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1962年瓦弄战役:全歼印度十一旅收复边陲

热度63票  浏览6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62年10月17日24时军委作战命令:130师于本月21日由现驻地出发,西进入藏,于隘子、当泽、曲水地区集中待命。

    2~3天后军委急电令:务必于28日到达西藏扎拉。

 10月27日总参急电:调130师攻歼瓦弄之敌,估计敌兵力2000~2500人。

    10月28日总参特急电:立即做好攻歼瓦弄之敌的各种准备工作。

    10月29日发现瓦弄上空敌伞兵空降。

    11月9日2时总参特急电:中央批准“丁指”的作战计划,总攻时间定于11月18日。

 11月9日“丁指”坑堆作战会议,明确了攻歼瓦弄之敌各部队的作战任务:……

    350团沿06、07高地牙比河北侧山梁直插格里(瓦弄机场南端),以一个营占领有利地形,断敌退路,关住大门,主力直插机场,协同388团攻歼敌旅部。

    11月13日考尔视察瓦弄印军第十一旅,旅长席尔瓦准将介绍瓦弄兵力部署,东面是A高地(08高地),西边是B高地(07高地),后面是C 高地(32高地),D等9个高地,中心工事在C高地,旅部在C高地的后面。考尔要部队夺占C高地前面的一个无名高地(06高地)以作进攻的准备。

    11月14日晨C高地的库马盎营营长罗兹中校命二个连向我388团四连防守的06高地发起进攻。

    11月14晚,388团一部向07高地前无名高地前沿反击,攻占该地。

    11月15日考尔命令向07高地空投二个连(道格拉营),以增加07高地的防御。

    发现敌向07高地空投后“丁指”决定将总攻时间提前到11月16日。

    11月16日4时许,390团对07高地之敌进行了火力急袭,3营部边即向07高地发起攻。

    11月16日4时许,390团对07高地之敌进行了火力急袭,3营部边即向07高地发起攻击,于下午1时许攻占该地。

    11月16日5时30分,389团对08高地发起了进攻,于上午攻占了该高地。

    11月16日11时30分,388团对24高地发起进攻,经40分钟激战,攻占24、28二个高地。

    11月16日下午2时许,390团穿插部队进抵敌32高地前沿受阻,团即命5连立即攻占该高地,经约30分钟激战攻占了该高地,并全歼守敌一个加强连,从而打开了插向瓦弄机场的通道,腰斩了敌第十一旅。 

    (一)

 390团在130师全歼瓦弄印军第十一旅的作战行动中担负了其极艰巨而光荣的任务。11月9日“丁指” 坑堆作战会议,明确了各参战部队的任务:……

    390团担任瓦弄战役的穿插敌后断敌退路的任务,经06、07高地沿牙比河北侧山梁直插格里(瓦弄机场南端),以一个营占领有利地形关住瓦弄的大门,断敌退路,团主力直插机场协同388团歼敌旅部。我团行动的如何,关系着师能否全歼瓦弄守敌印军第十一旅这支王牌部队。

    390团在瓦弄地区的作战行动,受到了“丁指”17日的电报表扬:390团战术思想积极。此战役中,我390团歼敌二个营,是敌第十一旅四个营中的一半(不含旅炮群),计敌B(07)高地一个空降加强营,敌C(32)高地及其以东阵地一个营。瓦弄敌防守阵地似三角形,由三大支点(08、 07、32三大高地)支撑着,我团先后攻占其中的二个(07、32)高地。尤其我团5连于16日下午2时许,经约30分钟激战攻战了敌32高地这个敌纵深阵地的要害,全歼守敌一个加强边。这是对瓦弄守敌最致命的一击,使瓦弄守敌在其一线阵地作战失利后,再依托32高地这个核心阵地组织纵深防御的企图彻底破灭,加深了守敌的动摇,加快了守敌的全部被歼。390团不负重望,为我国打出了国威军威!

    (二)

    关于攻歼07高地之敌(敌称B 高地)

 前文已提,敌瓦弄阵地由三大支点支撑着,尤其作战初期07高地更为重要,它是敌一线阵地和纵深阵地高处的交会点,它的存在与否和如何行动,可直接影响该二阵地的安危。因此,敌最重视它,部署的兵力最多最强。

 390团于14日傍晚由集结地出发,沿山坡向07高地运动,于15日夜(已16日晨3时许)先头营-第三营近抵07高地前沿无名高地,即准备向07高地发起攻击,同时团主力准备向格里穿插。16日4时许,团组织对敌07 高地近进了火力急袭,三营随即向07 高地发起攻击。

 07高地是战前预定我团经此点沿牙比河北测山梁直插格里的理想经过之点。但敌军在我军反击开始总攻的十几天前,已向07高地空投了一个营,并抢修了必要的工事,按上了这个硬钉子,11 月15日又空投了二个连。我若全力攻歼他并不难(不是从正面,而是要在他的东侧后主攻,这样部队运动展开组织攻击需要许多时间,穿插断后的任务不允许如此),但这不是我团的首要任务,我若不攻它,它却给我执行预定的作战任务造成很大困难和威胁。首先,他使我团主力的穿插路线不得不改从难以运动(尤其在夜间)的山沟原始森林中向格里穿插,并受到07高地的近侧威胁,这势必延误我团穿插断后事关成败的宝贵时间,还使我不得不以必要的兵力来对付他,这就严重削弱了我插向的纵深后方的作战实力。但为了确保团主力的穿插行动和正面攻击的388团部队右翼的安全,万不得已,几乎用了我团兵力的一半(七个步兵连队中的三个)来首先对付07高地之敌。

 考虑07高地之敌较多,地形对我又极不利,我三营只二个步兵连,尚不足守敌的二分之一,我把二营四连调归三营,要三营积极强攻,把敌人死死钉在07高地上,尔后在适当时机攻歼该敌(估计下午三时左右我各团主力能在瓦弄围歼守敌),团组织了重火器急袭07高地之敌。三营随即发起攻击,摆出了我强攻07高地的架势,使守敌不会也不敢去考虑坚守07高地之外的行动问题,以保障我团主力的顺利穿插,从而保障我师能按战役计划全歼瓦弄守敌。

 为能尽早关上瓦弄的大门,断敌退路不使漏网,在组织三营攻击07高地之敌的同时,令一营由李帮杰付团长率领,由06-07高地之间下山,从山沟原始森林中向格里穿插,待我对三营攻击07高地的有关问题再作些交待后,即率二营及团直单位追赶一营,以便我能及时将仅有的四个步兵战斗连队握成一个拳头,在敌纵深后方及时作出最有利的有力行动,使我团能很好的完成作战任务。

 三营全体同志的作战积极性极高,经近10个小时的攻击拼搏反复争夺,终在下午1时许攻占了07高地,将绝大部分守敌就地歼灭,少数敌人向32高地方向溃逃,自己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至此,三营完满地完成了任务,对保障团主力的穿插和388团攻击部队右翼的安全,对师全歼瓦弄地区印军王牌部队第十一旅做出了贡献。应特别提到的是三营是在敌我兵力对比和地形都很不利的情况下夺得完全的胜利的,并保留了四连的完整未动用,为我国打出了国威军威!

    07高地之战我是完全胜利了,但付出的代价大了。战后回头看,能否即能将07高地之敌全歼又不付出或极少付出代价呢?可能做到这点既置07 高地之敌不顾,集中全力在06高地近处下山,向格里穿插,分作两路齐头并进,以右路三营准备随时堵歼07高地下来袭我之敌,这时它是就我(攻我),完全失去它在07 高地对我的优势,这时歼灭它较它在07高地防守时就容易多了,我付出的代价必小。若07高地之敌未下山,三营进到适当位置后,占领07高地与32高地之间牙比河北测山梁有利地形,准备堵歼07高地之敌,并作好随时向07高地或向32高地机动的准备。

    因是夜间,07高地之敌不可能对我的行动很快作出正确判断,不敢冒然作出离开07高地的行动(它的上级也不会允许它离开07阵地),待我已近抵32高地时,它再判明情况作出高32高地方向的行动已为时过晚了。以07高地到32高地用目视、尤其用望远镱观看,两地相距似在咫尺之间,但行动起来却是十分艰难缓慢,最快也需四至五个小时,何况我已南下堵歼它的增援部队,在这个时间内,不但32阵地问题早已解决,就连瓦弄的问题也已解决,在它未到 32高地时或到32高地时,其命运也只是被歼。

    若它在07高地未动,在我攻占32高地后,07高地之敌即处绝境,其被歼的命运是无可改变的。其被歼的方式可能两种:一是就地溃散潜逃,被我搜歼。二是就投降,虽是国家之间的战争整个战斗集体投降的事难有,但在特定条件下也并非不可能。不战而屈敌兵自是上策。他们可否被直升飞机接救走呢?地形时间我情均不允许他做到这点,当然个别或极少,极少数人被直升飞机救走也是可能的,但作一个营的整体被歼是无可改变的。

    置07 高地之敌于不顾,全力实施穿插,可使07 高地这一大强点无所作为,我不是就他(攻他),而是要他出来就我(攻我)或使其待毙,如此,我付出的代价必小甚至不付出代价。

    置07 高地之敌于不顾,由于全力实施穿插,就不在07 高地问题上耽误时间了,可提前2至3小时穿插,可在12时前进抵32高地。2-3小时的时间,对担任穿插断后任务的部队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同时由于全力进行穿插,在敌纵深处置各种情况就有更强大的兵力优势,可加快穿插的进程。

    置07高地之敌于不顾,看上去是三面受敌风险较大,担任穿插任务的部队所处情况大多如此,但往往是成功的。

    此次作战实践可说明此案是可行的,因是夜间,白天也因在原始林中行动,敌人并未穿过察觉我穿插行动,我一营插至敌32高地东侧前沿内敌才察觉我军已近抵其32高地,这时敌除其原有的阵地设施外,要采取有力措施来阻止我对其纵深地阵的进攻已为时过晚了。

    由于置07方高地之敌不顾,穿插时间提前,穿插进程加快,我进抵瓦弄机场的时间必能提前,由此可能获得意外的战绩。印军前线总指挥考尔中将及其第四师师长帕塔尼亚少将大约是16日下午1时前后飞抵瓦弄上空的,这时我穿插部队可能正在向瓦弄机场急进中已离瓦弄机场不远,考尔看到情况已危险有可能不降落飞返,如降落再想起飞就难了,为此考尔等人就可能在瓦弄被先俘,或在我追击搜山中被俘获。

    另外,考虑390团穿插关门断后要面对的又必须作适当处置的可能是敌人两个营,尤其32高地是必须通过必须攻占后才能向机场机场穿插,这必会延误一些时间,影响及早到达格里,尤其是从行进间强攻占领这个敌纵深强点,要比预有准备的在强大炮火直接支援下攻占敌阵地的难度就大多了。因此,攻占 32高地可能会延误许多时间,甚至较长时间被阻于32高地,使390团不能去完成其关门断后的任务。为了确保关门断后计划的实现,可给正面攻击的两个团在攻占敌一线阵地后首先以部分兵力抢占机场附近有利地形,控制机场关门断后的任务(389团在察隅河东岸有利地形以步机枪火力也完全可以控制机场),攻歼其它敌人的任务稍后对战役全局无妨,这两个团距机场的距离也较390团近的多,可以早些控制机场的可能性大,若如此,实现关门断后计划的确保系数就大多了。

    (三)

 关于攻歼32高地之敌(敌称C高地)

    32高地是瓦弄守敌印第十一旅纵深阵地的核心阵地,预备在其一线阵地作战一旦失利后,依托其组织纵深防御继续顽抗,旅长席尔瓦称它是万无一失的。32高地以东是几个无名高地,旅部在其后,东边是瓦弄机场。这一带的地形十分险恶,高地两侧均是悬崖深沟,极难通行。敌还在必经道路口和攻者必利用的有的地方埋设了地雷。阵地上都有永久性和半永久性工事,防守这一带阵地的是一个营。我攻占了32高地,就腰斩了瓦弄守敌印军第十一旅。

 我一营于16日下午1时许,穿插进抵32高地东侧前沿受阻,不能继续前进。代营长卢国平同志在此牺牲。恰在此时,我率二营(欠四连)和团直单位及炮营部分炮兵(120重迫击炮因无法随团行动已调归师炮群)进抵32高地北侧前沿受阻。是时已近下午2时,应到格里的时间已十分紧迫,是打过去,还是设法绕过去?打也好,绕也好,问题的关键点是争取时间,否则就有迟迟不能关上瓦弄大门的危险,上刀山也不能让这种局面出现!怎么办?要立即定下来。我立即要参谋摊开作战地图区仔细对照地形,当面正是32高地,它是敌纵深阵地核心阵地,必是块硬骨头,其东侧是无名高地、旅部和机场。

 绕过去,当地敌情和地形几乎没有给我余地,只有敌占高地下面的一条向东的深沟,若下沟东去,情况会对我十分不利。当前我部队行动已无秘密可言,估计敌已判明我之企图,他来得及采取可能措施,或必要兵力或火力的阻我东行,给我造成伤亡,延误我更多时间,使我不能早些关闭其退逃之路,我不可不估计可能出现这局面。再往好上想一点,即使不出现这情况,深沟内地形复杂难行,耗力费时,这是必然的。最初若不是07高地不能通过(即使从07通过来,也必须从32高地打起向东),而改道(尤其夜间)从难以运动的还是较大的山沟向格里穿插,我现在很可能已在格里了。况且当通过艰难的运动到达一定位置后,还是要上沟,首先遇到的还是某一守敌的抵抗阻拦,还是要经战斗克敌后才能向格里穿插,那时组织攻歼守敌难度就大多了。这就势必延误更多时间,以致无法完成关门断后的任务。决不能取绕这条路。

    现在只有强攻这条路了!

    现在我一营已插入敌防御阵地前沿内,遭到左右两地交叉火力拦阻,难以继续前进,处境十分不利,但这对敌纵深防御阵地乃致对瓦弄整个守敌却是个致命的威胁,尤其我后续部队已近抵32高地北侧前沿,敌纵深阵地的核心阵地、旅部和机场已均在我的近前,处在危境。此刻其一线各主要阵地已被我正面攻击部队攻占,他忙于但又无力地应付着,恰好就在此刻,他设的后院阵地又闯进了中国军队,这对他是更加致命的危机。在此以前,他还有一线希望的是他还有个预设的纵深阵地可以组织继续抵抗,右现在他的这一美梦即将彻底破灭。这意味他的这支号称王牌部队的第十一旅,即将在比他更王牌的这支中国军队面前不复存在。

    我一营进入他纵深阵地前沿已达一小时之久除遭到其两侧高地交叉火力拦阻不能继续前进外,并未见到敌有什么有力行动使我一营陷入危境。这已可判定敌纵深阵地和后方兵力虚弱。敌一线各阵地都在被我兄弟团攻歼的危机中,此刻敌旅指也无力后顾。我要紧紧抓住这个有利战机(敌心理上的兵力上的),一举打出个对我最有利最理想的局面来。

我当面之敌有32高地和其东侧的无名高地,首先攻占哪个对我最有利最理想?

    32高地是敌瓦弄防御的三大支撑点上之一,是敌纵深的核心阵地,必是硬骨头,其东侧无名高地较弱。一般说先攻弱者,但当前敌我所处态势和地形,先攻弱者反而不利,尤其考虑后的行动更是如此。

 一营所处态势不利,难以组织对守敌的攻歼,也不能使用二个连的全部力量(需以部分兵力对付32高地)攻歼守敌,而且会遭32高地之敌火力侧击增加我攻击的困难,由于32高地的存在,本来这较弱的守敌可变得顽强难以迅速攻歼。我后续部队因受地形限制,又在32高地之敌火力下难以向一营机动,不能直接协同一营攻歼守敌,我优势兵力难以发挥作用。因此,只是一营的部分兵力又是在不利的态势下作一面的攻击,有不能迅速攻歼守敌的危险。即使艰难地攻歼了无名高地之敌,在敌阵地打开了缺口,但对我部队尔后行动作用也不大,由于32高地的存在,我部队尔后行动仍在它的视力所及的范围内(用望远镜可看的更清楚),必受其制约,不能完全掌握行动的自主权,影响我部队的行动。因此,即使攻歼无名高地之敌,对我也不是最有利最理想局面。

    相比之下,我若先攻歼32高地之敌,对我就很有力了。

    我现处位置比一营有利,便于组织对32高地的攻歼,部队的行进队形稍作变动,就可立即形成对32高地之敌的三面(含一营部分兵力)包围(牙比河那面无法用兵),立即对该敌发起攻击,利于速战速决争取时间去完成既定的任务。我北面西面均无后顾之忧,东边一营部分兵力稍有后顾之忧,但不是以妨碍他的助攻行动。西面离此较远的07高地之敌,我深信已被我三营死死钉在07高地动弹不得,他若敢抽二个连来援32高地也为时已晚,他到此最快也要4-5个小时,那时包括敌旅部在内的所有问题都已解决了,我相信三营会乘机攻歼(这时07高地敌我兵力对比相当,敌仍有的优势是在有利地形上的高地防守,可我部队战斗力比他强)07高地之敌,或随即尾追来东,三营来与不来都无关紧要,那时敌到此二个连的命运可想而知。

 我迅速攻歼32高地之敌,可震撼瓦弄守敌全局。我首先在精神上打垮了敌纵深阵地的全部守敌,打掉了他们的防守信心,使之绝望混乱丧失应有的战斗力。不但如此,甚至会使瓦弄守敌绝望更加混乱。

 我首先攻歼32高地之敌,可造成对我最有利最理想的局面。32高地是强点,但它易于我组织攻歼,我有足够的力量攻歼它,速战取胜较有把握,正因它是这一带高地中的最强点,我一举攻占它,就可乘胜沿高地向东猛打猛插,直至占领机场关上瓦弄的大门。这样就不但为我团完成作战的第一步关键性任务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同时还提前完成了战役计划后期要我团主力协同388团歼敌旅部等任务。这样,还可避免最后所有瓦弄残敌退守其纵深阵地作用困兽之斗,那时我将会出较在的代价。这样就缩短了战斗战役的时间,全歼瓦弄之敌。

    因此,下决心改变作战计划任务的执行步骤,首先攻歼32高地之敌,这是当前我团争取时间去完成关门断后任务的关键问题。我深信此举对战役全局有利,上级会同意,团其它领导也会支持。

    32高地,根据地形和发现的火力及工事判断,守敌可能是一个加强连或稍多一点的兵力,是这一带高地中的最强点,我现有兵力可以一举攻歼他。什么永久性半永久性工事,在我连队现有装备面前已不是什么难题。我部队除极少数新战士外,干部战士都有实战经验,我团在朝鲜曾与美伪军交过手,也是胜者,实战证明我各连队都能守善攻屡立战功者甚多。我部队士气很高,发誓要为我边防军哨所的战友好好出口气,为我国我军打出威风来!

 综合上述反复考虑,用来首先直接攻歼32高地的,只用一个连多一点的兵力就可以了(用二个连拥挤了,不利),首先使用五连这把最锋利尖刀主攻,以一营部分兵力从东面助攻,六连作后盾,团属重火器全力支援,我深信五连能以最快的速度攻歼32高地之敌,此举成功,就为团尔后的作战行动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此刻我很兴奋很急,胜利在向我团招手,要分秒必争,立即行动,我甚至来不急同在团指挥位置的团的其它领导同志通个气,行动开始后,他们都支持(原来为了能及时处置部队前进中可能遇到的种种问题,除警卫员外,我只带了一名参谋,走在五连尖兵排的后面,这里与团指位置还有一段距离,行走和商量问题需要些时间,我要分秒必争!)。

    为了使五连能从最有利的地形上开始攻击,就命五连由现地稍往后撤,从右上方有利地形上攻击守敌。五连从右上方沿山坡一阵猛攻,战斗打得十分顺利,很快就把绝大部分守敌就地歼灭。但当战斗最后攻击32高地的中心大地堡时(这里可能是敌营的指挥所,通讯设施较多),即遇到了守敌的顽强抵抗,这时就在这里出现了九班战士--活着的黄继光--陈代富--中央军委命名的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全线的十位战斗英雄之一。至此,32高地的守敌被全歼,激烈的战斗进行了约30分钟迅速结束了,五连付出了轻微的代价,五连不负所望,迅速完满地完成了这对敌致命的一击,为我团尔后的作战行动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为腰斩敌第十一旅立了大功。

    32高地战斗结束后,五连随即协同一营攻歼东侧无名各高地之敌,继而一营二营(欠四连)分别扑向敌部旅和机场,迅速歼灭了沿途守敌,下山腿痛难忍,但胜利鼓舞着急进,二营先头连于16日下午近6时许占领敌旅部和机场,关上了瓦弄的大门,断了残敌的退路。

    敌预设的纵深防御阵地及其后方就这样土崩瓦解了。这时敌旅长席尔瓦准将才被恶梦惊醒,他原想的一切都已是泡影。他对自己部队的战斗力和纵深的防守设施估计得太高了,自称万无一失的纵深阵地的核心阵地瞬间丢失,我军又沿高地向东自上而下遍打遍插前进的那么快,使瓦弄守敌陷入绝境,他必能预感到他的这个号称王牌的旅被全歼的命运已是无可改变了。

    五连迅速攻歼了32高地之敌,为我师迅速全歼瓦弄守敌敌第十一旅立了大功,为我国打出了国威军威!

    (四)

 由于团组织了对07高地的首次攻击,由于一营由后卫改前队,改道从06-07高地之间下山,从山沟原始森林中(尤其夜间大部队在这种地形中运动和部队的掌握都极为困难)向格里穿插,进抵32高地东侧前沿后被阻不能继续前进,我后续部队进抵32高地北侧前沿受阻,又在此考虑,决定,但组织攻歼32高地之敌,所有这些都不同程度地延误了我部队插到格里的时间,因此影响了我部队及早插到格里关上瓦弄的大门断敌退路,致使旅部极少数人和其它溃散的极少数人逃离了瓦弄。

    好在我团及时改变了原作战任务的执行步骤,首先以一部兵力把07高地之敌牵住(如首先攻歼它穿插由此通过需要许多时间,任务不允许如此)团主力同时改道向格里穿插(虽然此穿插开始的时间也耽误了两三个小时),当穿插部队在32高地前沿受阻时,已别无他路可选择,立即用五连这把最锋利的尖刀攻歼了32高地之敌,此一举成功,乘胜沿高地向东猛打猛插,迅速歼灭沿途守敌,夺回了一些时间,打烂了敌旅部,占领了机场,关上了瓦弄的大门,断了残敌的退路。瓦弄残敌及其旅部均陷于混乱绝望之中,旅长席尔瓦带着几个随员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格里南一块大石头上瘫坐到那里待毙,幸好考尔来救他的直升飞机发现了,把他拖上直升飞机,在我追击连队的“缴枪不杀”和步机枪的射击中侥幸地逃脱了。没有活捉席尔瓦旅长,虽全歼了他号称王牌的第十一旅也是美中不足甚为遗憾的事!

    (五)

 16日晚我团(欠三营)在敌旅部和机场稍事休息,部队恢复组织。为堵歼瓦弄溃散已潜入原始森林中的逃敌,师命我团(欠三营)即向我国边陲重镇沙木维尔前进,占领沙木维尔(它是由瓦弄通向印度唯一的一个山口),关上国门,堵歼溃逃之残敌。

    17日晨我团在牙比河口截俘了昨天下午由07高地溃逃至此的敌上尉连长以下官兵六十余人,至此,07高地空降的库马盎第六营(欠一个连--已被388团于14日晚上消灭)加上15日又空投的道格拉营的二个连,已被我团全歼。此外,全天前进中未遇什么情况。

    18日上午11时许,我前队尖兵行进中击毙敌一军官,他着军官服佩带左轮手枪,估计有极少数沿道路溃逃的残敌见我追尾甚紧已潜入原始森林逃跑。12时许前队在行进中听得有飞机声,随即注意了上空四周的观察,但未发现上空有敌机,还是听到近处有敌机声,有人突然发现脚下左侧察隅河谷中一架直升飞机在缓慢飞行,近处人员立即开枪射击,将其击伤,随即它就摇摇晃晃地坠落在我部队行进的前方河右岸沙滩上,部队到后查看油箱被击穿,驾驶室内有血迹,驾驶员已逃脱,直升机是米格-4,这在当时是很先进的一架崭新的直升机。

    18日下午六时许,我团收复了我国边陲重镇沙木维尔,中央电台广播了这一重要新闻。

 我390团(含师调归我团指挥的389团二营)在沙木维尔地区驻扎了一周时间,截俘敌溃逃官兵近百人,其中有的是当地群众抓住扭送来的,以往他们受尽了印军的欺辱,恨透了印军,有的是再忍不住饥饿自动来投降的。对他们我们认真执行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

 大约11月25日,我部队奉命向察隅回撤,当地头人群众在村口路旁向我军招手致意(他们的长像同我们相似,自觉亲近,年龄大的人都知道他们是中国人),目送着我们远去,我军中的几乎所有同志回头向他们不断地招手致意,深情地再望我国的边陲重镇沙木维尔和难得相见的同胞,别了,何时咱们相逢不相离!

顶:6 踩:9
【已经有48人表态】
5票
感动
5票
路过
5票
高兴
6票
难过
6票
搞笑
7票
愤怒
7票
无聊
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