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炮击金门:每分钟发射1500发炮弹 炮管打红

热度81票  浏览6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当代中国战争史上,“炮击金门”战役于过去、今天、未来都有着极其重要的研究意义,它的涵盖早已超出了政治、军事范畴,钤有极其鲜明的时代烙印。“8.24海战”仅是那场战斗中由海军完成的组成部分。知名作家崔京生所著《新中国海战档案》一书,通过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以及近百幅历史照片,揭秘了中国海军早期的军舰装备和海战经过。

8.23炮战

1958年8月20日,毛泽东签署命令:立即集中力量,对金门国民党军予以突然猛烈的打击(不打马祖),把它封锁起来。

炮击金门的日子秘密定在8月23日17时30分,因此也就有一种社会习惯称呼:“8.23炮战”。

这样的选择经过了深思熟虑。8月23日是星期六,而17时30分是金门岛守军夏季的晚饭时间,军心涣散,正可以攻其不备。从炮兵射击技术要求讲,这一时刻也正好符合条件,阳光夕照在大、小金门岛上,有利于我前沿炮兵瞄准,对于岛上守军却是逆光面对大陆,不利于完成射击动作。这里还有一个意外的巧合,当日17时30分,恰逢胡琏宴请国防部长一行。

烈士安业民所在的岸炮二营教导员刘彪回忆起那一天,脸上依然按捺不住兴奋。他说当天因为要打仗,中午吃的包子,主要考虑大家吃饱了有劲,扛炮弹不会累,碗口大的包子每人吃下五六个,吃饱了就在炮位上休息等待战斗打响。炮位上有个闹钟,静得只听见“嘀嗒嘀嗒”秒针走动的声音。

17时25分,随着一声“预备”口令下达,几百公里长的海岸炮兵阵地上,榴弹炮、加农炮、山炮、火箭炮等在同一时间里扬起炮口。

17时30分,金门水上餐厅,葡萄美酒夜光杯,乐队在演奏一曲优雅的美国爵士乐。胡琏、俞大维携岛上三军首领在此宴请美国驻台湾协防司令斯奈德。

众人刚刚举起“金门高粱”佳酿,忽然餐厅一阵剧烈晃动,跟着传来爆炸声。众人惊回首,透过玻璃窗可见附近山坡上爆炸烟幕如同雨后的蘑菇,一层层升起来,连成一片,硝烟弥漫视线。没等人们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一波射击,大口径炮弹呼啸擦过太武山头,地动山摇,屋顶掀翻,血肉横飞,整个世界被雷火所吞没。俞大维当场头部中弹满脸是血,被胡链搀扶着,跌跌撞撞冲出餐厅。空军中将章杰、海军副司令赵家骧跟随跑出,刚刚踏上栈桥,一排炮弹下来,烟尘散尽,再也不见人影。中将副司令吉星文连窝都没动就在炮火中当场毙命……

在总参作战部的值班日志上明确记载,第一波炮击的代号为“台风”。15分钟后,所有的炮管都打红,需要暂停冷却。10分钟后,开始第二波齐射,代号为“暴雨”。

然后是第三波……

459门火炮,按照每分钟发射1500发炮弹计算,共发射出3万余发炮弹,约600吨的钢铁在几十分钟内泻落弹丸小岛,化作燃烧的岩浆。直到17时50分,岛上守军才如梦初醒,开炮反击。

自此,开始了历史上长达十数年的两岸之间炮击战……

“陆地行舟”计划

8月24日,炮击暂时平息。

从这一天开始,金门守军在大陆岸炮和海上舰艇的封锁下几乎断绝了物资供应。此之前,台湾方面为了维持岛上十余万守军生活,每天以大型登陆运输舰只驶入料罗湾昼夜补给。炮击开始后,台湾海军既要维持最低限额的补给,又要减少航运中危险,只好将白天运输改为夜间进入锚地卸载。这也正中大陆方面预料,顺理成章就有了“8.24海战”。

张逸民回忆,这一年的7月他被检查出患上肺结核,领导安排他到杭州疗养院治疗。他刚住院两天,忽然接到命令,立即返回码头有重要任务。他本以为像每次一样,到作战部门领受战斗任务,没想到这次他被直接带到司令部作战室,进门发现里面坐着司令员陶勇,旁边还有几位陌生人,经介绍知道中间有上海铁路局党委书记、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等领导,方方面面的人到齐,开始研究一个代号为“陆地行舟”的绝密军事行动计划。

从上海到厦门港,海上航程大约700余海里。随着一江山岛和大陈岛的相继解放,温州以北海区制空权、制海权已掌握在我军手中,舰艇可以白天航行。洞头岛以南海区,如果要通过还必须驶经马祖、金门等敌占岛封锁线,容易遭到空袭和炮击,所以必须夜间航行;况且从上海到厦门路途遥远,长距离航行会损伤舰艇。特别是鱼雷快艇,使用护卫艇拖带遇到风浪则容易发生事故。考虑到上述情况,报经总参批准,决定使用“陆地行舟”的方法,用火车装载鱼雷快艇从上海运至厦门。

会议经过周密的研究布置后结束。一行人赶往上海张华浜码头,此时张逸民手下的9艘鱼雷快艇已经移泊,在此进行改装装载。他回忆,那时张华浜火车站严密警戒,封锁一切对外往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为了迷惑敌人,部队一律换上陆军的黄军装。鱼雷快艇长约20米,火车平板车长度不够,考虑到鹰厦铁路依山傍水,道路曲折,仅隧道就多达100多处,铁路技术人员经过反复研究终于赶制出三节干板车组成一节“特种运载车”,一节“特种运载车”运载两艘艇首相对的快艇,上面加盖帆布,伪装外形。

装载持续了一夜。30日晨,陶勇对每一节车厢进行了反复检查,才下令出发。张逸民看了一下表,时间是3点半。上海铁路局党委书记一直把他送到车厢门口,握住他的手叮嘱:“你记住,这趟军列的编码是10689。路上你不管遇到什么事,只要说出这个数字绝对不会有问题,一路通行。”

半个世纪后,他已经是80高龄,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熟练地说出这组数字,让所有的在场人都惊讶。出于中央电视台节目播放的要求,采访者让他再回忆一下脱口而出的话是否准确。他面对这些晚辈只说了一句:“放心吧,这几个数儿已经刻在我脑海里,永远也不会抹掉!”

8月2日凌晨,军列抵达厦门,开进一片靠海的丘陵地带。两天后,铁道部从齐齐哈尔铁路局调来全国唯一的一台巨型吊车――50吨铁路吊车。快艇被逐一吊回水中。至此,在各级地方政府部门的全力支持下,鱼雷快艇第一大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驻了厦门前线。

激烈海战

8月24日,海空如洗,料罗湾海面恢复了往日平静。

炮战中被击伤的“台生”号半夜里又悄悄地摸回港内。中午,金门岛东南海面驶来3艘护卫舰,加强了料罗湾海域的巡逻警戒。下午,“中海”、“美颂”号等3艘登陆舰运送人员和物资进入湾内。截至16时30分,料罗湾已经停泊了准备卸载的10余艘舰艇。

17时15分,“前指”决定,先以海岸炮兵轰击料罗湾内,一俟港内舰艇逃出,快艇作坚决消灭之。

17时18分,金门炮群开始发飚,轰炸莲河、大嶝、围头的解放军炮阵地,落弹3500余发,目的很明确,掩护料罗湾内船只卸载。射击过程中,“台生”、“中海”号迅速抢滩卸载。“台生”装载的主要是弹药,卸载较慢。“中海”运送人员,输送较快,这样“前指”计划阻止“中海”号进入料罗湾,在海上用岸炮和鱼雷快艇将其击沉的方案未能实现。大陆炮阵地立即反击。45分钟内,36个地炮营向金门岛上17个目标发射炮弹9808发,顿时压制住对方火力。之后,围头海岸炮群再度对料罗湾内卸载的“台生”、“中海”、“美颂”等运输舰船射击,“中海”当即命中130毫米炮弹两发,雷达天线炸断,右舷小艇架被击毁,调头外逃。“台生”等舰船遂争先恐后逃离岸炮射程,至外海徘徊,“维源”、“沱江”、“湘江”3舰担任警戒。这些舰船驶离料罗湾,正好为鱼雷快艇出击创造了战机。

18时10分,岸上指挥所下达命令:鱼雷快艇出击!

隐蔽在定台湾内的9艘鱼雷快艇接到命令,如离弦利箭,呈单纵队向战区高速进发。

编队一直由东往西插。让人疑惑的是,海面上出现鱼雷快艇编队,这样重大的情报东碇岛竟没有及时上报,或者说岛上通讯遭炮击发生故障。总之,直到编队发起攻击,金门外面的运输舰船竟不知灾难降临。

19时12分,鱼雷快艇距离对方舰船编队38链,查明对方共7艘舰船,“台生”号在前,“中海”在后,“湘江”、“沱江”、“维源”等舰艇执行巡逻警戒任务。此时月亮已升起在东方,根据判断敌方编队右翼防护力量薄弱,是快艇攻击的有利位置。相距30链时对方仍未发现快艇编队。张逸民下达命令,两个中队展开,一中队攻击“台生”号,二中队攻击“中海”号。

距离15链上敌方编队发现目标,发出识别信号。184艇水手长请示:“报告参谋长,敌人打信号?”张逸民说:“别理他,冲!”对方蓦然分辨清楚是大陆的鱼雷快艇,开火同时采取紧急规避。

距离4链,张逸民命令一中队103艇负责牵制“台生”号,184、175艇执行攻击。此时,担任警戒的国民党“永”、“江”字号各舰开始向鱼雷快艇射击,阻止接近“台生”。在定台湾出发前,张逸民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求各艇必须在500公尺以内发射鱼雷。因此尽管敌舰炮火凶猛,一中队仍然曲折运动,沉着接敌,沿不同方向冲破枪林弹雨层层阻隔,硬是逼近目标。就在这时,后面的“中海”号发出一声沉闷爆炸声,被二中队发射鱼雷击中。

19时25分,雷达报告距离500米,184、175艇齐射,103艇单独发射。175艇因左发射管中弹,系统损坏,只射出右雷。约20秒,“台生”号冒出两个巨大火球。“我抱住桅杆站起来,看着鱼雷跑出去的航迹,爆炸看得很清楚,两个炸点,爆炸后,又有一次更大的爆炸,我估计引爆了台湾带来还没有来得及卸的弹药。五分钟后,敌舰沉没。”张逸民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

“台生”号是在炮击金门当天下午从台湾驶达金门,满载了为岛上补给的弹药和通讯器材,几次试图靠岸卸载都没有成功,曾有两次遭炮击撤出料罗湾,金门防卫部因觉得料罗湾不安全,又把数百众伤员也安置到这艘船上到外海防炮击,结果船身被鱼雷击中后引爆,庞然大物在连续的猛烈爆炸中迅速解体,生还者仅56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