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各国军事 >> 亚洲军事 >> 日本军事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在台情报活动曝光 要员私生活也是重点

热度126票  浏览15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0月11日 08:01

资料图:台湾民众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岛。

香港《亚洲周刊》10月7日一期发表署名雷选锋的文章《日本在台湾情报活动曝光》。文章称,台湾渔港常有懂中文甚至台语的日本人搜集情资。日本当局长期对台湾渔船拍照存证,甚至造册监控。上月台湾渔民吸取过去出海“保钓”情报被窃的教训,“作战计划”高度保密,慎防日谍渗透。

日谍渗透如入无人之境

文章指出,台湾民间普遍存在着“哈日”的社会氛围,台湾实际上也是比较亲日、友日的。这种社会大环境让台湾人少了对日本人的戒心,也让日本人长期在台湾进行社会活动,如入无人之境。

往年台湾渔港周边会有懂中文甚至是熟悉台语的日本人,在港边徘徊造访,渔民不少还友善接待,待之以礼。但自从今年钓鱼岛争议白热化之后,台湾渔港气氛丕变,尤其在“保钓”情绪高涨的东北角渔港,渔民相约保密防谍,已成全民共识。

没事打探消息的日本人根本不可能生存,闲杂人等探听消息者也会遭到乡亲白眼,因为过去太多“保钓”人士出海,都让日方好整以暇、请君入瓮,导致铩羽而归。

记者刺探舆情细致入微

整个台湾社会的保防意识,虽然在风声鹤唳的“戒严时期”达到高峰。但解严以来,台湾社会与军队防谍意识日趋薄弱,日谍不但对政情或军情有兴趣,对台湾民情与经济情势更有兴趣,当然一些关键性的技术数据,更是日本人垂涎觊觎的“重中之重”,日本人严谨又巨细靡遗的行事风格,对台湾“公开资料”的勤于解读,详细研析,往往比一份机密的内部情资,更能看出台湾现况的端倪。

部分台湾人尤其是政商界人士,亲日者颇众,往往做出比对美国人更容易“和盘托出”的举动,尤其台日应酬文化相近,三杯黄汤下肚,K歌场合酒酣耳热,“粉味”相随,往往重要情资不经意流出。台湾政治观察家或名嘴之流,也经常会在这种场合,提供大量可观的情报给日方而不自知。

一位资深军事刊物主编指出,“维基解密”还未公开日本外务省的机密档案,否则将更加精彩。

美日互换情报成关键筹码

文章称,日本与美国情报交换的互动程度,当然比台美之间更为热络,一些“出口转内销”的情报,往往变成美日两国,在与台湾交涉互动的过程中,有效钳制台湾的重要筹码。

台湾地区与美日之间毕竟不是真正真诚、对等的交往与合作,尤其是台湾地区与日本、美国之间军事情报军事合作交流,在必须“非官方”、“戴手套”的限制下,往往都是虚晃一招。台湾军方很难与日本军方从情报交换开始,真诚地展开大幅度的合作,更何况在无法有效与现役自卫队官员来往的情况下,台日虽然近在咫尺,却恍如隔世。

要员之“私生活”成情搜重点

文章指出,日本外务省国际情报局驻台人员,与包括“内阁情报调查室”(CIRO)、“防卫省情报本部”(DHI),甚至公安调查厅(PSIA)轮番在台值勤的人员,日本在台情报机构包含了对台湾政、军、心(社会)、经济等多面向的重点情搜,更着重对重点人员“人物志”与私生活的调研。

日本人深信通过对人的掌握,可以掌握政策走向,但从这次钓鱼岛事件可以看出,日本对台湾官员的决心与能力仍在掌握范围内,但对台湾民间反日情绪的理解,还停留在绿营方面“回避复杂主权问题、争取渔权谈判”的解读,并未依据“台湾各界对日本不把台湾当回事”的反弹,或逐渐考虑两岸联手抗日的民意趋势。可见,日本情报系统在台湾的工作,仍然有其结构性的盲点,日本对台湾民意的掌握仍有力有未逮之处。

日本尤其对台湾言论自由下的出版市场,搜情用力之深,用功之勤,远远超过台湾安全主管部门的“公情中心”或美国中情局位于冲绳的亚洲公开情资中心(AOSC)的能量。美日对台湾情报活动主要还是在公开信息的掌握,与台湾政治情势的研析,在公情占情报来源80%以上的现实状况下,日本还有一段时间还会在书堆里翻找情报。另外就是凭恃电侦手段,搜集电子信号,找出台湾不为人知的隐蔽战力或弱点死穴。

日本也在台湾延揽豢养一些特定学者,接受日本情报单位外围组织的供养,定期提供对台湾情势的分析,由于对政治立场与意识形态均有所选择,日本驻台情报单位较易接近亲日的绿营团体,但也不放弃对“统派团体”的“攻坚工作”。

“放消息”“挖内幕”无所不用

根据台湾政治、经济团体直接与日本人接触的经验,这些团体经常接到日本在台媒体的邀访与拜会,尤其是发生重大涉日事件之后,日方很明显想要知道这些团体的后续作为。但据了解,某些警觉性较高的团体不但学会虚与委蛇,还故意放些假信息,以混淆视听,演出一场谍对谍,有的干脆拒访,免得费心。

当然,一些其他特定领域的团体,日方也用迂回方式打入。但台湾社会团体多如牛毛,日本当然无法一网打尽。最后还是集中在特定团体与个别事件,至于日方是否砸重金,在台湾布置收买台湾人为其工作,或以其他搜情手段从事间谍活动,以过去案例而言其实不多,但相信在台湾民众提高警觉之后,这些“当代汉奸”自然水落石出。

无可讳言,日本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情报大国,姑且不论日本早年从中国引入《孙子兵法》,深得“用间篇”的心法。现代日本高科技的情报搜集技术,甚至可以“技术转移”到民间产业,形成另一种特殊的产业链,如遥感探测、防病毒软件、光学技术、数据库开发与管理、监控系统等,都是日本在“情报第一”思维下的产业优势。

日本“情报立国”的先进理念、敏锐的“情报意识”和“官民结合”的情报体制,催生了日本政、军、民三位一体的情报组织与运作体系。日本的媒体工作人员与华人普遍不同,通常都以和情报机构合作为荣,视之为爱国之举,更认为是理所当然而稀松平常的事。

文章称,日本最常利用商社业务部门或企划研发部门,与台湾对口单位互动,看似商业往来,实际就是布建人脉咨询网络,向周围辐射情报网络。加上日本情报单位除自己建立情报网外,也擅长“网网相连”,台湾许多人做了“汉奸”还不自知。

日本人也是一个“情报动物”,日本学界自许“情报学”专家,不知凡几,而日本官方与民间类似情报机构的单位,正以“媒体”、“咨询顾问公司”、“产业研发”部门等名号来掩护,在台湾进行大量情报收集活动。现代日本情报“忍者”与情报“武士”,正身着西服与套装,周旋于公开或私下场合,于台湾各地肆无忌惮地活动。直到近年来,钓鱼岛事件逐渐升温,日本情报间谍活动的大动作终于在台湾开始曝光。这也提醒了台湾的官方与民间,防止日谍活动才能确保利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