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激战法卡山 中国的阵地前越南人遗尸无数

热度93票  浏览30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法卡山位于中国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上石地区边缘,海拔500米,由3个高地组成,面积为1万多平方米。1980年1月,越南当局派遣337师52团一部占领我法卡山,利用有利地形向我国边境开枪开炮.并派遣特工人员渗透、袭扰和破环我国边境前沿哨所阵地。截至1981年4月止,越南军警特工对我国边境各种挑衅活动39起,发射枪弹2300余发,枪杀我国边民,破坏民房,使得群众流离失所。

面对越军一而再再而三的军事行动,我方忍无可忍决定对法卡山地区的越军采取行动,务求将法卡山地区的越军予以清除,恢复我对法卡山的控制。法卡山收复战,是广西边防部队继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又一次大规模的战斗。

法卡山收复战自1981年5月5日凌晨六时打响至6月31日,历时57天。这是一次经过拔据点、守要点、打反扑、炮战及反特工袭扰等五种形式的综合战斗。对面的越军先后投入步兵一个团零两个营,炮兵六个营零三个连,337师坦克营,198特工团一、二营,工兵514旅两个营。各种门径火炮百余门。越军用坦克,火箭炮,160迫击炮等各种火炮,向我法卡山地区倾泻了两万多发炮弹。整个法卡山阵地被翻起了几尺深的松土,随便抓一把土就是几块弹片。越军还采取强攻,偷袭等手段,以一个连,一个营直到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先后几十次向我军进行反扑。在5月10日,5月16日,5月19日,6月7日天,越军对我进行了规模强大的反扑。我参战的步兵和炮兵部队密切配合,拼死守住了阵地。在57天的战斗中共打死越军705名,打伤513名,摧毁各种火炮135门,击伤坦克二辆,摧毁汽车14台,缴获各种步兵武器弹药和其它作战物资一批。   

战斗经过

为配合收复法卡山的战斗,战前将驻扎在广西宁明县的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驻贵县(今贵港市)的41军123师,隐蔽调防至法卡山周围。同时还将131师598团调入参与对法卡山的作战行动。而负责主攻法卡山以及其后的防守任务则由 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二 营担负(54259),其中有179名新入伍的战士参加了战斗,与老兵一起,是今次法卡山战斗的主要作战单位。战前,该营对属下单位进行了政治思想动员。营党委和各连党支部,向师团党委写了决心书。干部战士共写了一千五百八十二份请战书、决心书。许多同志甚至咬破手指写了血书,六连三班副班长万缅湘在血书中写道:“生为党而战,死与阵地存”。他们中的好多人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以鲜血实现了自己铮铮的青春誓言!

1981年5月5日凌晨6时,地动山摇的炮火准备后,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二 营四连在连长罗国宙的带领下一马当先,对法卡山上的越军阵地发起冲击。四连二班付班长李怀琼负责开辟通路,冲在最前面,第一个拉响爆破筒,和全班一起仅用九分钟就扫除了三米宽,一百米长的雷障,为部队打开了通路。这时盘踞在四,五号阵地的越军拼命进行还击,密集的机枪火力旋风般地横扫我进攻的部队。随即将进攻部队死死地压住。在紧急的情况下一排长周坤胜迅速组织火力,向越军的火力点进行压制,同时指挥爆破组实施爆破,当即摧毁越军两个暗堡、一个A型工事和一条盖沟。一班长曾广偶趁爆破的效果,带领全班从两侧猛扑上去,将四、五号阵地上的越军全部击毙。四连二班付班长李怀琼猛打猛冲,第一个冲上法卡山山顶,占领了三号阵地。55分钟后,四连全部攻克占领法卡山,战斗结束,四连随即转入防御。此战,共击毙越军9名,击伤14名。(另一种说法为击毙越军38名)。

战斗结束后,为便于组织防御,必须将阵地前越军布设的地雷予以清除。工兵班战土莫金华主动请求担任排雷任务。从上午七点多到下午一点多钟,经过近七个小时连续作战,一人排雷五十一枚,扫清雷区面积三百多米,宽三十多米。为了防止敌人反扑,晚上,莫金华又与全班其余人员在阵地前沿埋设地雷六百枚。在其后的在排雷任务中,莫金华同志被越军的炮火击中壮烈牺牲。   

1981年5月月10日,越军向狭小的法卡山上打了两千余发炮弹,其中包括使用延期引信的160mm迫击炮。炮弹钻进两米多的土层才爆炸,阵地上的土木质、钢筋水泥构件,钢筋和槽形钢板构筑工事,都先后被敌人炮火摧毁、战壕被炸平。上午,越军在重炮和坦克的掩护下、以一个加强连的兵力兵分三路向我阵地进行轮番冲击。坚守在阵地上的四连干部战士,随即与越军展开了激战。9时许,越军一发炮弹落在知道员邓明忠蹲的防炮洞旁一米多处爆炸,邓明忠的头部和胸部被震伤,当即昏迷不醒。下午17时55分左右,敌炮火越打越猛,分三路进攻的越军合为一路向五号阵地冲击,有几个越军已冲上我五号阵地,这时,邓明忠前后已昏迷了几个小时。在他身旁的几个战士看到情况危急,猛摇他几下,当他模模糊糊地听到战土们说敌人已向五号阵地反扑,便咬紧牙关,以顽强的毅力,一直爬到三号阵地顶端,一面指挥战斗,一面端起冲锋枪向五号阵地的敌人猛扫!当一部分越军冲到我五号阵地前沿时,五班长舒金才带领全班沉着应战,近战歼敌,他两个点射就消灭了两个敌人。这时,二班副班长李怀琼,带领一个组增援五班战斗,当他刚进入五号阵地左侧战壕时,见到四个敌人向我阵地爬来,其中一个敌人瞄准我一名同志正要开枪,他眼明手快,一个点射将敌击毙。三个敌人见势不妙,仓惶逃命,他一个箭步冲到我战壕前沿,接着一个点射又毙敌一名。深夜,敌人再以一个排的兵力向我法卡山进行偷袭。四连把敌人放到二十米左右时,才一齐开火,当场毙敌14名。在当天,四连炊事班,为了保障阵地的伙食,不顾越军的炮火的严密封锁,坚持前送后运。司务长陈庆强头部负伤后,仍坚持带领炊事班通过几道炮火封锁线,到阵地抢运伤员,及时将二十一名伤员抢运到救护所。炊事班副班长廖老成,这天送饭时,他走在最前面带头往前直冲;战土戴泉涛,挑饭送菜的铁桶被炮弹炸了七个孔,手负了伤,坚持把饭菜送到阵地。回来时冒着敌人炮火把伤员背下阵地。在5月10日当日,越军组织了三次反扑,均被四连击退,越军被击毙14名。(另一种说法为:此战双方激战48分钟,击毙越军30名,击伤80名)这次战斗,四连荣立集体一等功,获得上级授予的“攻如猛虎,守如泰山”锦旗一面。

1981年5月16日凌晨,越军向我阵地上倾泻了近千发炮弹,摧毁我工事,随即越军以一个团的兵力,在重炮的掩护下,分多路,多方向,多梯次向我阵地实施反扑。

在五号阵地,坚守在法卡山最前沿五号阵地的五连七班在排长尹风光的带领下,与敌展开了激烈战斗战斗!密密麻麻的越军向阵地扑来,班长温成荣在敌离阵地前沿只有十五米远时,端冲锋枪突然向敌猛扫,前头的几个越军立即被击毙;老战土刘新运也跃上战壕用机枪横扫敌人,将越军打得成片成片地倒下,二十多分钟激战,打得越军尸横遍野,第一波次的越军被大量杀伤,丧失了战斗力;但随即越军炮火更猛烈了,更多的越军再次向五号阵地扑来。在近乎疯狂的反击中,七班的子弹、手榴弹全部打光!在弹已尽、粮已绝、毫无退路的情况下,七班抱着必死之心面对数倍于己的越军全部枪上刺刀与攻上阵地的越军进行进行肉搏战!双方随即扭打在一起。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七班也杀得疯狂了:一刺刀捅死一个越军,随即被更多涌上的越军捅死!双方士兵以血肉之躯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如同野兽般进行厮杀!浴血奋战一个多小时,杀死越军40多名,直到最后全部壮烈牺牲!用鲜血与生命实现了誓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硝烟吹散,双方阵亡士兵尸体横陈在五号阵地上,气壮山河!

在四号阵地,九班同样面临七班的同样情况:密密麻麻的越军向阵地涌来!九班长,段玉生,身负重伤仍忍着剧痛,顽强地坚持战斗,直至奄奄一息!进攻的越军发现奄奄一息的九班长,立即同时多方向向他包抄过来,九班长段玉生待越军靠近身边时,毅然拉响手榴弹,与越军同归手尽,在他破碎的遗体旁边躺下七具越军的尸体!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后,只剩下老战士袁焕高一个人,其余全部阵亡!袁焕高也豁出去了,不断地将一颗颗手榴弹投向敌群,又操起机枪向越军猛扫。当即十几个越军倒在阵地前沿,随即也被越军的火力击中负伤。最后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他就用石头与越军搏斗,只身战群敌,直到被敌人打昏滚翻到山沟里。

在三号阵地,八班副班长许文永头部负伤,鲜血直流,他不顾这一切,视死如归,端起冲锋枪,跃出战壕向敌人勇猛冲杀,直到最后壮烈牺牲时仍然保持着向敌人射击的英雄姿态;六班老战士蔡亚清,多处负伤,班里的同志要抬他到防炮洞隐蔽,,他坚决不肯,他站不起,坐不住,躺在战壕里帮助同志们装子弹,拧手榴弹盖。当子弹、手榴弹都打光了,他还几次冒着危险艰难地爬到敌人尸体上捡回手榴弹和子弹,以顽强的毅力,坚持到最后。新战土黎有东,进入阵地后,他身患重病,两天没有吃饭,在越军疯狂反扑时,他拿起机枪猛扫敌人,当身负重伤后继续战斗,很快子弹和手榴弹都打光了,这时一名越军向他扑来,他用尽全身力气,一跃而起,将敌人压倒在地,用双手卡住这名越军的喉咙,活活地将这名越军卡死。他牺牲后身体还压在敌人的身上。守在阵地上的五连三排与敌浴血奋战一个多小时后,连长,副连长全部负重伤,指导员牺牲,四,五号阵地先后失守!三号阵地仅余7人苦苦支撑!此战五连三排和二排全体同志,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打得艰苦顽强,共击毙越军110名。

其后越军的炮火越来越猛烈,后面指挥的营部发了疯似的向五连呼叫,但阵地上的通讯器材全部被炮火损坏,步谈机里面毫无五连的回应!

六连连长梁天惠从步谈机里听到营长呼叫五连的急切声音,知道五连情况危急,便主动向营长请求增援。他和副指导员陈维林立即带领部队穿过越军的炮火封锁,直奔法卡山。当赶到三号阵地时,只见越军从正面、左右两侧分多路直扑过来,形势十分危急。梁天惠迅速把坚守在阵地上的兵力和增援兵力作了调整,指挥剩余人员集中火力压制敌人,同时呼唤炮兵向阵地前沿作压制性射击!随即,我炮火在三号阵地左、右两侧和正面二、三米处的越步兵群中开花,进攻的越军躲避不及,霎时血肉横飞,断臂残枝炸得满天飞舞,当即毙敌十多名,打退了冲到阵地前沿和两侧的敌人。显然,越军的指挥官也打红了眼,在损失了大量的兵员后,借助炮火的掩护,接连几次向三号高地发起冲击,战斗十分激烈。二十分钟的激战后,一排只剩下六个人,副指导员中弹牺牲。在危急时刻,梁天惠从这条堑壕跑到那条堑壕,鼓励战士们战斗。终于顶住了越军的反扑,巩固了三号阵地。三号阵地巩固后,梁天惠想趁机一鼓作气夺回四、五号阵地。四,五号阵地是法卡山的两条腿,三号阵地是主体,夺不回四、五号阵地,三号阵地也难以保住。于是梁天惠立即组织了一个加强班的兵力向占领了四号阵地的越军发起反击,请求炮火袭击四号阵地,同时下令留下六零炮班和炊事班坚守三号阵地,其余人员做好向四、五号阵地反击的准备。我炮火延伸后,第一梯队冲击,越军发现了这一意图,立即以大量的炮火进行封锁拦截,收复四、五号阵地的意图受阻。这时候,越军顽强的战斗力也得到了体现:地表经过炮火耕犁的四号阵地上越军人数多,在我炮火的急袭下死伤惨重,但剩余的越军还是组织起来向我进攻的第一梯队进行顽强抵抗,密集的火力造成了第一进攻梯队的较大伤亡!立即丧失了战斗的能力。为鼓舞士气,梁天惠立即带领第二梯队,一马当先冒着越军的弹雨拼死夺回了四号阵地;五号阵地上的越军见四号 阵地被我夺回后,立即组织一个多排的兵力向四号阵地进行增援,梁天惠高呼炮兵要求火力支援,但越军离四号阵地实在太近,为怕误伤我方仅以中小口径火炮对进攻的越军进行压制,微弱的火力根本压制不住越军的攻势,梁天惠再次急呼,要求以大口径炮火抵近压制!霎时间,大部分的越军被密集覆盖的弹群吞没。我 阵地上的人员乘势又向五号阵地发起了勇猛冲击。在阵地上的越军人员已经死伤大半,而后续梯队也没有多少人员可调配增援,残余的越军无法再进行支撑,只能放弃占领的阵地退却。19时52分我夺回了失去的全部阵地。

入夜,越军再次组织少数兵力对三、四、五号阵地进行偷袭,但再次被击溃。

在坚守三号,收复四、五号阵地战斗中,六连战士的英雄事迹是可歌可泣的。一班长刘太秋,带领全班在向四号阵地冲击时,自己一直冲在最前面,在敌炮弹炸伤双腿,身体多处负伤的情况下,他仍然指挥全班战斗,并以火力掩护全班冲击。三班长谢先晚带领全班猛冲猛杀,在全班亡三人,重伤三人,只剩下二人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在阵地上,同本连三排一起冲杀到五号阵地。二班长梁安龙,当敌向三号阵地蜂涌而来时,沉着冷静,顽强战斗,一直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战士欧伍贵在战斗中,六个指头被手榴弹炸伤,包扎后,坚持留在阵地继续坚持压子弹,还用两手掌将手榴弹夹着,用牙将弹盖一个个咬住拧开,放到战友身边。六零炮班新战土肖家才,在全班只剩下一个人的情况下,在排长的指挥下,一个人装填和发射了五十多发炮弹,炸得越军血肉横飞。当炮身炮架被炸坏后,他又操起冲锋枪向敌人扫射,荣立二等功。机炮连排长陈建国,在这几天的激战中,带领三名重机枪手坚 守在四号阵地上,连续打退了敌人四次轮番反扑。后来,一发炮弹在他身边不远的防炮洞上炸响,洞里的三箱弹药同时引爆了,他的脸部、手脚多处烧伤。正在这时,又一个排的越军向我阵地扑来,阵地正面能坚持战斗的只有他一个人了,他沉着应战,一会用轻机枪、冲锋枪向敌扫射,一会又向敌投手榴弹,将进攻的越军死死地压住不敢前进。子弹和手榴弹打完后,一个越军趁势爬到了堑壕前沿,陈建国发现后,忍着剧烈的伤痛猛扑过去,用膝盖压住这名越军的脖子,将其活活压死!紧接着又有三个越军爬上来了,他从烈士身旁捡起一支冲锋枪,一连三个点射,将三名越军全部击毙。最后终因体力不支他昏倒在血泊里,后被增援部队抢救脱险。九班长杨其石,在越军疯狂反扑时,他亲手操起重机枪,一个点射消灭了冲上五号阵地的一个越军。越军发现后立即以炮火集中打我重火器,并以火力封锁五号阵地顶端和两侧。最后被炮弹打中,壮烈牺牲。副班长刘少华立即代理班长指挥战斗,身负重伤后,仍坚持战斗不下火线。全排先后十七名同志壮烈牺牲,四人负伤,五挺重机枪有四挺被敌人炮火炸毁。班长韦泰年在本班武器被炸毁后,检起烈士的武器与敌战斗,负伤后,忍着疼痛,抓起冲锋枪跳出堑壕向敌人扫射,后又中弹再次受伤,昏迷倒下。越军蜂涌而上,他以顽强的毅力爬上阵地,与越军肉搏,最后壮烈牺牲。步谈机员胡英元,5月16日越军占领了四,五号阵地,正在向三号阵地反扑时,他呼唤请靠近我们开炮。

战斗结束,打扫战场时,发现许多英雄勇士壮烈的场面:守军阵前的山坡尸横遍野。双方的阵亡者纠缠在一起,多数保持著肉搏的姿态,有的烈士用牙齿咬住越军的肩膀,有的烈士保持持向前爬的姿态,有的和越军扭打在一起,死死不放开;有的手持匕首插入对方胸膛,有的在人群中拉响手榴弹.

仅这一天,越军就在我阵地上陈尸257具!(有另一种说法为:这一仗击毙越军500余名);而我五连也付出了阵亡29人,六连阵亡26人,先期撤下充当预备队的四连阵亡4人 !

1981年5月19日凌晨,越军在炮兵掩护下再以一个营的兵力轮番强攻。我驻守的部队再次拼死反击,在步、炮协同下,击毙越军百余名,打退越军的反扑。

1981年6月7日,越军发射炮弹上千发,再次以约1个营的兵力向法卡山及其两侧高地进攻,此次越军的攻势再次被瓦解。战斗结束后,对面的越军似乎已经元气大伤,部队也急需修整,因此一连数天战场基本沉寂。

从1981年的5月5日到6月7日,越军与我在法卡山地区进行了5次规模较大的战斗,在战斗中,越军处於仰攻的不利态势,在5月10日与5月16日的鏖战中伤亡惨重,死者中最高军阶为上尉营长阮光世。誓言报复的越军曾打算另选一处突破口,力图消灭我一部分,挽回面子。当时越军的目标就是步兵395团八连所在的板绢村外一个叫“浦炮台”的高地。但其后行动取消。此后,法卡山地区再无发生大规模的战斗,战区基本沉寂下来。在1984年4月28日,我云南地区发动对老山地区的收复战,在法卡山,越军为配合云南战线,向我法卡山阵地发射炮弹数千发,但没有采取其他军事行动。

法卡山一战,广西军区边防三师九团的损失大大超过预料,共战死78人(在广西一烈士陵园里面有阵亡烈士名单154人,但其中没有发现文中九团二营阵亡人员名字),伤106人。阵亡者多是18岁至25岁的士兵或下级军官,籍贯以两广、两湖、贵州、河南为主,烈士大部分葬在广西的宁明县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