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希特勒的最后重大决定―第三帝国的兴亡

热度66票  浏览4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49

一九三八年,波兰籍犹太人,共产党员特雷伯利奥波德(化名让吉伯特,奥托)受苏联军事情报机--关情报中心--委派,前往西欧开展针对纳粹德国的情报活动。不久,特雷伯就建立起一个主要由外国共产党人和左翼人士组成的庞大情报网,代号“红色乐队”。

“红色乐队”著有成效的工作为反法西斯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但苏共中央对这个主要由外国共产党人和左翼人士组成的“乐队”极不信任,为此,派遣了许多年轻的苏联情报军官来领导“红色乐队”。

这些年轻而又缺乏情报工作经验的苏联军官的到来却给“红色乐队”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化名肯特的苏联军官、“乐队”重要成员维克多苏库洛夫在马赛被盖世太保逮捕。半年后的一九四二年七月,“乐队”的另一主要成员,苏军上尉艾弗雷克也在法国落入盖世太保手中。

这两名主要成员被捕后不久,就先后招供,盖世太保迅速利用二人为突破口,突破了“红色乐队”,逮捕了许多“乐队”成员。

一九四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十四时,“红色乐队”的创始人、主要领导者奥托(即特雷伯)在牙医诊所看病时,被盖世太保逮捕。至此,“红色乐队”几乎瘫痪。

侦破“红色乐队”这人庞大的情报网,使纳粹高层感到非常兴奋。盖世太保头子缪勒提出了一个利用“红色乐队”的方案:策反“红色乐队”被捕人员,以“红色乐队”名义向莫斯科报告有关英美与德国单独媾和的假情报,分化、瓦解世界反法西斯同盟。希特勒批准了这个代号“大赌博”的计划。

负责“红色乐队”案件的盖世太保别动队开始策反被捕的“红色乐队”成员。而对于特雷伯这个“红色乐队”的主要领导人,别动队未敢对其进行策反。从十一月二十五日起,别动队头子杰林开始向特雷伯宣扬“德国的最终目标是与苏联议和”,他们只是想“通过‘乐队’与莫斯科取得联系之类的鬼话,企图欺骗特雷伯,使之愿意自愿加入“大赌博”行动。

在策反其他“红色乐队”成员的工作与企图绕过特雷伯与法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取得联系的工作失败后。杰林于十二月二十五日,开始接连几天与特雷伯单独谈话,继续欺骗并以特雷伯和其他“红色乐队”被捕人员的生命安全为威胁,要求特雷伯加入“大赌博”行动。

而此时,“红色乐队”的另外两名重要成员卡茨和格罗斯沃格尔分别于十二月一日和十二月十六日被捕。“红色乐队”的电台所剩无几。已投靠盖世太保的肯特和艾弗雷克利用已策反的电台继续向莫斯科发报,并逐渐取得莫斯科的信任。

为了尽量拯救被捕的部下和破坏敌人的计划,特雷伯表示同意参加“大赌博”。

卡茨与格罗斯沃格尔被捕后,虽经酷刑,仍英勇不屈。特雷伯向杰林指出,卡茨是“红色乐队”的核心人员,应该加入“大赌博”。杰林同意特雷伯去“劝说”卡茨。特雷伯见到卡茨后,用暗语指示卡茨参加“大赌博”。

特雷伯在被监禁的地方用极巧妙的方法写了准备发给苏军情报中心的关于“红色乐队”暴露和“大赌博”行动的详细报告,并在报告中与情报中心约定:如果情报中心认为有必要主要搞“大赌博”,那就由中心局长于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三日来电为红军节和特雷伯的生日道贺;如果不同意,请继续发送平常的电报。

然后,特雷伯与卡茨密切合作,以去和法国共产党地下组织接头为名,于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八日,在盖世太保的监视下,将报告秘密交给联络员朱丽叶,委托她转交法共地下组织,将报告发给莫斯科。

一九四三年二月二十三日,肯特的策反电台收到情报中心来电:为红军节和特雷伯的生日道贺。

主动权转到了特雷伯手中。

从二月二十三日后,情报中心便开始和别动队做起了“有趣”的游戏:情报中心一边对此时的所谓“红色乐队”发送的各种情报,包括关于英美与德国单独媾和的假情报,表示满意,一边不停地索要德国军事情报;别动队一边对情报中心“中计”感到兴奋不已,一边又不得不将德军的真实情报(当然主要是西线的情报)发给情报中心。

时间一长,负责提供德军真实情报的德军总参谋部和西线德军总司令龙德斯泰特感到非常惊讶和愤怒,甚至一度与盖世太保就此事发生了冲突,但被纳粹高层压了下来,西线德军的真实情报仍源源不断地发到莫斯科,莫斯科又将情报转给英美,这些情报为西欧第二战场的开辟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此时的特雷伯也没有闲着。他一面假装与别动队合作,向情报中心发送电报,一面为保护已被捕和未被捕的“红色乐队”成员做着努力。

特雷伯告诉杰林,多年以来,有一个专门的反间谍组,十分秘密地保证“红色乐队”的安全,他必须在以前经常去的地方和规定的时间出现,这样安全组的人可以跟随他的踪迹,否则就意味着他出事了,可他却不认识这个组的人。这种情况在间谍工作中是完全可能的,特工出身的杰林相信特雷伯的话,他允许特雷伯在便衣的暗中陪同下,在规定的时间出现在他以前常去的地方,同时派遣大批别动队员在那些地区进行搜查,以捉拿那些安全组成员。而特雷伯却经常挑选高峰时间,在巴黎街头热门的公共场所出现,这样一来,别动队就得浪费大量的人力去搜查那些根本子虚乌有的安全组。杰林的警察机器在空转,“红色乐队”还能自由活动战士并没有受到干扰。由于经常外出活动,别动队的警惕性放松了,注意力分散了,于是通往自由的小门在渐渐地向特雷伯打开了。

一九四三年四月,情报中心发给“红色乐队”一份关于东线战况的电文,说是要让“红色乐队”对战争局势有个准确的概念。电文的内容是德军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精确的伤亡情况。由于德军总参谋部隐瞒了斯大林格勒战役德军真实的伤亡情况,这份电文使纳粹上层真实地了解了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惨败,引起了柏林的恐慌,而别动队却为此立了一功。因此,他们对特雷伯更加信任了,负责贴身监视特雷伯盖世太保伯格甚至与特雷伯关系十分密切。

一九四三年六月,别动队头子杰林的喉癌病发,被调离别动队,由另一个盖世太保潘维茨来领导别动队。潘维茨是个凶残、狡猾的家伙,曾镇压这捷克的反德斗争。他的到来,给特雷伯带来了巨大的威胁。

八月十三日,“红色乐队”又一重要成员包利奥尔在巴黎北郊的皮埃尔特被捕。他的被捕,使特雷伯面临一次巨大的危机。特雷伯一月二十八日交给朱丽叶的给情报中心的报告是由包利奥尔转发的,如果盖世太保从他身上突破,特雷伯的计划将前功尽弃,特雷伯与卡茨也将会有生命危险。

包利奥尔被捕后,在酷刑下英勇不屈,但在盖世太保的酷刑下,他能坚持住吗?特雷伯非常担心。

更大的危机于九月十日再次来临。九月十日,法国共产党地下组织在里昂的电台被盖世太保破获,同时还缴获一大批文件、电文和密码。特雷伯发给情报中心的报告很有可能就是从这发出的。

特雷伯暴露的危险越来越大的。

九月十一日,纳粹密码专家沃克博士率密码破译组来到巴黎,对法共电台密码进行破译。

特雷伯不能再等了,他决定逃走。

九月十二日,他趁放风的机会与卡茨商量逃走,卡茨为了避免连累家人,决定留下,特雷伯无奈,只得自己走。

九月十三日,患严重胃病的伯格同特雷伯一起到街上买药,特雷伯趁伯格不备,在有两个出口的巴伊药店逃走。

至此,纳粹的“大赌博”计划已无任何进行的必要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