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盖茨访华求证歼20 专家称美应向中国做战略保证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国际先驱导报   发布者:熊争艳
热度121票  浏览24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月16日 01:31

  1月10日,在“八一大楼”前,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举行仪式欢迎美国国防部盖茨(右)来访。本报记者 李涛/摄

1月12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登上慕田峪长城。路透社

  包括美售台武器在内的中美军事关系中的三大障碍,都没有也不可能在盖茨一次访问中得到解决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熊争艳发自北京 北京西长安街,军事博物馆附近,有一座巍峨醒目的12层建筑。平日,路过的人们除了看到明亮耀眼的国徽和门外肃立的哨兵,从外观上找不到对这座大楼的任何命名。

  这座建筑叫“八一大楼”,人们常从电视上看到这里举行中国军方授衔仪式或接待外军高官。而在一些美国记者笔下,它是中国的“五角大楼”。

  1月10日上午10时许,这座大楼前南广场,一改往日的宁静肃穆,铺上了长长的红地毯,陆海空三军仪仗队整齐列队。时隔39个月,美国国歌《星条旗》乐曲又一次在这里响起,欢迎的是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

  一路“求证”中国隐形战机

  盖茨此次访华可谓一波三折。如果没有去年初美国执意对台湾出售总额近64亿美元的武器,中方随后暂停部分两军交流项目,盖茨本该在去年夏天访问北京。

  盖茨这次四天的访问被外界称为“破冰之旅”。之所以能够成行,在盖茨看来是有原因的。他在前往北京途中对记者说:“很明显,中国希望我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华盛顿之前去北京。这表明,他们希望通过加强两军关系,为华盛顿峰会定下气氛和调子。”胡锦涛将于1月18日起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除了为两国元首会晤铺路,盖茨此行也肩负使命——近距离一探中国军事实力。在抵达北京之前,盖茨向随行记者表示,美国情报部门完全未能预料到中国歼—20飞机的研发速度。上周,中国第四代歼—20隐形战斗机的图片首次在互联网出现,而此前美国防部门一直预言中国在2020年之前无法研发出这么先进的隐形战斗机。

  盖茨还透露,自从担任国防部长以来,他就一直关注中国开发反舰导弹。这两种技术“显然都有可能危及我们的一些武器装备,我们必须予以关注,必须以我们自己的计划予以恰当回应”。

  事实上,中国开发歼—20隐形战斗机、反舰导弹等新型武器,从来都被美方解读为中国限制美国在太平洋和东亚地区随意采取行动。美国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中国发展此类技术可能会帮助中国取代美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支持其对南海的领土主张,增加美国保卫台湾的难度。

  盖茨是否在会晤中国领导人时明确提出了这些关切?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是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会晤时提出的。1月11日下午1点多,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会见盖茨前两小时,网民拍到了歼—20隐形战斗机在成都附近首次试飞的照片。于是,盖茨第一时间向胡锦涛主席求证。

  “我直接向胡主席提出了这一问题,他说首次试飞隐形战斗机是早已计划好的事情,完全与我的访问无关。”盖茨在当天稍晚举行的记者会上说。

  有记者追问:“你是否相信中方的说法?”盖茨答:“我相信。”

  考虑到歼—20隐形战斗机首飞可能引发的猜测,中方也第一时间进行了澄清。当晚中国国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国防部外办副主任关友飞表示,歼-20战斗机试飞,“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针对盖茨访华,是一次正常的工作安排”。

  中方应盖茨要求“开放”二炮

  纵观中美建交后两军交往史,盖茨是美国历任国防部长中,继里根任内的温伯格和克林顿时期的科恩之后,第三位任内两度访华的美国国防部长。

  11日上午,在北京朝阳门的外交部会见厅,盖茨一见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就说:“中方这次对我的接待超出规格,谢谢。”

  中国对盖茨访问的重视,可从其高规格且丰富务实的日程中窥见一斑。

  此行,盖茨不仅与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会晤,还得到了与中国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中国国家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习近平,以及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领导人会谈的机会。值得注意的是,习近平与盖茨的会晤,是习近平去年10月就任中央军委副主席以来第一次会见美国军方高层。境外媒体认为,这样的安排是为了让美方了解并与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建立良好关系。

  在离开北京前,盖茨还前往北京清河,参观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司令部,也成为继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和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斯凯尔顿之后,第三位访问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美国高官。

  据国防部外办副主任关友飞介绍,这项活动是美方提出要求,中方答应的。盖茨还和二炮司令员靖志远进行了交流。中方认为,两军在各领域交流有利于增进互信、消除误解、减少误判。

  “对话”要求涵盖重大军事议题

  增加与中方沟通管道是盖茨此访游说的主要话题。

  无论是对随行记者的吹风,还是在公开场合的表态,盖茨多次表示,希望美中两军建立战略对话,讨论核政策、导弹防御、网络安全与太空等问题。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的回应则很简短,“注意到美方的建议,会研究这一问题”。

  对于中方回答,一些外国媒体解读为中方拒绝了盖茨的提议,像英国《金融时报》所说“中国无意满足美国加深两军交流合作的请求”。

  但实际情况却并非如此。11日晚中国国防部记者会上,关友飞在回答《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就此事的提问时坦承,互信缺失阻碍了两军关系深入发展。

  “中方一直对开展对话持积极态度,但双方互信是开展进一步对话的必要条件。”关友飞说,同时中国军方还需要研究两军现有对话机制和美方新提议机制的关系。

  过去三十多年,中美两军交流六次中断,几乎每次都是因为美方举动损害了中方核心利益。关友飞指出,这其中最关键最敏感的问题,就是美国对台军售。

  盖茨此访也多次听到中方领导人和媒体敦促美方停止对台军售的呼声,但盖茨没有任何突破性承诺,只是说“注意到中方关切,认识到这是一个敏感问题”。

  一次访问消除不了三大障碍

  其实,也不能抱怨盖茨,毕竟对于一位即将卸任的68岁老人,他对美国政府未来向谁卖多少武器这样的重大决策,确实没有太多发言权。

  但盖茨还是希望他任内对中国最后一次访问有所收获。

  就在此访前两天,盖茨宣布了今后5年内削减780亿美元国防预算的决定,表示必须终结五角大楼“不断烧钱”的文化。但正如中国知名军事专家宋晓军分析,盖茨很可能会根据此访亲眼所见的中国军事实力,向国会争取更多的国防预算,并对美国国防部署和军费开支做出相应调整。

  对于这个动机,中国军方心知肚明,并强调美方应该正确评价和看待中国的军力发展。梁光烈在会谈后说:“中国离发达国家武器装备的差距,可能有二三十年。中国发展这些武器装备,绝对不针对任何国家,也不会对世界任何国家构成威胁。”

  梁光烈这番话既是对中外记者说的,也是说给站在他身边的盖茨听的。

  当被问到“如果美国再次对台军售,中方是否还会中断交往”时,梁光烈的回答也是斩钉截铁:我们不愿意再次看到这样的问题发生,我们不希望因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而进一步损害两军关系。

  分歧还是分歧,矛盾依旧在那里。中美在台湾问题、战略对话、发展现代化武器等问题上的矛盾,并没有因为盖茨此访而消除。也许是基于这些,一些外国媒体认为盖茨此访“成果有限”。

  但盖茨不这么认为。在会见胡锦涛时,盖茨说这是一次成功的访问,双方达成了很多共识,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中国国防部也认为这次访问成果明显。关友飞说,“在政策层面,双方都表达了对两军关系的高度重视,认为是两国元首致力于建立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表明愿意发展健康稳定的两军关系,并对今后一段时间的交往项目作出了安排。”

  在朝鲜半岛局势复杂敏感的背景下,盖茨和中方领导人还围绕半岛局势进行广泛讨论。据了解,中方明确反对美国“卡尔·文森”号航母到黄海海域参加美韩14日的联合军演。中方希望各方要慎重对待朝鲜半岛局势,为半岛稳定做积极贡献,而不要做一些背道而驰的事。

  据悉,除美售台武器这个“绊脚石”外,中美军事关系中另外两大障碍——美国会限制两军交流的相关法案以及美舰机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高频度抵近侦察,此访中盖茨都没有松口。

  但也有分析人士认为,通过一次访问增加了相互信任和了解,确保了中美两军关系不脱轨,这样的接触本身就是积极的,盖茨也不虚此行。

  12日下午,游览完冬日的长城后,盖茨乘专机前往韩国和日本两个盟国访问,在首尔和东京,盖茨预计会向盟友通报访华的一些情况,已经商讨应对朝鲜半岛局势之策。

  三位将军谈中美军事关系:盖茨需要给中国一个解释

  【专家】

  杨毅 国防大学教授、少将

  罗援 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少将

  彭光谦 军事科学院研究员、少将

  【主持人】梁逸飞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语录】

  当前对于中美两军,最现实的事情是“三防”:防止误判、防止意外事故、防止危机升级。

  美国同样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美国也应该对中国做出“战略再保证”。

  中美关系从来就没有暖过,始终保持在37摄氏度以下。如果美国人既想在中美关系上玩火,又不想惹火烧身。那么危机有时候是管控不了的。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经历过去年的频繁较量,美国国防部长盖茨的访华之旅,能够给中美两军关系带来新气象吗?答案似乎是悲观的。

  不仅盖茨在四天访问中没有任何突破性的承诺和表态,而且美国三艘航母汇聚东亚,以及中国试飞新型战机,更加剧了外界对此访效果的疑虑。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的三位解放军少将指出,中美两军关系十分复杂,因为两军难以达成互信,未来的关系不会一帆风顺。

  访华可以给盖茨“感性认识”

  《国际先驱导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访华前说的话,既表达了对中国发展先进武器系统的担忧,似乎又发出了警告:那些认为美国衰落并低估美国韧性和活力的人终将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同时,美国的“华盛顿”号、“卡尔·文森”号以及“里根”号三艘航母汇集东亚。这些是否都意味着盖茨“来者不善”?

  杨毅:盖茨说的这些话,不自信,不坦然,不淡定,体现了美国的战略焦虑。面对处于上升通道中的中国,美国感到心里没底。在这种情况下,盖茨访华会带着一种复杂、混合的心态:既想寻求合作、避免冲突,又对中国充满战略防范。

  美国三艘航母集聚东亚,可以从两方面看,一是在美国政治、经济霸权被削弱的情况下,唯独军事霸权一枝独秀。美国为显示自己的力量和信心,在它的“工具箱”里,只有军事手段相对比较好使了。另外,中国可以淡定一点,大可不必过度解读,甚至惊慌失措自乱阵脚。国际地位不是依靠军事实力来决定,而更取决于综合实力。当然,中国对美国的军事动向需要保持警惕。

  罗援: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并没有解决,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怀有疑虑。中国合理的军事增长是符合中国的国防需求的,是为了适应世界新的军事变革。就如一个人长身体的时侯,不能光长肉不长骨头。随着中国国民经济的成长,军事实力也应该水涨船高。

  “百闻不如一见。”盖茨来中国走一走、看一看,多一些对中国的感性认识,对他了解中国有好处。另外,这次来访的政治意义很大,是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美国铺路。但是,中美关系的结构性矛盾,不可能通过一两次访问得到解决。

  《国际先驱导报》:中国第四代隐形战机试飞成功。有美国舆论说,试飞选择的时机敏感,是中国给盖茨的一个“下马威”。您觉得呢?

  杨毅:我们的心态是扎扎实实按照自己的步骤走,以发展经济为中心,逐步提升军事实力,实现经济与国防的平衡发展。坦率说,跟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军事实力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现在,还不能说中国已经具备了第四代战机的能力,只能说中国正在朝这个方向加大研制。第四代机的技术很复杂,是一个综合系统的工程。中国要正式部署至少需要5年时间。

  罗援:到底是不是给盖茨的一个“下马威”,我想这纯属对方的感受。也许,有和平力量听到这一消息后,会认为维护世界的和平力量增长了,并感到鼓舞;但是那些敌视中国的人肯定会认为,新武器的出现是一种威胁。现在,我们装备的一些新武器有些是为了解决“人有我无”的状况,有些则是为了正常的更新换代,这些都是合理的国防军事需求。

  中美需要在战略上“对对表”

  《国际先驱导报》:中国领导人在与盖茨会谈时,要求美国停止对台军售,要求美国尊重中国的主权安全利益。但是盖茨似乎更关注当下两国急需要解决的“共同问题”。

  杨毅:双方实际上有点各说各话,因为中美双方战略关注的优先顺序不同,美国关注自己的全球霸权,希望中国不要挑战它,希望中国能在重大问题上配合它。而中国关注的首先是,你不要欺负我,不要在核心利益上伤害我。

  中美军事关系需要一个稳定的政治基础,就如高楼大厦需要一个坚固的地基,如果地基不稳,那就成为“楼倒倒”了。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认为的政治基础,美国却毫不在乎。因此,两国需要在战略上“对对表”,明白对方都关注什么,然后尽可能地缩小差距,虽然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国际先驱导报》:美国似乎不太关切中国的根本利益诉求,这背后是一种什么心态?

  罗援:我们已经反复向美方表达了我们的核心利益和安全关注,美国应该能够感受得到:中国的利益边界不容侵犯,中国的安全底线不容踩踏。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2005年曾提出“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来定位中美关系。2009年同是美国副国务卿的斯坦伯格提出了中美关系新观念“战略再保证”。不管是利益攸关方,还是战略再保证,都不应该仅仅是针对中国单方面的,而是针对中美双方的,也就是说,美国同样要做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但现实是,中国做到了负责任,而美国却没有;中国严格遵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但美国却屡屡违反。中国同样也需要美国的战略再保证。

  彭光谦:美国关心自己的全球霸权地位,而中国关心自己的生存权和发展权。美国人一边访华一边说好听的话同时又给台湾卖武器,这说明美国人并未从根本上改变冷战思维,没有真正地平等对待中国,认真对待中国的核心利益关切。

  盖茨寻求与中国军方建立战略对话,我并不看好。现在中美之间不缺乏对话机制,也不是现有的对话机制不好,而是现有机制不能充分发挥作用。为什么?就因为不互信。

  “炮舰先行”不是相处之道

  《国际先驱导报》:盖茨参观了中国的二炮司令部,您觉得他对这样的安排会满意吗?

  杨毅:盖茨参观二炮的政治意义大于实质意义,要让盖茨完全满意是不可能的,实际上双方都不可能让对方完全满意,只要不太失望、不太绝望就可以了。

  罗援:这是中国向美国释放的善意,表明中国跟美国进行军事交流与合作的诚意。当然,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核家底都向美国亮相。事实上,美国也做不到这一点。关于核问题,更重要的是核意图透明,而不完全是能力透明。我们做出了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的承诺,这是最大的意图透明,相信盖茨访华时对此会有切身感受。

  彭光谦:盖茨来访是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来的,他就是想摸摸中国的核底牌。坦率说,他参观二炮司令部啥也看不出来,看了之后他肯定也难以满意。这更多的只是表明中国的一种姿态,对美国的一种礼貌与诚意。我想,除非中国把自己所有导弹、核武装备都列成一个清单,一样一样摆给他看,最好再全部销毁,估计盖茨才会满意。

  《国际先驱导报》:您觉得中方需要向来访的盖茨传递什么样的信息?

  罗援:盖茨来访有一个重要背景,那就是美国的高调重返亚太,并且是“炮舰先行”。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国的航母频繁游弋于中国近海、与多个亚太国家搞了20多场联合军事演习,并且日益加强与日韩的军事同盟关系。

  盖茨访华时向中国提出了很多要求,我想,盖茨也需要回答很多问题,他对中国人民的安全关注需要做出一个合理和令人信服的解释:在台海局势缓和的情况下,美国为何还要继续对台军售?朝鲜半岛局势已经缓和下来,美国为何还要继续向黄海等海域派遣航母?

  两军暂时不可能有实质性合作

  《国际先驱导报》:盖茨此次访华是否标志着中美军事关系回暖?

  杨毅:可以认为这标志着中美两军关系正常化,起码为今后两军关系发展清除了一些障碍,但是双方仍然难以避免“分分合合”“好好坏坏”的关系模式。如果美国下一次再次欺负中国,在中国的核心利益上做大动作,那么中国肯定会做出反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始终是被动的。

  罗援:可以看作是中美军事关系回暖的一个标志性事件,但是也需要指出的是,只要中美结构性矛盾不消除,中美两军的三大障碍不排除(美国对台军售、美国舰机频繁抵进中国近海侦察,以及美国2000年《国防授权法》和《迪莱修正案》在12个领域限制中美军事交流),中美军事关系就很难走上一条平稳发展的轨道。

  彭光谦:坦率说,中美关系从来就没有暖过,始终保持在37摄氏度以下。盖茨来访的时机处在两军关系的十字路口:两军是不是就这样对抗下去,还是坐下来冷静地谈,如果继续按照冷战的思路走下去,对中美双方都没有好处。

  中美关系能不能稳定,关键还是看美国人到底怎么想。如果美国人不放弃对华冷战思维,只是想做一点表面的危机管控。既想在中美关系上玩火,又不想惹火烧身。那么危机有时候是管控不了的。

  《国际先驱导报》:未来的中美两军关系会呈现怎样的特点?

  杨毅:中美军事关系最大的症结就是台湾问题,中国有《反分裂国家法》,美国有《与台湾关系法》,台湾问题处理不好,很容易把中美拉入军事冲突。台湾问题不解决,中美两军关系就很难有像上世纪80年代时的那种合作。当前对于中美两军,最现实的事情是“三防”:防止误判、防止意外事故、防止危机升级。中美两军关系可以更多地从这些方面着手,至于实质性的合作短时间内不可能形成。

  罗援:未来的中美两军关系是合作与竞争并存,可能某一段时间的竞争多一点,某一个时期的合作多一点。一句话,好不到哪里去,也坏不到哪里去。但前提是,美国不能侵犯中国的核心利益和安全底线。当前的中美两军需要建立一个预防、控制和管理危机的机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