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首颗原子弹爆炸:美台反应为何完全不同?

热度168票  浏览136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作者:不变爱国心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所产生的巨大火球和蘑菇云升上了戈壁荒漠,中国一跃成为世界核俱乐部的第五个成员。当天晚上,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连续播放了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新闻公报》。在国内许多大城市,无数人涌上街头,如同庆祝盛大的节日。

美国得知这一消息时,约翰逊总统正在白宫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特别会议讨论赫鲁晓夫下台后的苏联局势。由于美国事先已获得中国即将爆炸原子弹的情报,总统国家安全顾问麦乔治邦迪拿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声明,略加修改后由约翰逊向全世界公布。美国想尽量贬低中国核武器造成的影响。

即使如此,约翰逊当局也无法掩饰他们的紧张。当日,美国国务院立即通过驻台“大使”赖特向国民党“外交部长”沈昌焕通报了中共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的相关情况。

接连几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消息一直占据世界主要媒体的头版头条。

10月19日下午,蒋介石夫妇和美国驻台“大使”赖特就中共核爆炸的影响举行会谈。蒋对赖特说,中共核爆炸成功给亚洲人民造成巨大而深远的“心理冲击”,各国对中共的态度将因此而改变。他表示事态仓促,无法作具体的评论,只希望美国和“中华民国”能从现在开始携手共同重新审视对中共的政策,并联合制定出“新的解决办法”。宋美龄也在一旁附和着强调美台必须联合制定“新的解决办法”。

虽然蒋介石没有明确说明“新的解决办法”是什么,但赖特还是大致猜出蒋介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无非是重新要求美国支持其反攻大陆、或以美国为首组建“亚洲反共联盟”之类使美国对华政策进一步僵化的建议。会谈后赖特立即向美国国务院汇报蒋介石的态度。恰好,蒋经国也于当天提议美国派出一个由高级官员组成的工作小组赴台与国民党高层商讨中共核爆炸所带来的政治和军事影响。于是,美国国务院决定派原中央情报局台北站站长克莱恩赴台会见国民党高官。克莱恩与蒋介石父子私交甚笃,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麦考恩希望能通过他特殊的背景及与国民党的良好关系探知国民党高层真正的态度。

克莱恩接到中央情报局指示时,恰好正在日本活动。他于10月23日抵达台北。一出机场就立即与沈昌焕、蒋经国等人安排见面,向其介绍中共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具体情况。赖特等“使馆”主要官员也在场。在交谈过程中,这些美国人明显体会到了国民党对中共原子弹的恐慌心理。沈昌焕一开始就说,现在台北街头的市民都奔走相告中共只要三个小炸弹就可以连续摧毁高雄、基隆和台北。国民党“副参谋总长”余伯泉说美国的核威慑对中共根本不顶用。

第二天,蒋介石听完克莱恩的情况汇报之后,反应尤其激烈,他说美国防御台湾的保证不足以平息中共核爆炸引起的恐慌。美国仅仅对中共实行孤立的政策是不够的,中共反而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完善其核武器。中共的目标是他本人和台湾,如果台湾被消灭了,整个亚洲将受严重的威胁。他不相信美国关于防御台湾的许诺。他说美国对国民党“安慰的保证”更使他觉得没有得到任何安慰。而且美国的“安慰”政策只能对台湾人民起到很恶劣的影响,因为“他们会认为美国朋友让他们等死”。

他说如果中共成功地将国民党消灭了,美国就会与苏联达成妥协。过去,美国总担心国民党反攻大陆会引起苏联的反应,甚至世界大战。苏联无论谁当权,他们知道只有蒋介石才能埋葬毛泽东。苏联知道这一点。但是,美国人知道吗?蒋介石警告美国现在必须检讨其政策,要么就在毛泽东和蒋介石中重新选择孰敌孰友?

蒋介石之所以暴跳如雷,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共核武器试验的成功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虽然从1964年以来,美国多次提醒蒋介石中共有可能于近期爆炸原子弹,但蒋对此一直持怀疑态度。4月16日美国国务卿腊斯克访问台湾时还问蒋如果中共在年底或明年爆炸原子弹将会对亚洲产生什么影响,蒋介石一味地认为中共在三五年之内不可能制造出原子弹。

8月26日,美国中央情报局向白宫提供了一份秘密情报分析。该情报认为:根据新拍摄的太空照片,现在有充分的理由认为,中国有一个可疑的设施,是一个能够在两个月内投入使用的核武器试验基地。根据这一情报,腊斯克代表美国政府于9月29日发表了一个特别声明:“中国将在最近进行一次核爆炸试验”。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立即于10月2日出来澄清,声称大陆将爆炸原子弹的传闻是不可信的。直到10月5日,蒋介石还对来台访问的美国《时代周刊》创办人亨利,卢斯说,“国务卿腊斯克关于中共即将爆炸核武器的声明只不过是痴人说梦”。在他看来,中共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造出原子弹。所以,中共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消息对于蒋介石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他的第一反应有些措手不及,接下来是又惊又怒,一股气儿没处撒。

美国也很了解蒋介石此刻的心情。10月29日,赖特就中共爆炸原子弹对国民党的影响向国务院起草了一封长达数千字的电报。在这之前,他屡屡受命安慰蒋介石,但毫不奏效。他知道中共核试验的成功对蒋介石反攻大陆的梦想是个巨大的打击。

随着蘑菇云在罗布泊的腾起,蒋介石终日挂在嘴边的“反攻大陆”、“早日解放大陆同胞”之类豪言壮语将越来越成为空洞的口号。中共核试验成功后,蒋一直认为他本人及“中华民国”是中共实施核打击的直接目标,故一直抱怨美国以往束缚其行动,使他白白错失“反攻大陆”的良机,才酿成今日之“苦果”。

约翰逊政府一直以“美国的核威慑将是防御中共核武器的最大保证”来安慰蒋介石。并提到苏联的第一颗原子弹曾经对欧洲造成更大的威胁,正是依靠美国对苏联成功的核威慑,欧洲才避免了核战争。与苏联核武器相比,中共的威力小得多。而美台联盟却和美国与西欧的联盟一样的巩固。考虑到这些因素,蒋不必担心中共对台湾发动核进攻。蒋介石对此论调不以为然,他认为中共与苏联完全是两码事,中共万一对台湾实施核打击,美国只能袖手旁观,因为会遭到美台“欧洲朋友”的反对。

因此,蒋认为解决今日困境的最好办法是美国修改对中共的“遏制”战略,而帮助国民党对中国大陆发动军事进攻。况且,国民党猜想中共接下来会继续进行氢弹试验。若仅仅对中共实行遏制战略会给它研究原子弹提供时间,这不仅对台湾是个重大的威胁,同时也威胁到整个亚洲、美国,甚至整个世界。所以,要防止与中共展开核战争的最好办法就是支持国民党摧毁中共政权。

赖特估计蒋介石会一方面继续向美国施加压力,要求美国早日支持其对中共采取军事行动,或要求美国帮助其摧毁中共的核设施。另一方面,蒋介石可能会加强反攻大陆的准备活动,部分目的是为了提升士气,更大程度上是做给美国人看。赖特建议国务院对台湾采取如下措施:继续通过各种渠道向国民党表示美国对台湾的防御义务;继续维护国民党的国际地位;减缓对台湾军事和经济援助的缩减,以免进一步损害国民党的士气;向国民党高官尤其是蒋身边的顾问们说明美国核反应能力;重新考虑蒋建立“亚洲反共联盟”的建议,想方设法鼓动亚洲国家的“反共士气”等等。

1964年11月3日,约翰逊以美国历史上最多的选票当选为总统。国民党想借此机会进一步向美靠拢。11月7日,“国民政府秘书长”张群邀请赖特共进午餐,双方就中共核爆炸、国民党的国际地位等问题相互交换了意见。席末,张群不经意地提到“许多人包括媒体和立法委员都建议蒋总统去美国会见约翰逊总统”。

赖特看出张显然已获得蒋的授意才会口出此言,不然他绝对不敢自作主张。考虑到蒋介石之前曾经表示若不能成功收复大陆,他决不离开台湾。要求访美对于蒋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一个表示,意味着他觉得其本人和国民党的命运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了。

接着,张群又装作不经意地说,“不知道蒋总统本人对此有什么意见”,但是“现在双方恰好有许多关键问题需要加强磋商,两国元首若有机会亲自会谈将是一件很好的事”。赖特认为张群的言外之意是美国若转变态度,同意支持蒋介石反攻大陆,蒋介石才会来。蒋不是仅仅想做一次普通的“国事访问”。

赖特向美国国务院汇报此事,并分析蒋介石访美的利弊。他认为,一方面,美台双方都可以借此机会向立场动摇或者怀疑美国总统大选之后对台政策将改变的国家表明美国将继续支持国民党;此举有利于巩固国民党的国际地位。另一方面,蒋介石访问也会带来许多问题,美国尤其担心蒋介石会以怎样一种形象出现在美国媒体面前。赖特建议国务院慎重考虑蒋介石访美的请求。

美国国务院料定蒋来美主要目的必是寻求美国支持其反攻大陆。由于美国对反攻大陆的既定态度,蒋若成行,必定失望而归。据此,国务院一方面以“19届联大未开,时机不当”为由,拒绝蒋的要求。因为在他们看来,蒋若成行会引起国际社会不必要的猜测。另一方面,若让蒋出席第二年的总统就职典礼,则无历史先例。11月25日,赖特将国务院的决定转告给张群。张连忙打圆场地表示,他上次提出此建议的前提是若有关键问题需要磋商时才加以考虑,但是他没有想到联合国中国代表权问题,因为在他看来国民党“反攻大陆”才是“最关键的决定”。

蒋介石访美的要求被拒绝后,仍然希望通过其他渠道向约翰逊表明自己的意图。11月23日,约翰逊当选总统20天后,蒋介石给约翰逊写信一方面祝贺其成功当选,但更主要的意图在于向约翰逊转达他对中国大陆的图谋。

蒋介石重申,台湾是“中华民国政府”解放大陆的基地,时刻受到中共的威胁。中国大陆共产党政权的存在不仅给越南带来灾难,更威胁到整个亚洲的安全,中共迟早会通过各种手段将共产主义扩展到整个东南亚。随着中共成功地爆炸原子弹,其对亚洲“自由事业”的威胁大大增加。亚洲各国人民若各自为战,很容易被各个歼灭。“自由世界”的人民希望美国能提出一个保卫亚洲安全的大战略,并期望美国领导亚洲各国组成类似北约的“反共联盟”。

台湾希望美国能尽快结束在越南的消耗战,在中共核武器技术成熟之前消灭中共政权。“若您觉得眼下这一行动不切实际,美国可以退而求其次而向中华民国政府提供必要的物资和技术援助以摧毁中共核设施。这必有利于稳定亚洲的人心和提升美国作为自由世界领导人的地位。”总之,蒋介石的目的是催促美国趁早行动,以免错失良机。

赖特仔细分析了蒋介石来信的目的,他认为蒋介石这封信与他1963年3月15日写给肯尼迪总统的信很相似,两者的目的都在于恳求美国支持国民党反攻大陆。但是蒋在前一封信中强调的是当时的中苏分裂、大陆的困难情况为他反攻提供了天赐良机。而这次蒋更着重从中共核爆炸对亚洲形势的影响这个层面敦促美国赶快动手。他试图从美国的亚洲战略的角度而不是单从国民党的利益出发说服美国接受他的观点,即美国要是不抓住时机将避免不了灾难性的结果。

一个月后,罗布泊附近腾起的蘑菇云早已散去,而约翰逊的回信迟迟未到,蒋介石却依然生活在“遭受核打击恐惧”的阴影之中。稍有风吹草动,他的神经就高度紧张。12月10日,台湾情报部门发现中国大陆在福州地区部署IL--10型飞机,他怀疑这是中共进攻台湾的先兆,立即向美国汇报,并要求美国予以高度关注。他指出,这些飞机使台湾岛、沿海岛屿及台湾海峡的过往舰船有随时受到攻击的危险。他请求美国向国民党提供“小牛”导弹,以增加台湾应付中共威胁的能力。美国对此要求也久不答复。

12月21日,约翰逊的回信终于通过驻台“使馆”转到蒋介石手中。约翰逊在信中几乎拒绝了蒋介石提出的所有要求。美国仅重申“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是台湾安全的保障,且“不因中共核爆炸的成功而有所改变”;并表示全力支持和维护国民党在联合国的地位,但就光复大陆的目标而言,美台双方应当仍然以1958年10月23日蒋介石与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签订的“共同声明”为指导准则,即对中共的胜利主要通过政治手段,而不是军事手段。约翰逊还表示希望亚洲各国能达成良好的关系,但美国不想为此组建和领导“亚洲反共联盟”等等。

半个多月后,美国国务院通过赖特就蒋介石要求增援导弹一事答复蒋,“美国军方评估报告的结论表明,中共在福州部署IL―10飞机并不意味着对台湾威胁的增加,因此无须美国加速‘小牛’导弹的支援”。

1964年,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爆炸是当时世界上的重大事件。美国和台湾对此持完全不同的态度,蒋介石在惊恐之余希望借机让美国支持其实现反攻大陆的梦想。但美国对蒋介石提出的美台联手消灭大陆政权的要求作出了很明确的回答――“No”。虽然美国与台湾方面同样关注中共核武器发展,但是却倾向于采取更温和的解决方式――建立一定规模的反弹道导弹体系以防止来自中共可能的攻击,而谨慎地避免与中共发生正面冲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