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渔民称还要去黄岩岛打渔希望政府多派公务船

热度119票  浏览6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15日 20:25

“琼琼海03889”号船船员介绍渔船情况。刘志浩 摄

  休渔期间,我海监渔政船照常执法

  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4日表示,中国主管部门16日起在南海大部分海域实行休渔,与当前的黄岩岛事件无关。

  “中国主管部门实行的海上休渔制度是多年来一直采取的一项行政管理措施,目的是为了保护有关海域的海洋生物资源,与当前的黄岩岛事件无关。”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说。

  中国驻东盟大使佟晓玲14日受访时也表示,休渔期间,中国的渔政船和海监船还会继续在黄岩岛海域进行巡逻和执法活动。

  佟晓玲大使说,在南海实施伏季休渔制度是从1999年开始的。从2009年开始,休渔时间固定为每年的5月16号到8月1号。

  谈到菲律宾渔船可能在休渔期出现在黄岩岛海域作业的情况,佟大使说:“黄岩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黄岩岛附近海域是中国的传统渔场,我们对附近海域拥有我们的权力。所以,菲律宾的渔船如果继续在黄岩岛地区进行捕捞作业,那他们是在非法进行捕捞。我们当然要维护国家主权,我们当然要对他们的渔船进行执法。”(综合新华社等消息)

  本报记者探访海南潭门镇,渔民讲述去黄岩岛作业遭菲方骚扰经历

  “国家的船来了,我们才放心”

  中菲黄岩岛对峙事件已发生月余,对于曾经遭到菲律宾扣押并坐牢的海南琼海县潭门镇渔民陈奕平来说,这次对峙并没多少意外。像他这样的潭门渔民,只希望“国家多派些公务船,那样更有安全感”。

  菲方格外注意搜查钢筋水泥

  5月14日清晨的潭门镇中心渔港喧嚣依旧。“琼琼海03889”号船老大陈奕平刚从黄岩岛海域回来一周,经历了整个中菲对峙事件。

  “也没什么怕啦。”谈起这起对峙事件,个头高高、面色黝黑的陈奕平轻松地笑答记者。他今年总共去了三次黄岩岛,最近这次是4月初从潭门出发,5月6日回来的。4月10日,菲律宾军舰搜查中国渔船引发对峙时,他的船刚好在黄岩岛礁盘内作业。

  “菲律宾人上了至少三艘船检查,可能搜钢筋水泥之类的东西吧。”老陈说,菲方主要担心中国渔民带这些东西到礁盘上“造建筑物”,所以每次都会格外注意搜查。

  老陈说,当时黄岩岛礁盘附近有十余艘中国渔船和数艘菲律宾渔船,双方相安无事,他是“通过对讲机才知道对峙的事的”。

  陈奕平说,国家海监船到了之后,“菲律宾的军舰才没那么嚣张了。”除了在附近保护渔船外,中国海监船工作人员还登上了他的船,“告诉我们注意安全。”

  船老大曾被菲军抓去坐牢

  “抓鱼、捞贝壳,碰上什么都会抓一些,这样才不会赔本。”老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船是一艘排量近百吨的船,出趟海油费十来万,加上生活用品、公仔(雇用的打工者)工资,一趟下来得将近20万元本钱,一旦被外国抓去,基本就血本无归了。好在,这次他的船未受多大影响。

  尽管如此,老陈还是期待我国的公务船能更多地去南海护渔,“国家的船来了,我们才放心。”

  在这方面,老陈是有教训的。1998年春的一天,他的船正在黄岩岛泻湖内作业,礁盘外忽然开过来一艘菲律宾军舰,军舰上放下几艘小船,拿枪的人直接开到了他的船旁边。

  “什么话都不说,上来就拿枪指着我们的头。”老陈边说边用手比划着。出礁盘上了菲律宾军舰后,对方拿出一个东西让他们签字。

  “看不懂,但知道这些东西肯定不能签。”老陈说,就因为这样,他和船员们被菲律宾人“狠狠打了一顿”,而后被抓去菲律宾坐了五个月的牢。

  五个多月后,在我国有关部门交涉下,陈奕平才被放回来,但他的船及船上所有的渔具统统被没收了。

  “这次还好啦,至少没被抓走。”陈奕平爽朗地笑着说。

  菲军常强夺不给就打人

  说起黄岩岛,“琼琼海01036”号船员宋茂说,在黄岩岛附近打鱼的中国船一般都比较大,而菲律宾渔民的渔船普遍较小,“大的也就七八米长、三四米宽。”由于船小,又想多打鱼,他们带的食物都不多。一旦遇到大风,无法及时返回,菲律宾渔民就会向物品充足的中国渔船求助,“淡水啊、大米啊,都会给他们。”

  不过,相对于这种渔民间的“和平交流”,菲律宾军船就不那么“和平”了。

  “你不给他们(指菲律宾军船),他们就要打人。”宋茂说,这种事几乎每个出远洋的潭门渔民都遇到过。

  “上了船,见什么要什么,不给就打。”“琼琼海03889”号船老大陈奕平对此也有同感。

  除了强夺外,中国渔民更多的时候还得被迫“交买路钱”。“南海有些礁石上驻扎着菲律宾、越南的兵,你在附近打鱼,就得给他们钱才行。”宋茂说,“不给钱他们就开枪。”

  “这是我们的地,还得去打鱼”

  对于潭门渔民来说,一望无际的南海是他们世世代代的“粮仓”。据统计,目前赴南沙、东沙、西沙等地的海南渔船,90%左右来自潭门镇。

  “就像农民种地,渔民离开大海就没法生存。”一位渔民说,能在这块地上“耕作”,不仅是维持生计所需,更是一种象征:“表示这是我们的地。”这些年,尽管时常遭到周边国家的骚扰,潭门渔民还是不断去包括黄岩岛在内的南海海域打鱼。

  “一块地要是你不过去,荒了十年八年,别人还会承认是你的吗?”陈奕平说,“不管怎样,还得去打鱼。”(特派记者 刘志浩 邱志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