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张召忠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张召忠:美军打阿富汗战争意在威胁中国西部

热度179票  浏览140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0月08日 20:04

  主持人:亲爱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这一期《召忠说军事》。9月初以美国为首的驻阿联军发动了自2001年以来阿富汗战场上最大规模一场攻势,这场攻势的代号叫做“坎大哈合作”,这次“坎大哈合作”行动能否成为彻底打击塔利班而使美军赢得阿富汗战场胜利的决定性一仗呢?并且这场战争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今天我们就来请教一下军事专家张召忠教授。张教授您好。

  张召忠:你好,大家好。

  美军总攻坎大哈是一场政治性的作秀

  主持人:您分析来看,目前阿富汗战场形势是如何的?

  张召忠:阿富汗战场的形势,原来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就是阿富汗战区总司令,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希望奥巴马政府继续增兵,增兵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然后再进行坎大哈总攻。结果由于他说话不注意,最后得罪了奥巴马和副总统拜登,最后被免职,现这个人提前退休了。退休之后把最早原来伊拉克战场的总指挥,已经晋升到中央总部司令的彼得雷乌斯四星上将降职使用,实际上就是明降暗升,因为现在总统关注这个战场的形势,就把他从中央总部司令调到阿富汗战场,现在担任阿富汗战场的总指挥。

  这个人到了之后,原来的计划,就是坎大哈这场作战行动会在10月份以后,一个是他先到任,要熟悉战场的情况,虽然他是中央总部司令,但是毕竟阿富汗战场的情况他不是太熟悉,原来是伊拉克战场的。第二个,他的主导思想是什么呢,塔利班不是一个大的战役军团,不要用整个的正规军去打这样一堆散的塔利班,散兵游勇,这个效果不好。他原来的主导思想就是说,要用收买的方式,拉拢的方式,怀柔的一些方式,慢慢地把塔利班里头的一些不是那么太极端的分子给拉拢过来,孤立那些顽固抵抗的极端主义分子,然后重点打压那些人,但你得摸清了谁是死硬分子。我一直感觉,彼得雷乌斯将军的这个战略部署是非常好的,而且他有基础,在伊拉克后期在他指挥下确实取得了很好的胜利,一步一步的,一直到美军撤走。

  现在突然决定9月1号已经开始的“坎大哈合作”这样一个战役行动;这个战役行动会可能会持续半个月、二十天,突然打响了。从时机来看,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时机,作为总指挥他没了解战场,刚了解一个多月,就发动这么一场战争,这个有可能会指挥失误。第二个,这个季节不好,秋季攻势是对塔利班最有利,而对美军最不利的季节。秋季,我们知道长了很多庄稼,老玉米,一长一人多高,那个地方都是种的葡萄,几千亩的葡萄园,葡萄架上以后也都一人多高,石榴树,生产石榴,这样一种状态非常有利于塔利班人员藏在青纱帐里,这么几千人藏在这里头都看不出来。但是对于直升机来讲,要是从空中去找塔利班,基本上就找不到,你看不见,你看见以后打哪儿啊,都是青纱帐、庄稼地。

  主持人:如果发动武装直升机,把青纱帐用火箭弹打了以后,老百姓还怨声载道,把人家的庄稼给摧毁了。

  张召忠:对,你还得赔,所以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季节。但是为什么要打呢?我感觉主要是两个问题,这不是一场战争,这是一场政治性的作秀。一个就是11月2号美国进入中期选举,奥巴马政府干了两年,干的怎么样,国会要进行选举。这次选举如果失败的话,他在国会当中席位大量减少,下一次如果想再竞选连任就困难很大。所以奥巴马一切的考虑就是要打坎大哈,然后给人造成一种坎大哈战争胜利,为明年美国在阿富汗撤军奠定一个基础。所以成了一个政治性的战争。先增兵,增兵到一个高位,然后重拳出击,最后再撤走。从阿富汗形势来看,阿富汗这个月20号以后要举行国民议会选举,阿富汗国民议会的选举,它希望由塔利班人员,领袖进入它的国民议会,就是说它需要民族和解,有一部分民主人士,过去反对卡尔扎伊政权的一些人,让他们缴械投降,被招安,招安以后他们作为一个民族派别,作为一个武装派别,放下武器以后,然后进入国民议会。这么一个构想。所以这个战争实际上是在这么一种形势下爆发的。

  从伊拉克撤出的部分美军会加强到阿富汗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了,最初它准备发动这场坎大哈总攻是想放在10月份,但是现在提前放在9月份,可能会显得有些仓促。现在这个时机正好是8月31号美军作战部队最后一批撤出了伊拉克,跟美军从伊拉克撤军有什么关系吗?

  张召忠:有一定的关系,伊拉克战争,美军从伊拉克撤走,剩下的还有不到五万人,主要是在伊拉克进行维持安全行动。对于阿富汗战场来讲,美军从伊拉克撤回来的部队,有一部分会补充到阿富汗战场,有一部分会加强这个战场。

  美国原来是两条腿,陷在两个战争,基本上从伊拉克拔出了一条腿,当然拔出萝卜带出泥,还没有拔利索,当然也不可能拔利索,但是它现在可以对阿富汗进行重拳猛击了。重拳猛击带来一个问题,它集中起来的优势兵力却很难找到它要击的对象。像空中有很多蚊子,我现在集中拳头打蚊子打不着,一个房间有很多很多蚊子,或者这个房间外头集中了很多大炮、坦克,对蚊子来讲没什么效果。塔利班就像这帮蚊子,无处不在,无时不有,拿起武器来,我就是塔利班,就是战士,放下武器我就是农民,我种地的,我养牛的,放羊的,全是这样,所以说现在这场战争打起来会非常的艰难。

  总攻坎大哈将会使和平成果前功尽弃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了美军作战思路是先增兵,重拳出击,然后再撤军,是不是伊拉克的这种战争模式也会照搬到阿富汗战场上来?

  张召忠:伊拉克的一些模式,本来原来挺好,伊拉克美军最早是和当地人搞不好关系,主要是美军有一些优越感,美军的世界观、方法论当中有一些优越感,第一个它感觉我是美军,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我有最先进的武器,当它和对手较量的时候,它首先想到了我一定要使用我的高技术武器,我的狙击步枪,我的火箭弹,我的导弹,我的飞机,我的直升机,我的装甲车,它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一堆。再一个,美军使用武器有一个先发制人的原则,就是说对方走过一个人来,我判断你对我构成威胁,我就先把你干掉,干掉以后我再说这个事怎么再理论。它不是说先看到一个对我有威胁的人,先问你半天,跟你聊半天,然后再调查,战场上没有那些事情,可能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会贻误战机,或者让对方给干掉。所以这种先发制人和它对武器使用的优越感,很容易造成对平民的伤亡。比如过去在巴格达发生过一个事情,有一辆车,上面装了一家人,检查站的人示意让他停下,结果他不停,为什么不停不知道,结果它不停,不停以后闯过检查站,马上就把这个车摧毁,死的全是平民。

  类似这样的事情体现了刚才我说的美军那两个原则,一个是先开火,再一个就是依赖先进武器。在伊拉克一开始它就是横行霸道,打死好多平民,造成伊拉克当地人和美军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到了后期彼得雷乌斯,彼得雷乌斯原来是101空降师,以后叫101空军突击师的师长,2003年他是个师长。这个人是学国际关系的,根据伊拉克战场的形成,他打过仗,在战场上较量过,同时又想要想维持伊拉克和平与安定,要减少伊拉克人对美国人的这种恨,尽早和当地能融为一体。他研究了很多毛泽东的一些思想,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这样的毛主席的一些游击战术。他就自己亲自写了一个条令,就是在对付游击战的一些条令。

  我初步看了一下,我感觉他的有些想法还是很对的。就是说你对付这些人,不能像对付正规军那样,你得要有灵活的机动的战略战术。而且要紧紧地依靠当地人民群众,要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要给他们做好事,交朋友,跟他们一块去喝茶,跟他们一块去聊天,在你驻地周围要有很多很多当地老百姓都是你的朋友,这样有什么情况他们就给你反应,比如突然来了塔利班,他给你反应情况,你要给他报酬,给他钱,到学校里去经常给小孩子送点书包,送点糖果,平常做点好好事,要修修路,种个树,到老百姓家里,不像过去似的背着枪,一脚踹开以后,往屋里一扫射,一梭子弹,不要这样,敲敲门,要学会懂礼貌,跟人家唠家常。

  这些个其实看来是非常非常通俗的,很容易做到的事情,美军其实是非常非常难做到,因为让他们这样世界上第一流的军队…

  主持人:优越感太强了。

  张召忠:对,去做这些事情,所以他那种世界观,常年受到的教育是不行的,根据作战条令要求他们都要这样做。这样在伊拉克后期就反应比较好,所以伊拉克才实现了今天这个情况。但是在阿富汗战场美国也实验过,效果也不错,比如说美军派它的海军陆战队一个女兵分队,女兵到老乡家里去,敲开门,老乡家里就是妇女在家,丈夫出去打仗了,这样就跟她聊天。她们学当地的语言,这样人家感觉美军还是挺有人情味的,慢慢慢慢有什么情况,妇女就劝丈夫别参加塔利班了,还是投诚算了,做了很多这样的工作,和部族长老搞好关系。

  通过这一系列分化瓦解、拉拢、引诱这样的一些活动在过去五年当中有九千多个塔利班放下武器,同意实现民族和解。这个过程我感觉是非常好的。但是所有这一切很可能通过坎大哈战役会前功尽弃,让人家看到美国还是这么一个嘴脸。坎大哈是阿富汗第二大城市,21万人,塔利班总头叫奥马尔,他的老家,他是精神领袖。

  主持人:有点像耶路撒冷。

  张召忠:对,奥马尔他的老家就是这儿的,整个塔利班的老巢就是坎大哈,原来他就从这儿发家,是他的一个老的根据地。1996年的时候开始往打,塔利班占领了喀布尔,最后夺取了政权,是这么一个过程。现在美军集中的这么多兵力想一锅端掉,把这个老巢端掉,所以说很可能造成巨大的反弹,把原来一些和平行动前功尽弃,而且造成新的仇恨,不可能不伤及平民,伤及平民以后很可能造成更深层次的仇恨。

  坎大哈有利于塔利班发展壮大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了,这场战争提前打响,可能是为了奥巴马的二期竞选,是一个政治作秀,那么它在军事上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张召忠:在军事上的目的就是说打了九年,现在战场上有13、4万人,基本上打了这么多年,美军和其他的维持安全部队,北约一些国家的部队基本上都住在喀布尔,这是个很不正常的现象。阿富汗一个国家,你说这么大,两三千万人,结果打了半天就能控制喀布尔,卡尔扎伊就能控制喀布尔,多国部队就在喀布尔,喀布尔以外都没有。这次推动打坎大哈,美军就想先把塔利班老巢给占了,接下来以后在其他城市再逐渐占领,我能把坎大哈拿下来,其他城市也不在话下,先攻坚,攻坚以后其他城市,我估计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解决。

  阿富汗整个安全形势,北部一些城市,马扎里沙里夫,这样的一些城市,安全形势会稍微好一些。一个是民族问题没有这么复杂,再一个,那个地方的地形也不太适合于塔利班的隐藏,都是山区,好多都是不毛之地,挖地道,藏也不好藏。现在坎大哈是在喀布尔西南方向,一两百公里的地方。喀布尔这个地方有什么特点呢,气候条件比较好,水草比较丰富,很容易种东西,就是种植业比较发达,最出名的种植业就是罂粟,种大烟,塔利班为什么发家呢,通过种大烟来收购,比如十美元一公斤,到外头卖可能是一千美元,一万美元一公斤,它赚这个差价,走私毒品。用走私毒品的钱回来以后两部分,一部分去买武器,另外一部分贿赂当地老百姓,比如老百姓来当塔利班,我一天给你几块美元,普通老百姓,比如被美军把这一个房子摧毁了,老百姓没处住,塔利班给他一些补贴,比如给他几百美元,当时就给现金,老百姓就感觉你看美军多坏啊,卡尔扎伊政权有什么用,你说起来是个总统,有政权,你也不能给我修房子,你也不能给我补贴,你看塔利班给我补贴。这样的话它就会收买人心,对建立它的庞大根据地起到一个好处。

  另外从地形来讲,这个地方靠巴基斯坦,美国一围剿的时候就可以往巴基斯坦跑,等这边风声不紧又可以回来了,而且在巴基斯坦那边还可以发展巴基斯坦的力量,造成巴基斯坦塔利班也很壮大。所以是一个和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方,再加上我刚才讲这个地方青纱帐,农作物比较发达,便于塔利班的隐藏。

  塔利班开展游击战 美军攻打非常艰难

  主持人:坎大哈这个地方是最早塔利班发源地,现在成为总部,会不会导致塔利班分子为了保护它的精神领地而对美军进行誓死顽强的抵抗?

  张召忠:整个坎大哈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在某些关键性地方会出现。比如距离美军基地三公里有一个地方,是奥马尔的一个老家,一个村子,他出生的地方,美国曾经四次派重兵去围剿这个村子,都没打下来,这次美军还要去打,因为它是一个精神象征。但是根据我们前方记者报道,好像48小时推进了两百米,都是阻力重重,路边炸弹袭击、火箭弹。在坎大哈,如果说想像2008年哈马斯跟以色列那样一种战况,可能形成不是太大。当时以色列打加沙地带的时候,哈马斯跟打进来的以色列进行对抗,阵地很明显进行作战,如果说这一块楼房全都是塔利班在那儿部署了重武器,这边都是阿富汗军队和美国军队,如果形成这样两个明显的战线,塔利班很明显,它的目标暴露,它的地点暴露,美国拿飞机轰炸,它连防空武器都没有,所以它很明显处于劣势。

  所以说打坎大哈,我估计可能的方式塔利班还是展开游击战,人自为战,村自为战,各个街道各自为战,然后寻找机会去放冷枪,打冷炮,对美军进行袭扰,然后躲避过这个风头去再说。应该是这样的,保存力量,不会跟美国形成正面战场作战,这样的话美国就会宣布又获得胜利了。获得胜利以后,美国想捞到的政治资本捞到了,就是说把塔利班消灭了,捞到以后过几天塔利班又复活了。就像前不久美国打马尔贾一样,马尔贾是美国打的一个战役,调了一两万人最后把一个镇给打胜了,最后升国旗。

  是一个什么情况?当处于这种情况,塔利班处于极端不利的情况下,美军取得胜利是可以的,就是昨天还在参与攻打美军的人,今天就站在路边变成普通老百姓欢迎美军去了,就是这样的,可能到晚上又拿起枪去又跟美国打去了。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判断它能不能取得胜利。但是这次坎大哈合作行动是2001年对阿富汗战争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围剿,是一次大扫荡。这次大扫荡就是采取一个办法,普通老百姓发一个袖标,良民,就像咱们过去良民证,鬼子和伪军发的良民证似的,你是良民的,它就不打你了,谁知道这个袖标可不可以替换呢,如果把袖标戴给塔利班,塔利班连美军的军装都可以拿过来扮上进行袭扰,拿一个袖标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嘛所以我估计会非常的复杂,这场战争推进会是非常的艰难。

  美军总攻坎大哈治标不治本

  主持人:就是说美军虽然在武器和兵力占明显的优势,但是打散兵游勇的塔利班还是困难重重的。美军一开始设想是在11月底或者年底来结束这场坎大哈总攻,您觉得它能实现这个战略预期吗?

  张召忠:这场战争,打坎大哈这场战争,美军随时可以开始,随时可以结束。因为它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比如说它是不是把塔利班消灭多少人,摧毁它的什么东西,它是一个城市,进去以后它没有明确的战线,没有明确的堡垒,你摧毁哪个房子啊,塔利班也没个军装,跟老百姓混在一块。这样就非常的难办。我估计这个战争不会打太长。因为打太长,举个例子,如果到9月底还结束不了,这个战争就有点麻烦了。如果打太长不利于9月中下旬阿富汗国民议会召开,打长了以后就赶不上这次议会了,如果打一个月,打一个月以后恰好这个事给美国中期大选造成一个证据,又陷进去了,打坎大哈都打不下来。塔利班在坎大哈,他们估计是大约有一千人左右,阿富汗国民军是一万人,加五千警察,这是一万五,美军出了一万五的正规军,三万人围剿一千人,你打一个月还打不下来,这不是笑话嘛。所以我估计会比较短的时间结束。

  但这个结束治标不治本,看起来是好了,就像一个人生了病,头疼,吃两片止疼片,吃了以后一会儿好了。好了以后,你说他为什么头疼呢,可能是神经系统哪儿的,你得找出这个根源来,可能要照CT,看看脑子里面有什么问题,得一系列的诊断,根治可能就需要好几年。所以美军现在采取的是吃止疼片的办法,先把这个政治作秀搞过去再说。

  美军打阿富汗战争意在威胁中国西部

  主持人:美军作战部队已经从伊拉克撤出了,宣称明年的时候想让阿富汗安全部队完全接管阿富汗地区安全防务,您觉得它明年能否按照计划从阿富汗抽身呢?

  张召忠:肯定不可能。2001年10月份打的阿富汗战争,当时打阿富汗战争,整个期间我正好在英国皇家军事科学院学习,在那个地方有机会从外国人视角看这场战争,也有机会和外国的一些军官去谈论这场战争。所以说当时形成了我自己的一些对战争的认识。回来之后我和我们学术界的以及其他各行业的专家在谈这个问题,我发现我们有很多人过于相信美国人自己说的话,比如说当时美国人自己说,2001年12月31号之前美军从阿富汗撤走它的全部兵力,而且宣布这场战争结束。我当时的观点,美国打阿富汗这场战争,抓本·拉登,打塔利班,这就是表象,我们把这个浮萍拂掉之后,发现它的根子并不在这些,它主要目的是干什么?两个,一个是在中国西藏和新疆边境侧翼,中国西部地区插上一把尖刀,针对中国西部地区,在那个地方部署重兵,对中国构成侧翼威胁。再一个就是向北部中亚地区,给中亚地区构成威胁,因为这些中亚地区,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这些个国家全是前苏联的一些加盟共和国,分出来之后这些国家开始离心,离心力增大,跟俄罗斯关系不好了,他们逐渐也是“颜色革命”,有点像格鲁吉亚、乌克兰似的“颜色革命”,美国想通过强压的方式支持它的一些民族叛乱分子,让这些国家听从于美国,顺便在这些国家建立一些军事基地,比如马纳斯基地就建在吉尔吉斯斯坦,这是美国的一个战略。

  往东是对中国,往北是对中亚,其实就是做给俄罗斯看的。当时好多专家没有看到这一点,时间过去了九年,我们看到我当时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美国没有撤军,而且是沿着对付中国,对付俄罗斯这方面去做。现在我又看到了第三点,那就是说美国又在向西部,阿富汗西部部署它的军事力量,建设它的军事基地,建设它的空军基地。干什么呢?它要对伊朗

  19世纪英国有一个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那个时候有两个人比较着名,一个是美国马汉,马汉提出制海权,他认为世界上陆地都是一个一个的岛屿,一个一个大的板块形成一个岛屿,70%以上是海洋,发展陆军有什么用,发展陆军老在陆地上打,那有啥出息,发展海军,发展强大的海军,然后控制所有的咽喉要道,像马六甲海峡、霍尔木兹海峡,控制所有的咽喉要道。然后由海军和商船队到世界各地去打仗,把他们的金银珠宝都偷回来,这样美军不就富裕了吗。当时马汉强调制海权,发展海权。

  当时英国有一个地缘政治学家,他叫麦金德,他说不要搞海上的东西,搞陆上的东西。看地图,整个地球的中央是中亚,只要控制了中亚地区就控制了世界的中央,控制了世界的中央就控制了世界,从这个陆地慢慢慢慢去扩展,这个是非常实惠的。中亚这个地方再缩小,阿富汗就是中亚地区的中心,谁控制的阿富汗谁就控制了中亚,谁控制了中亚谁就控制了世界。所以美国这些年一直想控制中亚。中亚英国原来想控制,没有得逞,英国原来在印度,当时殖民印度的时候就想控制,没有控制。以后苏联想控制,苏联打了十年,最后失败了,79年到89年。美国又想干,这马上又接近十年,这是非常危险的,这十年它肯定又打不赢。

  九年前当时我分析判断的结果,今年被验证了,今天我们再看美军这个地方仍然是这样,因为它的战争目标没有实现,战争目标除去震慑中国之外,下一步还要打伊朗,整个战争目标没实现,但美国它不能这么说,我们作为专家可以这样分析。它说就是抓本·拉登,这是我的当务之急,但你说本·拉登就在阿富汗大街上转悠,美国抓不抓呢?它不会抓,因为抓着本·拉登它的任务就完成了,它就不可能自己进入那样一个圈套。要不要把塔利班全剿灭呢?不会的,它一定要留着塔利班,这样才有理由说塔利班越来越强大,怎么办呢,我们得增兵,得增加军费,否则它没有理由了。如果塔利班实现民族和解,作为民族党派进入到阿富汗国民议会,缴枪了投降了被招安了,本·拉登也抓着了,美军全撤军,不留一兵一卒,给阿富汗国民大会在那儿管,美国那有什么意思呢,它打这场仗干什么,资源也没有,能源也没弄着,花了六七千亿美元,死了这么多人,它干啥啊。

  主持人:看来它跟伊拉克的战略目标不一样的,伊拉克就是找到萨达姆,把他的政权推翻。

  张召忠:石油,石油是主要的。伊拉克的战争目标最主要的一个是石油;其次,在那个地方,它可以控制整个阿拉伯世界。因为美国在进伊拉克之前,和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是比较冷淡的,那边国家都不听它的话,另外和以色列联合起来可以控制整个中东,进而对伊朗进行震慑。但是那个地方严格来讲对中国影响和俄罗斯影响相对小一点,毕竟隔的远一点。但是阿富汗战争,阿富汗对中国来讲是个什么呢,中国是阿富汗相邻最近而且最大的一个国家。你想想中国在阿富汗战争当中起到多么大的一个作用,在阿富汗和俄罗斯中间,中间有一个缓冲地带,就是中亚这些国家。

  所以这些国家倒向俄罗斯,还是倒向美国,这又是非常重要的。这些中亚国家,如果是倒向俄罗斯的话,美国在这个地方就很孤立,它进物资干什么的都很麻烦,比如不让它设军事基地,你要运进物资很难,它喝瓶矿泉水都得要往这儿运。但是如果这些国家跟美国搞在一块,让它在那儿建基地,像吉尔吉斯斯坦美国建了一个,现在要想建第二个,在南部的奥什想建一个,还想在乌兹别克斯坦建。如果让它建这些基地的话,肯定会对俄罗斯,对中国的西部边境构成很大的挑战。所以说这个对中国、俄罗斯的威胁很大,因为太近了。

  主持人:谢谢您的精彩解读。下面我们进入网友问答时间。

  网友问答

  腾讯网友:在南海爆发军事冲突,或者战争的可能性会有多少?中国未来可能会发展航空母舰,如果未来我们中国造出了航空母舰对于解决南海问题究竟是不是有利于解决,使南海问题更加缓和,还是反而会使南海问题更加紧张?

  张召忠:南海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军事问题,不是说你航空母舰有多少艘,航空母舰造多大就能解决南海的问题。你说我没有航空母舰,我腿短,胳膊短,够不着那些地方,威胁不到那个地方,所以说周边国家就不管,反正我随便闹,你中国也打不着,它不怕。你有了航空母舰以后,能打着它,胳膊也很有力,拳头也很有用,腿也很长,一天到晚在那儿转悠,它感觉很有威胁了,这个是管用的。但是它得判定,就像你这个人两米高,我这个人一米五,我这个一米五的人是不是就怕你这个巨人呢?就像施瓦辛格跟马云这两天做了一个节目,施瓦辛格那么大个子,结果马云那么矮,他们俩站在一块马云就感觉他对他是一种压抑,是一种震慑,但是施瓦辛格会动拳头去打马云吗?他不会的,他们两个还是友好,谈合作,谈经济,是这样的一些问题。所以说南海的问题就有点这个道理,你没有这个航母的时候,就希望有这个东西多好,但有了这个东西以后,真拿这个东西打仗吗,这又牵扯到更多的问题,国家之间的关系问题,地缘政治问题,中国和东盟整个关系的问题,构建和谐世界的问题,等等等等,又有这些问题。当军事问题发展到一个层面不再是单纯的军事问题,而是一个战略问题。战略问题又涉及到国家中长期发展战略,国家安全战略,国家整个的一个目标。就是说,这个东西要有,但是不能说有了以后就去打人家,没那么简单的事情。

  主持人:谢谢您,也谢谢广大网友的观看。

顶:13 踩:19
【已经有147人表态】
21票
感动
23票
路过
14票
高兴
19票
难过
18票
搞笑
16票
愤怒
19票
无聊
1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