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媒称中俄外空条约草案未禁止反卫星研究

热度43票  浏览4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06日 14:25

资料图:国外绘制的中国2007年摧毁报废卫星试验示意图。

资料图:外媒猜测中国SC-19反卫星武器使用了KT-1固体燃料火箭的技术

美国Examiner.com网站4月2日报道称,中国发布了《2010年中国国防白皮书》(下文简称《白皮书》),全面阐述了中国在国防事务上的立场。书中第十章名为“军控与裁军”,讲述了中国在防止太空竞赛方面的努力。

文章特别提到:中国一贯主张和平利用外空,反对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认为国际社会谈判缔结相关国际法律文书是防止外空武器化和外空军备竞赛的最佳途径。

2008年2月,中国与俄罗斯共同向裁谈会提交了“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PPWT)。2009年8月,中俄共同提交工作文件,回应裁谈会各方对中俄外空条约草案的问题和评论。中国希望各方早日就这一草案展开谈判,达成新的外空条约。美国以“无法证实”为由拒绝了中俄之间的草案,但是中俄两国仍在继续努力使此草案发挥实际效力。

中国眼中的美国太空力量

美媒称,2007年4月27日,美国国会在关于中国2007年1月11日进行反卫星武器(ASAT)试验的一份报道中称,美国国务院在2007年3月7日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援引美参联会主席佩斯(Peter Pace)的话说,大量中国解放军官员和中国民间分析人士均认为,中国有必要以反卫星试验来回应美国在太空的霸权,并可用这种武器来对付美国脆弱的“卫星依赖”。报道进一步引用佩斯的言论称:一位解放军上校在2006年末撰文指出,美国的军事力量,包括远程打击能力,都依赖于其太空优势;一个发展中国家如果能大力发展太空科技,便可快速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军力差距。这样的说法表明,中国已经意识到太空系统对美国军事行动的重要性,而对付美国的最好办法便是阻止美国对太空的利用。

中国与PPWT

中俄之间签署“防止在外空放置武器、对外空物体或威胁使用武力条约”草案(PPWT)的目的是,为了弥补《外层空间条约》第4原则的不足。第4原则禁止在绕地球轨道及天体外放置或部署核武器,或任何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但是,并没有禁止非核武器或者“潜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最后,PPWT给“在外空的武器”下了定义:“在外空的武器”系指位于外空、基于任何物理原理,经专门制造或改造,用来消灭、损害或干扰在外空、地球上或大气层物体的正常功能,以及用来消灭人口和对人类至关重要的生物圈组成部分或对其造成损害的任何装置。

PPWT草案还讲到:“放置”系指武器如果至少绕地球一圈,或在离开此轨道之前沿这样的轨道运行一段,或被置于外空某个永久基地,则被认为是放置在外空。

在以上两种定义中,PPWT定义了什么是“太空武器”,但是这样的定义只针对于专门用作“太空武器”的装备。PPWT进而讲到“禁止太空武器”:各缔约国承诺不在环绕地球的轨道放置任何携带任何种类武器的物体,不在天体上安置此类武器,不以任何其他方式在外空放置此类武器;不对外空物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不协助、不鼓励其他国家、国家集团或国际组织参与本条约所禁止的活动。

更重要的是该草案所没有禁止的。2009年8月18日,中俄代表团在联合国裁军会议上回应了其他几个常任理事国对该草案的关注。特别的,中俄指出:

(1)、PPWT禁止对“外太空物体”的攻击和威胁,但是并没有禁止在外太空建立军事力量。

(2)、PPWT并没有更改联合国宪章第51条所规定的自卫权利。然而,如果一个国家签署了PPWT,那么该签约国将不能使用PPWT所禁止的武器装备。

(3)、PPWT没有禁止对反卫星武器的研发、试验和部署,因为这些并不满足PPWT对“在外空武器”的定义。

(4)、PPWT没有禁止对地基激光武器和电子抑制系统的研发、试验和部署。

(5)、PPWT没有讲到拥有“双面目的”的太空技术,即既出于和平目的,又出于攻击性目的。

(6)、PPWT没有包括任何认证机制。

PPWT和美国的太空政策

美国在对外太空武器的发展和依赖上占有特殊地位;外太空系统不仅可保卫国家安全,同时又可民用和支持经济发展。也正因为如此,依赖外太空系统的国家也变得非常脆弱;美国的太空政策便顾及到了这种脆弱性。

在2006年10月6日,布什政府发布了2006年《国家太空政策》,其中讲到:美国认为太空能力对其国家利益至关重要,尊奉于此政策,美国将保留在太空的权利、能力和自由,劝阻或者阻止对美国的太空利益构成妨碍的国家;采取必要的行动来保护美国的太空利益,回应他国对美太空力量的干预,并在必要的时候阻止那些对美国家利益充满敌意的太空力量建设。

美国这种立场被许多媒体和政治界人士看作为“具有挑衅性”,并且推动了中国在2007年1月11日的反卫星试验。2007年4月23日,美国国务院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道就“中国是否以反卫星试验来应对美国《国家太空政策》”做了表态:即便在美国发布《国家太空政策》之前,中国已经完成了3次反卫星试验。在2006年,中国多次使用地基激光武器照射一颗美国卫星,这种武器可使卫星变成“瞎子”。

在最近一次反卫星试验之前和之后,中国军方和民间分析人士均在关注中国在面对美国军事优势和太空力量时的脆弱性。在试验之后,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某大校表示,外太空将被“武器化”,如果太空中存在超级力量,那么绝对不止是一个,中国也不会成为唯一的外太空超级力量。

这表明中国的动机已经超出对美国太空政策的回应,并且中国对美国太空力量的挑战是一个长远的目标;这种意图并不受布什政府或者奥巴马政府太空政策的影响。

美国《国家太空政策》进一步谈及到了美国外太空政策的完整性:美国将抵制对其进入或使用太空的禁止和限制。军控条约不能削弱美国对太空军备的研发和试验,也不能限制美国的太空活动,因为这些都是美国的国家利益。

正是这样的太空政策促使美国对中俄之间的PPWT做出回应。在第63届联合国大会一次关于外太空的裁军辩论中,美国代表卡伦-豪斯(Karen E-House)指出,美国一贯反对禁止对太空的使用。布什政府的太空政策认为当前关于太空的国际法规对于外太空安全事务已经足够,因此诸如PPWT这样的条约或机制便不再必要。

奥巴马政府于2010年6月28日发布的《国家太空政策》也采取了相似的政策,但是并不那么具有“挑衅性”:美国将采取一系列措施帮助保证所有国家派别对太空的使用;同时,美国也保留自卫的权利,抵抗他方的干预和攻击,保卫本国太空系统,并致力于保卫联军的太空系统。

2011年3月9日,美国《华盛顿时报》报道了中国在2010年进行反卫星试验的文章。试验消息是由美国的外交电缆收集到并由维基解密网站揭露的,除了关于中国反卫星试验的信息,还有美国对北京在太空武器方面采用两面动机的关注。

特别的,揭露的文章中提到,北京正在促成限制或禁止外太空武器的国际条约;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Robert M. Gates)在近期一次对北京的访问中,与中国展开了关于导弹防御、太空武器、核武器和网络武器的对话。这表明,中国公开表示要防止太空竞赛,但似乎只希望在像PPWT这样的框架下行事。

3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