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中国空军司令遇险:迷航险遭自己人炮击

热度17票  浏览2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50年,毛泽东决定组建人民空军这支新型的部队,任命原四野参谋长刘亚楼为司令员,刘亚楼推荐“洋司令”刘震为东北空军司令员并兼任志愿军空军司令员。他和刘亚楼一起指挥了著名的朝鲜空战。

在共和国的空军组建之初,由于飞机和技术等原因,经常出现险情,刘震作为空军司令员也有过两次“空中惊险记”。

1952年12月8日,苏联空军廓日杜布英雄师在配合志愿军空军作战后在安东奉命准备回国。刘震在沈阳,突然,他接到刘亚楼司令员打来的电话,说:“今晚8时在安东设宴欢送友军,此事本应由上级派人代表毛主席宴请并授奖,但因北京正下鹅毛大雪,飞机不能起飞,经请示主席批准,由你代表他主持欢送宴会,并给该师授奖。”

此时已是下午4时,离宴会时间只有4个小时,无论乘火车或汽车都不能赶到安东,于是他决定“坐飞机”去。

此时沈阳也正在下着鹅毛大雪,按飞行员的技术条件不能飞行,有人担心他的安全问题,刘震说:“事关重大,非准时到达安东不可,因此也只有这一条办法可行。”

刘震立即驱车去飞机场,对机组人员说:“先通知安东浪头机场把导航台打开,起飞后对准导航台直飞浪头机场,可不可以?”

机长说:“可以,只要着陆场天气好,是没有问题的。”

就这样,飞机冒着大雪强行起飞了。这是一架里-2运输机,预计一个小时就可飞达安东。飞机起飞时,因为还飘着鹅毛大雪,能见度很低,云也很低,升高到100多米,就进入了浓密的云层。飞机在有强烈颠簸的云中飞着,摇摆着,抖动着。刘震胆大艺高,说:“再往上。”

可飞机升到300米高度时,能见度更差,什么也看不见了。机长说:

“司令员!现在天气变坏,没有把握,怎么办?”

他说:“你们飞到辽阳上空再看看。”

到那里后,他们果然从云隙中看清了地面,刘震又对机长说:“进山看看,但你们的飞行高度要高于山头500米,不要撞了山。”

就这样,他们飞了整整一个小时,可还没有到安东,刘震怀疑地说:“是不是迷了航?”

可机长也说不准,飞机只好又往前飞了半个小时,仍未到安东,这次刘司令员说:“肯定是迷航了,不能再往前飞。”

此时飞机已经飞到了图们江上,从云隙中,刘司令员看见了图们江大铁桥,立即问领航员:“怎么,没法复航?”

领航员说:“我们一直没搜到安东导航台的频率,无法定向,无线电也联络不通,无法精确判断飞机现在的位置。现在不知道飞机在什么位置,没法复航。”

这时,刘震着急了,连忙来到副驾驶的位置上,说:“千万不能飞到敌我空战空域,那是很大的危险,怎么办呢?”突然,他脑子里产生了一念头,说:“要是来一个右转弯,不就飞到朝鲜西海岸了吗?”

机长说:

“我在耳机里收听到,有讲英语的,有讲俄语的,有讲汉语的,可能那里正在打空战。”

刘震说:“不管它!你按右转弯向西海岸飞,但不要飞出云层和雪外。”

为了预防万一,机长和飞行员商量把自己携带的降落伞让给首长,并事先给他讲讲使用的方法。机长刚把这个意思对司令员说了几句,他哈哈大笑,说:

“你想干什么?要我当伞兵?真的到了那一步,你们应该跳下去,回去还可以驾飞机打仗。我下去干什么?叫人家当笑话说?”

幸好没有到那一步。飞机飞到朝鲜西海岸时,就看到了地标,刘震说:“如果在云层和雪飘中隐蔽,再来个右转弯向北飞,不就正好对准鸭绿江了吗?”谁知他和机长却都大意了,前面的拉古哨是禁区,任何飞机一进入禁区,地面防空部队就要开炮的。

果然,他们飞入了拉古哨禁区,地面高炮防空部队见南边来了大飞机,说:“准是美国佬的轰炸机,立即做好一等准备。”幸好,高炮部队的团长指挥比较慎重,立即向志愿军空军司令部报告情况,请示处置,作战值班人员当即答复:“那架飞机是刘震司令员乘坐的运输机,由沈阳起飞后迷航了,你们千万不能打。”

就这样,他们又避免了危险。

飞行员由迷航到复航,心情比较兴奋。当刘震向机长指出前面就是鸭绿江大桥时,天色已快黑了,但找到鸭绿江口,安东机场也就在眼前了。他对机长说:

“按正常情况绕场一周再落地,现在要对准浪头机场直接着陆。”

可是,飞行员因为太兴奋了,当飞机下滑到跑道头100多米高度时,还没把起落架放下,真是危险!幸好,空4师的机场信号员发觉,迅速打出红色信号弹,经过复飞处置后,这架运输机才安全着陆。

飞机落地后,苏军一位军长和师长廓日杜布迎上前来,同刘震热烈拥抱后,苏军军长说:“司令员同志,这次太冒险了!”

刘震说:“我奉命代表毛主席来欢送你们归国并授奖,冒险飞行很有意义呀!”

这次空中历险后,刘震还有一次乘机也是惊心动魄的。

1953年的6、7月间,东北军区空军的航空部队在郑家屯靶场搞一次实弹射击演习。刘震和军区空军苏联顾问切尔多夫将军去现场视察。这一次,他们坐苏制雅克-12飞机去。

雅克-12是一种小型的螺旋桨式的运输机,飞行速度很小,高度也飞不高。为了安全起见,空3师9团副团长林虎建议他们还是坐火车去,但刘震说:“火车太慢,耽误时间,还是乘飞机去。”

谁知这小飞机起飞时,他们还超载了一个人,除了刘震、顾问和秘书外,还带上了一名翻译。开始,飞行一切正常,刘震和顾问一面观赏风景,一面谈话,游兴颇浓。但好景不长,就在要飞越铁岭到四平之间的山区时,驾机的林虎突然发现发动机的汽缸头和滑油温度表在缓慢地上升,很快升到了最大的允许限度。他没别的办法,只好收小油门,使飞机转入小角度下滑,使发动机降温。当温度略有降低后,他又赶紧把飞机改作平飞,还企图用小角度恢复一点高度。因为下方就是千米的高山,可他维持了不久,温度又高了,他又得下降,高度越来越低了,距山头也越来越近了。苏联顾问是内行,很快发现了这个情况,有点沉不住气了。他用俄文、中文不断向林虎喊叫、指点,给他出主意。

可他又能有什么好主意呢?只能使林虎更加紧张,心里更乱,刘震立即通过翻译对顾问说:

“林虎是个优秀的飞行员,我们相信他,让他自己处理吧,一切都会好的,你放心吧。”

这几句话使顾问不再喊叫了,林虎的头脑也清醒多了。于是他决定不沿直线航线飞行,而是避开山头,顺着大辽河河谷采用阶梯式下滑的方法,十分艰难地向前飞去,很快消耗完了原有的两千公尺高度,飞机被迫超低空飞行。最后关头到了,正在林虎盘算着迫降时,万幸的是,他看见了郑家屯靶场的简易机场,结果,当飞机一安全落地,发动机也关闭了。

飞机安全地着陆了,林虎一摸衣衫全汗湿了,全身无力,而洋顾问却在使劲地欢呼“呜啦”!刘震拍着林虎的肩膀,紧握着他的手说:

“谢谢你啊,胜利总是我们的。”

就在这样的历险中,共和国的空军不断成长,终于成为了空中雄鹰。

文章摘自《战将:中国人民解放军最具传奇色彩将领纪实》中央文献出版社 作者:陈冠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