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南等五国争相开采南海油气获得巨大利益

热度86票  浏览40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5月29日 16:30

  海域被瓜分,岛礁被侵占,资源被掠夺,安全受威胁――这是中国海洋权益形势面临的四大问题。

  海洋重要,早在2500年前,希腊海洋学者狄米斯托克利就曾预言:“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一切。”时至今日,人口爆炸、能源短缺,“饥饿”的人类越来越依赖海洋。1960年,世界上只有12个国家在海上采油,产油量1.9亿吨,占石油总产量的9.2%。而现在,几乎所有的濒海国都行动起来了,海上钻井数量达3万多口,产量已占石油总产量的1/5强,产值超过2000亿美元,占海洋经济总产值的70%以上。

  然而近现代以来,中国对海疆权益不甚重视。海洋国土一直没有纳入国家的经济区划版图。新中国成立以来,一共做过3次大的经济区划,3次都没有把海洋国土纳入到经济区划中去。国务院2010年底下发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明确提出,鉴于海洋国土空间在全国主体功能区建设中的特殊性,将另行颁布实施《全国海洋主体功能区规划》。但该规划至今尚未颁布。

  南海是中国四大海域中最大、最深、自然资源最为丰富的海区,但自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南海的资源战略意义被肯定以来,这片空虚的战略要地迅速被周边其他国家抢夺。

  中国一直坚持“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但中国的“高度克制”并未换来周边国家同样的态度。迄今为止,南海周边国家已经在南海开了1380口油井,全世界各大石油公司都从中分得一杯羹。

  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的海洋能源安全。新华社披露的数据显示,失去南海资源,相当于失去中国油气总资源量的1/3。

  南海,不该成为“冒险家的乐园”。强化海权,制定科学的南海能源安全战略,具有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和紧迫性。陆海统筹,应该成为未来中国追求的方向。

  美国能源信息署的远期分析认为,从现在起到2025年,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石油消费预计将平均每年增长3%。如果照这种趋势延续,这些国家的石油需求将从2002年的1510万桶/天上升到2025年的近3360万桶/天。

  周边国家对能源的渴求,使得近在咫尺的南海炙手可热――这片海域的石油储量高达418亿吨,天然气储量75539亿立方米,还有丰富的海底可燃冰储量,有“第二波斯湾”之称。

  近30年来,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纷纷加强对南海的开发和利用,开发步伐也从近海大陆架向深海持续推进。一份西方知名石油公司提供的报告显示,上述五国已经与西方200多家石油公司合作,在南海海域合作钻探了约1380口钻井,年石油产量达5000万吨。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大庆油田最辉煌时期的年开采量。

  南海不但资源丰富,还是亚太地区海运的“咽喉要道”,这里有世界上最繁忙的航线。如果按吨位计算,每年有超过一半的各国商船队需要通过南海,通行量是苏伊士运河的3倍,是巴拿马运河的15倍。数据显示,在国际贸易的航运中,原料和粮食的运量占总运量的90%以上,其中,石油和石油产品约占55%,铁矿石约占10%。

  具体来看,日本、韩国、台湾地区从中东、非洲、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地进口的原油,80%以上需要经由南海运输;从南非、越南等地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和煤,也绝大多数需要走这条线路。可以说,韩国2/3以上的能源供给、日本和台湾地区60%以上的能源供给都依赖南海的“生命航线”。中国也有80%的原油进口是经由南海运到国内的。

  因此,无论是从能源、航线,还是地缘政治出发,南海都被视作“重中之重”。不仅周边国家把这里当作“冒险家的乐园”,即便是美国、俄罗斯这样“遥远”的国度,也想在南海海域争取“泊位”。

  “中国对海域主权主张300多万平方公里,但是渤海有3万、东海有30万、南海有120万,超过一半与周边国家有争议。”中国海监总队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陆地划界基本划定了,但是海上疆域,只划定了北部湾湾口以内部分海域,相当于应划定界限的7%。有大量的海域没有划定,是造成海上纠纷的重要因素。”

  南海资源的既得利益者

  如今,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已同西方国家合作,从油气开发中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越南依靠白虎油田等,已经成功从原油净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

  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各自划分了彼此重叠的招标区,不断扩大勘探范围,且大部分区域在中国传统海疆线即“9段线”之内。

  在上述五国中,越南与中国在南海的权益争夺也最为激烈。越南1977年公布的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进入中国传统海疆线内达100多万平方公里。

  目前,越南已经在南海划定185个区块,很大一部分区块属于中国的西沙、南沙海域。凭借这些招标区块,越南与50多个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了石油勘探和开发合同。“越南在南海开采的油气资源产值,保守说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9%以上,也有数据说占30%。”上述海监官员说。

  截至2008年,越南已从南沙共开采了逾1亿吨石油、1.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获利250多亿美元。越南也因此成为南海争端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

  马来西亚近年来也划出多个深海油气区块进行招标,是在南海开采油气资源最多的国家。数据显示,其在南海石油年产量超过3000万吨,天然气近1.5亿立方米。“马来西亚在南海开采的石油产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以上,拥有油气钻井最多。”上述海监官员对记者说。而且,马来西亚出口石油的70%来自于中国南海传统海疆线内。

  菲律宾是在南海“动手”最早的国家,1946年便盯上南沙群岛。普遍认为,菲律宾就是为了石油才显得如此迫不及待。因为,在南海周边国家中,菲律宾面临的能源供应问题最为严重,其石油总需求量的95%依靠进口。1976年,菲律宾开始对外进行南海油气勘探开发招标。据上述海监官员介绍,目前,菲律宾在南海开采的油气,可以满足国内40%的使用。

  文莱宣称的专属经济区,与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印度尼西亚等国的专属经济区要求均有重叠,屡有争端,但文莱也从未放松在南海的油气开发。该国仅与壳牌公司合资建设的海上石油平台就超过240座。得益于近海石油的生产,文莱人均GDP位列全球第五位。

  印度尼西亚的油气生产也有20%来自南海海域,其开发的纳土纳气田是世界上最大的气田之一。据报道,从1990年起,纳土纳群岛每年可生产大约800万吨液化天然气。从2001年开始,印度尼西亚已经通过海下400英里管线将纳土纳岛生产的天然气运输到新加坡。

  “相比之下,中国对南海油气资源的开发进展缓慢,甚至在南沙群岛没有一口中国油井,没有开采一滴石油。”上述海监官员对记者说,这是由于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中国没有技术能力开采,有了技术之后,中国考虑到严峻的国际形势,采取了克制的态度。周边各国在南海开采资源的背后,实质是通过开发控制海域,“中国海洋权益形势面临四个问题:海域被瓜分,岛礁被侵占,资源被掠夺,安全受威胁。”

  业内人士认为,在中国海域油气总资源中,南海中南部油气当量地质资源量占53%,可采资源量占66%,若被他国掠夺,中国海域将失去约2/3的可采油气资源。

  外国公司抢“泊位”

  实际上,中国南海周边的五国,都是通过利用外资方式对南海油气资源进行开发的。世界权威能源咨询机构HIS公司2002年的数据便显示,上述国家对外售出的合同区块共143个,区块总面积达26万平方公里,共发现约240个油气田,已探明石油可采量14.7亿吨,天然气4.1万亿立方米。

  在南海海域,不仅可以看到上述国家的国家石油公司,还可以看到发达国家几乎所有的石油跨国公司,比如英国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公司、道达尔公司、埃尼石油公司、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日本帝国石油公司、三菱石油公司等。

  “这体现了南海问题的复杂性。发达国家石油公司介入南海,形成了利益捆绑。”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经济研究所所长征庚圣说。投资南海,被认为给发达国家介入南海争端提供了跳板。

  比如,日本的一家企业拥有越南东方油田64.5%的股权。日本前外相冈田克就曾公开表示,“日本对南海问题不能毫不关心。”

  除了日、美、俄等传统在南海活动的国家,印度也试图加入,在南海建立自己的“泊位”。一个发人深省的外交事件是,2011年10月11日,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和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分别出访中国和印度。中越两国签署了一份“妥善解决中越海上问题”的协议。然而就在一天后,越南就和印度签署了两国海上油气开发的相关协议。

  这种外交安排颇费心思。印度为何不顾中国反对,执意卷入南海争端?

  在军事专家张召忠看来,首先因为印度缺石油;其次,越南也是印度东进战略中的一个支点。“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张召忠说,印度跟越南签协议,绕开中国,无视中国与越南在南海的争端,如果这个游戏成功了,有可能会成为一种模式引入到南海,别的国家可能也会跟进。

  事实上,5月12日,印度多家媒体报道称,由于“技术原因”,印度国有石油公司已决定退出和越南在遭中国反对的南海128号油气区块的合作勘探。印度媒体对此表现出非常遗憾,印度报业托拉斯声称,这将影响到印度在这一地区的战略存在,“新德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国的影响力不断增强”。

  主权问题不动摇,经济开发不放松

  专家认为,中国在南海的被动局面很大程度上与开发进程的缓慢有关。如果等到南海争议解决了再去开发油气资源,中国可能就拿不到油气资源了。

  “我们在南海问题上,不仅要盯住主权,还要盯住产权。既要国家利益,也要实际的经济利益。”征庚圣向《中国经济周刊》指出,绝不应该拿主权换经济利益,但在主权争议可以暂时搁置的情况下,一定要追求经济利益。“也就是,主权问题不动摇,经济开发不放松,小动作不折腾。”

  征庚圣认为,眼下南海问题的当务之急是订立跟周边国家共同开发的安排。“从经济学的角度,南海油气资源可以被视作‘俱乐部产品’,区别于公共产品和私人产品。俱乐部成员,也就是周边国家可以来谈产品的分配。而非俱乐部成员,不可以参与。就像俱乐部的运营一样,这当中也需要一套‘管理规定’。”

  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安应民也认为,各方在南海的经济利益主要表现为对油气资源的开采,“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对解决各方之间的利益纠纷不失为一个有力的方案。当前需要努力的是将南海共同开发制度化,即南海周边各国通过交易、协商确定适当的行为准则,重塑区域行为体的利益与政策,实现相互信任、集体认同和共同开发。

  “目前,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可以与国际大石油公司共同合作到世界主要海域开发油气资源,当然也应该在南海尤其是南沙争议海区的一些协议区块合作开发那里的油气资源。”安应民说。

  安应民认为,南海油气开发,可以划分相应的开发类型和区块,并借鉴国际上有关争议区域共同开发的成功案例,选择一些共同开发的管理模式。比如,联合经营管理模式,两国分别授权石油公司进入共同开发区域,通过订立联合经营合同的形式进行勘探开发。

  事实上,据法新社报道,菲律宾菲莱克斯石油公司正同中海油协商,寻求在南沙群岛附近的礼乐滩联合开发油气资源。

  “5月9日,中海油‘南海石油981’在南海首钻,是一个契机。我们是不是选择在南海自主开发石油?至少,我们掌握了更多的优势,在合作谈判中可以向对方施加压力,有比较优势的,我们多拿一点份额。”征庚圣说。

  南海聚宝盆

  油气资源:南海中南部油气当量地质资源量占53%,可采资源量占66%,若被他国掠夺,中国海域将失去约2/3的可采油气资源。西沙群岛、中沙群岛的水下阶地也有上千米的新生代沉积物,是大有希望的海底石油和天然气产地。

  水产资源:南海海洋鱼类有1500多种,大多数种类在西、南、中沙群岛海域都有分布,很多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海龟、海参、龙虾、螺、贝、海带等都很丰富。

  植物资源:西、南、中沙群岛岛礁陆地总面积不过10多平方公里,但生长着200多种高等植物。

  海鸟资源:大部分岛屿上,林木茂盛,四时如夏,岛屿周围广阔的海面上有丰富的海洋食料,吸引着大批的岛类在这里繁衍生长。各个岛屿上的鸟类共计有六十多种。

  矿产资源:南海蕴藏5万亿吨以上的锰结核、约3100亿吨镁、170亿吨锡和铜、29亿吨镍及锰、8亿吨钴、5亿吨银、800万吨金、60亿吨铀、250亿吨重水等比陆地丰富得多的矿产资源。

  动力资源:南海蕴藏巨大的潮汐能、波能、温差能、密度差能、压力差能等海洋动力资源,若能科学地加以利用,其社会和经济效益将不可估量。

 

顶:6 踩:7
【已经有73人表态】
7票
感动
4票
路过
7票
高兴
11票
难过
8票
搞笑
12票
愤怒
12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