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缅甸最后的战争:克钦全民皆兵 惨烈战事难休

热度95票  浏览16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24日 13:13

资料图:克钦独立军士兵。

资料图:克钦独立军士兵。

全副武装的缅甸政府军士兵和各种战争物资不断送至北部克钦邦山区里,自2011年6月9日以来,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武装克钦独立军发生的武装冲突一直未能停息,人员死伤、难民流离……战争负面影响陆续增加让国际社会担忧不止。

何麻拉是驻守在缅中边境克钦独立军四旅九营营长,其部队辖区是此次冲突的最前线之一。他在战斗间隙表示,克钦民族是为争取民族自决的权利而战斗.

而在缅甸政府军一侧,尽管面对克钦独立军的强烈抵抗,但在隆隆炮声中,士兵们仍然为完成上级的命令而不断向前推进。

缅甸的国家行政区域由七省七邦组成,七省主要居住主体民族为缅族,七邦则主要是各种拥有地方武装的少数民族。克钦邦领土面积居第二,目前除密支那等大城市和主要道路附近由缅甸政府控制外,其他基本上都由克钦独立军管辖,其命运变化将对其他掸邦、钦邦、克伦邦、克耶邦、孟邦和若开邦产生巨大影响。

缅甸的克钦族与中国的景颇族为同一民族,印度的阿萨姆邦也有分布,事实上他们一直不乐意被国际社会称为“克钦”,因为他们的语言里也自称为“景颇”。

战争背后的政治经济利益

“这场战争不仅影响了缅甸国内局势,还影响到了国际形势。除了中国继续坚持不干涉缅甸内政的政策,美国对亚洲的战略逐步暴露出来。”克钦独立军的一名政治干部说,“如果没有外国力量干预,缅甸和克钦都无力自行解决其中的矛盾,战火短期内不会熄灭。”

他表示,矛盾处理好了对各方都有利,尤其在克钦邦有大量投资的中国,但中美似乎都有自己的顾虑,仅仅是在口头上呼吁双方停火,一直还未付诸具体行动。

克钦独立军与政府军之间的最后一次协议停火是在1994年,至2011年已经长达17年,为何双方这次会大打出手?

何麻拉营长表示,无论是以前的缅甸军政府,还是现在的政府,对于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都抱着一种歧视态度,对后者的正常权利都缺乏足够尊重,并且不断采取军事打压的方式。

“缅甸政府一直希望消灭克钦独立军,不仅有政治上的考虑,更有经济上的盘算。”克钦独立军的政治干部表示。克钦邦是缅玉之乡,出产最为名贵、水色质地居世界之最的翡翠,但缅玉的开采和销售1994年之后已被缅政府控制。

2009年4月,缅甸军政府拟定了全缅民族武装的整编计划,但遭到绝大部分民族武装的拒绝。同年8月,缅军成功攻下掸邦“果敢特区”后,对其他民族武装采取高压态势。2011年6月9日,由于整编谈判破裂,缅甸政府军认定克钦独立军为非法组织而大举进攻,理由却是为保护伊洛瓦底江支流太平江上中国投资的水电站。

“2011年引发冲突的太平江和密松等中国水电站问题,是因为在克钦的地盘上修电站,根本就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也没有给我们利益的打算。太平江电站目前仍然处于克钦独立军的包围之中,暂时停止了运行,但中方人员已经完全撤离。”克钦中央委员比萨说,“但是另外也有一些中国修建的水电站在正常发电,它们一直由我们的军队负责安全保卫,因此克钦地区的事情很复杂,外国企业不能只依靠缅甸政府做事,而把克钦抛到一边。”

长期关注缅甸局势的独立和平机构―美国公谊服务委员会东亚代表JasonTower(张杰生)表示,此次战争的原因总体来讲可以归纳为利益分配问题,现在密松水电站叫停了,然而矛盾依然存在,由此可以看出存在更深层的问题。“独立军希望保持高度自治权的一个主要原因也是保证其经济利益,近几年缅军在缅北的矿产与能源开发项目越来越多,而且现在投资者跟克钦的合作越来越少。这些项目给克钦组织和克钦人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如环境等,但主要的收益却被中央政府拿走了。”他说。

克钦独立军势力强大,并且与西方有一些沟通渠道,因此成为西方势力支持的“缅甸民族武装联盟”领导者。此前,虽然众多的少数民族武装表现出要与缅甸政府军决一雌雄的姿态,但是真正保持着战斗状态的几乎只有克钦独立军。由于中国在克钦邦境内有大量投资,包括未来的中缅油气管道、中缅铁路和中缅公路也必须通过或临近克钦独立军控制的“掸邦克钦专区”。

JasonTower说:“解决这个冲突需要双方找到新的利益分配机制才行,克钦独立组织要控制克钦所有资源分配的方案行不通,但缅甸中央政府享受所有外资项目的收益也不行。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是,缅甸政府继续往克钦邦派兵,只会导致独立军感觉更大的威胁,也会让停火很难实现。”

克钦所有男子上战场

在此轮与克钦独立军的冲突中,虽然缅甸政府军决心巨大,从全国各地调兵遣将,甚至动用了海军陆战队,但是战局一直不理想,熟悉克钦山区地形的克钦独立军始终坚守着主要地带不退缩,一些关键阵地多次被反复争夺。按照独立军透露的情况,截至2012年2月,政府军方面死伤已经达到5000余人,独立军方面死伤为400余人,另外各个战争地区已有一些老百姓出现伤亡,包括数名中国边民及工程人员。

克钦军的形势同样不乐观,克钦独立军辖区内的所有男子和不少年轻女性都被武装到前线战斗。许多妇女、儿童和老人被迫四处躲避战火,甚至沦落为难民。外界估计独立军的兵力最多3万人,与政府军的50万人无法相提并论。

此前欧美等西方国家曾对缅甸政府军施压,甚至与克钦独立军有了一些联系。但随着缅甸政府与西方改善关系,克钦独立军的状况变得尴尬起来。

比萨说:“我们需要正式的政治对话,而非简单的停火谈判。我们担心缅甸政府进行的停火协议谈判只是一个姿态,以换取西方解除对缅甸的经济制裁,但不承认少数民族政治上的平等权利和自治权利。”

“缅甸不仅仅是缅族的国家,由于我们在国际上没有话语权,并且蒙受着许多污蔑,所以我们的意见总是得不到合理反映。”克钦独立军的一名军官说,“虽然缅甸已经产生了新总统,但新政府对我们的态度没有多少转变,军事行动越来越残酷。”

他强调,这样的意见不仅仅存在于克钦独立军,而是许多少数民族武装的共识,“目前国际势力的介入只是让缅甸政府获益,少数民族武装的情况却没有多少改变,甚至更差”。

与缅族政府积怨已久

克钦独立军的历史可以追述到上世纪初,当时缅北克钦地区处于土司、山官和头人管理之下。之后,英国殖民者通过持续武力击败当地人的反抗,并在1929年完全控制了这些地区,但也保留了当地人一定的自治权力。

二战爆发后日本军队占领了全缅甸,盟军希望动员更多力量与日军作战,于是擅长山区活动的101部队克钦(景颇)突击队顺应成立,随美军参与了许多对日军的战斗行动,至今美军中仍然保留其部队番号并有101部队基金会。

二战结束后,被誉为“缅甸联邦之父”的昂山将军“身穿克钦服饰来到克钦邦首府密支那,说服了克钦民族一起联合建立国家”。其后,除克伦族之外的掸族、钦族等其他少数民族也纷纷响应,迫使英国于1947年1月承认缅甸独立。为了使缅族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成为整体,昂山同年2月12日与少数民族首领们签订了著名的“彬龙协议”,随后在7月被反对派刺杀。

1948年1月,拥有五个营兵力的101克钦突击队转入了新成立的联邦国防军。由于昂山的继任者没有兑现“彬龙协议”中尊重少数民族意愿的条款,致使矛盾冲突不断。

克钦独立军的中央委员诺干说:“在昂山出现前,很多克钦人都不知道有缅族存在,也没有去过他们的缅族专区,由于克钦的地盘最大,军事实力最强,缅甸要从英国统治下独立必须求得克钦的支持和加入。”

1949年,101克钦部队应吴努总理要求南下打败了围攻仰光的克伦族军队。随后,一位名叫罗相的克钦军官不愿再进行国内民族战争,随即带兵出走缅北,由于克钦族内另有力量阻挡罗相回到克钦邦,其无奈进入中国。罗相数名手下与他分道扬镳进入了克伦族军队中暂避,并于1961年2月建立了以早丹等三兄弟为首的克钦独立军,次年回到克钦山区与政府军对抗。

由于克钦独立军实际控制了克钦山区,并且成立了独立的“克钦政府组织”和“克钦政党”,希望谋求克钦独立。随后,历届缅甸军政府都对其进行了不懈的围困与打击。

“两支军队一直打打和和,1962年、1973-1974年、1980-1981年及1994年双方先后签订过停战协议。”克钦独立军的政治干部说。

1987年5月,政府军对克钦独立军进行了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围剿,由于时任克钦领导人执行不抵抗政策,其“中央政府”被迫退到距云南省盈江县边缘数百米的勒新,后来由于夏季丛林暴雨突来,阻挡了政府军的继续进攻,独立军才得以保存。

1989年3月,缅甸国内最大的反政府武装“缅共人民军”瓦解,克钦独立军在武器等方面断了重要来源,其发现形势不利后同意与缅甸军政府进行停战谈判,双方于1994年2月签订了《停战协定》。缅政府承认其为“克钦邦第二特区”,下设12个县,辖区位于克钦邦东北部,与中国云南及印度的阿萨姆邦接壤。另外,一部分不同意达成和平协议的克钦独立组织和独立军人士与旅居美、泰等国的克钦族学者、富商和基督教人士则在泰国成立了“泛克钦组织”(也称“克钦文蚌同盟”),欲在缅北建立包括克钦、阿昌、彝、拉祜、傈僳、恕、独龙等的“部落联盟的国家”。

事实上,克钦独立军内部亦纷争不断。1975年,早丹三兄弟间就发生了内讧全被打死,后布朗森被推为主席;其病故之后,主席早迈又被军中指责软弱;2001年2月,一批有欧美留学背景的少壮派军官发动兵变,从早迈手中夺过了领导权,并确定了“政治、经济和军事齐步发展,抵制缅甸政府势力进入克钦邦,武装争取民族独立”的路线,为后来的军事冲突埋下了阴影。

2011年6月战争重新开始之后,克钦独立组织已经与缅方进行过六次会谈,其中三次在靠近克钦总部拉扎附近的拉扎央进行,一次在泰国的清迈进行,另有两次在中国云南瑞丽举行。2月中旬双方约定第七次会谈,由于缅军拒绝再度到中国境内而未能举行。

另外,克钦独立军在此轮战争实践中发现缺乏中文人才有诸多制约,因此在2012年2月决定调整教育方针:继续以景颇文为主,英文为辅,着重加强中文的普及工作,从小学就开始在有条件的学校进行中文教育;中等教育以上不再设立缅语课,缅语不再作为考量学生成绩的科目;克钦独立政府工作人员的晋级考试中也将逐步增加中文成绩和汉语口语的科目。

克钦独立军军官学校也明确规定,今后将优先录取会中文的克钦族和懂克钦语的汉族,并特别欢迎懂克钦文和中文、懂英文和中文的炮兵教官到军官学校任教。

难以预料的战争趋势

2011年3月正式执政,至今接近一年时间的缅甸新政府总统吴登盛上台后推出了许多政治改革方案:释放政治犯,允许国外反对人物回国,将废除新闻审查制度……尤其是取得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政治立场的转变,最终希望获得国际社会对其改革的支持及政权合法性的认可。

另外,新政府已经与多支民族武装达成了停火协议,尤其与克伦族武装能实现停战,结束了双方长达60年的争斗。

这些努力已经获得了很大成功,国际社会已经不再明确把停止武装冲突作为与缅甸关系正常化,解除贸易封锁作为前提条件,例如挪威已解除经贸制裁,欧盟也取消了对其政府高官的签证禁令,一些国际援助机构,包括官方发展援助机构(ODA)正准备重新进入缅甸。

“是否继续对克钦作战,缅甸政府内部有明显的分歧;而对于如何谈判,克钦内部也有不同看法。”JasonTower说,“比如现在已经停火的克伦族也对这场战争有意见,也希望克钦能尽快停火。克钦最高层一直只考虑谈高度自治,不考虑和谈,这个姿态已经影响到政府其他方面的努力,甚至整个国家的和解蓝图会遇到挫折。”

他认为,现在最关键的是双方必须马上停火,但缅军占领了不少原来克钦的土地,估计也不想撤离;而克钦不断提出要打游击战,让缅方更有动机和理由派兵进驻。另外,欧美国家已经开始放松对缅甸的制裁,如果最严重的冲突问题没有得到缓解,显然有人会问欧美国家是否在默认这轮战争?

“克钦的谈判将来肯定会更难,但现在继续打也没有好处;对缅军来讲更没有好处,假如它真要把克钦灭了,相信缅甸民间社会强烈反对。”JasonTower说,“现在缅甸民间社会的作用已经很大,是和解和发展的好机会,而不是打仗的时代了。”

必须指出,缅甸的民族冲突问题不是出现在封建时代,也没有在殖民地时期爆发,而是独立建国后才产生;以前的军政府无力解决,新上任的民选政府似乎也举步维艰。

缅甸民主党派代表人物昂山素季及其所领导的民盟将在4月1日参与48个席位的议会补选活动,许多人都相信,昂山素季将会获得“副总统”或者“秘书长”之类的高级职务,以兑现其愿“成为一颗棋子”为国家工作的承诺。

“昂山素季一直表示要兑现父亲当年对克钦民族的承诺,因此她经常身穿克钦服装,佩带克钦首饰出现在公共场所,并且给自己取了一个克钦名字‘昂山扎萌’,大意是‘克钦金花’。”克钦独立军的政治干部说,“但我们对她的期望不高,首先她是缅族,仍然会站在缅族的立场说话;其次是她的权力不会太大,缅甸军队的势力仍然非常大。”

负责结束冲突谈判事务的缅甸铁道部长昂敏2月15日表示,新政府正在赢得反抗力量的信任,预计将在三个月内与境内所有少数民族武装力量达成停火协议。不过,政府的首席谈判代表昂当认为“克钦邦的和平可能要花三年才能实现”。

“此轮停战谈判的成功与否的前提是缅方承认独立军是克钦邦合法军队,同时缅军撤出克钦邦,至少是撤出1994年停火协议双方指定范围内的区域。”昂敏说,“独立军希望成为像美国国民警卫队一样,既得到国家认可的身份,又置于高度自治邦政府的管理之下,也可以派出军队参与国防军共同保卫缅甸联邦的安全。”

目前,克钦独立军还面临复杂的国际周边环境压力。长期以来,一些反印度政府武装都隐藏在独立军的辖区内。印缅已签订了联合打击边境分离武装的协议,目标即为克钦独立军和印度阿萨姆联合解放阵线。

“现在政府提出的方案有三个步骤:停火、合作发展及政治谈判,怎么进行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是一步一步地进行还是同时进行?”JasonTower说,“假如把每个地方的游戏规则定得不一样,到时候可能也麻烦。毕竟缅甸40%的人口是非缅族,缅甸政府必须得考虑到这个特征,要不然和平很难维持,更不用说发展。”

克钦独立军的政治干部表示,缅甸政府显然已经没有能力解决,非常希望联合国授权的调解小组出面解决缅甸数十年的民族冲突,包括东盟、欧盟和美国,理由是联合国赞同缅政府、民盟的领导人昂山素季、非缅族民族之间的“三方对话”已经多年。

顶:9 踩:13
【已经有73人表态】
11票
感动
8票
路过
9票
高兴
8票
难过
6票
搞笑
9票
愤怒
10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