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上甘岭三勇士惟一幸存者:他目睹黄继光堵枪眼

热度94票  浏览1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07日 13:45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50周年来临之际,笔者一行来到四川中江县,采访了“上甘岭三勇士”惟一幸存者、目击黄继光堵枪眼的历史见证人之一、中江黄继光纪念馆终身顾问肖登良同志。现年已71岁的肖登良老人,虽然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负过重伤,但身体还算结实。

  谈及抗美援朝战争,肖老情不自禁地说:“最难忘的还是上甘岭战斗!”作为和黄继光并肩战斗在上甘岭上的一名老战士,他在敌人的枪口下九死一生,当他身负重伤被抢救回后方医院后,战友们以为他牺牲了,并为他开了“追悼会”,成为一名富有传奇色彩的“活烈士”。

  肖登良是某部二营六连的通信员,六连是个突击连。1952年10月18日晚,已任营部通信员的黄继光和肖登良护送营长秦长贵、营参谋长张广生、六连连长万福来、指导员冯义庆赶往5公里外的团部,开会研究作战方案。19日拂晓散会时,团长让熟悉前哨情况的肖登良留下,带领某师的一个连队换防六连守卫的阵地。

  当晚8时许,肖登良把部队带到指挥所。冯指导员当即命令肖登良:“我们连马上担任反击主攻连,收复597.9高地。你马上随连队出发。”

  肖登良告诉笔者,597.9高地的6、5、4、0号阵地呈梯次排列,要想攻下主峰0号阵地,必须先拿下6、5、4号阵地。战斗打响,我军首先收复了597.9高地的6、5号阵地。在4号阵地,六连的进攻受到阻拦。4号阵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敌军残存的3个碉堡组成交叉的火力网,封锁住了通往0号阵地的惟一通道,派出突击队几次爆破均未奏效,六连战士多数牺牲。

  为了解战地情况,营参谋长张广生、连长万福来、指导员冯义庆带着通信员黄继光、肖登良、吴三羊和一名报话员,爬到4号阵地前的一个掩蔽部后,就被敌人火力封锁,怎么也冲不出来。

  营连首长心里明白,夺不下0号阵地,一夜血战的成果就会丧生,就保不住五圣山主峰的安全,因此,一定要在天亮之前夺下0号阵地,而此时,已是20日凌晨2点半。

  三位营连首长焦急地商讨着应敌方案。“我们就是剩下最后一滴血也要流到0号主峰上去。”张参谋长狠狠地说,接着他又说:“我们3人,各自带一个通信员,组成3个爆破组,把敌人的火力点(碉堡)炸掉,增援部队才上得来。”这时,黄继光、肖登良、吴三羊主动要求去完成任务。临行前,他们把祖国人民赠送的钢笔、笔记本以及在战场上荣获的纪念章、立功奖章交给3位首长,又将身上仅有的10余元钱拿出预交了团费,深情地对首长说:“万一我们有不测,请把这些东西转交我们的父母,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

  “出发!”随着参谋长一声令下,黄继光、肖登良、吴三羊每人背着两枚反坦克手榴弹,趁着浓浓烟雾,冒着纷飞的枪林弹雨,一会儿匍匐前进,一会儿爬起来跑步冲刺。他们巧妙利用照明弹明暗间隙前进,在距离中心火力点只有30多米时,由班长黄继光炸右边一个碉堡,肖登良炸左边一个碉堡,吴三羊炸中间的碉堡。敌人的碉堡越来越近了,只听“轰轰……”几声巨响,三个碉堡上空几乎同时腾起了烟雾,没被炸死的敌人抱头鼠窜。

  此时,三人所带弹药都已所剩无几,他们只好分头出去寻找敌人遗留的手榴弹备用。突然,东南方0号高地的敌碉堡里的敌人发现他们在捡弹药,于是轻重机枪一阵疯狂的扫射,吴三羊躲闪不及头部中弹,血流如注,当场牺牲。

  冯指导员、黄继光和肖登良安顿好吴三羊的尸体,复仇的烈焰在他们的心中燃烧。冯指导员说:“同志们,为我们的好战友吴三羊报仇的时候到了!”接着让黄继光和肖登良找来敌人丢下的一挺重机枪,掩护着黄继光和肖登良去炸碉堡。敌人看到有机枪在对着他们射击,便集中火力向这边扫射。肖登良顿时腹、臂多处受重伤,血流不止,动弹不得。

  黄继光怒光中烧,迅速把肖登良抱到一个弹坑里,不顾朝鲜十月天气的寒冷,“哧”地撕下一块军衣为他包扎好伤口,黄继光仅仅穿着一件带血的破棉衣,拿起仅剩的一枚反坦克手榴弹向着敌人碉堡冲去。

  敌人发现了黄继光,几支机枪立即向着他狂扫,他胸部中弹,顿时昏厥倒地。

  地面硝烟弥漫,黄继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冯指导员和肖登良以为黄继光牺牲了,于是冯指导员站起身,正准备爬去炸碉堡。突然,看见黄继光又艰难地向敌人碉堡爬去,爬到敌碉堡跟前,用力将惟一的一枚反坦克手榴弹投向敌碉堡,一声巨响,敌碉堡垮塌下半边,黄继光再次昏倒在地,但稍过片刻,碉堡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

  不知过了多久,启明星已冉冉升起,黄继光醒过来了,回头清晰地看见我赶来增援的部队被碉堡机枪吐出的火舌压在半山岗上,伤亡不少。黄继光站起身来了,挺起胸膛向敌人的机枪口扑去……

  

  这一刻,天地为之动容,鬼神为之震惊。

  碉堡里的敌人也被这幅壮景惊呆了,我增援部队立即冲上去,收复了0号阵地。目击着这悲壮的一幕,冯指导员、肖登良的泪水早已模糊住了视线,肖登良更因伤带悲愤,当即昏倒,后来被赶到的救护队员抬到了后方医院进行抢救。

  现在,肖老的生活比较清贫,住的小土房裂着长缝,他和老伴就靠他每月300块钱的退休工资生活。他告诉记者:“我不和别人比吃、比穿、比享受,而是活着一天,就是要做黄继光精神的宣传者和实践者,让后人永远记住黄继光的英雄事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