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特种兵走出国门执教 击败外国多名搏击高手

热度73票  浏览20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2月24日 19:20

  随着中外军事交流的日益频繁,中国特种兵开始走出国门,在异国练兵场受训、参赛、执教,以出色的军事技能和顽强的意志品质赢得荣誉,成为活跃在国际军事交流舞台上的一道亮丽风景。

  近年来,北京军区某特种大队先后派出24名官兵参加国际侦察兵比武集训,多名官兵担负援外执教任务,有16人获得国际荣誉勋章和战斗精神勋章,有2人的名字永久留在“猎人学校”的校旗上。让我们跟随记者的笔触,一睹中国特种兵在异国的风采。

  当五星红旗在异国升起,平常流血流汗不流泪的中国特种兵眼含泪花

  在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的丛林中,有一个被称为“魔鬼训练基地”的特种作战训练中心——委内瑞拉猎人学校。这里的训练课目危险,参训淘汰率极高,来这里参训的学员要坚持到最后,都得经受常人难以想象的磨砺。

  猎人学校的荣誉墙上,悬挂着各国学员所在国的国旗,但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名学员在训练中被淘汰,该国国旗就会被降下。

  2006年1月,时任北京军区某特种大队六连连长的刘聚宁,和其他9名中国特种兵,赴猎人学校参加国际特种兵培训。

  一天清晨,刘聚宁和队友们被集合到了一个山坡上,这里四处放着燃烧的轮胎和形状各异的障碍,周围还架着4挺机枪。

  “勇士们,这就是被称之为‘生死之路’的勇士障碍场。在这里训练,你们要签下生死协定,签过协定后,一切情况都要由你们自己承担。”校长大声喊道。

  刘聚宁第一个冲上去签名。在子弹的呼啸声中,他翻壕沟、跨障碍,顺利通过障碍场。在他的带领下,9名中国队员全都顺利通过。

  大家刚要喘口气,险情发生了。一名外军代表队队员在通过独木桥时,被爆炸的气浪掀下桥,右小腿粉碎性骨折。校长大声喊道:“谁还有勇气再走‘生死之路’?”

  “有!”刘聚宁带领队员们冲了出去。当满身是泥的刘聚宁再次站到校长面前时,校长当场宣布:“明天先升中国国旗!”

  在猎人学校,处处充满挑战,时时面临考验。有一次,学校组织蛙人训练。教官规定:在完成作业任务前,任何一名队员未经允许浮出水面,任务就算失败。

  刘聚宁和队友们下潜到30米以下水域,靠手灯照明。作业过程中,他们看到负责潜水训练的教官向他们游来,便跟教官打手势示意,可教官突然扑过来,迅速拔下3名队员的水下呼吸器和面罩,扔到了海底。这时,他们才意识到这是教官有意偷袭他们!

  突然失去呼吸管,3名队员一下发了懵,接连灌了几口海水。出于求生的本能,他们开始往海面上游,可是一旦浮出水面,任务就算失败,荣誉墙上的五星红旗也将被降下。

  关键时刻,刘聚宁迅速指挥队员靠近,并把自己的呼吸器塞进战友口中。大家你一口我一口,10人共用7个呼吸器。凭借密切的配合,他们顺利完成了作业任务。

  集训结束后,刘聚宁被授予“勇士”勋章。中国队被学校誉为“成绩最好,最讲友谊、最遵守纪律”的国际特种兵班,被评为“最受欢迎的兄弟队”。到毕业时,中国国旗是少数几个一直悬挂在学校荣誉墙上的国旗。

  不少外军队员被淘汰或主动退出训练,中国特种兵却以顽强的意志坚持到最后

  土耳其海军水下防御特种作战突击队,是土耳其最精锐的三栖作战特种部队。2007年4月,特种大队炮兵连指导员高峰来到这里参加集训。

  负责训练营的布兰特少校对他们说:“从你们加入这个训练营开始,你们没有军衔、职务,你们只是学员,不会享受到任何特殊待遇,你们也必须随时接受被淘汰的命运。另外,你们还要在生死状上签字,如有意外伤亡,我军概不负责。”

  高峰听了布兰特少校的话,暗憋一口气,决心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中国军人一定不会被淘汰!

  “野战生存周”是一个挑战生理极限的训练项目,一周内不发一粒粮食、一滴水,队员们要在丛林中完成200余公里的负重行军,中间还穿插进行攀登、渗透、侦察、射击等课目训练。高峰参加这项训练时正逢雨季,他每天都浑身湿透、忍饥挨饿、披荆斩棘、翻山越岭。在7天的训练中,他靠捕蛇、挖蚯蚓、吃野菜为生。

  在一次夜间渗透训练中,教官要求全体队员在荆棘密布的荒山上匍匐前进,并规定不得发出任何暴露目标的响声。高峰和队员们大气都不敢出,手脚和脸部都被荆棘刺伤,整整爬了一夜才爬到山顶。有个外军学员因极度疲劳,在半山腰昏倒了。教官发现少了一人,又命令他们向山下爬,直到找到那名队员,然后再一起爬到山顶。这时已近中午,但教官丝毫没有心软,让他们起立冲下山,然后又用高压水枪喷他们。高峰感到心理和身体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但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默念:我代表着中国特种兵,决不能放弃!

  “僵尸训练营”的训练更让人难以忍受。队员们经常要在高达40多摄氏度的地表温度下,全副武装长途奔袭几十公里。许多队员都得了骨膜炎,有的因为极度脱水出现突然休克。教官还用侮辱的办法来考验学员的心理承受能力。训练中,最后一名肯定是教官侮辱、惩罚的对象,直到他放弃为止。不少外军学员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身体、心理的双重“折磨”,纷纷宣布退出。“僵尸训练营”结束时,只剩下10名学员,高峰就在其中。

  走出国门执教,中国特种兵凭借过硬的素质赢得了认可和尊重

  2005年11月,特种大队五连连长郭小俊奉命到马其顿特种部队传授中国功夫。

  马其顿特种兵部队有个习惯,不管哪个国家的教练,只有赢了他们的高手,才能获得执教资格。一连几天,特种兵部队的高手轮番上阵,与郭小俊较量。

  首先上场挑战的是威猛彪悍的国家自由搏击队教练奥立鲍。未等裁判宣布开始,他便连续两记重拳,把郭小俊右眼角击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郭小俊毫不顾及,左手一个直拳,顺势一个左边腿,将奥立鲍击倒在地。

  高大魁梧的马其顿总统保镖亚雷,曾是巴尔干地区的散打冠军。他用拳头在郭小俊鼻尖前晃了晃,显出一幅不屑一顾的样子。面对矗立在眼前、像山一样的亚雷,郭小俊异常冷静:“不可硬攻,只可智取!”

  亚雷一阵组合拳如雨点般袭来,郭小俊机敏地左躲右闪。几招落空的亚雷突然左手直拳虚晃,紧跟着一个高蹬腿,一个右摆拳,郭小俊一下子趔趄着倒退了几米。

  略占上风的亚雷面露得意之情,气势更加逼人。郭小俊转体后摆,紧跟一个面部高侧踹,快速勾踢。亚雷躲闪不及,仰面朝天,重重地摔倒在地。在场的学员一片惊讶声。几分钟后,亚雷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抱拳向郭小俊躬身行了一礼,用马其顿话喊了一声:“郭师傅!”

  在马其顿当教官,郭小俊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语言障碍,中国功夫的好多名词外语根本翻译不出来,队员们难以理解。郭小俊将原先准备好的教案搁在一边,用肢体语言给队员们“讲解”,并将每一个动作分解开来反复演示。有时,他还要当陪练,让队员在自己身上试拳脚。一天训练下来,他感觉身体都快要累散架了。但他从来没放松过,将中国功夫传授给40多位马其顿队员。

  在结业典礼上,马其顿举行了中国功夫教学成果大型汇报表演,马其顿军队总参谋长亲自将“最高荣誉勋章”授予郭小俊。马其顿国防部长深情地说:“中国特种兵是真正的军人!”

(责任编辑:刘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