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二战德国SS部队精英

热度125票  浏览10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8

  1915年1月30日,约阿希姆派佩尔降生在柏林一个普通军人家庭。度过了饥馑的童年和动荡的少年时代后,已习惯于帮派私斗的派佩尔于1934年志愿加入创建不久的党卫队(以下简称SS)“希特勒警卫旗队”(以下简称LAH),党卫队号132496。1936年5月20日,派佩尔升为普通SS小队长。

  之后,派佩尔进入保罗豪塞尔(后任SS全国总指挥兼武装SS一级上将)任校长的SS军校培训,毕业后即升任SS突击队三级中队长(相当于陆军少尉)并担任SS“全国领袖”希姆莱的副官。1939年9月被任命为LAH团第三营先头中队(连)指挥官侵入波兰,从而开始了他恶名昭彰的军旅生涯。1940年6月19日,派佩尔因追击并俘获一个法军中队而获颁二级铁十字勋章。同年8月12日,LAH团升级为旅,共拥有10796名SS队员。为准备进攻东欧,LAH旅大力扩充,加入了炮兵团、工兵营、通信营、防空营及测量和野战医院等作战单位并实现了高度的机械化。这支新兴部队在1941年于希腊小试牛刀之后,终于在6月22日作为南方集团军群(Sud)的急先锋入侵苏联。

  至12月LAH旅已兵临罗斯托夫,但因无法抵御罕见的严寒和源源不断的红军增援而于1942年1月全线后撤。为配合国防军夺取南方卡夫卡斯大油田,1942年春LAH旅残部在法国北部再度编成。同年9月9日,LAH旅升级为SS装甲掷弹兵师(摩托化步兵师),人数远远超过同级的陆军师编制。当时身经百战的派佩尔已升为SS突击队二级大队长(相当于陆军少校),而LAH师正好新设立了自行反坦克炮营――这种部队装备拖曳式反坦克炮和“黄鼠狼”IIIH型自行反坦克炮,该自行火炮在当时可算火力强大,但其捉襟见肘的装甲防护更需要乘员具有无视一切的亡命精神,派佩尔自然是担任这支特殊部队指挥官的最佳人选。

  1943年1月至3月,LAH自行反坦克炮营在哈尔科夫市区争夺战中往来穿梭,出色地担任了战场消防队的角色,“闪击派佩尔”由此得名。1943年3月18日德军再次占领哈尔科夫市后,派佩尔营与“大德意志”师、LAH装甲团第8中队(拥有虎I式重型坦克)在别尔哥罗德频频袭击红军装甲部队,击毁150辆T34坦克。派佩尔因此战绩而于4月6日获颁骑士勋章。

  1942~1943年冬季血战结束后,派佩尔被暂调到SS“帝国”装甲师任独立坦克营长,但是在库尔斯克装甲大战中没有什么作为,只是一块不缺的活了下来。同年11月升任SS突击队一级大队长(相当于陆军中校)、LAH师装甲团长,虽然在基辅功防战中再度败北,却因其一如既往的亡命精神获得纳粹上层的首肯――1944年1月21日派佩尔获颁橡叶骑士勋章,他于同师的三级中队长米歇尔魏特曼(1月30日获颁橡叶骑士勋章)握手的照片被作为宣传物登载于纳粹的报纸上。

  1944年春天对派佩尔来说是个倒霉的季节,LAH师在乌克兰泥泞的道路上灰头土脸地不断后撤,装备、士气都降到开战以来的最低点。作为安慰,同年3月LAH师升级为SS装甲师――不过这个名号只存在于书面文件之中:SS装甲师应该拥有250辆战斗坦克,而这时LAH师手头只剩下50辆4号、38辆黑豹和29辆虎I式坦克,不到满员标准的半数。鉴于这种尴尬状况,LAH师获准到比利时境内休养补充,可是派佩尔屁股还没有坐热,从西线又传来盟军诺曼底登陆的惊人消息。在西线的武装SS部队中只有“装甲梅耶”(后升为SS旅队长兼武装SS少将)麾下的SS第12“希特勒青年团”师发挥了一点作用,这班十六、七岁,满脑子纳粹教条的娃娃兵们居然在卡昂地区和英国军队扯皮将近一个月,而当时暂配属该师的魏特曼亦因灌木村之战而声名大噪。7月17日英国和加拿大军逐渐占据上风,直到这时LAH师才姗姗来迟,派佩尔一到战场就抛出刚领到的“黑豹”坦克编队,一天之内就让80辆英军坦克变成了灌溉法国农田的绿色肥料。不过英国佬也不是傻子,他们牺牲小股部队成功引诱大批德军进入法莱斯包围圈。8月的诺曼底战场以德军全线崩溃收场,派佩尔带领少量装甲部队侥幸逃脱,而魏特曼则于8月8日死在N158公路。

  1944年12月16日,德军在这个阴霾的清晨对法国阿登地区的美军防线大举反攻,这场“突出部之役”中武装SS达到最大编制――武装SS第6装甲集团军。打头阵的又是派佩尔,他搜罗了以迪芬达尔二级大队长为首的一群SS顽徒,组成了“派佩尔战斗团”(实际上人数超过一个旅),这支部队从头到尾散发着一种旧警察和帮派团伙的气味。战斗开始才一天,该团即制造了恐怖的马尔梅蒂屠杀事件:12月17日,派佩尔直接命令将90名已解除武装的美军战俘押到马尔梅蒂公路旁的农场,用机枪悉数射杀――这一事件使LAH师成为继“髑髅师”和“帝国师”之后又一支在西线公开制造战争暴行的武装SS部队。(注)之后的一周内,派佩尔以“虎王”重型坦克为先导、大叫“在圣诞节前拿下安特卫普”并不顾一切地前进。12月24日,战斗团燃料告罄、弹药也所剩无几,派佩尔为防止再次落入包围圈而无视上级“带车辆一同撤退”的命令,破坏所有车辆后迅速退出战场。

  一位被派佩尔集群俘虏并与派佩尔有几次长时间交谈的美军军官在回忆录中这样评价派佩尔和他的士兵:与其说他们是为了他们的信仰而拚死战斗,不如说这些人真正爱好的是战斗本身,我从未见过他们那样的战斗方式,我相信他们真的从中得到乐趣。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完全正确,如果硬要携带缺油的车辆而放慢行军速度,那整个战斗团早就变成一堆死尸了。由此,派佩尔于1944年12月28日获颁双剑银橡叶骑士勋章。1945年1月,德军在“突出部之役”完全失败。LAH师被调到东线的匈牙利油田地带伺机反扑红军。

  时为1945年3月3日,派佩尔来到匈牙利巴拉顿湖畔例行侦察,他指着一望无际的泥沼大笑:“各位,我们就从这儿出发吧?”这位仁兄的乌鸦嘴果然厉害,3月6日下达的作战指令要求包括LAH师的SS第6装甲集团军以700多辆坦克攻击拥有3000辆坦克的红军第2、3乌克兰方面军。LAH师必须越过巴拉顿湖和韦伦策湖之间的沼泽地带,而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派佩尔讥讽道:“我只有坦克,没有潜水艇!”他还公开大骂上级是“臭大粪”,可是口水挡不住希特勒亲自下达的硬性指令。进攻开始后,派佩尔的坦克油箱不断进水使得油料无法使用,许多坦克停下来成了红军排炮的活靶子。没油不要紧,派佩尔及其幕僚提着手枪从别的部队“借”来汽油,企图继续前行到多瑙河。但4天下来德军死亡40000人,损失500多辆坦克、突击炮和驱逐坦克,仅仅推进了7~12公里。而3月16日红军的反冲击使LAH师成为瓮中之鳖。5月7日,在得知柏林已投降的消息后,派佩尔执行了最后一项战斗指令――他炸毁了最后16辆坦克,率残部向西线撤退。这时LAH师连师长奥托库姆(SS旅队长兼武装SS少将)在内只剩下1682人。

顶:9 踩:11
【已经有105人表态】
19票
感动
11票
路过
11票
高兴
13票
难过
10票
搞笑
12票
愤怒
17票
无聊
1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