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金一南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金一南:中国必须做好与日关系全面恶化的准备

热度477票  浏览316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15日 05:15

原文配图:两艘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撞击中国保钓船“启丰二号”。

  中广网北京消息:日本不顾中国一再的强烈反对和严正抗议,强行推进钓鱼岛“国有化”进程。9月11日,日本政府与钓鱼岛所谓“土地权所有者”正式签署了岛屿的“买卖合同”,购买金额为20.5亿日元。针对日本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就这一话题,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金一南少将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用步步蚕食方式侵占中国领土是日本惯用伎俩

  9月11日,日本政府与所谓的钓鱼岛“所有者”签署了“购岛协议”。回顾一下5个月来日本的一系列举动,从今年4月,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抛出“购岛钓鱼岛”的图谋,到今年7月,日本政府宣称要将钓鱼岛“国有化”,再到现在签署所谓的“购岛协议”,从这场危机的演变过程可以看出些什么?

  金一南将军认为,这场中日之间的危机完全是由日本方面推动的,日本的惯用伎俩就是步步紧逼、步步蚕食,我们切不可被它们所麻痹,对此必须保持充分的警惕。

  这场危机的主要推手是日本,日本把一个本来双方已经议定——我们从第一代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人和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等领导人,与日方达成的默契弃之不顾,把钓鱼岛问题由搁置推向了危机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完全是由日方主动推进、步步向危机的边缘逼近,中方确实没有任何退路,我们只好做出这种强烈的反应,而且做出必要的回击。

  我们国内一些学者认为,日本这回的动作值得我们做这么大的反应吗?有人提出,日本政府购岛几年前就在规划了,如今实施,我们不应该做出这么强烈的反应。

  还有些人认为,现在中日之间出现的只是翻译问题,日本讲的是钓鱼岛的“国有化”,它所谓“国有化”应该翻译成“国管化”,是国家管理,由私人管理变成国家管理,那么日本政府能够有效地阻止其他的日本人登岛、其他的日本人开发等等行动,反而会降低中日之间的冲突。这些舆论在我们国内也都能见到,而且也都是中方的一些专家学者在这么讲。从这点来看,特别值得我们警惕。

  历史是一面镜子。当年“九一八事变”是怎么发生的?当年“七七事变”是怎么发生的?“七七事变”发生的原因就是所谓几个日本士兵无端的丢失,最后日本士兵找着了,然而仗已经打起来了。

  另外“七七事变”的发生,当年日本就是为了推动所谓华北自治——日本表示没有侵占中国领土,就是要推动华北自治。什么叫“华北自治”?就是日本找出了一批汉奸代表日本的利益,在华北进行所谓表面上的管理,用部分效忠日本人的中国人当傀儡来推行“华北自治”。日本发动“七七事变”的同时表示不是要侵占中国,只不过是华北自治——其结果自然是,日本把华北全部占领,它的嘴脸也露出来了,也没有所谓华北自治这一说法了。

  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我们以史为鉴,看看危机是怎么发生的?国家之间大规模的冲突是怎么发生的?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的积累。

  当对方在步步蚕食、步步紧逼的时候,如果我方步步后退、我方步步妥协,将会给对方造成极大的错觉,对方的冒险性、对方的危险性,都会极大地提升。这是对我们今天一个非常好的历史借鉴。

  而且,我们从日本在一步一步企图蚕食钓鱼岛的整个过程中,我们能非常清楚地看出来这种态势。最初是私人登岛,然后日本政府所谓的劝阻。然后又有所谓私人登岛建灯标,中方要求日方拆除,日方就讲,第一,这个灯标是私人建的,第二,这个灯标还有利于航行,有利于过往船只的安全,大家都获益,大陆台湾都获益,所以说不拆除也可以。

  然后是私人买岛,非常奇怪的事情,中国的领土被日本私人具有。私人买岛,日本人又解释说,我们的政治体制跟你们不一样,你看我们就是这个体制,就是私营,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东京都知事出来要购买,也就是所谓半国家化购买,接下来日本野田政府和石原共同完成了一出双簧戏。

  野田表示,与其让东京都来购买可能引发日本和中国之间更大的冲突,不如日本政府购买反而能保持和平——用这些东西来麻痹中国人,当年日本人就这么一步步做的。

  所以,当今天日本人提出所谓国有化钓鱼岛的时候,我们不管翻译成国有化还有国管化,毫无疑问,这是日本的一个严重的步骤。

  否则,我们不会从国家主席胡锦涛、人大常务会委员长吴邦国、政府总理温家宝,三位重要领导人全部出来发出非常强硬的声音,阐述中国的根本性立场,表示在主权上中国绝不会做半点退让。

  我觉得这些警告日本应该看得清楚,今天的中国跟过去的中国是不一样的,过去那些伎俩曾经有效果,日本把过去那些有效的伎俩,拿到今天来用,最后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中国必须做好与日关系全面恶化的准备

  针对日本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的行为,中国政府9月10日表示,中国有关部门将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开展常态化的监视监测,同时公布了“关于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领海基线的声明”。怎样看待中方采取的反制措施?公布领海基线的意义是什么?

  金一南认为,我们现在公布领海基线也好、派船巡航也好,这只是我们反制日本野田内阁购岛行为的第一步,后续还有若干的步骤,我们必须要做好中日关系全面恶化的准备。

  针对日本政府的这种所谓“购买”钓鱼岛的举动,我们要采取实质性的步骤,绝不是对日本发出警告的问题,一定要有实质性的步骤,这个步骤绝不单单是围绕着钓鱼岛开始的,而是个综合性的。它不仅仅包括海洋权益问题,而且应该包括双方的经济关系,双方的政治关系,双方的各方面关系,都要做一个重新的评估和考量。

  公布领海基线一个最重大的意义,就是用法律的形式把这个钓鱼岛归属中国固态化下来。而且,我们所公布的领海基线,与台湾方面公布的领海基线是完全一样的,是完全重合的。这就说明,海峡两岸的中国人都共同认定,钓鱼岛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我们建立了一个非常好的法理基础。

  当然,我们对日本的这种购岛行为的反制,我个人觉得,绝不仅仅是公布领海基线的问题和仅仅派船去巡航的问题。

  当日本把钓鱼岛作为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危机挑起来了,我们应对危机的反应应该是更加全面的,应该是更加多元的,绝不仅仅是在日本指定这个岛,就在这个地方我们发生冲突,别的领域不要涉及,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我们现在公布领海基线也好、派船巡航也好,这只是我们反制日本野田内阁购岛行为的第一步,我觉得后续还有若干的步骤。从现在看,我们必须要做出这样的准备,就是做好中日关系全面恶化的准备。

  中日关系全面恶化,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改革开放以来,中日经济的合作给双方都带来了很大的好处。日本曾经也给我们提供过一些开发援助,对中国的经济也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中国给日本提供的巨大的市场,也成为日本经济还能够增长、还能够维持繁荣一个根本性的因素。

  国际贸易有个准则: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量如果超过两千亿美元的话,这两个国家重大利害相关,不仅有必要建立紧密的经济关系,而且有必要建立紧密的政治关系,甚至军事合作关系。中日之间的贸易达到三千亿美元。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可见中日经济交往之深。

  但是在今天,我觉得从中国人的一厢情愿来看,我们非常希望和日本建立一个非常好的经济关系,包括政治互相理解的关系,就像我们常常说这种“一衣带水”的关系。

  今天日本做出这样的选择,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中国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铤而走险,完成所谓钓鱼岛的“国有化”,它迫使中国无法选择。当日本开始主动寻求和中国对抗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做出任何的躲闪。

  中日合作双赢的局面是明显的,中日对抗双损的局面也是明显的。既然日本不怕承担代价,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更没有必要怕承担这个代价。我们经常讲,我们中国离了谁都行。我们以前就是自力更生、奋发图强,今天我们虽然广泛利用了全球化的进程中国际资金、国际技术、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但是对中国来说,世界要大得多,我们的资源要比日本强得多。

  当双方的这种全面对抗开展之后,日本必须要付出它的代价。当然,我们也要付出我们的代价,但是日本必须付出它的代价,最终后悔的应该是推动整个日本走上和中国对抗道路的这些所谓的政治人物。

  针对我海洋领土争端作出战略调整是一种必然选择

  有评论认为,中国在钓鱼岛包括在南海问题上应该确立明确的国家战略。对此,金一南将军认为,我们以前不能说没有战略,比如说,以前小平同志提出的“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那就是一个明确的战略。我们按照这个战略在行事,但是后来出现偏向,大多数人忘掉了小平同志讲的第一个前提——“主权归我”,只记住了后两个——“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今天从日本也好,包括南海问题上像菲律宾、越南方面也好,他们把“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变成他们单方面的开发。从今天来看,对南海和东海不是说是我们过去没有战略,我们现在对南海和钓鱼岛问题做出战略的调整,这是一种必然,今天给我们提上了议事日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