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进武汉一枪未打 白崇禧部队仓皇而逃?

热度72票  浏览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9年5月16日-17日,解放军进入武汉市未费一枪一弹,是什么震慑白崇禧部仓惶而逃?解放军又是如何进的城呢?在武汉警备区的帮助下,我们找到了曾记录下这段历史的李训亭老人,他以“日记”的方式,揭开了这段珍贵的史实--

在干休所见到李训亭老人时,已是师级干部的他,仍念念不忘以“小指导员”自居。老人虽然心脏支撑着八根支架,但精神矍烁,非常健谈,时不时还爆出一阵军人式的爽朗笑声。

就是当年这个小小的连级指导员,虽仅有高小学历,却在20岁时率领部队,带着“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豪情,驻扎汉阳鹦鹉洲;在张轸任湖北军区副司令时,他任职参谋;后又被调至北京从事军史的编纂。

一个小时打垮敌军六连

四月廿七日 义堂

敌514团由长江埠撤退,经过下辛店一线做饭吃,六连向长江埠警戒,在敌撤走时剩下六连未撤。

这时,我只知道二分区部队由长江埠过河尾追敌人,但情况不明。

我今以一团三营由常付团长率领尾击由长江等地南逃之敌……]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毛主席、朱总司令遂在次日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

对于当年的命令,甚至于每个字,李训亭老人仍记忆深刻。此时的湖北武汉,四野先遣兵团解放了浠水、汉川等地,继续向江边推进……长江防线完全崩溃,驻守武汉的白崇禧部已纷纷南撤。

原以为白崇禧的部队已撤走,就在4月27日,其所在的部队进抵汉宜公路时,发现敌军514团二营六连,并没有逃走,依然驻守在长江埠下辛街。

发现敌人后,部队迅速进行了部署,一个排阻击公路,一个排控制敌右前方防敌逃走。此时,敌人顺公路向南跑,在两个村湾里负隅顽抗。

部队立即用两个排向敌人发起进攻,一个连向三源镇及东北方向警戒。战斗在4点钟打响,激战一小时,将敌六连全部打垮,俘敌36人。大家乘胜追击,由公路上追击至湖边,敌人此时想从湖里逃走,却淹死了50多个,敌军的两门六O炮也落水。

下辛店战斗打完后,解放武汉的序曲也由此真正奏响。

一晚上跑掉5名新兵

五月六日 义堂

我奉命去花园与鄂豫、桐柏合编。

五月九日 花园

我一、二旅原地进行紧张的入城政策学习。

1949年3月27日,李训亭所在的部队,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接触到国民党白崇禧的主力军,双方在花园干了一场“硬仗”。

双方打得非常惨烈:消灭了白崇禧部的一个团,但我军的伤亡也很大,四连总共百余号人,伤亡就达80余人,剩下的就是炊事班的几位了。其次就是李训亭所带领的九连及六连。

部队伤亡很大,亟须补充人员。李训亭回忆说:“当时,参军并没有现在这么严格”,在抓获俘虏后,部队就必须说明解放军的政策:愿意回家的,可以直接走;不愿意回家的,部队仍可以接受。

李训亭称,一些俘虏根本回不了家,还有一些军官假冒士兵,甚至一些兵痞,都混进了解放军队伍。这就需要仔细鉴别,以防带来麻烦,也不便于管理。

5月6日,接到命令整编队伍,为进攻武汉作准备。作为连队指导员的李训亭,负责队伍的政治思想工作,讲解的是《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由于在打应城时,对市政设施破坏很严重,这次休编还专门学习了《入城政策》。

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天晚上,5个“新兵”逃跑了。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部队首长的关注,李训亭被营长叫去训话:“你们部队还有多少人?……一晚上跑掉5个,一个连队经得几个晚上就跑没了?”年轻的李训亭只得一再作检讨、表决心。

回到连队,李训亭就开始对每一位新兵逐个谈话。此后,九连再也没有发生逃跑事件。进城后,李训亭在“入城政策”的前提下,专门加上了“不准上街”、“枪不离身,身不离枪”……

五月十三日

一,敌情:汉口驻58军两个师,并分一个营至舵落口,鄂保旅开汉阳;汉宜公路从汉口除辛安渡桥外,余均破坏;

二,我东野四十三军拟由沂水至阳逻段渡江,要我主力作有效配合,我拟以二旅开沙宜,以四分区配合行动,一旅开汉阳,廿旅开孝感。

五月十六日

我东野四十三军昨在皖保旅五个营起义配合下,已渡过长江,今占大冶、鄂城、黄石港、段家集,另一部午三时占汉口。]

1949年5月15日,先遣部队已发回消息,汉口的守敌已全部逃往江南,只有汉阳还有守敌留下来的少量保安部队。部队上级决定,李训亭所在的一旅配合主力作战,前往接收汉阳。部队当晚即多做了一些饭,捏成饭团留待次日行军之用。

次日,一旅由云梦出发,向汉阳方向开进。虽然已经南逃,守敌为了争取更多的逃跑时间,沿汉宜公路埋下了很多“钉子”。路旁边只要有树的地方,都被守敌将树砍掉,设置了很多路障,而树下面则埋着地雷。

中午,队伍吃干粮休息时间,年少的指导员李训亭,干脆带着几名战士,跑到路中央去扫雷。他们找来一些绳子,将地雷的两个耳串起来,然后用树做支架,将地雷从地里拔起来,突然一放手,地雷瞬间摔在地上,发出巨大的爆炸声。

声响惊动了营长,李训亭再次被叫去训话:你是怎么当指导员的?一旦失误了怎么办?把战士炸伤了怎么办?谁叫你去排雷了?……营长带着情绪的一串问话,像一梭子弹射向李训亭。

部队要尽快赶赴武汉,当时只要由工兵排出一条路就可以,并不需要将所有的雷都排掉。昨日,李训亭爽朗地说:“那就是玩,像放鞭炮一样!”

5月17日,武昌被东野进占,李训亭所在的一旅占领汉阳,除了伪县政府被抢外,秩序安定,商铺照常营业。而李训亭和战友们在汉阳受到了群众的夹道欢迎。

李训亭带领的连队进驻鹦鹉洲,每天守着汉江上的船只,以防进入长江。直至6月14日,李训亭在接到上级命令后,才从武汉向宜昌开进。

在采访李训亭老人时,记者脑海里出现一个疑问:仅上高小的他,如何能够胜任编纂军史的任务,又如何写就了这样的“日记”?

1928年出生的李训亭,正值中国烽火连天。他仅读了高小,受日本侵华的影响,学校被迫解散。新四军4师在其家乡开辟了根据地后,他也顺利进入绥东抗日中学,可随着局势的紧张,他们几十个孩子,只得随着八路军,从河南步行到山东。

一路上,李训亭学的是游击战争,并没有学文化。参军后,李训亭随着部队走南闯北,融入了解放全中国的洪流中。我们在老人的家中,看到了一页页发黄的“军中日记”,居然是用水笔一个字一个字描出来的。

李训亭老人解释称,尽管自己没有读很多书,但在解放后,他在张轸任副司令的湖北军区作参谋,办公室里有一位大学生,虽然级别比他低,但他却主动拜其为师。每次写完报告,先让这位大学生看,看后重新再写,如此反复几遍,才会交上去。

平时,同事们参加舞会,李训亭坚决不去,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拿出小说看,学文中的修辞手法。由于文化水平的提高,加上自己在实践战斗中磨炼出来的对战略的熟悉程度,李训亭被军区调至北京编纂军史,就是在编纂过程中,李训亭记录下了这部“日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