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退役情报军官称美制裁伊朗等国或引中俄介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法制文萃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269票  浏览9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14日 09:05

中俄不会坐视中东乱局

《法制文萃报》专稿 作者:徐寅

近期,叙利亚国内局势持续恶化,政府和反对派的流血冲突已造成大量伤亡。2月4日,以美英法等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在联合国安理会推出制裁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却被另外两大常任理事国俄罗斯中国同时否决,从而胎死腹中。该结果顿时在国际社会激起轩然大波,西方国家对此表示极度愤慨,中东多国也出现针对中俄的抗议行为。然而,表示支持的声音也不在少数。在此背景下,2月8日英国中东问题专家帕特里克·西尔在《外交家》杂志撰文,对大国博弈下的叙利亚危机进行了独到分析。

处理不慎酿危机

帕特里克指出,在叙利亚国内,民众发动暴乱,试图推翻与突尼斯、埃及、利比亚、也门等国前政府模式相似的政权。在逐步白热化的斗争中,政府和反对派双方都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最终使局势不断恶化。

政府主要错在对街头抗议的人群使用实弹镇压——这些民众至少在最初是以和平方式进行抗议的。危机本可以通过立即进行改革而消除,然而,镇压造成的大量伤亡点燃了民众的怒火,使得通过谈判化解危机的可能性不断降低。

反对派的错误同样在于诉诸武力。他们武装成立了自由叙利亚军。这支由军队叛逃者、“自由斗士”和强硬派伊斯兰信徒拼凑起来的杂牌军针对政府目标和总统阿萨德的追随者采取“打了就跑”的游击策略,因此深遭当局痛恨。

流亡在外的反对派领导班子由一群政见迥异、争吵不休的不同派别组成,其中最著名的当数叙利亚全国委员会(SNC)。在其内部,穆斯林兄弟会组织最为严密、资金最为充足,力量不容小觑。该组织在1977至1982年期间一直试图通过恐怖主义斗争推翻前任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的统治,并最终在叙利亚西部城市哈马遭到血腥镇压。如今该组织是带着复仇的渴望加入反对派阵营的。然而,任何政权,无论其政治色彩如何,都不会容忍武装暴动。事实上,叙利亚国内反对派的武装抗争正好给当局提供了合理的借口来进行更为严厉的镇压。文章认为,过去11个月内的伤亡是惨重的——大约5000至6000名武装或非武装反对派成员以及1500名军队和安全部队成员在冲突中丧生。

正是因为双方的处理不当,叙利亚内部局势才会持续恶化。如今,暴力冲突不断升级,派系争端愈发尖锐,很有可能进一步爆发全面内战。

国际层面存冲突

帕特里克表示,叙利亚政治危机从一开始就存在国内和国际两个层面的争端。在国际层面上,此次危机突显出中俄美三国在中东地区的博弈,国际社会正呈现出一种新冷战格局。

如今,危机早已不是单纯的叙利亚内部问题,中俄两国2月4日否决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叙利亚的决议,中俄两国已清楚地向世界表明,它们在中东同样存在着重要利益并将坚决保护这些利益。中东已不再是美国及其盟友霸权下的西方独享领地。

如今,俄罗斯和中国在印度、巴西等新兴大国的支持下,正在挑战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权威。华盛顿对这种挑战很是愤怒,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甚至将中俄否决叙利亚决议的做法斥为“拙劣之举”,并呼吁成立国际联盟,支持叙利亚反对派对抗大马士革的“残暴政权”。她鼓励成立一个“叙利亚之友”组织,明显试图为阿萨德政府的敌人提供武器和经费,这将使原本复杂的危机进一步升级。

文章指出,中东地区的博弈主要是围绕美国及其盟友合力推翻伊朗和叙利亚当局的企图。伊朗的“罪过”是,拒绝承认美国在海湾地区的霸权地位,并通过发展核项目对以色列在该地区的核垄断构成挑战。同时,伊朗、叙利亚和真主党在过去30年里结为同盟,严重削弱了以色列的军事优势。近年来,它们是美以两国实现地区统治的最大障碍。

多年以来,以色列一直对伊朗的核项目进行妖魔化宣传,称其对自身的生存构成了威胁并且是全世界的安全隐患。以色列国防军也曾多次扬言要攻击伊朗的核设施。这种表态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美国和欧盟对伊朗的石油出口和中央银行实施严厉制裁。

然而,在帕特里克看来,根本的原因还是地区支配权。伊朗的核项目并没有对以色列构成特殊的威胁——因为以军庞大的核武库足以震慑任何可能的侵略者。而伊朗也不会傻到甘愿冒着被毁灭的危险与以色列互放核武器。但是,一个具备核能力的伊朗——即使事实上从没有生产过任何核弹——也会限制以色列的行动自由,尤其是随意打击邻国的自由。以色列因此迫切地希望重塑在海湾地区的统治地位。该地位近年来频频遭到挑战。2006年,以军大举入侵黎巴嫩,结果并没有摧毁真主党,而2008年2009年对加沙的进攻也没能够如愿摧毁哈马斯。更糟糕的是,战争还招来国际社会的一片骂声并直接导致以色列与土耳其的关系恶化。与此同时,埃及国内穆斯林兄弟会的崛起使得1979年签订的埃以和平协议岌岌可危。

目前,特拉维夫的战略是让华盛顿替它扛起推翻伊朗政府的大旗。但美国在该地区已经遭遇了严重挫折:在伊拉克的灾难性战争;在阿富汗尚未完成的战事;在穆斯林世界(尤其是巴基斯坦、也门和非洲角等地)引起的强烈反美敌意……种种问题已经让美国自顾不暇。

在此次冲突中,出于自身对伊朗的忧惧,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也都纷纷加入。它们害怕德黑兰方面会利用什叶派在阿拉伯的巨大影响力来扰乱现行的地区政治秩序。因此,以卡塔尔为首的海湾国家之前曾积极参加美以对大马士革和德黑兰的打压。然而,可能是因为意识到地区性战争将会给自身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些国家现在也逐渐变得犹豫起来。在上周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卡塔尔外长便表示,“攻击伊朗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加强禁运只会让情况更糟糕,我相信,我们应该进行对话。”

中东地区大博弈

事实上,中美俄在中东地区的博弈由来已久。俄罗斯在中东地区尤其是叙利亚的利益已有数十年的历史。而作为伊朗原油主要客户的中国更是反对西方制裁德黑兰,同样也反感美国试图遏制其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做法。美国退役海军情报军官J·E·代尔近期曾撰文表示,美国若对伊朗等国进行制裁很可能引发中俄两国的军事介入。

代尔指出,俄罗斯已开始采取派航母赴地中海军演等手段反制美国和北约。此外,中国也于2011年与伊朗邻国巴基斯坦举行军事演习,并正在巴北部进行军事建设,现已具备相当能力向印度洋投送兵力。无论美国做何打算,中东地区的不稳定都必然会产生难以预测的可怕后果。中俄两国更希望通过伊朗,从而在中东这一连接亚非欧大陆的核心地带占据一席之地。目前,中俄两国已通过多种途径明确表示无意参与美国对伊朗、叙利亚等国的任何行动,也无意让奥巴马政府领导重塑世界格局。

就俄罗斯而言,其紧邻伊朗和叙利亚北部,两国一旦倒向西方将对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因此,出于对美国对伊朗开战的担心,莫斯科已开始向南部俄土边境附近集结兵力,疏散高加索地区军事哨所的军人家眷,并在里海举行了一次大规模军事演习,模拟本国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受到西方军事威胁的情景。此外,俄罗斯还努力阻止格鲁吉亚成为美国对伊军事行动的基地。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也始终与美国针锋相对。1月5日至6日,俄海军“库兹涅佐夫海军元帅”号航母在地中海举行军事演习。演习结束后,其随行舰队即抵达叙利亚塔尔图斯港进行访问。外界普遍认为,俄罗斯此举意在明确其对叙利亚事务的兴趣,并支持阿萨德政府。

顶:30 踩:32
【已经有207人表态】
28票
感动
21票
路过
29票
高兴
21票
难过
20票
搞笑
31票
愤怒
27票
无聊
3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