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揭秘汪精卫投敌叛国之路:从国民党副总裁到汉奸

热度70票  浏览13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最初动机:为当国民政府主席,争权失利

时任国民党副总裁、国民参政会主席、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的汪精卫,不满蒋介石在国民党内的大权独揽,觊觎蒋介石权位已久,始终想取而代之,再加上对战争害怕得要命,所以,日本人在国民党内物色主和亲日人选,企图扶植一个亲日政权时,汪精卫便暗送秋波,作冯妇之态。高宗武、梅思平等人,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被汪精卫秘密派往上海的。一天,蒋介石请汪精卫吃午饭。席间,两人讨论当前的局势。汪精卫仍是老一套,对抗战失去信心,主张和谈。他说:"中国虽然是个大国,但是个弱国,就像一个虚胖子,不堪一击,抗战只能造成无谓的牺牲,这仗中国肯定是打不赢的,还不如早点求和。晚和不如早和。历史上从南宋到明清,不都是因为主战把江山搞丢了的吗!"蒋介石摇头道:"事情可不是那么简单呀。""本来奉天就是满清带来的嫁妆,他们要收回,我们有什么理由反对?日本人搞华北自治,我们也还可以交涉。现在,力争从日本人手里收回黄河以南就算满足了,还搞什么全民抗战?再说,战争不是解决政治问题的惟一办法,我们为什么不寻求另外的办法,而执意要拿民众的鲜血去沽名钓誉呢?"

说着,汪精卫放下了手中的筷子:"三年之前,我主张和平,被人打了三枪,今天我还是要主张和平。当前,我们最大的敌人,是共产党,而不是日本人。我们应该加紧对共产党的进攻。"汪精卫振振有词,为自己辩解。"兆铭兄所言极是,共产党我决不会让其坐大,这只有等日后形势的发展再作考虑。当前,我们只有顺应民众的要求,提出我们的抗战政策。"汪精卫见劝说不了蒋介石,便激动起来,他责问蒋:"形势如此糟糕,国家民族濒于灭亡,造成这般局势,国民党应负主要责任。你和我作为国民党的正副总裁,应联袂辞职,以谢天下。"汪精卫的这番话,实际上是将蒋介石的军。蒋介石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马上反唇相讥:"我等要是辞职,那么你认为谁来负政治上的责任?""谁来负政治上的责任,历史自有公论。现在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让日本退兵,使国人免遭涂炭。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只有辞职谢罪。中国军队节节败退,再抵抗将会葬送全中国!"蒋介石愤怒地站了起来:"兆铭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难道您还不清楚吗?"汪精卫也不示弱,拍桌而起。"难道你要我去当汉奸吗?"蒋介石咬牙切齿,脸色苍白,走近汪精卫。两人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火药味越来越浓,侍从室副官一看不好,两人好像要打架,连忙进来将他们劝开了。一餐午饭不欢而散。汪精卫回去后,非常生气,他回想与蒋介石共事十几年来的争争吵吵,恩恩怨怨,一股怒气油然而生:蒋介石是个地地道道的流氓无赖,他来领导国民党,我们会有好结果吗?蒋介石会将我们全都葬送掉!思前想后,汪精卫认为已很难与蒋继续合作下去,有他无我,有我无他。他决定与蒋介石一刀两断,彻底决裂。就在这之后没多久,高、梅顺利完成汪精卫交待的秘密任务,回到香港。

11月底,梅思平由香港飞往重庆。他一下飞机,就钻进了上清寺汪精卫的寓所。

梅思平的到来,使得汪精卫分外兴奋,他热情款待了梅,与他密谈了两个多小时。

"汪先生,日本人非常希望您能够尽快离开蒋先生。我们这次提出的所有条件,日方基本上同意。"梅思平一脸得意,他脱下西服马甲,从夹缝里取出在上海重光堂与日本人秘密签订的《协议》,递给了汪精卫。

汪精卫看过"密约",又向梅思平仔细询问了有关谈判的情况,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送走梅思平后,汪精卫回到卧室,拉上窗帘,打开台灯,又将"密约"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正在这时,夫人陈璧君从外边回来了。他递上"密约",又与夫人低声商量起来。

为了商量与日本人勾结的事情,汪精卫把周佛海、陶希圣、陈公博等人邀到一起,开了几次秘密会议。几个人对高宗武、梅思平与日本人签订的"密约"条款,意见基本趋于一致,同意这个《协定》。但是商量汪精卫是否马上要出逃时,却产生了分歧。陈璧君力主马上离开重庆,公开降日,她对抗战完全失去了信心:"日本人能够打下华北,打下上海,打下武汉,就能够打下重庆,打下成都,打下全中国。到时候抗战分子一定死无葬身之地。迟和不如早和,我们不能跟着蒋介石跑,做蒋的殉葬品!"

虽然,汪已决定与蒋介石决裂,但真正要走出投降日本这一步,却不是件说走就走那么简单的事。他知道,这一脚要跨出去,是再也收不回来的。如果日本人不讲信用,投日后所签条约不能兑现,后果将会十分严重。他最担心的还是,公开降日,将会成为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历史罪人。"汉奸"这个罪名,是谁也担当不起的呀。

蒋介石在重庆,汪精卫便不敢轻举妄动。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宁,急得团团转,一直在寻找出逃机会。十天后,机会终于来了。这天,蒋介石飞往陕西武功,出席一个会议。临走之前,蒋介石交待,重庆方面的工作,由汪精卫全面负责。老蒋一走,汪精卫就急忙活动起来。他们弄到了当天飞昆明的机票,然后决定分两批去机场,由陈璧君带人先走,到机场后观察动静,汪精卫随后就到。汪精卫这次出逃,是在极端秘密的情况下进行的,连他的侄儿、陈璧君的胞妹,还有汪的老部下、老朋友陈树人、彭学沛等人都没有告诉。临行之前,陈璧君颇有感触地对汪说:"我们就这样走了,是不是要告诉他们一声?这么大的事,这些亲属和朋友,连招呼也不打,怕不太好。将他们留在蒋的罗网中,恐怕会受牵连。告诉他们,也让他们在思想上有所准备,不至于以后责怪我们。"汪精卫长叹一声:"绝对保密,任何人都不能告诉。蒋是奸雄,在政治上有他的一套。我们走后,他还会用他们,怀柔他们,以孤立我。如果现在通知他们,才会是害了他们,蒋会以知而不报的罪名,将他们抓起来。"后来发生的一切,果然被汪精卫言中。他投敌后,蒋知道汪精卫的出走,与他的部下无关,于是反倒安抚起他们来:"安心工作,不要灰心,不要猜疑。"并没有加害他们。

最高伪职:任伪国民政府主席

天气格外好,天空湛蓝,万里无云,飞机像一只小鸟,在蓝天里翱翔。大约过了20多分钟,周至柔忽然起身,向汪精卫报告,他将为汪亲自驾驶一会儿飞机,说完,便走进驾驶舱,接过飞行员手中的操纵杆,开起飞机来。这一突然情况,使刚刚松弛下来的汪精卫又紧张起来。是不是蒋介石对他们的行动已经发觉,让周至柔将飞机开回去?一会儿,曾仲鸣给汪精卫递过来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如果飞机转弯往回开,由卫士桂连轩将周击毙,我来对付周的卫士。"好在周至柔驾驶了一会儿,过足了开飞机的瘾,回到了客舱。汪精卫这才如释重负,捋了捋头发,靠在座椅上,假寐起来。下午1点钟左右,飞机平稳地降落在昆明机场。汪精卫一下飞机,以飞机颠簸厉害,脉搏时有间歇,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会见任何人。他与龙云在房间里,作了三个多小时的密谈,把他的叛逃计划,一五一十和盘告诉了龙云。龙云听后,思考良久,没有做声。汪精卫见状便说:"我现在将我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了,你如果不同意,可以马上打电话给蒋先生,将我扣起来。"龙云笑着说:"汪先生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同意您的计划,我只是在想一旦中日和谈成功,以您为首的中央政府将设在哪里?"其实,此时的龙云思想斗争十分激烈,他与汪精卫的私人关系的确不错,但这么大的事情不报告蒋介石是不妥的。他一面与汪谈着话,一面想着如何处理此事。汪精卫回答道:"和谈实现了,我拥护蒋先生继续主政,中央政府设在哪里,由他决定。要是日本方面不同意,那我也只好勉为其难了。依愚见,政府不能设在日占领区,那样,老百姓会骂我是汉奸政府;也不能设在河内,我不愿意当流亡政府的首脑。"说到这里,汪精卫停顿了一会儿,接着又说:"一旦和谈实现了,我想日本人是会把南京还给我们的。那时,我仍将南京作为首都。"龙云说:"日本人两年时间撤军,时间太长,恐其有变,最好改为一年时间。"汪精卫认为龙云说得有道理:"您的意见很好,我将来可再进行交涉。"末了,汪精卫对龙云说:"我明天就要飞河内,请您帮我订一架飞机。"第二天下午,汪精卫夫妇,还有周佛海、陶希圣、曾仲鸣以及陈璧君的弟弟、侄儿等十多人,从昆明秘密逃往河内。

随后,日本首相近卫发表声明,提出了同中国发展关系的三原则,即"善邻友好"、"共同防共"、"经济提携"。汪精卫与日本政府一唱一和,随即写下了洋洋数千言响应近卫声明的题为《汪副总裁致蒋总裁暨中央执监委诸同志公开信》的所谓"艳电"。在这封电报里,汪精卫极力吹捧日本侵略者,鼓吹"和平"与"善邻友好",表示要与日本军国主义联手对付中国共产党,暴露出赤裸裸的汉奸嘴脸。29日一大早,《南华日报》在头版以通栏标题,刊登了汪精卫的这封"艳电"。汪精卫出逃河内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引起了全国民众的一片声讨。中共中央指出,国民党主战派与主和派开始分裂,汪精卫的骨头是最软的,在他身上充满了奴颜和媚骨,没有丝毫的民族气节,号召全国人开展讨汪运动。在香港的国民党元老何香凝发表文章,谴责汪精卫认敌为友,连做人的良心都已丧失。也有不少人认为,汪精卫出逃,是蒋汪联手导演的一出双簧戏,他们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一个主战,一个主和,其实质,都是与日本人套近乎拉关系,只不过是一个在明处,一个在暗处。为此,老蒋的嘴都气歪了:"娘希匹,汪精卫当汉奸,我跟着背黑锅。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怎样才能处理好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呢?蒋介石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个好计策:我要先给汪精卫以严厉警告,然后给他一个台阶,让他体面下来。如果汪精卫能够这样,那就再好不过。要是他一意孤行,那就莫怪我不客气。想到这里,老蒋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他已准备了对付汪精卫的两套方案。1939年的元旦到了,山城重庆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氛。这天上午,国民党召开临时中常会,蒋介石、林森、张继、吴稚晖等国民党中常委出席了会议。会议一致通过决议:将汪精卫永远开除出国民党,撤销汪的本兼各职。就在国民党开除汪精卫没多久,蒋介石派陈布雷和外交部长王宠惠前往河内,找到汪。陈、王带去了蒋介石的口信:只要汪断绝与日本人的联系,一切都好说,可以暂时先到国外休息一段时间,将来复职没有问题。这些,遭到了汪精卫的拒绝。

最幸之事:三次遇刺,大难不死

此次劝汪失败,蒋介石要执行他的第二套方案了。 高朗街的枪声,使汪彻底失去了对蒋的信任。经历这场劫难后的汪精卫,再也不计什么名利得失,最后毫不犹豫地投进了日本人的怀抱 汪精卫出逃河内后,住在高朗街27号。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空气清新,马路两旁的棕榈树,在晨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摇曳。在通往高朗街的马路上,过来一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一路哼着小曲,不时回头看看放在车后边货架上的食品盒。这条林阴大道,是通往高朗街的一条专用马路,平时行人稀少。特别是早晨,刚刚结束夜生活的富人们都还在睡大觉,马路上更是阒无一人。这时,迎面走过来两个商贩,一个挑着担子,一个提着竹篓。当骑车人与他们相遇时,被突然撞倒。他重重地摔在地上,还没回过神来,一把闪亮的匕首抵住了他的后腰:"不准喊,乱喊杀死你。"这两个商贩打扮的人,就是军统行动组的两名特工人员,一个叫王鲁翘,另一个叫唐英杰。骑车的年轻人是每天为汪精卫送蛋糕的"大上海"糕饼店的外送人员。原来,汪精卫每天的早点是牛奶、咖啡和蛋糕。来到河内后,开始几天早点没有蛋糕,很不习惯。曾仲鸣便为他在离高朗街不远的"大上海"糕饼店,订做了一回蛋糕。这家糕饼店是一个上海人在河内开办的,做点心的师傅和店里的伙计也都是上海人。"大上海"的蛋糕做得很地道,汪精卫吃了一次,便非常喜欢。从那以后,每天早上,糕饼店的外送人员就为汪送上刚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新鲜蛋糕。

陈恭澍得到这个情报后,经过实地侦察,派出王鲁翘和唐英杰半路劫持了送蛋糕人。在行动之前,他们弄清楚了订做汪精卫蛋糕的款式,也如此这般,在"大上海"订做了一个,由余乐醒进行了技术处理,将一剂无色无味的毒药放入蛋糕内。这块经过技术处理的蛋糕,成为剧毒品,人的舌头只要一舔,必死无疑。王、唐二人将送蛋糕的年轻人掀翻后,唐英杰用匕首抵住他的后腰时,王鲁翘乘机打开食品盒,调换了蛋糕。然后,故意把年轻人上下的口袋翻了一下。年轻人以为是遇到打劫的,浑身打颤,结结巴巴:"我是糕饼店的伙计,身上没钱。你们要钱,我,我再送来,请,请不要害我。"唐英杰低声说:"今天留你一条活命,该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报案,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杀了你。"说着,将闪着寒光的匕首在他眼前晃了晃,就将他放了。"不敢,不敢。"年轻人从地上扶起车,擦了擦满头的汗,跨上车一溜烟朝高朗街飞骑而去。也该是汪精卫命大。这些时日,汪被日本政府冷落在河内,茶饭不思,痛苦异常。出事的这天,他起得很晚,起来后头痛欲裂,精神萎靡。他喝了杯牛奶,就再也不想吃什么了。一连几天都是如此。送来的蛋糕一直放在那里,时间一长,蛋糕不新鲜,汪精卫就把它扔进了垃圾箱。汪精卫逃过了这一劫。再说戴笠到香港后,马上通知陈恭澍刺汪行动要抓紧,动手地点改在汪的寓所,将汪精卫和陈璧君杀死在床上。于是,河内行动小组按照戴笠的布置,紧张地活动起来。陈恭澍派出唐英杰侦察汪宅,弄清汪精卫的卧室。唐英杰回来后,画了一张汪精卫卧室的草图,按唐英杰画出的草图,陈制订出了刺汪方案。方案报送香港,很快得到戴笠批准。戴笠指示应尽快执行。3月20日夜,月黑风高。高朗街静悄悄,警察署巡逻的人马早已熬不住困乏,回警署睡觉去了。汪精卫卧室外间套房的灯还亮着。灯下,汪夫妇与曾仲鸣正在商量着投日事宜。"日本国内的形势不明朗,我们现在困在河内,进退两难。民众不明白我此时的心境,骂我是汉奸。老蒋又来逼我,要我去国外。如果日本人还不表态,我倒是想接受蒋介石的建议先去一趟欧洲,观观风向,再作打算。我们不能在河内这棵树上吊死。"陈璧君直摇头:"日本首相更换,是日本国内矛盾引起的,新首相平沼骐一郎上台后,对华政策虽然有些调整,但只要我们坚定立场,继续与日本人联络交涉,表明我们的态度与诚意,我想日本人还不至于丢下我们不管吧。"曾仲鸣一边低着头整理文件资料,一边说:"河内的安全没有保障,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虽然有几名卫士,他们也都很尽职,但因为没有武器,没有任何战斗力。高朗街警察署的警察极不负责,长期下去,非常危险。香港林柏生先生被打,无疑是军统搞的鬼,我们在河内不得不防。戴笠心狠手毒,他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呀。"听完曾仲鸣的话,汪精卫长长叹了一口气:"唉---我们困在这里,只有听天由命了。住几天等等再说吧,实在不行,我想还是去欧洲。我要向国人表明我的心迹,是蒋介石逼我走的这一步。与日议和的事,过一段时间再作考虑。"陈璧君还想说什么,汪精卫打了个哈欠,说:"我已经困了,明天再说吧。"说完,起身进了里间的卧室。曾仲鸣与陈璧君在外间就安全保卫问题又聊了一会儿,便与陈璧君互道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夜半子时刚过,一辆中吉普悄悄驶过高朗街,停在离27号不远的路旁。车上跳下七八个黑影,迅速靠近了27号院墙。这几个人正是王鲁翘和唐英杰等军统行动组人员。开车的是行动组长陈恭澍。只见唐英杰施展功夫,轻轻跃上墙头,然后将王鲁翘等三人拉了上来。另留四人在大院前后作警戒。陈恭澍则留在汽车内,在不远处的路旁接应。他们跳进院墙时,有人不小心踩翻了墙角的一个花盆,发出了响声。

"什么人?"住在一楼的汪精卫卫士喝问道。王鲁翘等人随即闪身躲在一棵大树后。这时,一楼的后门打开了一条缝,这是汪精卫的厨师听到响动,开门出来看看动静。"啪!啪!"王鲁翘举枪就射,厨师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唐英杰带着人乘势冲进后门,堵住了卫士的房门:"都不要动,谁要出来,老子打死谁。"汪精卫的一名卫士还想往外冲,"啪!"又是一枪,卫士捂着左胳膊倒在一边。这些卫士没有武器,这个时候他们只能被堵在屋子里干着急。就在唐英杰堵住卫士的房门之时,王鲁翘带着人早已冲上三楼,直扑靠北边的那间卧室。房门已被锁死,而且非常结实,王鲁翘连撞几次都没有撞开。正在王鲁翘着急之时,唐英杰提着利斧赶到。唐抡起大斧,用力向房门劈去。只几下,就将房门劈了个大洞。室内的台灯亮着。王鲁翘借着灯光朝里瞧,看见床下趴着一个男人,正瑟瑟发抖,头拼命往床下钻,背部完全暴露在外边。依据体形判断,此人就是汪精卫。王鲁翘没有迟疑,端起勃朗宁连发三枪,弹弹命中,只打得血溅四壁。枪响过后,王发现床下还有一个女人,此人当是陈璧君无疑,便甩手又是三枪。王鲁翘认定,这几枪汪精卫夫妇即使命再大,也必死无疑。他本想进去验明正身,可是房门还是打不开,便指挥人马迅速撤了出来。很快,王鲁翘和唐英杰率人跑了出来,钻进了前来接应的吉普车。"怎么样?"陈恭澍见他们上了车,忙问道。"两人已经上路。"王鲁翘无比轻快地回答。"好!"陈恭澍高兴地拍了拍方向盘。吉普车一加油门,飞快地消失在浓浓的夜幕里。陈恭澍哪里知道,这一回,汪精卫夫妇又是有惊无险。原来,当楼下传来第一声枪响的时候,汪夫妇就被惊醒。汪精卫正准备出房门探看,他的女婿何文杰与女儿汪文惺跑了上来:"有刺客,赶快进屋!"他们将汪精卫夫妇推进了室内。刚刚进屋,王鲁翘就冲了上来。听见有人撞击对面的房门,接着就是斧子劈门的声音,汪精卫等人趴在地板上,大气也不敢出。枪声过后,四周平静下来。对面屋子里传来曾仲鸣与夫人方君璧痛苦的呻吟声,何文杰打开房门,看了看走道上已经无人,便冲进了曾仲鸣的卧室。昏暗的灯光下,曾夫妇倒在血泊里,曾的前胸还汩汩往外冒着血泡,其状恐怖。何文杰吓得不知所措,要汪文惺赶快打电话报警。十几分钟后,法国警察赶到。随后,救护车将曾仲鸣夫妇送到医院急救。曾仲鸣送到医院后,伤势非常严重,但他神志尚清醒。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让人赶快拿来支票,一张张在上边签名。汪精卫从重庆随身携来的现金,都是以曾的名义存在银行,如果没有曾的签名,这些钱将很难从银行取出来。曾签完名后,便昏迷不醒,经医生全力抢救,仍回天乏术,死在手术台上。曾仲鸣夫人方君璧右胸中了一枪,另两枪一枪在臂,一枪在腿,在医生的救护下,保住了性命。再说陈恭澍带人撤出高朗街,回到住地后,详细询问了王鲁翘行刺的情况。王边擦枪,边拍着胸说:"陈组长你放心,凭我的枪法,汪精卫、陈璧君这次必死无疑,就是两个汪精卫,也做了枪下鬼,你就等着好消息吧。"正当陈恭澍一伙举杯庆贺的时候,出去打探的人员回来了,他们带来了令所有行动组成员沮丧的消息:汪精卫没有死,一死一伤的是曾仲鸣夫妇。陈恭澍没有想到,这次计划周密的行动,又以失败告终。不过,他绝没想到,这正是戴笠搞的鬼。原来,就在戴笠下达行刺汪精卫命令之时,蒋介石临时改变了主意,现在干掉汪,似乎太便宜了他。他要留下汪精卫,逼着他去当汉奸,让他遗臭万年。他把这一想法,告诉了戴笠,并要他绝对保密。于是,戴笠秘密飞到河内,找到唐英杰,如此这般交待了一番。唐英杰侦察回来后,就按照戴笠的密命,将曾仲鸣夫妇那间带阳台的卧室说成是汪精卫夫妇的,导演了这场误杀的闹剧。因为日本政府的冷落,汪精卫正举棋不定,考虑与老蒋讨价还价,准备去欧洲的时候,高朗街的枪声,使他彻底失去了对蒋的信任。经历这场劫难后的汪精卫,再也不计什么名利得失,加紧了与日本人的联系与勾结,最后毫不犹豫地投进了日本人的怀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