所,扼守要点,控制边境通路。在无名高地筑有80米长的坑道一条,并筑有战斗工事。董干区人武部抽调17名民兵骨干组成马崩哨所,编成3个战斗小组。第一组扼守1715高地东南侧山丫口,防止越军从大卡方向攻击;第三组坚守哨所南侧无名高地,空中楼阁茅坪方向;第二组为机动组,随时准备支援一、三组战斗。

9月12日凌晨2时30分,哨所的犬吠声急,哨所侯兴和听到包谷地里有响声,判断有人偷包谷,就到哨所房间向副所长报告。副所长令其加强观察,并通知哨房左侧的哨兵谢正刚提高警惕。

2时45分,侯兴和在自己的哨位上发现包谷地有黑影闪动,再次向副所长报告。副所长命顾正荣随侯前去查看,侯回到原观察位置,发现哨所50米处的独立石附近有几个黑影出现,便利用地形先敌开火,毙敌1名。其余慌忙向哨所住房射击,民兵迅速依托工事,利用哨房射孔抗击敌人。越军见正面进攻难以奏效,便利用夜暗向两翼迂回夹击哨所,不断向哨所发射单兵火箭,投掷手雷。当民兵顾正荣在哨所左后矮挡墙后向越军射击时,左耳根中弹负伤。民兵龙明修立即将顾背到隐蔽处包扎,越军又投来手雷1枚。顾、龙等4人负伤,并带伤坚持战斗。经1小时激战,粉碎了越军偷袭。

战斗过程追忆

夜,静极了,月亮被浓云遮掩着,地上朦朦胧胧,一片灰暗。黛色的苗山,起伏连绵,以它形体的巨大,给人以粗犷劲健之感。马崩,这座威严的石山,在峰峦叠起的群岭中挺然屹立,显示出不容侵犯的庄严雄姿,石山的中下段,一间石头平房,是我民兵哨所。房屋右侧藤萝遍布、荆棘丛生,左侧则是一片包谷地。夜深了,飒飒的风把地里的包谷吹得摇摇晃晃,发出沙沙的响声。这是公元一九八四年九月十二日午夜,执勤的苗族民兵侯兴和端着枪,从石头房左翼的白蜡树丛中,警惕地扫视着各个角落。

零点之后。月亮完全隐没了,天气阴沉下来,细雨霏霏,凉风瑟瑟。突然,包谷地里响起“唰啦唰啦”的声音。侯兴和侧耳细听,包谷棵里发出的声音大了起来,“会不会是偷包谷的?”侯兴和思忖着,随即就把这设想推翻了,“不会!决不会。包谷哪里没有,怎么偏到这进而来偷?”侯兴和顺手揩了一把凝聚在睫手上的水珠。把眼睛睁得更大了。

“汪汪汪汪!”大灰狗突然大叫起来。这狗平时不乱叫,一叫准有人。侯兴和发现正前方二十多米处的包谷棵摇晃了几下。“敌人!”他赶忙放轻脚步,快速跑进屋里,推醒哨长李永华,悄悄说:“发现有敌人啦!狗大声叫,玉麦杆乱摇,又有声音……”

“继续观察!”李永华命令道。在侯兴和路出去的同时,李永华叫喊起了熟睡的民兵:“大家快起来,有敌人,准备战斗!”

“哗啦”“哗啦”……一阵阵枪机滑动的钢铁碰撞声。

“大家别慌,要沉着!”哨长坚定的男中音,“一组到厨房,二、三组在正房,各个枪眼一齐射击,狠狠―打!”

房背后直通山上阵地的洞门没关,敌人进去就不好办。老民兵顾政荣和另外三个民兵没等哨长吩咐,就朝洞口跑去。

敌人乘哨兵侯兴和进房报告的时候,已潜入洞边,因地形不熟没敢贸然进洞。

四个民兵刚到洞口,“叭!”敌人枪响了。跑在前面的顾政荣感觉耳根“扑”的一下,眼前直冒金星。敌人离得很近。后面的民兵刚要还击,敌人又扔来松发手雷,“轰”!三人顿时负伤倒地。

在洞口的顾政荣耳侧被枪击中,接着的一声爆响,一块松发手雷的弹片把他腰间手榴弹的木柄削去了一大块。片刻之后,顾政荣脑子清醒了些,脸上好象有点湿,他用手一摸,血!“人在阵地在,一寸土地也不能丢!”他向身旁负了伤的三个民兵说。他们强忍着剧痛阻击敌人,把洞口守得牢牢的。

潜伏在包谷地里的越军见进洞不成,便以强大的火力向哨所射击。

单兵火箭筒呼啸着掠过房顶,撞击在巨大的岩壁上。碎石横飞,响声回荡。

民兵们利用石头墙上的射击孔,一起往外猛射。他们朝亮处打,朝发光的地方打。越军打枪和发射火箭弹的地方,一股股火舌划破静谧的夜空。

战斗在激烈进行。

哨兵侯兴和隐身在石缝里,借助藤网和草棵的掩护。寻找目标向敌人射击,他从房里出来,感觉气氛异常紧张。在原来的位置比较危险,就悄悄摸到左前包谷地上方的石缝里,这里距敌人很近,而且是居高临下。由于位置很隐蔽,敌人没有发现他。而他也难看清包谷棵里的敌人。他端枪朝着有响动和火光乱喷的地方猛射。这时他看清了在他下面十几米处,一伙敌人已经安装好四枚定向地雷,正把导线正负极往电源上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侯兴和连忙摔出手榴弹,一声巨响,敌人被炸得血肉横飞,没死的拔腿就跑。趁敌混乱,侯兴和又是一阵连发猛射。

枪声继续响着,各处越军一起开火了。敌人的主力在正面1号阵地作为佯攻,其余的敌人偷偷地从侧面4号阵地接近哨所左侧的工事。

顾正荣在洞口被击中的同时,民兵们一起往包谷地里射击,由于占了先手,打乱了敌人布置,敌人企图先用定向地雷炸毁房子,然后用各种火器同时射击。但是,在他们的准备尚未就绪之时,听到枪声就乱了手脚。慌乱的越军做贼心虚,发射的火箭弹也没能命中目标……从左侧偷袭的越军特工,暗中摸上战壕,立脚未稳,听到民兵大声打电话,吓得一个个从岩石山倒栽下去……

枪声一阵紧似一阵。

敌单兵火箭弹在周围爆炸,房前一株很粗的芭蕉树被炸得丝丝绺绺;石墙和铁栏杆被击中,发出阵阵尖厉的钢响,大灰狗吓得不知逃到何方,厩中大白马嘶叫着,蹄甲把厩底大青石刨得“呱呱”直响。“轰轰”几声,一堵岩石被火箭弹抖落下来。敌人以为命中目标,一阵狂叫。

“敌人数倍于我,持续下去,万一房子被炸垮怎么办?”李永华分析着战局。虽说民兵们打得英勇顽强,但 里是在敌强我弱,敌暗我明的不利的情况下,这些家伙隐藏在各个角落,要把他们消灭是极困难的。况且,民兵们的主要火力是从射击孔往外打,不便瞄准,敌人移动将更难命中。

“报告哨长,”二组组长、沉着老练的民兵李会华说:“我打电话吓唬一下敌人!”

“可以!”

李会华一把抓起话筒竭尽全力大喊:

“喂喂!武装部!敌人偷袭哨所。赶快增援!联系附近的解放军和民兵,派大部队增援!”

越军对这一带地形不熟,到处石旮旯,晚上极难走,拦拦拌拌,磕磕碰碰,他们惧怕走漏风声,遇到伏兵两面受阻,希望快速撤出战斗,听到民兵大声打电话,吓破了胆,拖着尸体,一窝蜂怆惶逃窜了。

战斗从开始到结束,历时近一个钟头。参加战斗的民兵中,有五人是刚上哨所的新兵。

打扫战场的时候,在越军扔下的定向地雷旁边,发现起爆用的三对电池――中国蒙自电池厂造的三九牌干电池。民兵们掂着沾了泥土的电池,脸上绽出胜利的笑容:“越南特工队真坏,化装成老百姓,到我们中国来买电池,买去又用来炸我们,结果没炸成,被打得连滚带爬,恨不得有三只脚。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