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幸存者讲述南京大屠杀:每回忆一次就像死过一回

热度36票  浏览4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里,有一尊极其震撼地反映日本侵略者暴行的雕像:母亲倒在地上,挣扎着用最后的力气去给哭叫的小儿喂奶,终于不支死去;而可怜的孩子还浑然不觉,使劲地吮吸母亲的乳汁,在寒冷的冬天里,两人很快被冻结在一起……旁边,还有一个小孩,在无助地痛哭……

这尊雕像取材于70年前一段真实的惨案,那个眼睁睁看着一家人8口遭到屠杀的孩子如今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几经周折,记者找到了这尊雕像的主人公――常志强老人。

常志强的家是一套很窄小的偏单房,如今他和老伴儿与儿子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说到这时,老人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后,哑声说道:“那场大屠杀,我亲眼看到日本人杀死我父母,戳死我四个兄弟,强奸了我的姐姐……南京大屠杀展览馆1995年就开馆了,至今我都没去过,几次想进去,走到门口,眼泪就下来了,不敢进去……如果不是日本鬼子的杀害,我家本是很多口人的大家庭啊!”

回忆变成一件太残忍的事情,但老人说:“每回忆一次,我都感觉像死过一回地难受,但是你跑这么远的路来采访我,虽然难受,但我还是要讲给你听,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使更多的人晓得,特别要让日本人晓得,日本人曾经在南京做了这么伤天害理的事,这都是事实!”

城将破 一家八口弃家逃命

我家十口人,父亲戴英俊、母亲戴张氏,四个弟弟和一个姐姐,当时我奶奶六十多岁,太奶奶70多岁,两位老人身体都很健康,全家人靠开一个卖杂货的小铺子生活。

那是1937年12月14日,我刚满九周岁,鬼子的飞机天天轰炸南京,半边天都烧红了,每天都有很多南京人在轰炸中丧生。我记得,那时妈妈带着我去街上看,好多人都被烧死了,满地的尸体,一个妇女尸体被烧成黑炭了,还死死抱着怀里的孩子。

当时,南京城已经乱了,有钱的人坐船或是其他交通工具都走了,没走掉的大部分人都是穷人。

我父亲和母亲就跟我奶奶商量,全家人跑到难民区也许还有活路。可是,我奶奶和太奶奶都说她们年纪大了,还裹着小脚,跑也跑不动,还会拖累孩子们。两位老人让我父母亲带着我们赶快逃命,我父亲母亲都是很孝顺的人,一直不同意,就这样一直到飞机大规模轰炸都没有走。直到最后,实在不走不行了,我爸妈才哭着离开奶奶和太奶奶,带着我们姐弟几个走了。

第二天天亮,包括我们一家在内,小巷子里一共20多个难民准备往难民区走的时候,听见日本兵的大炮开始轰城。南京城一片火海,到处都冒烟,所有人都被吓坏了,大家拖拖拉拉地往防空洞跑。我母亲抱着我最小的那个2岁的弟弟,我爸爸抱着我4岁的弟弟,我姐姐拖着6岁的弟弟,8岁的弟弟和我自己走。

大约半个小时不到的样子,大炮不打了,大家一起出来了,一些老年人,好像特别有经验地喊:“城破了就好了,我们是老百姓,不是当兵的,日本兵只要把城占了,不会伤人的!”

大家听了这话,刚舒了口气,可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外面巷口传来日本人的枪声,还有人哭喊着:“救命啊!杀人了!”

闻枪声 刺刀扎向无辜百姓

人们一下子都慌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两三分钟后,端着枪的日本军队冲进巷子,刚进巷口看见人就打枪,前面两个人还没缓过神来就被打死了,大家吓得一起往回走,可这个巷子是条死胡同。

老人和妇女吓坏了,惊叫起来,男人们为了护住老婆孩子,跑到前面去了。日本人个子矮,看见外圈围着的都是比他们高的男人,什么都不讲,端起刺刀就戳,一开始大家还不敢动,眼看着几个年轻人被刺刀戳死,最后没有办法了,大家一起站起来,用手抓抢刺刀。

可是弄不过他们,另几个鬼子跑过来用大刀砍,很多人一批一批都死了。我看着害怕,动也不敢动,就跑到我母亲身边,靠着我母亲,我母亲死死地抱着我两岁的弟弟,我姐姐也跑到我母亲旁边,趴到我母亲身边哭,而三个小弟弟都跑丢了。

随着屠杀的继续,人群尖叫地往后退,有的人想向外冲冲不出去,人们乱成一团。

最后,鬼子杀到我母亲面前,日本鬼子抓着刺刀朝我母亲胸口就是一刀,我母亲被扎倒的时候还夹着我的小弟弟,母亲使劲地抓着刀口朝外拔,日本人猛地一抽刀子,母亲的手指全割断了,接着胸口又被捅了一刀,母亲倒下去了,我弟弟从母亲的怀里掉到地上。

看到有哭喊着的小孩子,日本鬼子拿着刺刀,朝我弟弟屁股一下子捅过去。我弟弟刚两岁,是个很可爱的大眼睛的孩子,那时候还穿着开裆裤。鬼子一下子就把我弟弟甩到死人堆里,而另一边,日本鬼子还在戳我母亲,这时另外三个弟弟看到鬼子戳我母亲,都哭着跑过来,嘴里一直喊着:“不要戳我妈妈!不要戳我妈妈!……”二弟弟拽着日本鬼子的衣服,咬他,三弟弟拽着日本鬼子衣服的口袋,日本鬼子用刺刀一个一个地把他们全都刺死了,大弟弟没有马上死去,嘴里大口地喷着血。

日本人在我母亲面前,想戳死妈妈,我姐姐又挡在妈妈面前,鬼子拽我姐姐的头发把她拎起来,我姐姐刚12岁,鬼子把她拎起来一阵乱戳,姐姐被戳了5刀,昏死过去了,这个时候,我在人堆里找到了我小弟弟,用身子遮着他,然后一下昏死过去了。

隔了一会儿,我醒了,那个时候,周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我看那几个日本鬼子向外面走,我爬起来看,看到我姐姐,姐姐睡在妈妈前面一点,我就推推姐姐,姐姐直勾勾看看我,对我说了好几声:“妈”。

我明白,姐姐是想让我找妈妈。

一转眼 八口人只剩两口人

我跑过去,看到妈妈躺在地下,就使出全身力气扶着,让妈妈靠在一个柱子上。妈妈当时已经不能讲话了,棉袍外面都是刀口,我一边捂着妈妈的伤口,一边说:“妈妈,我帮你捂捂!捂捂就会好的……”但妈妈血还是不断从伤口里流出来,妈妈不能讲话,看着我一直掉眼泪。

忽然,妈妈的头马上侧向一边,焦急地看着。那边有个小孩在哭,像是小弟弟的声音,我马上跑去找弟弟。当时,地上全是横七竖八的死人,因为天气冷,地上的血都冻成冰碴了。我跑到那边,看着死人堆里有个空当,我的小弟弟就趴在地上,小鞋子也掉了,小脚冻得通红通红的。

弟弟认出了我,掉过头来拼命地朝我跑。当时,地下全是血,弟弟爬得满身是血,冻得小手像胡萝卜一样。我跑过去把他抱起来,他哇哇地哭,我看见弟弟右腿已经被鬼子的刺刀刺穿了。我抱起弟弟,摇着他,弟弟很乖,虽然很疼,一会儿就不哭了。

我把弟弟抱到我妈妈面前,我说:“妈妈,弟弟来了!”把他轻轻地放到我妈妈面前。妈妈不能讲话,却拼命拽自己的棉袍。我知道,虽然妈妈的伤口还在冒血,但舍不得弟弟,想让弟弟喝口奶。妈妈把衣服拽下来以后,小弟弟趴到妈妈身上拼命地吃起奶来,奶水合着血水混在一起,我在一旁看着,说:“妈妈这个血不能再淌了,我替你捂着,捂着……”

可是,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妈妈的头歪过去了,我一摸,发现妈妈已经断了气。看到妈妈死了,我拼命地喊:“妈妈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我的姐姐受伤不能动,怎么办?”我拼命地摇着妈妈,但是妈妈一动都不动了。

后来,我开始找爸爸,在死人堆里找。我看见我爸爸跪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好像睡着了一样,任凭我怎么推他都一动不动,我哭着喊:“爸爸,妈妈死了,你快起来啊!”

后来,看他棉袍背心上面有个口子,我以为是刺刀戳的,就用手伸进去看看,摸到了一个血窟窿。我说爸爸你醒来,我以为爸爸昏过去了,不停地喊,希望爸爸醒来,但是后来我用力一推,爸爸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我从正面一看,地下一大摊血,爸爸嘴里全是血,我才知道,爸爸早已经死了,是被日本鬼子的枪打死的。

心淌血 12岁姐姐被残忍强奸

就在这个时候,我找到了姐姐,我姐姐也在哭,我也哭,正哭的时候又听见那边有枪响,有妇女在大声尖叫。

姐姐比我大,她晓得鬼子又在杀人了。我看见一个破床,就把姐姐扶起来,我们就躲在床底下。后来隔了一会儿,日本兵跑进来了,咕噜咕噜一边讲日本话,一边在死人身上翻。我看他们往死人的身上摘戒指,拽耳环,从衣服里翻钱包。我们在床头底下,因为那个门板中间有缝,我们就在缝里偷偷看。他们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跟我姐姐两个,在床头底下哭了一夜。

第二天七八点钟,我们看到一个胖胖的年轻女人带着一个小孩子,在我们这个死人堆里哭,我看见她在哭她丈夫,而她丈夫就是最初挡日本人的那个年轻人。我走到她面前,哭着哀求她说:“胖妈妈,你救救我吧,我爸爸妈妈,弟弟们都被日本人杀了,你救救我!”

她眼圈红红地看看我问:“就你一个人?”我回答说:“我还有姐姐。”我从床底下把姐姐拽出来。胖妈妈说,你们跟我走吧,我就撑着姐姐站起来,当时,姐姐血淌得太多了,里面的衣服全给血冻成血疙瘩。

胖妈妈家很近,出巷口的地方是她家。胖妈妈知道我们两天都没有吃了。就打算烧点饭给我们吃,吃过了我们就走。她刚把米倒在锅里,倒点水准备烧,这时冲进来两个日本兵,看见她就将她拖到外面要强奸。她的儿子哭,大声叫着“妈妈”,日本鬼子就把小孩踢到地上。这时,鬼子又看到我姐姐,又来拖我姐姐,但我姐姐不肯起来。鬼子就对她大声喊,拽着我姐姐走。

“救命啊!”“救救我啊!……”我听着我姐姐的声音,我心里难受极了,但我没有枪,没有刀,要是有枪有刀,我一定会杀了他们,和日本鬼子拼命。

我姐姐那时候才12岁,还浑身是伤是血,被拖出去一会儿又传来姐姐尖声的哭叫声,就这样,胖妈妈和姐姐都被日本鬼子强奸了。

后来,胖妈妈背着我姐姐回来,我姐姐一直在哭,胖妈妈对我们讲,我们赶紧走。她把东西收收,也背着小孩走。当时我姐姐走不动,身上被戳了五刀,浑身是血,裤子里还流着血,但是不走不行。等我们走出那个巷口以后,内桥下都是死人,有的妇女肚子被剖开,肠子都流到外面。

染重病 苦命姐姐撒手人寰

难民区解散后,我和姐姐曾跑到巷子里找,那里还有血迹,但已经没有尸体了。有人告诉我们说日本人毁尸了,就埋在秦淮河旁边的菜地下面。

当地人告诉我,收尸的时候,看到一对母子,母亲已经死了,还死死抱着一个男孩子,孩子的嘴和母亲的乳头冻在了一起,孩子是活活被冻死的,两个尸体怎么分都分不开,听的时候我哭得快昏死过去了,我知道那就是我的小弟弟。

从那以后,我和姐姐成了孤儿了,为了生存,我们在日本人的工厂里做童工,什么苦都受过。日本投降以后,日本鬼子飞机喷洒药雾,我们住的地方离飞机场不远,那个地方很多人都得了瘟病,我姐姐开始发高烧,烧了好多天不能吃,就喝水,拼命要喝水,要喝烫的,冷得不行,滚开的水她就这样喝下去,七天七夜后,相依为命的姐姐也死了,死的时候身上全是红点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