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被俘志愿军口述:被俘后我亲历的巨济岛战俘暴动

热度202票  浏览46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09日 15:41

  1951年春天,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五次战役中,联合国军包围了志愿军第六十军第一八0师。我所在的五三八团接到师部命令,突破北面的敌军防线,为整个师的撤退开辟出一条出路。5月24日晚,我带着一个连,借着夜色突围的时候,被敌人包围了。第三天,我们伤亡很大,弹药也打光了。天黑以前,我受伤后被俘。后来得知,在我们的掩护下,师部和大部分部队已经撤离。但是,我们师还是有9000名干部和战士被俘。

  5月26日,我被押送到水原。在那里已经聚集了大约1000多名志愿军战俘。我说我的名字叫王芳,是一名厨师。联合国军不能确定我们的军衔。因为我们穿的都是同样的军服,而且每个人都剃了光头,更没有标记军衔的军章。后来,我们被用火车押送到釜山,在那里登记。在联合国军登记处工作的朝鲜人都是朝鲜人民军的战俘。他们都能说汉语和朝鲜语,而且都很友好。他们暗示,我们有可能被送到台湾去。

  6月16日,我们登上了联合国军的登陆船。大概两个小时以后船在釜山附近的一个小岛靠岸了。这里就是巨济岛。

  我们从船上下来,径直走向72号战俘联队的营地。一个联合国军的官员问我们,谁是营长?没人回答,“有没有干部?”还是没人回答。6月18日,也就是我们到达那里的两天后,联合国军的审讯官员查出了72号战俘联队中所有志愿军的干部。我们师里的一些人已经叛变了。很明显,这些人已经把一切告诉敌军了。

  所有在72号战俘联队的团级和营级的干部,被分配到了干部战俘营。在那里我见到其他一些中国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干部。他们告诉我大部分中国战俘关押在71、72和86号战俘联队。很多战俘联队都已经被朝鲜劳动党组织起来,并且准备在9月举行暴动。朝鲜方面希望中国战俘能够组织起来参加这次斗争。我在听到这些消息以后变得有信心起来。我们要在巨济岛继续我们的抗美援朝斗争,这里是朝鲜战争的第二战场。

  6月底,我们离开了干部战俘营,回到了72号战俘联队。但是,这里的情况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所有的中国战俘,包括我们自己部队的人,不想和我或者其他干部交谈。他们甚至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在整个72号战俘联队营地里我感到沉重的压力和一种巨大的不安。联合国军的看守们改变了政策,他们利用叛变的中国战俘,挑拨离间,来管理战俘营。

  我想说的是,这些叛徒在营地里所使用的手段比那些美国人和韩国人还要狠毒。有了联合国军在背后为他们撑腰,这些叛徒控制着72号战俘联队。他们把72号战俘联队分成6个战俘分队,并由他们管理这些分队。所有的领队们制定了包括禁止战犯之间交谈,开会以及传纸条等一系列规定。他们从自己人当中选出一些人组成管理战俘的小组,他们使用小刀,铁警戒哨,带刺的鞭子,有刺的铁丝连枷,还有包着皮的铅头棍棒等武器来加强对战俘的控制。如果有人违反了他们的规矩,这些战俘守卫就会把他们关进一个独立的房间,进行殴打。我们有些人甚至被殴打致死。

  在1952年初,战俘团的叛徒领队李大安,要在所有72号战俘联队的身上刺上反共产主义的纹身。一些人拒绝纹身。为了杀鸡吓猴,在5000多战俘面前,他命令战俘守卫队的队员去惩罚那些不愿意纹身的人。一个叫林学普的战士,始终拒绝纹身。叛徒李大安把林学普拉到台上,一边挥着一把尖刀,一边大声质问道,你到底纹还是不纹?满身是血的林学普慢慢地站起来,大声回答道,不!李大安便一刀砍下了林学普的手臂。林一声惨叫,倒在地上。但是他仍然摇头说不。恼羞成怒的李大安一刀插进了林学普的胸口。在林学普壮烈牺牲前,李大安切开他的胸口,掏出他的心脏。握住流着鲜血而且还跳动着的心脏,李大安对所有战俘叫喊着,如果谁再不愿意纹身,就和他的下场一样!

  越来越多的战俘对于那些叛徒的暴行表示愤怒。越来越多的战俘意识到:在战俘和叛国者之间,是生与死的较量。

  为什么在中国战俘中有这么多叛变者呢?首先,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早期招收了一些素质很低的新兵。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49年赢得了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但同时它也失去了大多数参加过抗战的共产主义战士。为了达到扩军的目的,一些征兵的干部忽视了应征入伍人员的素质,采取开门的政策,几乎接受所有应征的申请。其次,中国人民解放军里有许多反对共产党的人。例如叛徒李大安,曾经是国民党统治时期东北的一个警察,他十分痛恨共产党。国民党在1948年溃败到南方的时候,他没有机会和他们一起离开。1949年,他被共产党的当地政府招收到卡车运输队,仅仅是因为他懂得如何开车。他所在的部队改编为志愿军以后,李大安在1951年跟随他的卡车运输队进入朝鲜。在一次运输途中,李大安驾驶他的卡车穿过前线,进入敌占区,投敌叛变。联合国军让他和其他一些叛徒去管理中国战俘。李已经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叛国者和一个对付志愿军的恶魔。

  一天,李大安和其他几个叛徒们来到我的帐篷,用棍子和砖块打我。“你们为什么打我?”我试着反抗,但是我的反抗招来了更多的殴打。“为什么?你知道为什么!”一个叛徒说道,“因为你们共产党在中国的时候打我。现在我就要报复!”另外一个叫嚣着,“你们共产党夺走了我的土地,杀死了我的父亲。我今天要你血债血偿!”当时我被打得快要窒息了,李大安却在笑着看着我。

  战俘营另外一个问题是来自于共产党部队和前国民党部队的矛盾。在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曾经“解放”了大批国民党部队的军人。这些前国民党部队投降后,加入了人民解放军。魏四喜,72号战俘联队的叛徒领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所在的国民党部队在北平解放后,被整编人人民解放军。但是,他始终保留着他的国民党党证和国民党部队的军官证。进入朝鲜后,他用自己的国民党的证件投向了敌人。

  1951年6月,和平谈判在朝鲜开始之后,中朝代表团要求把所有在朝鲜战场上被俘的战俘遣送回国,联合国军代表坚持在自愿和自发的基础上遣返。这就意味着战俘可以返回中国大陆,也可以加入台湾的国民党政府。

  我们必须阻止他们去台湾,我们要带领所有的战俘一起回到中国。

  1952年4月,经过仔细的准备和讨论,“共产主义团结会总委会”正式在72号战俘联队成立,我被选为总委会的书记。4月8日,联合国军在72号战俘联队开始了所谓的自愿遣返。联合国军和叛徒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甄别”那些想被遣返到中国的战俘。为了反抗联合国军的镇压和叛徒的暴行,“共产主义团结总委会”组织了“回国支队”,第602联队。联合国军虽然同意为遣返回国的战俘建立新的营地:“回国支队”,但是在战俘搬进602营地之前,他们要经历严刑拷打,甚至死亡的考验。

顶:22 踩:18
【已经有162人表态】
23票
感动
21票
路过
15票
高兴
19票
难过
20票
搞笑
19票
愤怒
18票
无聊
2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