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冒领“军功”,究竟谁第一个占领总统府?

热度83票  浏览8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总统府上红旗飘――南京解放前后那些鲜为人知的史实

    南京的解放,被认为“宣告了国民党反动统治从此覆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战史》语)、“蒋介石匪帮二十余年的反动统治至此正式宣告灭亡”(35军政委何克希语)。

    但是长期以来,南京解放前后的许多历史事实却依然大多鲜为人知。

    在各种常见的宣传文章中,很多历史细节都存在语焉不详、以讹传讹的情况。这种情况也让不少谣言得以公然代替史实,到处混淆视听。

    1、最先把红旗插上总统府的部队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49年“汉奸部队占领南京”的谣言是怎么产生的?很多对历史一知半解的,竟然把解放南京的这支解放军35军彻底当作了“从国军到伪军再到国军”的吴化文起义部队。

    48年10月,吴化文起义部队被授予解放军35军的番号,实际上这是“老35军”。解放南京的则是“新35军”。

    1949年2月,解放军鲁中南纵队(有军史写手称其为“根正苗红的老八路”)和老35军合编组建“新35军”(后文会详细叙述吴化文部的历史和这次合编组建情况)。

    合编中,吴化文部从三个师缩编为三个团,35军每个师仅有吴化文部一个团,解放军鲁中南纵队则有两个团。合编35军二万二千人,解放军鲁中南纵队就占了近一万五千。

    35军的军权当然也不会在吴化文手上。吴化文的军长头衔其实更多是统战需要。35军实际是政委何克希负责。何政委是一员抗战虎将,抗战中曾任那支威名赫赫的“江抗”(江南抗日义勇军)的副总指挥。

    第一个进总统府的部队是35军104师312团3营9连。104师只有一个310团是吴化文的旧部。312团合编前是解放军鲁中南纵队46师138团。而鲁中南纵队46师138团前身是解放军鲁中警备4团,是解放军鲁中军区地方部队(也有资料称312团合编前是137团,前身是鲁中警备2团)。

  解放军鲁中军区各部前身都是抗战中的山东八路军和地方武装。第一个冲进总统府的部队毫无疑问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带领这支部队踏进南京城、冲进总统府的军官们,也都是我军的老革命:

  104师师长方明胜是1930年参加红军的,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九团连政治指导员,山东纵队第四旅十二团营长,鲁中军区第十团营长。

  104师政委严政是1933年10月参加红军的,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八路军随营学校2队副政治教导员、抗日军政大学第1分校2支队营副政治教导员、胶东支校政治处副主任、胶东军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胶东军区教导团政治委员。

  在312团带队的104师参谋长张绍安(也有资料说是“副参谋长”)是红25军的老战士,35年12月曾任陕南宁佛工委某大队队长。

  312团团长王奎权(也有资料写作了“王魁权”),1945年9月是八路军山东军区独立4旅11团参谋长。

  2、当时的率队营长亲述攻占总统府的过程: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攻占国民党总统府,那是一个让全世界瞩目的中国历史永久铭刻的伟大时刻,它标志着国民党统治的覆灭。捷报传到北平,毛泽东写下了《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那么,是谁率领那支部队率先占领总统府,并用我军战旗换下国民党青天白日旗的呢?当时任三野第七兵团35军第104师312团3营长的管玉泉,作为渡江先遣部队,第一个率队攻进南京。

    管玉泉及其他3位亲历者,以他们各自的亲身经历,及一帧发黄的老照片,向我们揭示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据了解,福建省党史及军史等研究部门,经反复核实确认了他们的事迹。

  渡江作战 借木船、木盆、稻桶

  “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后,国民党的精锐主力部队几乎丧失殆尽。但是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授意下,一边与我党假和谈,一边部署江防,企图凭借长江天险阻挡我军南进。淮海战役胜利后,我们就在苏北休整等待中央命令。战士们则冒着初春的严寒,学划船、练泅渡。”管玉泉回忆道。

  1949年3月初,管玉泉奉命从徐州乘火车沿津浦铁路经宿县、蚌埠、明光到达滁州,然后步行向东至浦口北面的常家营驻扎,准备参加渡江作战。“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在准备渡江的日子里,徐敏忠经常听到的就是这些口号,当时“将革命进行到底”的观念已深入人心。

    同年4月20日,国民党当局在“引退”溪口的蒋介石的操纵下,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我军百万雄师遂于当日午夜起,在东起江阴、西至湖口500多公里的江面上,发起了渡江作战,摧毁了敌人吹嘘的长江“立体防线”,把其沿江部署打得七零八落。

  管玉泉介绍说,4月22日黄昏,312团奉命攻打驻浦口的国民党残兵一个团,三营为突击营。他和教导员王善基率领七连、八连、九连、机炮连和营部共800多人,向敌军发起猛烈进攻。守敌不堪一击,纷纷逃窜,我军迅速占领浦口。浦口是国民党防御的重点之一,埋有许多地雷,江面上还有几艘小炮艇,正顺流而逃。这时,北岸的船只全部被敌人劫走并被烧毁,营党委当即召开全营动员大会,指战员都把寻找渡江器具作为首要任务,直到深夜才从当地老百姓那里借到些小木船、木盆、稻桶等,于4月23日拂晓作为解放南京的第一梯队先遣突击营,陆续渡江。

  “由于守卫南京的敌军已经弃城逃跑,我军一枪未发便渡过了蒋介石依赖的‘长江天险’。104师副参谋长张绍安与我们3营一起渡江登陆,312团团长王魁泉命令我们首先占领国民党总统府及附近的重要机关。”管玉泉回忆道。

    “我们立即决定兵分4路,并要通信员徐敏忠马上通知机炮连随营部占领水利部,七连占领空军司令部,八连占领住在同一大院的社会部和青年联防部,九连则由我带领,请一位姓孙的市民带路,跑步去占领总统府。南京城内虽无成建制的守军,但还有些零星的国民党残兵、特务,3营参谋王友才同志即在前进中被残敌冷枪击中牺牲。”

  3、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总统府

  1949年4月23日凌晨,南京长江路292号。夜幕下的总统府,三扇大铁门紧闭,前院空空荡荡,早已是人走房空。整个总统府,从前到后,到处飘洒着纸张文件、废弃报纸,还不时冒着缕缕青烟。只有几个房间还闪烁着忽明忽暗的灯光。管玉泉向记者描绘了当时的情形。

  管玉泉率部抵达总统府后,发现总统府大门虽然是紧闭着,但只是用插销插着,并没有上锁。当部队到大门口时,里面立即就有了反应。很快,就出来了两三个人,很配合地将大门打开。六名战士用力推开了沉重的镂花大铁门,大队人马立即涌入,很快就抢占了有利的地形,控制了整个总统府大院,当时未遭到残敌顽抗,当场只俘虏了10多名未佩枪弹的卫兵。

  徐敏忠介绍道,总统府是一座庞大的建筑物,东墙上,一进门首先看到一幅蒋介石身着军装的画像。通讯班班长王保仁顿时怒从心起,端起枪连打了数枪。战士刘学山也来了个点射。随后,在俘虏兵的引领下,我们登上了总统府顶楼,看到旗杆上还挂着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狼牙旗”,营长管玉泉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国民党的旗子扯下,换上一面我军冲锋时用的红旗。这时正是4月23日上午8时。

  总统府办公楼是“子超楼”。战士们挨个房间巡视。最先到的是一楼蒋介石和李宗仁的办公室。“总统办公室”、“副总统办公室”的木牌还赫然挂着。可见,李宗仁当代总统时,还挺“规矩”,并没有进蒋介石的总统办公室“取而代之”,而仍然在蒋介石对面的副总统办公室“办公”。这一点,李宗仁还是有数的。徐敏忠幽默地说道。蒋介石的一张大办公桌上,还端放着一套《曾文正公家书》,台钟、笔插、毛笔、镇纸等等,依次放着。引人注目的是一个台历,上面显示的是:中华民国卅八年4月23日星期六农历己丑年三月大代电:梗。

  徐敏忠介绍道,在秘书室一堆零乱的文件中,顺手捡出几张纸,一看,竟然是蒋介石为庆祝“徐蚌会战”大捷的嘉奖令。战士们一起凑过来,接着,就是一片会心的哄笑。

  与此同时,3营的其他战士也已顺利分头抢占了总统府附近的国民党中央机关。陈国旗说,当时他是个机枪手,负责掩护部队冲锋。他与机炮连的战友在占领水利部后,又在外围包围了总统府,虽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但他们还是驻扎在总统府外留守。

  王树生也回忆道,当时,空军司令部位于南京中山东路,他们入驻时没有看到一个国民党兵,只是有几个青年人在往墙上写标语“欢迎解放军”、“庆祝南京解放”等标语,原来他们是战斗在南京的地下工作者。

  4、首长重申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完全控制总统府后,管营长即命令我们通讯班给团部汇报这一喜讯!”徐敏忠回忆道,后来团里又逐级向上汇报,捷报传到北平,毛泽东写下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不朽诗篇:“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刚通报完相关情况不久,3野35军随军摄影记者邹健东,即扛着相机奔跑着赶到。在请示部队领导同意后,在我们的积极配合下,邹健东举起了相机,拍下了一组解放总统府的珍贵的历史照片,其中就有那张我们在总统府门楼上欢呼的照片,其他还有列队冲入总统府、推开大门、降下国民党青天白日旗,升起一面红旗、吹号、冲入长廊等等。”管玉泉介绍说,“在拍总统府门楼时,大家都已站好了姿势,由于还押着一个俘虏,我就让他蹲伏在前面暂候,没想到还是给拍着。”

  “4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团长王魁泉、政委董超和师副参谋长张绍安同志,都来到总统府看望我们。由于当时国民党官员逃跑后的总统府内,一片狼藉,我们的干部、战士都来自农村,进了总统府有点不知所措,闹出了不少笑话,有的乱扔东西,有的找不到厕所随地大小便,有的把地毯剪成一条条当背包带,有的战士还在电灯泡上点烟……”谈起以前的尴尬事,管玉泉笑出声来。

  4月24日下午,陈毅、刘伯承、邓小平3位首长带着警卫人员来了,见到我们后十分亲切地说:“同志们辛苦了!你们有功呀!希望继续努力!”陈毅司令员还问“你们是104师312团吧”,邓小平政委又问是哪个营的?管玉泉回答是三营的,并告诉他“我是三营营长管玉泉”。随后,管玉泉就陪同三位首长到蒋介石的办公室、会议室等,又到其他地方看了一遍。

  首长们在表扬他们的同时还指出:“你们搞得乱七八糟的太不卫生了,不要忘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遵守‘入城守则’!”在送走首长后,我们立即行动起来,清理了杂物,打扫了卫生,安排就绪后,留下九连守护总统府。

  5、“总统府”中留下的“宝贝”

  徐敏忠回忆道,首长离开后,他们于当天就开始对总统府中的物品进行清理。除了在各个办公室整理国民党来不及带走的文件、家具外,还在总统府的各个地点清理各类物资。

  总统府前院西侧的车库中,停放着崭新的雪佛莱、福特、别克轿车各一辆。后院车库中,发现美式中吉普一辆,基姆西卡车一辆,汽油170加仑。在总统府图书馆中,还清点出全套的《国民政府公报》和《总统府公报》。在餐厅中,还发现了大量珍贵的景德镇青瓷餐具。

  最令人称奇的是,在“子超楼”蒋介石的总统办公室中,居然发现了一对曾国藩的鸡血石章,一对翡翠石章,两串清代的朝珠,一套线装雕刻版《曾文正公全集》。为何在这里会出现这些珍贵的清代物品呢?后来了解到,蒋介石对清朝重臣曾国藩一向推崇备至,以至达到顶礼膜拜的程度,对曾氏的物品当然是情有独钟。蒋介石“引退”,是1月20日前后,蒋介石满以为这次离开南京,也只是几个月的工夫,按照以往“下野”的经验,重登总统宝座只是时间问题,所以并没有将这几件珍贵的东西带走。可蒋介石没想到,这一去就不复返了。

  徐敏忠介绍,当时解放军纪律严明,战士们白天清点完物品后,晚上都是席地而卧,睡前都要检查各自的口袋,确保一根针线也不入各自的口袋。4月30日,35军奉命离开南京,管玉泉就带着先遣部队撤出总统府,去浙江执行新的任务。

  6、“冒名享誉”之风 此起彼伏

  管玉泉介绍说,突破长江天险,解放南京城,进占总统府,宣告蒋家王朝覆灭,参加这次战斗行动的单位和个人都是很光荣的。解放后,由于大家都忙着各自的工作,加上大家都对荣誉看得很淡,特别是自己又是乞丐出身的,没进过一天学堂,没有把这个事迹进行宣扬。可是,这些年来,不时有人跳出来混淆是非,想抹杀历史的本来面目,他们就再也坐不住了,不能将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将错就错地流传下去。

  1999年建国50周年大庆时,一位名叫张德福的人坐在几家省级电视台的嘉宾席上,他被称为首占总统府、亲手扯下国民党的旗帜者。管玉泉看到后立即打电话过去,指出此人是冒充的,并问其来历,后经了解,张德福是北京

有线一台介绍来的,在管玉泉及健在战友的反复过问下,张德福才供出解放南京时,他在35军某部当排长,因长期未见报道攻占南京总统府的事,以为当事人都不在了,所以出来冒享一下荣誉。

  然而,接下来,江苏省及南京市的一些电视台,又经常在八一和国庆节播出20集的电视纪录片《风雨钟山路》,其中有一名叫褚宝欣的同志,说他如何带领部队首占总统府,扯下国民党的旗,还给毛主席打电话报捷等等。管玉泉说此人是312团二营营长,当时褚和二营都没进总统府,这分明是讲假话。管玉泉等还健在的亲历者,就多次向这些电视台的领导反映,他们答复说:“这部电视剧已进入了文史档案馆。”

  于是,2005年3月29日,他们又向文化部和国务院领导写信。很快,文化部就答复已交办广电总局参阅办理。目前,此事还在办理之中。

  近年来,不时有人“以为当时的亲历者都不在了”,就跳出来以多种形式来冒享这一荣誉。为了捍卫历史的真实面目,昨日,在福州总院抗癌治疗的85岁管玉泉及其他3位亲历者,以他们各自的亲身经历及一帧发黄的老照片,向记者揭示了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真相。

  管玉泉,1921年出生于山东新泰县,1939年5月参加八路军。1948年7月鲁中南纵队成立时,被分配到纵队教导团任队长兼刺杀教员。渡江战役时,管玉泉被编为三野第七兵团35军第104师312团3营任营长,作为渡江先遣部队,第一个率队攻进南京。1956年被调到31军任91师副师长,1981年从宁德军分区副司令员任上离休后,一直在福建省第五干休所安享晚年。

  徐敏忠79岁,原312团3营通讯员;陈国旗79岁,原312团3营机炮连机枪手,2人从部队转业后,又从浙江省舟山海洋渔业公司离休。王树生,85岁,原312团3营7连指导员,从浙江定海警备区政治部副主任任上离休。

    7、解放南京的作战指挥其实就没有吴化文什么事

  网上说到解放南京,有不少坚持说是“吴化文的部队”打进南京的。  

  共产党的部队跟过去的军阀不同,压根没有“某某人的部队”的说法。  

  进入南京的35军,即使全部都是吴化文的旧部,在整编过程中补充政治干部,进行思想政治教育,“遣散”不合格的“旧军队渣滓”(起义后,“旧军队渣滓”其实多逃亡了,八路的军纪可不是设么人都受得了的。网络上也不难找到这句“跟随吴化文起义的2万多人,在黄河北济阳、禹城一带整休时逃亡的逃亡,遣散的遣散,所剩只数千人。”)这样改造过的军队,怎么也说不上是“吴化文的部队”了。  

  更何况,这支2万2千人的部队,吴化文的旧部只有区区几千,主体也是“根正苗红的老八路”。  

  很显然,某些人把35军一口说成是“吴化文的部队”,其实是想“借题发挥”一下。  

  很可惜,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不仅不能说35军是“吴化文的部队”,连说吴化文率部打进南京都不可以。

   《联谊报》2006年3月30日回忆文章《何克希政委指挥我们攻占南京》(作者罗晴涛,曾任新四军二师五旅十三团宣教股长,解放南京时是35军105师313团政委)明确记载:

  “战前,军部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布置渡江作战的准备工作。军长吴化文因病住院,何克希政委主持这次会议,党政工作和作战指挥由他一肩挑。”……“何克希同志当司令时,指挥部队南征北战,从抗日战争打到解放战争,是位好的军事指挥员。他当政委时,不仅是位优秀的党政工作领导者,而且同样能指挥大部队作战,从江北打到江南,夺取一个接着一个胜利。”  

  战前,党政工作和作战指挥都是何克希政委主持。吴化文甚至都不在军中。  

  《人民日报》1999年04月27日第11版回忆文章《攻占江浦解放南京亲历记》(作者沈鸿毅,1938年参加八路军,解放南京时是35军103师侦察科长):

  “……林参谋长认为这条理由很充分,果断决定再次向军里请示。他直接打电话向军政委何克希同志请示。何政委考虑了一下,终于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明确指示,第一船由103师侦察连先过,然后把船交给104师。”  

  “向军里请示”就是“向军政委何克希同志请示”。而且,请示的事项是哪支部队先渡江的问题。这明显属于作战指挥的事项,正常情况下是向军事主官请示的。从这个事情可以得出:渡江过程中,35军的作战指挥是何克希政委主持。  

  可见,吴化文不过是一个挂名军长(本来也不可能给吴化文实际的军权,这个是常识了)。35军在解放南京过程中,党政工作和作战指挥,都是当年江南抗日义勇军副总指挥何克希负责的。  

  是抗战时期曾率江南抗日义勇军在南京周边战斗过的何克希,在1949年又率领人民解放军35军解放了南京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