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两岸心战60年:大陆中华烟茅台酒整批掉海里

热度35票  浏览4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一场没有硝烟的宣传战

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雷文辉发自北京天上真的可以掉下馅饼来,那是在四五十年前的厦门和金门,不过却是“糖衣炮弹”。当年,仅几公里宽的金厦海域两边,不时会有糖果、烟酒从空中落下来,或随海水冲上岸。与神秘礼物一起降临的,是一摞摞的政治传单。

两岸对峙时期,蒋介石为了执行“反攻大陆”的政策,对大陆的“心战”攻势成了日常工作,主要手段包括广播、空飘与海飘。到了蒋经国主政台湾时代,循“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的口号,宣传攻势更是愈演愈烈。

前线用喇叭喊话

“蒋军官兵弟兄们……”

1953年3月5日,大陆在福建厦门的角屿岛设立了“对金门广播组”,作为第一个对金门广播点,天天对金门的国民党守军喊话。最初使用的扩音器有9只250瓦的喇叭,功率相当于90只普通喇叭一起工作,被戏称为“九头鸟”。

本在军中当文化教员的吴世泽,是调到这里的第一批播音员,“我第一篇稿子播的是‘六条保证’,号召他们起义,投诚到大陆来。第一个就是保证不打不骂,第二个就是保证生命安全,第三个就是假如愿意回家的,我们发路费。有立功的,我们还给授奖。”

大陆这边的亲情劝导,效果显著。当年国民党撤退时,从厦门沿海带走了许多船夫。一名叫张阿签的妇女,丈夫被国民党带走后,她就经常上广播哭诉,“家里老的老小的小,你让我怎么活?”结果几年后的农历腊月,张阿签的丈夫竟冒着生命危险,抱着一口倒扣的大锅游了过来。

这边的喇叭响了不到半年,国民党金门守军也成立了马山广播站,进行“反攻心战”。马山是金门岛与大陆最接近的地方,距离厦门的角屿不过2100米,退潮后更只有约1800米。马山观测站是窥探大陆军事布防的最前线,播音站更是长期对大陆开展“心战”广播。招收的播报员均为由大陆赴台的专业播音员,发音字正腔圆,乍听之下几乎分不出是台湾电台或是大陆电台。

但与厦门这边播音员一干就十几年不同,金门岛上的播音员大多是短期轮调。如今家住台北三民路的陈信妹,18岁那年在女青年工作大队服役时,就曾在金门做过四个月的播音。至今她还记得,“大陆那边因为都是沿海,他们有渔民,也有军官,我们就说很多的渔民都纷纷地逃到香港去了,表示他们生活很不好。”

马山播音站成立后,国民党军方又在大金门的古宁头、小金门的湖井头,以及大担岛上建起了播音站。同一时期,大陆也相应地在厦门的香山、石胃头以及白石炮台跨海喊话。

入夜时分,是跨海喊话的最佳时间。只要没有炮火,每到这时,两岸的大喇叭就会拉开阵势先后响起。“夜深人静,海上没有浪,那个效果非常好,我们一看到这样的环境,就有那种感觉,‘赶快广播,赶快广播。’”陈菲菲说。陈菲菲从1955年调到厦门香山广播站,一直到1985年退休才结束这一工作。

在那个年代,透过广播的“争吵”,几乎是两岸惟一的“对话”形式。尽管广播内容针锋相对,但有时也有柔性的一面。有时天气不好,厦门这边还曾对金门官兵喊:“要下雨啦,大家快收被子吧。”

后方凭短波“攻心”

除金门前线的喊话外,国民党对大陆的宣传工具,还有后方的“中央广播电台”和“中国广播公司”的“自由中国之声”。

与“前线”依靠扩音器、近乎原始喊话不一样,“中央广播电台”具有很强的发射功率,电波可以覆盖整个大陆。冷战期间,大陆方面所称的“收听敌台广播”,指的多是“中央广播电台”的广播。

据悉,“中央广播电台”的播音员往往模仿大陆电台的腔调,广播内容从时事讲评、宣读国民党当局的文告、到社会新闻等等均有。大陆“文革”期间,“中央广播电台”还由播音员以标准普通话,全文播出蒋介石的“告全国军民同胞书”。

大陆当年的“心战”回击,也不限于“前线”。1954年8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广播开播。最初,对台的节目做得比较硬,多为政治报告和口号。这个问题后来被周恩来总理意识到,他在1972年8月提出两项改进措施:第一,增加天气预报节目;第二,节目结束时要说“台湾同胞,祝您晚安”。

“糖衣炮弹”到处飘

光华园,台方金门、马祖一带曾经的“心战”总指挥部所在地。10月12日,当本报驻台北记者陈斌华、赵博来到这里时,发现“铁门紧闭,一片破败,只有大门一侧墙上褪色的雷达图案,透露这里曾经的使命。一旁的‘心战’资料馆已经废弃,被半人来高的野草团团包围”。

这座如今闲置已久的庭院,当年是全金门最热闹的地方。很多到访台湾的外国政要,来金门都要到这里放一放气球。

韩鼎洛曾在金门防卫部政治作战室担任第二组的组长,人称金门“心战头子”。他介绍说,放气球,就是“空漂”传单,“把传单卷起来放到气球里边,灌了氢气以后,在风向对的时候飘出去。我们的传单完全是柔性的,不骂人,绝不攻击敌人,它跟第一线喊话不一样。”

大陆这边也有空漂。曾是“八二三炮战”民兵英雄的洪秀枞说,当年国家比较穷,没有钱买气球,就用猪小肚、风筝来代替。

除了空漂,还有海飘。在金门岛的最东端,有个近似V型的港湾,台方称为“复国墩”,此处就是面向大陆的海漂要点。从“复国墩”放出去的海漂品,会随着洋流漂过狗屿湾,在福建泉州的围头被冲上岸。

空飘、海漂政治传单虽然热闹,但双方很快就意识到,单纯投放传单的效果非常有限。于是就有了“糖衣炮弹”的空飘和海飘。

台湾来的“糖衣炮弹”,主要是日用品,如毛巾、肥皂、背心、尼龙丝袜甚至收音机。大陆“三年困难时期”,台湾的“糖衣炮弹”尤以食物为多,连糯米饭都有。“就是说我这边老百姓的生活,已经达到这样的水平。”韩鼎洛说。

大陆的“糖衣炮弹”,往往是土特产品,如贵州茅台、山西老陈醋、金华火腿、西湖龙井茶等等。“他们漂过来,我们也要漂过去啊。”曾在厦门市委机关工作的龚洁回忆说,在两岸心战最热闹的60年代,全国各地送往厦门的物资,都由他安排分发,再被漂送去金门。

有时,那些自己享用不了的中华烟、茅台酒,因为风浪整个掉到海里,“我们觉得很心疼。但是想到是政治的宣传品,就不在乎了。”

历史尘埃挥别去

喇叭、广播高声喊话,“糖衣炮弹”空飘海飘,一转眼,就过了20多年。

1979年新年,金门军民发现,从厦门过来的广播,没有了以往的高声指责。取而代之的,是对亲情、对骨肉同胞的声声呼唤。“台湾同胞、国民党军官弟兄们”称呼前面,还特意加上了一声“亲爱的”。

是年年初,大陆宣布“停止炮击金门”。而新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提出“要考虑现实情况,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曾在广播中用重金诱惑对方飞行员“投诚”之举,也于1980年代末停止。1992年11月,金门解除“战地政务”,回归地方自治,同时开放旅游观光。

如今的金厦海域,游船往来其间。偶尔喊出一句口号,也只为了博游客一笑。当年空飘、海漂的茅台酒、收音机,也已堂而皇之地摆上了商店的柜台。尽管“心战”仍在持续,但当年的做法已成为历史的尘埃。

2004年年底,福建居民赴金门旅游正式启动,洪秀枞、吴世泽、陈菲菲,这几个隔岸喊话几十年的老人,也相继踏上对岸的土地。“我们一直想去金门,都快想疯了!”如果不是已迁居,他们还想去看看当年打嘴仗的“老对手”们呢。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